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1510 神元術


  日月為眸,虛空為面!
    這八個字,是鄭鳴看到盤垣之后心中升起的評價,他得到了三清的元靈,也算是見過盤古英姿的人物,在鄭鳴的感覺之中,這盤垣和盤古應該有三成的相似。
    盤垣頂天立地,他那古銅色的肌膚,在虛空之中映現著金光,而最為讓人心驚的,卻是他的身軀之外,正慢慢的凝聚著一套盔甲。
    一套看上去雖然沒有任何玄奧,但是在注視之間,卻給人一種深邃磅礴之感的黑色盔甲。
    “神甲,沒有想到這盤垣,竟然開始凝結神甲?”大圣主自語之間,目視著鄭鳴道:“這一次,如果我們兩個不能精誠合作,咱們兩個都要葬身在此地。”
    鄭鳴朝著大圣主看了一眼,并沒有立即回答,而此時,那盤垣的目光,已經落在了大圣主的身上。
    “你必須要死!”猶如驚雷一般的聲音,在虛空之中回蕩,這聲音之中,更隱含著無窮的威嚴,天地在這聲音之中顫抖,雖然大圣主依舊在傲然挺立,但是鄭鳴卻能夠感到,虛空之中正有一股殺意朝著他襲擊而去。
    言出法隨,一念生滅!
    這等的力量,可以將頂尖的大圣直接抹滅,但是對于大圣主和鄭鳴而言,都沒有任何的用處。
    那大圣主在這誅滅之力的沖刷下,就好似一根頂天立地的巨大白楊樹,依舊傲然挺立。
    “盤垣,誰死誰活,還不一定。”說話間的大圣主,目光朝著鄭鳴看了一眼。
    盤垣的目光,也落在了鄭鳴的身上,在看到鄭鳴的瞬間,那盤垣先是一愣,隨即就發出一聲瘋狂的吼叫。
    “該死的蟲子,你好大的的膽子,你……你竟然吞噬了一位古神,你將受到天下古神的追殺!”
    如果說盤垣在見到大圣主的時候是憤怒,那么現而今他在面對鄭鳴的時候,就是瘋狂。
    就好似鄭鳴是掘了他們家祖墳一般!
    鄭鳴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還是第一次見到盤垣,這家伙就給了自己這樣一個下馬威。
    而當鄭鳴凝眸朝著一邊的大圣主看去的時候,就發現大圣主淡淡的冷笑,好似這一切都在他的算計之中。
    “死!”一個玄奧的符號,隨著盤垣的話語,從虛空之中朝著鄭鳴直壓而下,那符號在下落了瞬間,就已經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一尊隱含著無窮神威的大印。
    大印下落,天地之威匯聚!
    面對這突然而來的大印符文,鄭鳴在猶豫一剎那,也顧不得許多,他手指點動,一片的混沌元力,朝著那瘋狂卷來的大印沖了過去。
    聚集著三千大道之力的混沌元力,可以沖刷一切神通法寶,但是當這個符文和混沌元力在虛空之中碰撞的瞬間,那混沌元力竟然猶如被分開的水流一般,朝著天地各方流暢而去。
    “他掌握天地神印,咱們這么跟他比斗,太吃虧了。”大圣主目視著鄭鳴,沉聲的道。
    天地神印,掌萬物威能!對于這種威能,鄭鳴一直都只是聽說,現在卻是第一次見到。
    那大印依舊在下落,一念之間,鄭鳴只有催動自己用混沌之力凝集而成的身軀,朝著那天地神印,重重的迎了上去。
    鄭鳴的拳頭和那下落的大印,在虛空之中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也就是一個瞬間,鄭鳴就覺得自己好似被一股無上巨力推動,一連后退了七步。
    而那巨大的符文寶印,也在虛空之中崩碎了開來。那立于虛空之中的盤垣,眼眸中的火焰變的更加的熾烈。
    “火!”
    盤垣的嘴中,緩緩的吐出了這么一個字,但是在這一個字的響起的瞬間,鄭鳴就覺得自己好似感應不到天地之間火焰力量的存在。
    一輪輪太陽,從虛空之中,朝著鄭鳴轟然砸來!
