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1480 大勢

  “嗷嗷嗷!”
    鄭悟空頭頂的兇念,在他頭頂的金云中瘋狂的咆哮,這種咆哮驚天動地,整個龍宮,都為之搖晃不已。
    那龜丞相雖然奉命而來,對于這件事情胸有成竹,卻也沒有想到,這個一直彬彬有禮的猢猻,竟然如此的強勢。
    能夠斬出一尸,那更是超越了頂級金仙的存在,這般的人物,竟然被自己如此的……
    一時間,那龜丞相的臉開始抽搐,他有一種感覺,好似自己就是被人用來送死的。
    “既然如此,在下告辭!”鄭悟空被兇念一擊,本來就有殺人的趨勢,但是就在他殺念大漲的時候,突然想到了自己師尊的話。
    不怒而去。
    雖然這種好似玄奧的東西,他有點不懂,但是鄭悟空卻知道,自己的師尊,絕對不是虛口妄言之人,他既然如此的叮囑自己,一定會有道理。
    所以在壓制了他兇念之后,鄭悟空這才站起來道:“既然小可沒有那個資格,就此告辭了!”
    說話間,飄然而去。
    龜丞相大大的吸了一口氣,不管怎么說,這個惡客總算是走了,他的離去,和自己就沒有什么關系,自己在這件事情上的關口,算是過去了。
    可是當他將情況朝著在玉殿之中靜坐的東海龍王敖廣稟告的時候,敖廣的臉色就是一變。根本就沒有理會他的敖廣,直接騰空而起,化作一道云光,朝著寶殿之外沖去。
    只不過,敖廣的速度雖然夠快,但是此刻茫茫東海之上,哪里還有什么人的影子?呆呆的站在東海之上,敖廣的臉色中,生出了一種悲哀之色,好半天,敖廣方才自言自語的道:“這一回,可是真的要倒霉了!”
    說話間,他已經飛回了水晶宮之中,看著那正在滿心躊躇的龜丞相,敖廣沉聲的道:“去找些人,將那定海神針鐵取來,跟我去一趟一斗道。”
    一斗道,這龜丞相也聽說過,但是他并沒有怎么放在心上,畢竟,一個南瞻部洲的道統,又如何和他東海龜丞相的位置相提并論?
    所以那個來求兵器的猢猻,他開始也沒有怎么重視,覺得自己的一番話,說的是酣暢淋漓,但是等那個猢猻大能級別的修為展現之后,他才知道,自己有些幼稚了!
    人家求兵器,自己不給,現在人家不要了,自己再送上門去,這是什么意思?豈不是自打自臉么。
    龜丞相雖然不覺得自己如何的有節操,卻也不愿意做出這種事情,但是看著一臉陰沉的龍王,最終還是答應一聲,馬不停蹄的去招呼妖兵妖將了。
    鄭悟空雖然按照自己師尊的話做,但是他的肚子之中,同樣憋了一肚子的氣,東海龍族的奴才,竟敢羞辱于他,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若不是老師的神通他一向佩服,若非他對自己老師的尊重從來都沒有改變過,今日這件事情,說什么也不能善了!
    再次回到了鄭鳴的一斗觀,就見鄭鳴已經走出了一斗教小小的大殿,正笑吟吟的看著花開花落。
    “見過師尊!”鄭悟空朝著鄭鳴行禮,而他頭頂那兇殘的化身,則是朝著鄭鳴大聲的咆哮,好似在埋怨鄭鳴,不應該壓制他,讓他不開心。
    “你這孽障,盡喜歡胡鬧。”鄭鳴說話間,手點著那猴子的頭顱,輕笑著道:“他們三次侮辱吾之弟子,實在是罪大惡極,等一下去見你慎行師弟,起兵討海!”
    就在鄭鳴說話之際,虛空之中,突然出現了九龍盤旋的情形,這九龍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一尊皇座,鎮壓九天十地。
    看到這皇座的堂皇之氣,鄭悟空的心中就有一種沖動,他想要將這皇座直接轟碎。
    鄭鳴朝著他擺了擺手,淡淡的道:“些許小道,不必在意。”
    鄭悟空雖然沒有修煉火眼金睛,但是鄭鳴卻將修煉破妄之眼的法門傳授了下來。
    因為他天生石猴,全身經脈,盡皆通暢,所以他沒有開辟第三只眼,而是將自己的雙眼,全部煉成了破妄之眼。
    一目可辨細微。
    “孽障,哪里走!”鄭悟空的目光越過那九龍皇座,映入他眼簾之中,是一個長著巨大腦袋的身影。
    那人的修為,比之自己,也高不了多少,如果對陣,鄭悟空并不覺得自己會輸。
    但是,正當他準備將那裝神弄鬼之人給斬殺的時候,卻被鄭鳴輕輕的抓住了。他朝著鄭悟空擺手道:“好了,人家既然主動入局,那就任他去吧。”
    就在鄭悟空恨恨不已的時候,慶元道人來稟報,皇宮之中,皇帝楊光生了一個兒子。
    有九龍盤踞而成皇座的兒子,對于那相信神佛在天的時代來說,簡直就是天生的太子。可是現在,楊慎行已經擔任太子十年,更沒有任何的過錯。
    “師尊,這一次……”
    就在鄭悟空準備說話的時候,天地之間,再次大放光明,一輪紅日出現在天地之間,這紅日和天上的明日相映生輝,但是到了最后,紅日更是壓制住了明日。
    鄭鳴看著那紅日,忍不住輕輕搖頭道:“這一次的本錢,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啊!”
