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18 八方來朝


    !--go--
    整個歸元大世界,都處在一種瘋狂之中,特別是一些修為高深的之人,此時一個個眼眸中,全都是狂喜之色。
    “哈哈哈,重見天日了,我等終于重見天日了!”利劍門內,利劍上人仰天長嘯!
    對于利劍上人這等存在而言,天日并不是那么的重要,但是此時,能夠重見天日,一就讓他們興奮不已。
    他們出來了,雖然這出來的過程,就連利劍上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情況,但是他們都知道,這絕對是鄭鳴施展的大神通。
    “師兄,此時此刻,我們應該先去恭祝一鳴大圣才是!”一個利劍門管事的強者,沉聲的朝著利劍上人說道。
    利劍上人并不是一個昏庸的人,所以在聽到這位師弟的話語之后,當即就反應了過來,他催動自己最強的手段,也就是一個瞬間,就來到了大倫山下。
    大倫山下,此時已經聚集了不少人,而作為大倫七子中最長袖善舞的人物,柳冰璞此時正站在山下迎接到來的各方強者。
    在利劍上人的眼中,柳冰璞就是一個晚輩,他和三法上人乃是同輩分的人,甚至在和三法上人遇到一起的時候,三法上人還要稱呼他一句師兄。
    所以,他當下大搖大擺的就要朝著柳冰璞走過去。
    可是,就在他走向柳冰璞的時候,卻見一道亮光,在虛空之中沖了過來。
    看到這亮光,利劍上人的眉頭就是一皺,但是最終,他還是停了下來,不為別的,只因為來的人,是一尊亞圣!
    利劍上人雖然已經不弱于亞圣,但是一些該守的規矩,他還是要遵守的,所以在看到亞圣到來的時候,他還是主動的向后退了一下。
    來的人,利劍上人也認識,乃是邀月大圣所屬的那方天地之中的一位亞圣。這位清逸亞圣,一向高傲,利劍上人雖然和他認識,卻沒有怎么打過交道。
    因為利劍上人本人就高傲慣了,而那清逸亞圣,更是習慣了目中無人。
    “見過柳兄,許久不見,柳兄風采依舊,實在是讓人羨慕啊!”在利劍上人的注視下,那清逸亞圣朝著柳冰璞一抱拳,笑吟吟的說道。
    這種話,當時將利劍上人差點給雷倒,要知道清逸亞圣的身份,那可是連三法上人見了,都要行禮的,可是現在,高傲的清逸亞圣,竟然朝著柳冰璞一個連神君都沒有達到的人行禮,這之中的情況,有點顛覆利劍上人的認知。
    柳冰璞明顯也愣在了那里,他負責迎賓,對于來自各方的強者,一向是笑容相對,甚至不少時候,話語之中還要帶著那么一絲的恭敬。
    這清逸亞圣他倒是見過,只不過當時,人家跟本就沒有正眼看過他。
    不,應該說,當時他隨著自己的師尊見到過這位清逸亞圣,那個時候,清逸亞圣對于自己的師尊,都是一副愛搭不理的模樣。
    現在倒好,這位到來的亞圣,直接給自己來了一個兄的稱呼,被一個亞圣稱呼為兄,這實在是……
    “亞圣您實在是太客氣了,晚輩……”柳冰璞雙手揮動,一副不敢的樣子,但是還沒有等他將話說完,那清逸亞圣就笑著道:“柳兄,稱呼您為柳兄,也是我占了便宜的。”
    “修行無先后,達者為師!鄭前輩不但是大圣,而且還超脫了大圣之境,嘖嘖,說起來我應該是他老人家的晚輩。”
    清逸亞圣這話,說的慷慨激昂,而四周一些強者,雖然覺得他的馬屁拍的實在是有點太過,但是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了本應該如此的樣子。
    他們之中,有一些人可以不在意清逸亞圣,但是卻絕對不能不在乎鄭鳴,畢竟,鄭鳴表現出來的力量,實在是太過強大,太過讓人恐懼。
    “柳兄你是鄭前輩的師兄,按說呢,我應該對您恭敬的稱呼才對,但是呢,我這個人好占點便宜,所以就各交各的,稱呼您一聲柳兄了。”
    清逸亞圣一副自己占了很大便宜的樣子,讓柳冰璞感到自己和這位清逸亞圣相比,好似還有一些差距。
    要想追趕上這位亞圣的步伐,自己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學習。最終,柳冰璞還是無奈的接受了柳兄這個稱呼,將清逸亞圣迎接進了大倫山之中。
    利劍上人的臉抽搐了一下,最終還是朝著柳冰璞走了過去,然后沉聲的朝著利劍上人道:“柳兄好。”
