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1483 無人救

  
    如果說東海龍王這些年沒有什么至交好友,那也是不對的,比如佛道兩門。這東海龍王平時一向慷慨大方,幾乎是來者不拒,有求必應,就算自己沒有的東西,也要窮盡心思,盡了全力尋找過來供奉。
    現在,東海陷入劫難,東海龍王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些吃足了他好處的人。他深信他平日里苦心積累的這些人脈資源會在關鍵時刻發揮作用的。
    比如南海觀世音,那可是東海龍王一脈供奉的重點。平時一些小事情不敢打擾,現在已經到了生死關頭,自然不得不派人去求救。
    東海龍王派出的求救者,就是他的大公主,這位龍女平時就拜在南海觀世音的坐下,現在正好在家,就被東海龍王當成了一路求救的人馬。
    那龍女急匆匆趕到南海,并沒有見到觀世音,而是見到了和她同樣在坐下供奉的木吒。木吒平時對于龍女很是客氣,此時也不例外。
    只不過,當龍女提到東海的劫難,想要求見菩薩的時候,得到的答案,卻是菩薩正在閉關。
    閉關對于大能們來說,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作為佛門的菩薩,參悟一些妙理的事情,觀世音菩薩也是經常要做的。可是今日菩薩正好閉關,這個事實讓龍女發自肺腑的覺得心寒。
    “師兄,求你讓我見一見菩薩,我東海龍族危在旦夕,若是見不到菩薩的話,我整個東海龍族,都要被滅殺,還請您看在多年的情分上,通稟一聲。”
    這龍女情真真意切切的說到最后,竟然跪了下來,對于龍女的下跪,木吒也有些意外,他知道自己這個師妹,平日之中是最為堅強的,現在竟不惜對自己下跪,看來,這回真的是走投無路了。
    有那么一瞬間,他心里涌過一絲憐憫之心,有心想要幫忙,腦子里又迅速閃過師尊那冷厲的眼神,剛剛興起的惻隱之心,隨即又消失的干干凈凈。
    畢竟,自己只是師尊的弟子,如果在這件事情上他越俎代庖自作主張,忤逆了師尊的意思,那對于他木吒來說,后果是不堪設想的。
    “師妹,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這件事情,你也莫要怪師兄心狠,師兄是真的不能幫你。”
    說話間,木吒從自己的儲物口袋之中拿出了一個錦囊道:“師妹,剛才光顧說話,差點將這個東西給忘了,這是師尊讓我給師妹你的。”
    小小的錦囊,閃動著耀眼的光輝,龍女覺得這是自己師尊留給自己的,可以解救龍族大難的東西。
    畢竟這些年來,修為越是到了師尊這種地步,越是喜歡搞一些玄虛的東西讓人猜。
    可是,當她拿起那個錦囊,整個人就覺得無比的困頓,一絲絲的香氣,更是瘋狂的涌入到了她的心中。
    醉龍草!
    這三個字瘋狂的涌入到了她的心中,她感到無比的憤怒,她是來求救的,如果自己的師尊不救,她還可以想一下其他的辦法,但是現在,她卻是什么事情都做不來。
    師尊怎么可以如此,師尊怎么可以如此!
    就在她心里悲憤交加的時候,整個人已經不由自主的摔倒在地上,木吒輕輕的托起她的身軀,朝著紫竹林內的靜室走去。
    而當木吒快要走進靜室的時候,他突然覺得,自己的身后,有一雙目光在看著他,這讓他心中升起了一絲遲疑,但是最終,他還是沒有回頭看。
    輕輕的將龍女放入靜室之中,木吒轉身離去。天高云淡,一如仙境的紫竹林,并沒有任何的出眾之物,只有他自己站在這天地之間。
    天庭之中,作為龍族特使的大太子,已經用自己的頭,不斷地撞擊在凌霄寶殿外的玉石欄桿上,這近乎瘋狂的情形,讓不少人都覺得心痛不已。
    不過,無論是凌霄寶殿外的天兵,還是從這里經過的侍從,一個個都不敢多言。
    他們雖然從心中對于這位大太子是同情的,但是同情和自己的命運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凌霄寶殿內,玉皇大帝端坐,而在他的下方,四大天師,四大天君等人分列兩側,和端坐在寶座上的玉帝一樣,他們一個個都在閉目不言。
    “那東海大太子實在可惡,竟然想要脅迫天庭,對于這等人,屬下認為陛下絕對不能聽之任之。”
    “不然的話,讓此人感到我們天庭軟弱可欺的話,那么我天庭的規矩何在,我天庭的顏面何在?”