    這些下落的太陽,開始的時候之時百丈大小,但是當它們接近鄭鳴的瞬間,這些太陽的大小,都已經到了千萬丈的地步。
    按照鄭鳴的估計,這些太陽的大小,和天上真正太陽的大小,沒有任何的區別。
    修成三千大道圓滿,更凝結了殘缺的盤古之身,鄭鳴可以說志得意滿,但是現在,盤垣的出手,卻讓鄭鳴有一種震顫的感覺。
    一個神印,一個簡簡單單的火字,竟然硬生生的,轟出了這般逆天的力量。
    簡簡單單一個火字,出現在天地之間的火焰,竟然鋪天蓋地,怎不讓人驚恐不已。
    修成盤古之軀后,雖然手托日月這種手段對鄭鳴來說算不了什么,但是如此之多一如真實的太陽,還是讓鄭鳴有一種手忙腳亂的感覺。
    手腳并用,也就是幾個剎那,鄭鳴就將那些日月,從自己的身旁打飛出去。但是那炙熱的火焰,還是讓鄭鳴的軀體,無聲無息的減弱了一層。
    “風!”盤垣冷哼一聲,無數的狂風,鋪天蓋地的從四面八方沖來,這些風,都是混沌神風,只要刮過之處,就是一片片的天地,都變成了碎粉。
    鄭鳴和大圣主兩個人,幾乎同時撐起了一個護罩,兩個人躲在護罩之中,雖然那磅礴的神風吹不到,但是按照兩個人的身份,卻也有些狼狽。
    “他比之當年,厲害多了,看來這些年的鎮壓中,他學了不少的東西。”大圣主手持古矛,聲音中帶著一絲感慨的說道。
    鄭鳴對于大圣主可是相當的沒有好氣,本來嘛,他這一次過來說是幫忙的,但是那盤垣一見到他,就好似見到了不共戴天的殺父仇人,一上來都是拼命的招式。
    “他那些手段是什么?”鄭鳴雖然對盤垣沒有什么好氣,但是此刻乃是關鍵的時候,所以還是沉聲的朝著大圣主問道。
    大圣主沉吟了瞬間,這才道:“古神的神元術!”
    “這種神元術,就是將沒有屬性的混沌之力,變成單一屬性,而且他們隨心所欲之中,還可以將各種攻擊變成日月星辰,舉手投足之間,可以毀掉一方天宇。”
    大圣主說到此處,聲音中帶著幸災樂禍的道:“你這種繼承了墜落古神衣缽的人,在古神們的眼中,是最為可恥,也必須滅掉的敵人。”
    “咱們兩個現在唯一的選擇,就是聯手將這盤垣斬掉,這樣的話,咱們才能夠少一些麻煩。”
    尼瑪,老子這是得罪誰了,我只不過就是抽取英雄牌,這才獲得了盤古之身,這和你盤垣有狗屁關系,一見到就喊打喊殺,實在是可惡至極。
    心中念頭閃動,但是表面上,鄭鳴的神色卻無比平靜的道:“你當年能夠占壓這盤垣,相信現在依舊有制服他的辦法,說出來讓我聽聽。”
    “第一次鎮壓這盤垣的時候,他還沒有成熟,所以來說相對簡單。現在他的神咒雖然強大,但是卻難以持久。等他神咒消耗的差不多,咱們再出手。”
    大圣主的話語,好似也不是沒有道理,但是鄭鳴隱隱之間,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大圣主恐怕沒有說實話。
    “孽障去死,土!”冰冷的聲音中,一座巨大的山岳,從大地之中緩緩的鉆出,這山岳也就是一個瞬間,就脹大了萬倍,無窮的引力,從這山岳之中朝著鄭鳴籠罩了過去。
    面對這山岳,鄭鳴一念之間,再次催動自己的神軀,朝著那山岳沖了過去,最終鄭鳴的拳頭,還是和猶如一盤星空的山岳,轟然撞擊了在了一起。
    天崩地裂,乾坤倒轉!
    這一刻,鄭鳴的感覺是真的不太好,雖然他的神體并沒有出現任何的破損,但是經過剛剛的一撞,鄭鳴覺得自己掌控的神禁,有不少都快要崩碎開來。
    “殺!”大圣主在這一刻,突然出手,他的手掌之中,赫然是剛剛刺向鄭鳴的鐵矛。
    鐵矛快如閃電,也就是一個剎那,鐵錨就要沖近那盤垣的身軀之前,按照鄭鳴對于這鐵矛的估計,就算是盤垣那樣強硬的身軀,在面對這樣攻擊,也要受傷不淺。
    好似對這攻擊早就預料到,盤垣在長矛襲擊而來的瞬間,就伸出了一只大手,朝著那鐵矛抓了過去。
    鐵矛鋒利無比,盤垣的身軀雖然比之鐵石不知道強上多少倍,但是在抓住鐵矛的瞬間,一滴滴金黃色的血液,還是從他的手掌之中,緩緩的流下。
    無數的血,滴落在了鐵矛上,本來金黝黑無比的鐵矛,這一刻變的好似血精一般,看到這般的場景,神色之中本來平靜的大圣主,終于露出了一絲驚慌之色。
    “殺殺殺!”大圣主的口中一連說出了三個殺字,一朵淡紫色的蓮花,從他的腳下升起,這淡紫色的蓮花,足足呈現出十二品,每一朵花瓣,都鋒利無比。
    花瓣卷在盤垣的軀體上,也之時留下一道道白色的印跡而已。
    看著這種場景,大圣主臉上的神色,變的無比的難看,他的聲音中有些顫抖的道:“你……你這身體,分明是二級古神,這……這怎么可能?”
    鄭鳴還是第一次聽到古神還分等級,而二級古神這四個字,鄭鳴更是從大圣主的眼眸中,看出了他對這個稱呼深深的忌憚。
    一念之間,鄭鳴就點開了盤古斧的英雄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