    對于佛道這一次的入局,鄭鳴心里非但沒有憤怒,反而還有幾分歡喜。
    在這西游的世界之中,他只能呆二百年,而按照他推演的,本應該被三道大能無聲無息破解的大劫,卻是發生在三百年后。如果按照鄭鳴早前的計劃,在三界收割足夠的聲望值就行了,但是隨著抽取鴻鈞盤古牌的困難,鄭鳴的心思,就到了那大劫上。
    雖然那一場大劫,最終被幾位大圣聯手化解,但是按照鄭鳴的推演,這種大劫,一定要有圣人墜入輪回之中。
    而因為眾位圣人不知道墜入輪回的是誰,所以在這件事情上,選擇了打壓,消耗孫悟空的氣運之力,最終以如來的運力壓制孫悟空五百年運力,從而安然度過這一劫。
    但是現在,因為鄭鳴攪動的風雨,各自都有打算的圣人們,一個個都起了別樣的心思。
    大劫之中,必有大福!
    這幾乎是所有人都公認的規則,于是一些不滿現狀的圣人,也就開始蠢蠢欲動。
    “師尊,那紅日是什么?”鄭悟空用盡眸光,卻也只是看到紅日之中,似有一個虛影,但是當他想要仔細看的時候,卻覺得自己的破妄之眼無比的疼痛。
    “自然是一個大人物。”鄭鳴朝著皇宮的方向看了一眼道:“不過,不管他們再如何的爭奪,這天下的大勢,必將還在我的掌控之中。”
    “現在,我們最重要的,是給悟空你出一口惡氣!”鄭鳴說到此處,就聽有人恭敬的道:“東海小龍敖廣,前來拜見教主,求教主慈悲一見。”
    慶元道人雖然已經是天仙,雖然一直都覺得自己是一個人物,但是此時聽到這拜見的話語,嘴角還是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他以往還沒有拜入鄭鳴門下,充當這小小一斗觀的執事道人的時候,每年的喜慶節日,都要對作為四海正神的龍王祭拜一番,求的也不是別的,就是等有人請他做法降雨的時候,老龍王能夠顧念一點香火氣,給點面子。
    但是事實證明,他這種小把戲,敖廣四海龍王是沒有放在心上的,但是現在,東海龍君竟然主動跑過來求見,自然是讓人意外至極。
    “趕出去!”鄭鳴淡淡的說道。
    “遵命,我這就……”慶元道人習慣性的要說將人請過來,卻沒有想到,聽到的竟然是這樣的結果。
    “趕出去?”慶元道人對于鄭鳴的話,從來都沒有懷疑過,基本上是言聽計從,但是現在這件事情,實在是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
    鄭鳴不言,而那鄭悟空則似笑非笑的朝著他看了一眼,這一眼讓慶元道人直接反應了過來,他無比興奮的朝外邊跑去,那樣子,好似整個人的身軀,都輕了九分。
    “東海小龍敖廣,特來拜見教主,請尊駕幫忙美言一二。”說話間,敖廣不露聲色的,將一個小荷包遞了過來。
    這是儲物袋,慶元道人雖然是天仙,但是他自己煉制的儲物袋卻是無比的丑陋,此時看到如此精致的儲物袋,怎不食指大動。
    而且,這還只是裝東西的儲物袋,按照東海的豪富程度,這里面還不知道有多少奇珍異寶呢!但是可惜的是,這里面的東西越多,慶元道人心中的血滴的越快。
    “教主沒空見你,你走吧。”揮動著好似千斤之中的手臂,慶元道人將那荷包給擋了回去。
    然后,按照自己的習慣,他緩步走上臺階,然后將門,緩緩的關上,這一刻,他大大的出了一口氣。
    他拒絕了多大好處?他容易嗎!
    “東海小龍敖廣冒犯,還請教主慈悲,饒了小龍這一次,小龍再也不敢了!”跪在地上的敖廣,頭重重的磕在了那道觀外面的石階上,聲音之中,更是充滿了哀求。
    只不過一斗觀中,并沒有人再傳出聲音來,這讓慶元道人在感到一絲頹唐的同時,心中又升起了歡喜。
    這一斗道,可不是什么凡俗之地,這里能夠讓龍王下拜,而他作為一斗道的門子,自然也就不是普通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