    說話的,是一臉嚴肅的武德星君,他的話語高亢,很是有一種慷慨激昂的味道。
    雖然在場的人心中都大罵武德星君純粹是卑鄙小人,但是卻也沒有人提出任何的反對意見。
    畢竟,武德星君這樣的人物雖然能夠得罪,但是作為玉帝的心腹,很多時候,武德星君的話并不是他自己的意思,而是作為天庭之主的玉帝的意思。
    雖然在天庭混,很多人并不在意是不是得罪玉帝,但是為了這么一件事情,還是不值得。
    “愛卿所言,倒也有理。”玉帝輕輕的擺手道:“不過上天有好生之德,看在敖廣平時還算恭順的份上,就將這個孽障驅逐出去吧。”
    說話間,玉帝一揮衣袖,轉身走進了后殿之中,只不過本來面色雍容的玉帝,在進入后殿之后,面色變的無比的難看,甚至有一種想要咆哮的味道。
    只不過,當他再次扭過臉來,展現在所有人眼前的,依舊是那個和藹可親的玉帝。
    “這天下,亂起來也好!”手掌重重的握著自己手中的九龍玉璽,玉帝的眼眸中,閃動著一絲狠厲。
    西賀牛州五莊觀閉門做法事三個月,靈山大雷音寺雖然沒有閉關之說,但是主持大雷音寺的那位,卻開講佛法十五日,在這十五日內,所有眾生雖然都可以過來聽講,但是有一點,那就是在這講經的十五日內基本上沒有人可以開口。
    東海的波濤,變成了血色,無數的蝦兵蟹將,在這一戰之中,化成了灰灰,最終,作為東海龍王的敖廣被斬殺在水晶宮之中,那如意金箍棒,自然就落入了鄭悟空的手中。
    舞動這根定海神針鐵,那鄭悟空的心中充滿了歡喜,他覺得這件兵器,天生就該是自己所有,但是隱隱約約之中,他又覺察出了這根定海神針鐵的缺陷。
    缺陷很多,就好似這定海神針鐵缺少什么關鍵部件一般。
    對于東海龍族,鄭悟空和楊慎行兩個人遵守鄭鳴的安排,并沒有趕盡殺絕,而是將東海龍王并不重視的庶子封為東海龍王,只不過他這一次所奉的不是元始符詔,而是一斗法旨。
    無比順利的剿滅了東海,這讓楊慎行和鄭悟空對于自己師尊的話,更加的心悅誠服。
    聲望值的飛速增加,讓鄭鳴的臉上多了一絲難得的笑容,不過當他查看自己紫色聲望值的時候,眼眸中卻多出了一絲喜色。
    紫色聲望值九百零一!
    這個數字,讓鄭鳴的眼眸中紫光閃動,雖然九百零一的紫色聲望值并不是太多,可是滅了東海龍族,讓自己一下子多了接近一百個紫色的聲望值,還是讓鄭鳴欣喜不已。
    他覺得,在這西游的世界之中,自己能夠獲得的紫色聲望值還沒有枯竭,只要自己再繼續下去,相信紫色的聲望值,一定能夠達到一千個。
    達到一千個紫色的聲望值,英雄牌系統就會給自己三個洪荒人物的選擇,按照鄭鳴以往的經驗,這三個紫色的洪荒人物,絕對差不了。
    這好像又是一條讓自己走出困境的路。
    “師尊!”鄭悟空和楊慎行兩個人來到鄭鳴的近前,恭敬的行禮道,同時兩個人的目光,還看向了那幼龍小九。
    鄭鳴朝著自己的兩個弟子點了點頭,而楊慎行此時看向幼龍小九的目光,顯得有些熾烈。
    “爾等做的很好,但是東海水族萬千,你們在打下東海之后,更要細心經營,讓東海成為我一斗道的一處根基之地。”
    楊慎行乃是大隋天朝的弟子,當下趕忙拱手道:“師尊請放心,弟子一定細細經營,絕對不會讓師尊您失望。”
    鄭鳴說到此處,目光落在了鄭悟空的身上道:“那定海神針鐵你細心體悟,慢慢的就會發現,那剩下的三根神鐵,究竟位于何處。”
    “是,師尊!”鄭悟空的心里涌過一絲失望,他原本以為,師尊一定會告訴他其他三種神鐵在何處,卻沒有想到,師尊只是讓自己體悟。
    做完這一切的鄭鳴,揮手讓自己的兩個弟子退走,目光隨即落在了北海方向。
    北海之中,厲害的人物雖然不少,但是鄭鳴并不想前去找那些人物的麻煩,他想要去的,只是尋找一個腳力。
    不,應該說,是那個人的腳力。
    現在他的手中,還沒有太鎮壓氣運的至寶,既然這至寶被人隱藏,說不得他就要搜取那至寶,為自己所用。
    仰望蒼穹,鄭鳴并沒有直接朝著北海而去,相反,此刻他所去的方向,是當年的靈臺方寸山之地。
    既然滅了北海,也該是和那位見上一面的時候,只是不知道,此人對于自己這個惡客,是不是能夠保持一個主人應有的風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