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20 使者

  歸元大世界外,一行人馬,正浩浩蕩蕩而來,走在這群人馬最前方的,是一個身穿白色長袍,整個人給人一種飄然出塵之意的女子。
    如果以人族的審美觀點來看,說這女子是天香國色也不為過,只是有一點讓人覺得別扭,就是她的頭頂上,長著一對猶如玉石一般的角。
    如果歸元大世界的普通人族見到此女,可能會覺得此人可能是妖女,喊殺喊打自然少不了。但是高等的人族強者見到此女的形象,卻會立即逃遁。
    因為,這個女人是古梵一族!
    此時,這女子的身邊,有上百名古梵一族的護衛,他們每一個人看上去都無比的嚴肅,一路行來,更是沒有一個人開口。
    “前方就是歸元大世界,爾等不要開口,更不得喧嘩。”女子看著漂浮在天地之間的歸元大世界,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異色。而那些跟隨著她的古梵一族強者,看向歸元大世界的目光,則充滿了貪婪之意。
    “圣主,這歸元大世界果然是一個好去處!”一個看上去應該有些身份的古梵一族強者,仗著膽子說道。
    那女子的目光落在說話的男子身上,目光中帶著一絲冷厲,在這目光逼視之下,那說話的強者就覺得自己心跳加速,差點沒有跪倒在地上。
    “不管你們心里揣著什么心思,我先給你們提個醒,在這里都不要給我表露出來,不然的話,別說此地的天尊不放過你們,就算是我,也要誅滅爾等!”
    女子雖然看上去溫柔可親,但是作為圣主,哪一個不是出手無情之輩?因此,聽到這女子話語的瞬間,幾乎所有的人都異口同聲道:“屬下不敢。”
    “不敢就好,你們要記住,今日不同于往日!”這句話,女圣主說的很是認真,但是同樣,也有些黯然。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就已經來到了歸元大世界的近前。此時的歸元大世界,一朵朵各種各樣的花朵,還不停的從虛空之中飄落下來。
    天花亂墜,這種手段,女圣主也能夠施展,只不過她最多也就是籠罩十萬里方圓,像現在這般,墜落的花朵,幾乎占滿無盡天地的場景,她做不到。
    一個古梵一族的強者,目光緊緊的盯著那些掉落的花朵,雖然花朵晶瑩無痕,但是那古梵一族的武者也是聰慧之人,他從那花朵之中,看到了不少的東西。
    甚至他隱隱覺得,一條自己從來都沒有注意過的道路,正沖著他招手。
    這種道路,讓他心里暗藏的欲望蠢蠢欲動,但是就在他心中吃驚,想到當年自己聽到的一些警告的時候,卻已經來不及了!
    也就是一個剎那,那盯著天地變化的強者,就化成了飛灰。
    “圣主,西蒙他……”第一個說話的古梵一族強者,此時話語中帶著憤怒,他想要為自己的好兄弟報仇,但是他更清楚,這件事情,自己無能為力。
    雖然他和西蒙一直都是以兄弟相稱,但是西蒙的修為,一直都在他之上。現在西蒙死得無聲無息,莫名其妙,他想要報仇的可能性根本就沒有。
    “都不要看那些花朵的紋路!”女圣主根本就沒有理會自己下屬的請求,她用力的揮動了一下手臂,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冷漠的說道:“西蒙的死,怪不得別人,這些花朵雖然每一個都隱含著大道,但是那里面更有天尊的意志。”
    “他愿意讓你學,你自然可以學到,不愿意讓你學,你強行參悟,只有死路一條。”
    女圣主說到此處,輕輕的揮動了一下衣袖,而后輕輕的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冠,這才沉聲的說道:“在下大圣主坐下清芮圣主,奉命求見天尊。”
    清芮圣主的聲音很平靜,甚至都沒有使用什么傳音的手段,而能夠聽到她聲音的人,也只是在她的附近,才能夠聽到她說什么。但是清芮圣主對于自己的通稟,卻是充滿了信心,她相信鄭鳴一定能夠聽到自己稟告的。
    因為,整個歸元大世界的一舉一動,恐怕都瞞不過對方的雙眸。
    “原來是客,請這邊來。”淡淡的聲音之中,虛空之中出現了一座法舟,這法舟雖然稱不上高大,但是法舟上面蘊含的力量,卻是讓人膽戰心驚。
    那清芮圣主沒有任何的猶豫,輕輕的落在了法舟上,她的那些隨從雖然心里揣著這樣或者那樣的想法,但是最終,一個個還是落在了法舟上。
