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23 大害

  “都不要動!”清芮圣主看著那些灰飛煙滅的下屬,緊緊的咬著嘴唇喊道。在這些下屬準備沖上去的時候,實際上清芮圣主已經感到不對。
    之所以不制止,并不是清芮圣主不想制止,實在是在她準備開口的時候,被自己的同伴給阻止了。
    那些異界的圣主,對于下屬雖然看重,但是他們更看重的是這次比斗的勝負。
    如果他們能夠在大圣主和鄭鳴的比斗之中,去將鄭鳴的下屬被滅了,那么一定能夠影響到鄭鳴的心神,甚至可以幫助大圣主占據上風。
    但是事實證明,他們一個個,實在是想的有點多。
    兩種力量,在虛空之中瘋狂的碰撞,那些亞圣和小圣級別的存在,就好似投火的飛蛾。
    不要說那些亞圣和小圣,就是他們這些掌控著大道之力的圣主,都難以在這種戰斗之中,產生什么作用。
    實際上,此時已經用不到清芮圣主高呼,因為前面那些同伴的死亡,已經讓這些蠢蠢欲動的人們,快速的停了下來。
    他們雖然狂熱的希望大圣主能夠勝利,但是他們并不想自己見不到這種勝利,更不想自己享受不到這種勝利的果實。
    黑白兩種力量匯聚蒼穹,法寶,神術一切的一切,在這兩種磅礴的混沌本源下,都沒有任何的作用。
    這是兩個無上的巨頭在作戰,他們摒棄了一切的手段,有的只是本源!
    鄭鳴此時,可以說匯聚了天地之間三千大道的力量,但是對面的大圣主,同樣匯聚了半個宇宙的能力,鄭鳴想要壓下大圣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甚至可以說,隱隱約約之間,鄭鳴甚至有一種后力不濟的感覺。
    難道自己繼承了大半個盤古之力,也不是大圣主的對手嗎?鄭鳴一念之間,那本來盤坐在虛空之中的身軀,陡然脹大了萬丈,在軀體衍生而出的剎那,無盡的大道之力,開始朝著鄭鳴的軀體,瘋狂的沖擊了過去。
    大圣主一直穩如泰山,但是當他看到鄭鳴萬丈神軀的瞬間,眼眸中卻露出一絲的驚恐。
    “古神之體,你……你怎么會有古神之體!”大圣主的話語中,帶著一絲絲的驚慌之意。
    他本以為鄭鳴之時突破了大圣的階段,和他一樣掌握天地本源的混沌之力,卻沒有想到,鄭鳴竟然生成了古神之體。
    古神,不只是掌控混沌之力,更重要的是,古神擁有古神之體,不但可以讓古神更快的吞吐混沌之力,而且普通的混沌之力,對古神之體沒有任何的傷害。
    鄭鳴這古神之體,實際上之時十大祖巫之身的匯聚,在鄭鳴匯聚三清元靈突破的時候,形成了殘缺的古神之體。
    但是有著古神之體,卻讓鄭鳴的力量,直接增長了一倍。他的心神操縱著混沌之力,而他的軀體卻大嘴一張,朝著大圣主黑色的混沌之力吸納了過去。
    猶如一條黑色的天河,從虛空之中直落而下,洶涌的消失在了鄭鳴的大嘴之中。
    天地之間的混沌之力是無窮無盡,但是匯聚在鄭鳴和大圣主身邊的混沌之力數量相當,現在被鄭鳴用古神之體這么一吸,大圣主四周的混沌之力就減弱了不小。
    一強一弱之間,自然是白色光芒壓制住了黑色的光芒。
    大圣主看著鄭鳴那越加耀眼生輝的古神之體,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冷色,他一揮手,一枚黝黑的鐵矛,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這鐵矛黝黑無光,古樸沒有任何的光澤,但是看到這古矛的瞬間,不少人都覺得心頭在顫抖。
    鄭鳴的身上,還有三件至寶,古橋,太宇之塔和太陰太陽神幡,只不過在成就混沌境之后,這三件至寶對于鄭鳴,就已經沒有什么太大的用處。
    所以這一戰,鄭鳴對這三件至寶,并沒有動用。但是當大圣主取出那鐵矛的瞬間,鄭鳴的眼眸中卻閃過了一絲的凝重。
    在這鐵矛之中,鄭鳴感覺不到一絲的大道之力,但是鄭鳴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鐵矛,一定能夠穿透自己那混沌古神之體。
    “此乃開天神器!”大圣主好似知道鄭鳴的想法,冷冷的道:“本來我不準備使用,但是這是你逼我的。”
    說話間大圣主手指一點,那本來沒落的黑色光芒,全部朝著鐵矛匯聚了過去。
    黝黑的鐵矛,沒有脹大,也沒有展現出任何的光芒,但是他的威勢,已經讓整個宇宙位置顫抖。