    柳冰璞仰望利劍上人多年,就算是鄭鳴成為圣人之后,他也以一種晚輩的姿態來對待利劍上人,但是現在的情形,卻讓他的心中歡喜不已。
    柳兄,這個稱呼,還真的挺好。
    “上人您來了,您快里面請,大圣剛剛出關,正在聽取大師兄關于宗門之內事物的回稟。”柳冰璞說到此處,壓低聲音道:“聽大師兄說,大圣要講道。”
    講道這兩個字,讓利劍上人的眼眸一下子亮了起來,他聽過大圣的講道,每一次都讓他獲益不少。
    只不過大圣講道的時候,實在是太少。他修煉至今,也只不過聽到了三位大圣的講道。
    現在,鄭鳴這位大圣要講道,不,應該說已經超脫了大圣的階段的存在的講道,對于利劍上人這等的存在而言,有著巨大的吸引力。
    “我已經給您安排了一個好位置,等一下請您給我這位弟子過去。”柳冰璞低聲的朝著利劍上人說道。
    利劍上人這一次,無比誠懇的朝著柳冰璞道:“柳兄的大德,我利劍絕對不會忘記。”
    兩個人說話間,都笑了起來,而柳冰璞實在是沒有太多的時間和利劍上人寒暄,因為此時,又有不少的強者,從四面八方趕了過來。
    “見過柳兄!”一個亞圣來到柳冰璞的近前,滿臉笑容的稱呼到。
    柳冰璞開始的時候,還覺得無比的驚喜,但是慢慢的,他就已經麻木了起來,畢竟用平等方式稱呼他的亞圣小圣,實在是太多了,這種事情,一次兩次還高興不已,多了也就麻木了。
    大倫山的大殿之外,已經聚集了上百的亞圣小圣,他們一個個靜默的站在那里,雖然在交談,但是那聲音,卻只有他們才能夠聽得見。
    不是他們喜歡小聲,實在是生怕自己聲音大了,讓那位超越了大圣存在的人不滿。
    “快看,那個猴子!”有人突然驚聲的說道。
    這聲音,頓時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幾乎所有的亞圣和小圣,都將目光朝著說話的方向看去,就見一只通體金黃,身穿長袍的猴子,從大殿里面走了出來。
    他們這些人都可以肯定,自己絕對沒有見過這只猴子,但是當他們的目光從這猴子的身上掠過的時候,他們一個個看相那猴子的目光,都充滿了恭敬。
    亞圣巔峰!
    就算是處在亞圣階段的強者,在看到這猴子的瞬間,第一個感覺就是,自己絕對不是這猴子的對手,如果要和這猴子比斗,那么身死道消的,絕對是自己。
    鄭悟空的目光,同樣從這些前來恭賀的人身上掠過,他知道這些人過來,都是為了恭賀自己師尊的,所以此刻的他,倒也很是平和,就是那稱呼了他猴子,臉上帶著一絲不安之色的小圣,他也沒有責怪的意思。
    不過他那雙破妄之眼,實在是太過驚人,更何況他現在的修為雖然是小圣,但是實際上他的心神,已經達到了圣人的級別。
    幾乎所有的亞圣,在鄭悟空的目光下,都低下了頭。這是一種態度,一種臣服不敢逼視的態度。
    等鄭悟空緩緩的走遠,這才有人朝著那驚呼的人道:“老兄,你能不能安靜一下,你不想活的話,我們這些兄弟,一個個還沒有活夠呢?”
    那被指責之人,雖然心中有些不爽,卻也不敢胡亂說話,他勉強笑道:“我剛剛也是吃驚罷了。”
    “這位小兄弟,剛剛過去的是哪位?”清逸亞圣很是熟悉的走到了一個大倫山接待的弟子身邊,笑著問道。
    被他問的,只是大倫山上一個生神境的弟子而已,此時被一個亞圣成為小兄弟,一時間讓他有一種手足無措的感覺。
    “這位是鄭悟空師叔,他老人家乃是師祖的親傳弟子,很受師祖的寵愛!”那生神境的弟子在吸了一口氣之后,沉聲的朝著清逸亞圣說道。
    清逸亞圣道謝道:“多謝小兄弟,以后小兄弟行道天下,可不要忘了去老哥那里坐坐。”
    就在清逸亞圣說話間,就聽有人道:“我怎么感覺那鄭悟空看我的時候,和被一位大圣關注的感覺一樣啊?”
    “我也有這種感覺,莫非那鄭悟空他不是亞圣,而是一位大圣嗎?”
    “那鄭悟空的修為,確實是一位亞圣,只不過他的心神,我覺得已經達到了大圣的級別,也就是說,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絕對能夠成為大圣。”
    “意外,有一鳴圣人這樣的師尊,還會有什么樣的意外。”
    “你說的也是,對了,怎么不見諸位大圣前來呢?”有強者朝著四方瞅了瞅,輕聲的說道。
    “當當當!”
    一陣陣的鐘聲,突然在虛空之中響起!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