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386 周天魔印

  虛空之中,這一刻就好像出現了一個個無形的臺階,他們托著托天老祖那巨大的身軀,讓托天老祖從臺階上,一步步的走下來。
    而伴隨著托天老祖的下降,那洶涌的氣息,變得越加的濃厚,也更加的狂暴。
    “托天,咱們魔道的祖師,曾經歷下規矩,無論是誰,只要是想闖煉心十二魔境,那任何人都不允許阻攔!”
    “膽敢阻攔闖煉心十二魔境者,就是魔道的叛徒,你莫非想要違抗祖師的法旨嗎?”
    最后一句話,這位魔道四大護道尊者之中的羅剎老祖,聲音之中帶著前所未有的嚴厲。
    雖然她的身上,并沒有散發出什么攝人的氣息,但是在這一刻,鄭鳴卻能夠感到,她就好像一柄已經出鞘的利劍,隨時都準備一劍劈出。
    托天老祖的臉色,頓時變得有點難看。這個規矩,他哪里不知道,但是他作為魔道四大護道尊者之一,身份尊貴,有些規矩,他不遵守,也沒有人提。
    但是,只要有人提出來,就沒有人能夠忽視,更何況提出的,還是同位四大尊者之一的人。
    一股股狂暴的旋風,在托天老祖的身后不斷的回蕩,一時間讓托天老祖整個人看上去更如魔神降世。
    甚至很多人都懷疑,這位老祖會不會一怒之下,將他看著不爽的人殺了泄憤。
    “托天,任何違背祖師規矩的人,都是咱們誅殺的對象。這一點。你應該明白!”淡淡的聲音。突然響起。
    說話的人,是血刀老祖。
    雖然魔道四大護道尊者在名義上并沒有主次之分,但是無論是他們自己,還是外面的人,都隱隱約約的將血刀老祖,排在了四大護道尊者之首的位置。
    他說的話,就算是托天老祖處在狂怒的狀態之下,也要靜靜的聽著。
    托天老祖正在遲疑的時候。突然有一個聲音大聲的響起:“老祖,這鄭鳴并沒有發周天魔誓,他……他那闖煉心十二魔境的事情,不能當真。”
    這一嗓子,是祝云虹喊得,雖然他的本意,是讓鄭鳴在煉心十二魔境之中受盡折磨而死。但是現在,看著鄭鳴和姬空幼的模樣,他的心煎熬無比。
    對于姬空幼,他雖然一直敬而遠之。但是他現在他的心中充滿了深深的嫉妒。
    自然,這嫉妒的對象。是鄭鳴!
    所以,看到托天老祖要殺鄭鳴,他第一時間的將這個理由喊了出來,畢竟,鄭鳴要闖煉心十二魔境的事情,是他編造出來的謠言。而這個謠言的缺陷,自然也就他這個編造的人,最為清楚。
    他的喊聲,聽在托天老祖的耳中,卻是讓托天老祖的心頭一動,那雙眼眸,更是充滿了喜悅之色。
    “哈哈哈……”托天老祖發出了一陣長笑,他怎么就忘記了呢?要闖煉心十二魔境,必須要發周天魔誓,沒有誓言的話,是不受保護的。
    自己剛才的那口氣,這次終于可以出了。
    羅剎老祖還要開口,這一刻血刀老祖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雖然血刀老祖這一刻什么話都沒有說,但是羅剎老祖卻明白血刀老祖的意思。
    不能再鬧下去,不然的話,就是和托天老祖兵戎相見的時候。
    雖然,這位羅剎老祖不懼托天老祖,但是他們四個畢竟是下峽谷十三國的支柱,他們不能夠徹底鬧翻。
    “周天魔神在上,弟子姬空幼,愿意進入煉心十二魔境,不通過十二魔境,愿成為十二魔境的一部分!”一個聲音,在托天老祖的笑聲之中完成。
    鄭鳴的注意力,都在托天老祖等人的身上,而這誓言,也發的實在是太快。
    快的鄭鳴,根本就沒有時間來阻止。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姬空幼已經發完了誓言。
    而就在這誓言說完,那本來平靜無比的虛空,出現了一丈大小的烏云,這烏云漆黑入魔,看在人的眼中,讓人不由得生出一種恐懼的感覺。
    一枚只有人手指大小的玉符,從烏云之中飛出,剎那間沒入了姬空幼的眉頭之中。
    “周天魔印,這是周天魔印!”有人聲音之中,帶著一絲驚詫的喊道,同時,他們的臉上,更帶著驚懼之色。
    周天魔印是什么,鄭鳴并沒有聽說過,但是姬空幼現在的情形,卻讓鄭鳴感到非常的不好。
    本來,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但是現在姬空幼的一個誓言,卻讓鄭鳴有一種措手不及的感覺。
    這詭異的周天魔誓,絕對已經超出了峽谷十三國的范圍,不知道是不是也超過了鎮星宗的程度。
    在鄭鳴的感覺之中,誓言這種東西很詭異,特別是現而今這種姬空幼剛剛發誓,就有詭異魔印沒入她額頭的誓言,更是詭異的很。
    就在鄭鳴為這周天魔印沉吟的時候,就聽姬空幼接著道:“我闖過煉心十二魔境之后,就要和鄭鳴一起離去!”