    好似只要這長矛催動,就能夠將宇宙斬出一塊虛空,就能夠將天地,打開一片永久的裂痕。
    開天神器,和盤古斧相同等級的開天神器。鄭鳴在那鐵矛催動的剎那,巨大的神體晃動,無數的混沌之力開始在他的手中匯聚。
    這些混沌之力,最終匯聚成了一柄白色的光劍。雖然光劍沒有任何的道紋,但是光劍上,卻匯聚著無數混沌之力。
    “去!”大圣主對于動用鐵矛,雖然心中有一些的不舍,但是此時已經將至寶取出,卻也不會半途而廢。
    也就是剎那功夫,這古矛就劃破無盡的時空虛空,來到了鄭鳴巨大的神軀前方。
    白色的光劍,帶著熾烈的混沌之力,和那黝黑的鐵矛在虛空之中碰撞在了一起。
    沒有響聲,更沒有任何的波動之力,但是那處在兩個人交戰之間的天元神城,卻是瘋狂的搖晃,也就是一個瞬間,天元神城在虛空之中崩碎了開來。
    無數的身影,從天元神城之中逃竄出來,他們一個個驚慌失措的看著虛空之中的鐵矛和鄭鳴的神體。
    一道道裂紋,出現在了鄭鳴的光劍之中,這些裂紋猶如蜘蛛網,密密麻麻,根本讓人數不清,究竟有多少的裂紋,出現在這光劍之上。
    無論是古梵一族的強者,還是人族的強者,都用一種無比緊張的目光看著這一切,對它們來說,這一戰,實在是太過驚心動魄,太過于重要。
    對于很多人來說,他的重要性,已經超過他們的性命。
    光劍破碎的一個剎那,鄭鳴那巨大的古神之手,抓在了震動的鐵矛上,而鐵矛猶如閃電一般刺向鄭鳴軀體的速度瞬間凝滯,不,應該說,這一刻,整個虛空,都開始凝滯。
    一矛,兩個人,再次陷入了僵持之中,鄭鳴巨大的神體和古矛在僵持,而黑色和白色的混沌之力,在虛空之中僵持。
    鄭鳴的手掌緊緊地攥著鐵矛,此時的他,臉上的凝重之色,也更多了幾分。雖然鐵矛被他攥在手中,但是那鐵矛就好似一頭翻動的巨蟒,鄭鳴就算是要鎮壓,也鎮壓不了。
    時間快速的流逝,那鐵矛之中傳來的力量,也變的越來越強大,甚至鄭鳴的古神之體,都開始顫抖起來。
    “你的古神之體并不完整。”大圣主再次開口,他聲音冰冷的道:“鄭鳴,你是我見到的最驚才艷羨的人,我不知道你用的是什么方法,但是你竟然在這片天地之中,重新鍛煉出了古神之體,實在是……”
    鄭鳴心中念頭閃動,想到了鴻鈞給自己所說的話,一個宇宙,實際上就是孕育著一尊古神的蛋,而當古神將宇宙之間的能量全部吸納,古神也就可以破蛋而出。
    只不過這個過程實在是太長,所以不少古神都強行開天辟地想要出去,而這種出去的最終結果,就是古神墜落。
    “你來自的那個宇宙的古神,也墜落了嗎?”鄭鳴突然朝著大圣主問道。
    大圣主沒有絲毫的猶豫道:“是啊,他墜落了,如果不是他墜落,又怎么會有我的存在。”
    說到此處,大圣主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沉默道:“盤垣還活著,所以這個世上,就不應該出現我這樣的人物,卻沒有想到,我鎮壓盤垣,你卻依舊走到了這一步。”
    “這不應該啊!”
    和大圣主一般的人物,自然是超越大圣,以身合道的鴻鈞!
    也就是說,開天辟地的古神不死,那么這個世上,就不會出現另外一個超脫大圣的人物。
    “我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樣的力量,將你逼迫到了這里。”鄭鳴看著大圣主,眼眸中帶著一絲好奇。
    大圣主沉默了瞬間,還是幽幽的道:“這天下,能夠逼迫我的,唯有古神!”
    “你也許不相信,在古神的眼中,咱們這些因為被孕育的古神沒有吸納完混沌之力就出世,最終開天之后墜落的世界所衍生出來的生靈,在古神的眼中,就是大害。”
    “他們有專門的古神,滅殺我們這些大害!”
    大害,鄭鳴一陣的頭大,他練就古神之身,但是總的說來,他并沒有重新成為盤古。
    而按照大圣主的說法,那自己究竟是不是大害呢?
    “滅殺了我們這些大害,然后他們重新放下古神的胚胎,將整個宇宙還原,從而再次衍生出古神。”大圣主的聲音平和,但是鄭鳴聽著,卻已經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他知道大圣主不是在說謊,但是這種事情,會是真的嗎?
    隱隱約約之中,鄭鳴感覺在自己的頭頂,有一尊無上的存在,在主導著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