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498 天我為一

  你是誰?
    這三個字聽上去是那樣的平常普通,但是聽到鄭鳴的耳中,卻有一種大道至簡,直指本心的感覺。
    他很清楚,鴻鈞道人為什么如此的問自己,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因為鴻鈞道人已經把握到了自己的來歷。
    雖然這個來歷鄭鳴并沒有準備太隱瞞,但是此時被鴻鈞道人如此一問,還是不由得一陣心慌意亂。
    “鄭鳴!”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后,鄭鳴目視著那好似天地化身的虛影,沉聲的說道。
    鴻鈞道人皺眉,而后目光落在了鄭悟空的身上,他的眼眸中,竟然露出了一絲的笑意。
    如果說這次太上的死,鄭鳴要占三成的責任,那么鄭悟空就要承擔兩成的責任。畢竟是他們師徒聯手,將這位鴻鈞的大弟子,擊殺在蒼穹之中。
    可是現在,面對殺了自己弟子的人,鴻鈞竟然在笑。
    不但笑,而且笑的無比的燦爛,這讓人有一種很詭異的感覺。
    “你乃是天地鐘愛之人,未來當執掌天地一方大道,又何必和一個域外天魔在一起!”鴻鈞道人說到此處,手掌輕輕的揮了一下道:“從今日起,你就是我的弟子。”
    能夠成為鴻鈞親口認同的弟子,對于很多人而言,那是相當的不容易。
    一時間,就是元龍這等的人物,都用一種無比羨慕的目光看著鄭悟空,當然,他們看相鄭悟空更多的,卻是一種警戒,畢竟,鄭悟空對它們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
    有鄭悟空在,他們就可以得到天地加持,而一旦沒有了鄭悟空,那么他們還能夠壓制圣人嗎?
    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的臉色都是一變,他們和太上同為一體,現在太上死了,而他們的師尊竟然不為太上報仇,反而要將擊殺太上的人收為弟子。
    這種情況,讓他們有一種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感覺。
    但是兩個人在對視了一眼之后,最終還是什么話都沒有敢說,因為他們面對的人,不是他們可以得罪起的。
    一氣化鴻鈞!
    “拜你為師,難道要和拜準提為師一樣,被你帶到死地嗎?”鄭悟空說話間,朝著鄭鳴一抱拳道:“雖然我師尊并不是本地之人,但是他對我鄭悟空一誠,我鄭悟空絕對不會辜負師尊。”
    鄭悟空的話,說的慷慨激昂,而被鄭悟空指到的準提道人臉上卻是一苦。雖然他這槍躺的并不是太冤,但是此時當著如此多的人被說出來,那就等于打他的臉。
    而且就算是打了臉,準提道人也不敢鬧什么,不論是鴻鈞道人還是現在的鄭悟空,都不是他現在能夠得罪的。
    鴻鈞道人看著堅定的猴子,輕輕的搖頭道:“你啊,想的實在是太簡單了,他也不過是利用你。”
    “而且,你所依仗的運來天地皆聚力,已經過去了,從斬殺太上開始,你的運道,就已經從巔峰走向了衰落。”
    鴻鈞道人說到此處,昂首看天道:“我還要謝謝你。”
    這句話,好似是說給鄭悟空聽的,但是鄭鳴在聽到這句話的瞬間,就知道這句話,是鴻鈞道人說給自己的。
    他看著昂首望天,一副天地蒼茫在我手掌之間的鴻鈞道人,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忌憚。
    鴻鈞道人為什么道謝,這一刻鄭鳴的心中升起了一絲的明了,鴻鈞道人還是那個鴻鈞道人,為了天道,可以讓一切當成螻蟻一般犧牲的鴻鈞道人。
    “以往,我雖以身合道,但是天道和我只是結合在一起,按照你們佛門的話說,就是梵我不二。”
    “也就是說,那運轉的天地,實際上是在兩個意志下運轉的,一個是我,一個是天地!”
    鴻鈞這話,讓在場的人都是一愣,他們都算是絕頂聰慧的存在,一個瞬間,就已經明白了這里面的原因。
    梵我不二!