    法舟振動,轉瞬即逝,就在清芮圣主他們重新睜開眼眸的時候,就看到他們已經處在一座大山的下方。
    這大山高聳巍峨,只是清芮圣主在看到這大山的瞬間,就覺得一股強大無比的壓力壓在了她的身上。
    在這種壓力之下,清芮圣主就覺得以往施展起來順風順水的手段,現在幾乎都施展不出來。
    “你們就是古梵一族的人,跟我來吧!”從山下走來了一個童子,他朝著清芮圣主掃了一眼,隨即,話語中帶著一絲不耐煩的說道。
    作為清芮圣主的下屬,那些古梵一族的強者,很是有一種主辱臣死的感覺,看著這最多也就是生神境的童子,他們恨不得立即將這頤指氣使的螻蟻給捏死。
    清芮圣主冷哼了一聲,將那些蠢蠢欲動的下屬鎮住之后,這才朝著那童子道:“有勞。”
    大倫山的四周,到處都是席地而坐聽經的人,而清芮圣主等人在開始的時候,還沒有什么不對,但是隨著經文在他們的耳中越來越清晰,不少古梵一族的強者,都開始用雙手抱住耳朵。
    “啊啊啊,別念了,別念了,我的頭都要爆了!”一個看上去年輕的古梵一族強者,突然蹦了起來,他的聲音之中,更是充滿了哀求的味道。
    清芮圣主嘆了一口氣,她一揮衣袖,將那頭疼不已的下屬送出百丈之外,這才輕聲的朝著四周的屬下道:“你們都找個地方等我吧。”
    “圣主,我們的職責是守護圣主您的安全,怎可……”一個跟隨在清芮圣主身邊的強者,大聲的說道。
    清芮圣主一笑道:“你們的心思,我是知道的,只不過今日此地,別說是你們,就是我也沒有任何的用處,好了,兩國交兵不斬來使,這一點你們盡管放心就是。”
    站在一側的童子,一直都冷冷的看著,半點都沒有說話的意思,但是從他的神情之中,幾乎所有的古梵一族的人,都能夠感應到那種驕傲。
    一種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驕傲!
    “還有,你們都記住,無論是遇到什么樣的事情,你們要做的只有一點,那就是忍。此一時彼一時,現在這個時候,已經不同于以往,明白嗎?”
    清芮圣主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臉上有些失落。盡管這些吩咐是理智的,但是對她自己來說,眼前這種情形,她心里又如何能舒服呢?
    “屬下明白!”那些下屬一路上走來,也感應到了其中的變化,所以此時,一個個都表現的無比的老實。
    清芮圣主不再說話,跟隨著那童子,繼續朝著前方走去,也就是半刻鐘的功夫,他們就已經來到了一座大殿之外。
    “你就是大圣主的使者?”一個面容冷厲的女子,緩緩的來到了清芮圣主的身邊道。
    清芮圣主在女子之中,一向以天香國色著稱,但是此刻,她看到那并不是太過漂亮的女子,眼眸中卻本能的多出了一絲忌憚之色。并不只是那女子身上的殺意要遠強于她,還有一個原因,那女子的氣質,讓她有一種自愧不如的感覺。
    “見過李姑娘,李姑娘突破桎梏,成為大圣,實在是可喜可賀。”清芮圣主的心中雖然無數念頭翻騰,但是表面上,她還是笑吟吟的說道。
    “按照我的意思,和你們這些人,實在是沒什么好說的,但是既然我家公子說要見你們,你就過來吧!”李英瓊朝著清芮圣主打量了幾眼,然后冷冷的道:“有一點你要聽好了,在我家公子的面前,不要耍弄什么花招。”
    清芮圣主已經記不清,自己多少年沒有受到這樣赤裸裸的威脅了,現在,聽著女子的話,竟不敢有絲毫憤怒,只是下意識的搖了搖頭,而后跟隨著李英瓊,朝著那大殿之中走去。
    對于鄭鳴,清芮圣主并不陌生,雖然兩個人沒有比斗過,但是清芮圣主卻是觀看過其他圣主和鄭鳴比斗的情形。
    她在朝著大殿正中的鄭鳴看了一眼之后,就恭敬的彎腰行禮道:“大圣主坐下清芮圣主,見過大天尊。”
    雖然清芮圣主此時說話無比的平靜,但是她的心中,此時卻是充滿了驚恐之意,別的不說,就拿鄭鳴現在表現出來的這種態勢,就算在大圣主的身上,她都沒有看到過。
    沒有任何的異象,就好像一個普通人似的,但是清芮圣主卻有一種強烈的感覺,那就是在看到這個人的瞬間,她覺得自己好似看到了無盡的天地。
    “無需多禮,你們圣主讓你過來,所為何事?”鄭鳴倒沒有和清芮圣主用什么臉色,面無表情的問道。
    “天尊,我們大圣主希望能和您平分天下。”清芮圣主恭敬的說出了自己的來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