    這句話說完,姬空幼的臉上,露出了笑容,這笑容,就好像百花綻放,是那樣的灑脫,那樣的美麗。
    也就是在這樣的笑容下,托天老祖的臉色,變的更加的難看,他狠狠的朝著祝云虹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然后重重的拍出一掌。
    這一掌很快,快的祝云虹根本就沒有來得及反應,然后整個人直接被這一掌直接打成了一團血肉。
    祝云虹在魔道之中,也算是后起之秀,但是他的那點修為,在托天老祖面前,實在是算不了什么。
    他怎么也沒有想動,在這個時候,托天老祖竟然會對他動手,而且一出手,就將他置于了死地。
    而祝云虹的死,在大多數人的眼中,就是自己找死。更有一些剛才嫉妒他和托天老祖答上話的人,嘴中還喃喃的道:“死了活該。”
    至于七情宗的宗主,一個修為達到了二品的中年女子,在猶豫了剎那,卻是將目光轉向他處。七情宗既然不敢因為姬空幼的事情得罪托天老祖,自然也不敢因為一個祝云虹得罪托天老祖。
    更何況此時還是在托天老祖憤怒的時候。
    而就在此刻,姬空幼漫步朝著鄭鳴走了過去,她快速的來到鄭鳴的面前,然后一把摟住了鄭鳴的脖子。
    輕輕的,姬空幼用自己的嘴唇吻在鄭鳴的臉上,然后用低沉無比的聲音道:“我在煉心十二魔境會多堅持一些時候,我已經讓人去想辦法通知你的下屬,相信他們一定能夠以最快的時間通知你的師傅。”
    “這幾天,無論是什么事情,都要忍下來,活著對一個人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鄭鳴來到這個世界,一直都是笑著面對一切的一切,可是這一刻,他卻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
    這個妖女,她鄭重的告訴自己,活著才是最重要的,可是現在,她卻用她自己的行動,去走向死亡。
    雖然那煉心十二魔境鄭鳴并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但是從魔道中人的表現之中,鄭鳴知道這煉心十二魔境,雖然不能說是必死無疑,但是存活下來的機率也很小。
    而姬空幼之所以這樣做,為的只有一點,那就是用她的生命,給自己換取幾天時間。
    在她的想法之中,自己那位雄霸師尊來了,自己活下來的機率,也就會大上很多。而她,也會在那煉心十二魔境之中,盡力的熬一些時日。
    羅剎老祖看著相擁的兩個人,突然嘆氣道:“好一個有性格的女娃兒,早知道她這種性子,我就算是和托天老賊你拼死打上一場,也要講著女娃兒收在我的門下。”
    托天老祖雖然心中氣的不行,但是此刻也唯有忍著,雖然羅剎老祖的話,讓他的心中越加的憋悶,但是他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和羅剎老祖打一架。
    那就太沒有價值了!
    嘿嘿一笑的托天老祖,給人來了一個仰頭看天的樣子,然后……然后就不在理人。
    鄭鳴握著姬空幼的手,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精芒,他聲音平靜,但是卻充滿了不容置疑的道:“周天魔神在上,在下鄭鳴,愿意進入煉心十二魔境,不通過十二魔境,愿成為十二魔境的一部分!”
    伴隨著這誓言,一片烏云之中,又有一個周天魔印生出,沒入鄭鳴的腦海之中。
    周天魔印進入頭腦之中,鄭鳴并沒有其他特殊的反應,甚至說,他覺得這周天魔印進入不進入自己的腦海,對自己并沒有任何的妨礙。
    但是,當他的心神朝著這后天魔印靠近的時候,卻感到好像一股什么阻力,阻攔著自己過去。
    這東西,看來真不是一般的有些道道而已,不過鄭鳴并沒有太將這周天魔印放在心上。有一張通天教主英雄牌的他,還是有七八分底氣的。
    “你……你怎么能夠發出周天魔誓!”姬空幼有點瘋狂的用手掌敲打著鄭鳴,淚珠有點雨點般的下落。她那細小的拳頭,瘋狂的落在鄭鳴的身上。
    只不過,這拳頭,越來越無力,而她整個人,更是哭倒在了鄭鳴的身上。
    這一刻的姬空幼,雖然是在哭泣,但是在她的臉上,洋溢起來的笑容,卻充滿了甜蜜。
    “你這傻子,既然想要跟我一起去死,那咱們就一起去吧!”將最后一滴淚珠甩出,姬空幼突然笑道。
    ps:  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