    雖然聽上去,是兩個意志合二為一,但是實際上,這兩個意志,卻是各自為戰,但是現在,聽鴻鈞的口氣,他是已經超越了這個境界。
    “天道至公,當天生圣人順天而行的時候,他就會提供最大的支持,但是同樣,天道的力量,也是有限的,他在全力對你進行支撐的時候,自己就會削弱。”
    鴻鈞道人說到此處,目視蒼穹,淡淡的道:“現在的我,已然天我為一,從此之后,天地之中運轉的,都將是我的意志。”
    這句話鄭鳴等人雖然已經有猜測,但是猜測是一方面,聽到耳中是另外一方面。
    鄭鳴很平靜,他現在心中想的,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永遠不要小看他人,自己在謀劃,實際上作為大能鴻鈞道人,何嘗不是在謀劃。
    甚至他自己的謀劃之所以成功,這之中,還有著鴻鈞道人的順水推舟,有著……
    就在鄭鳴心中念頭翻騰的時候,就聽通天教主沉聲的道:“師尊,大師兄的死……”
    通天教主的話還沒有說完,元始天尊就已經厲聲的合道:“通天,你說話注意一點,師尊一切自有決斷,又豈是你能夠在這里隨意猜測的,還不給我住口。”
    這句話,元始天尊說的頗為嚴厲,但是他那快速眨動的眼睛,卻是在提醒通天道人,現在不是說這件事情的時候。
    通天道人不是傻子,他很清楚,現在這個時候,元始天尊一切都是為了他好,但是清楚是一方面,該怎么做,卻又是另外一方面。
    “大師兄的死,也是師尊您主導的么?”
    最終,通天道人還是將這句話問了出來,在聽到這句話的剎那,無論是接引準提等人,還是元龍等人,一個個臉色,都變得無比的凝重。
    他們也都不是傻子,太上道人雖然是被他們聯手殺死,但是太上道人的死,在不少地方,都透漏著詭異,而這種詭異,又是來自于誰呢?
    鴻鈞道人不言,他的目光卻冷冰冰的落在鄭鳴等人的身上,而后朝著元龍等人一揮衣袖道:“爾等不尊天道,滯留人世,罪該萬死!誅!”
    淡淡的,平靜如水的一個字中,隱含著一種無上之意。
    元龍等人拼命的催動他們手中的至寶,就連那些躲在棺槨之中,一直都沒有出現的存在,此時也顧不得躲避,直接從棺槨之中沖出,在虛空之中,施展自己最強的手段。
    龍威如海!
    但是這般可以撼動圣人級別的力量,在鴻鈞道人的面前,沒有半分的作用,而元龍等人,一個個臉上充滿了恐懼,但是他們根本就看不到攻擊來自何方。
    無聲無息之中,元龍的身子,在虛空之中化成了碎粉,就好似他拿停留在虛空中的身影,本來就是虛影一般。
    但是在場的人都知道,元龍剛剛就在他們的身邊,而現在,元龍已經身死道消。就算是修為達到了大能,但是面對這種情形,還是有人忍不住大聲的吼叫。
    更有三鳳等人,展開雙翼,想要逃離,可是當她們催動自己最強的神通之時,卻木然發現,自己的身軀,在無聲無息之中,就已經化成了飛灰。
    “血海不干,我永恒不滅!”在自己的身軀消散的瞬間,冥河教主厲喝,好似要用這種喝聲,給自己提起一些膽氣,但是很可惜,他的身軀同樣消散無影。
    也就是一個瞬間,虛空之中只剩下鄭悟空鄭鳴以及元始天尊等圣人存在。那些本來在這次大戰之中,想要搏殺一把的存在,隨著鴻鈞道人的一句話,全部身死道消。
    動手,沒有,其他的動作,更沒有。高高在上的元龍等人,再被鴻鈞誅殺的過程中,就好似捏死幾個蟲子一般。
    接引道人和準提道人對視了一眼之后,兩個人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恐懼之色。而兩個人此時也沒有任何的猶豫,老老實實的站在一邊,就好似等待老師批評的好學生。
    元始天尊恭敬的站立在鴻鈞道人的下手,一副隨時等待著吩咐的模樣,而通天教主此時雖然神色不好,卻也不敢在說出半點的話語。
    “你究竟是那一位道友的門下?”鴻鈞道人目視著鄭鳴,笑吟吟的,眼眸中,帶著一絲自得之意。
    三清是他的晚輩,接引和準提同樣是他的晚輩,這樣的人物,誰又能夠有資格被他稱為道友。
    鄭鳴雖然不明白此時鴻鈞說的是誰,但是從過這句話之中,他好似感應到了什么。
    他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緩緩的走到鄭悟空的近前道:“徒兒,你可愿意和為師一起離去?”
    “弟子愿意。”鄭悟空朝著鄭鳴看了一眼,隨即斬釘截鐵的說道。而就在此時,卻聽那通天教主突然道:“如果道友在離去之時,能夠將我帶走,感激不盡。”
    通天教主的地位,在道門之中一向是至高無上,但是現在,這位道門的頂尖存在,竟然希望鄭鳴在臨走的時候,將他給帶走。
    對于鄭鳴而言,將通天教主帶走,不是不行,但是這里面的代價,同樣不小。
    “徒兒,你還是不要走了,另外你們都要留在這片天地,誰也不要離開了。”鴻鈞道人說話間,手掌朝著鄭鳴一揮道:“說說吧,我那位道友,是個什么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