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1478 三圣之力可落天日

  射向鄭鳴的箭,并不是什么頂級的法箭,更不是什么絕頂人物射出的,射出這根箭的主人,是一個神射手,他想要爭奪這入城第一功。
    但是當那根箭射出的時候,他的心卻顫抖了起來,他那敏銳的神識,感覺到這一箭已經完全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圍。
    好似他現在射出的一箭,無比的博大,無比的強橫,無比的讓人震怖。
    射箭的主人,一直都覺得一箭落日這種境界,之時有人虛構的,但是現在,他覺得自己剛剛射出的那一根箭,就有落日的力量。
    一箭落日!
    而幾乎所有的武者,在這一箭射出的時候,都有這種感覺,那白袍文士,更好似輕聲的自語道:“時來天地皆聚力,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大勢。”
    千里之外,玉清子等三人,同樣緊張無比的看著那憑空而出的一箭,在他們的感覺之中,這一箭如果是射向他們的話,那么他們的后果只有一個。
    身死道消。
    一個普通的神射手,竟然射出這樣的箭,這好似除了用天命所歸幾個字形容之外,就沒有什么其他的形容辦法。
    看來這一次,還是一場大勝啊!
    箭很快,而作為這一根箭目標的鄭鳴,眼眸中卻生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他就知道,這件事情,絕對不會如此的簡單,從這一箭之中,他感受到了三個圣人的力量。
    也就是說,加持在這一箭之上,讓這一劍有射日之威的,并不是天地威嚴加持,而是三個圣人的意志。
    圣意則天意!
    三個圣人的意志加在一起,是何等的強大,雖然他們聚集在一起接住的是凡俗之力,但是這一箭,就算是亞圣級別的存在,也要成為畫餅。
    但是鄭鳴不是亞圣,他是大圣,是和圣人同等級別的大圣,他在那利箭射來的時候,目光朝著自己身邊的楊慎業看了一眼,就見楊慎業的神色雖然鄭重,但是卻沒有什么緊張之色。
    一個小孩子就能夠有如此的氣度,自己這個弟子收的還算是不錯。心中了然之間,鄭鳴朝著虛空一揮手道:“逆天而行,雖圣必落。”
    八個字從鄭鳴的口中說出,那勢若雷霆萬鈞的一箭,頓時在虛空之中停頓了下來,一個剎那,那箭的力量,竟然被削弱了三成以上。
    鄭鳴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笑意。雖然圣人掌控大道,但是天地自有意。就算是掌控天地的鴻鈞,也要順應天地之意而行。而像諸位圣人這般,逆天而行,雖然不能說不成功,但是成功的幾率小不說,而且還事倍功半。
    “破!”
    鄭鳴的手指,重重的彈在那利箭上,也就是一個剎那,那利箭在和鄭鳴的身軀接觸的瞬間,被彈成了碎粉。
    那隱含著利箭上的三股意志,隨著利箭的崩潰,在虛空之中也爆裂開來。
    在楊慎業的眼中,自己的師尊,是輕輕的揮了一下衣袖,一切都解決了,而在那李龍等人的眼中,則是鄭鳴用了全部的力量,才彈開了這一箭。
    而在玉清子等人的眼中,他們卻好似感應到了什么,但是就在他們準備走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身軀,竟然難以動彈。
    “射射射,射死妖道者,賜開國侯!”那二公子在鄭鳴彈開第一道利箭的時候,他就瘋狂的大吼道。
    開國侯,這可不是撲通的位置,與國同休不說,更有一大片的領地賞賜下來。這些人揭竿而起,為的不就是給自己和后代子孫,掙一個永久的富貴嗎?
    所以一時間,無數人大聲高喝,更有人拉動自己手中的硬弓,瘋狂的射箭。只不過很可惜,他們這些人的長箭,再也沒有那圣人級別的意志加持。
    三個大圣在一擊不中,不應該說,在知道天意難逆,就是他們三人聯手,在這個時候,都不見得能夠占到便宜之后,就選擇了退卻。
    沒有了他們的意志,這些弓箭,對于鄭鳴來說,那根本就是草芥一般。他連動都不動,任憑那些利箭,從他的身邊穿插而過。而他則靜靜的站在一邊,輕聲的朝著楊慎業道:“徒兒,今日為師就讓你知道,什么是天地大勢。”
    說話間,鄭鳴手指一點,一股赤紅色的火光,在虛空之中生成,也就是一個瞬間的功夫,所有的火焰,就在虛空之中化成滾滾的火海,朝著那些圍在洛安城的大軍燃燒了過去。
    這火海形成的速度實在是太快,快餓讓人根本就沒有時間來抵御,也就是一個剎那的功夫,無邊的火海,就已經將洛安城下的虛空,完全包裹。
    在面對火海的時候,開始還有人組織,想要滅絕火焰,更有一些精通術法的道人,快速的施展手段,但是很可惜,他們的手段雖然不錯,但是和鄭鳴相比,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更何況這天火,還擁有著天地的意志,更不是凡間的手段可以應對的。
    所以也就是一個剎那的功夫,足足有數萬人,直接化成了灰灰,特別是那些歸屬了軒轅無極麾下的那些魔道強者,各路反王煙塵,更是沒有絲毫的抵抗之力。
    “二公子,快走吧!”白衣文士看著前方洶涌而來的火焰,急聲的催促道。
    雖然他的推演之術在真正的大能看來,算不了什么,但是這個白衣文士卻能夠從大勢上,感到事情的不一樣。
    怪不得大隋天朝半點都不抵抗,怪不得三個月席卷天下,這其中,有人在下棋,而他們,只不過是最可悲的棋子。
    無論是想要成龍稱尊的李龍,還是那些揭竿而起的反王,他們都是棋子,而且還是要被人扔出棋盤的棋子。
    頭角崢嶸的男子,身上的紫氣在這一刻開始散去,雖然這個時候,那二公子依舊擁有著讓人臣服的氣度。
    “天要滅我啊!”和白衣文士的著急相比,那二公子則顯得無比的平靜,他看著那已經席卷而來的火焰,輕輕的搖頭道:“當棋子的感覺,真的不是太好啊!”
    白衣文士想要說話,但是最終,他發現自己真的什么都說不出來,因為這位二公子,并不需要他的安慰。
    是啊,二公子這般的人物,又怎么會需要自己的安慰呢?他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就見那漫天的火焰,已經席卷而來。
    猶如大海的浪濤,瞬間將白衣文士,將那雄姿英發的二公子,統統淹沒在了橘紅色的火焰之中。
    一刻鐘之后,滾滾的火焰消失的干干凈凈,而那本來壓境的大兵,同樣化成了灰灰。
    “多謝師尊!”楊慎業恭敬的朝著鄭鳴行禮,雖然他只是一個小孩,但是皇宮的生活,早就讓他感覺到力量的重要性,而現在,鄭鳴無疑讓他看到了一股可以讓他安定的,強橫無匹的力量。
    “徒兒不用多禮。”鄭鳴朝著楊慎業一擺手,淡淡的說道。
    楊慎業嘴巴動了一下,想要說什么,最終卻是什么都沒有說出來。
    百里外的山峰,軒轅無極和玉清子三人并肩而立,他們雖然難以動彈,但是說話這種事情,還是能夠做到的。
    只不過此時的三人,沒有一個有說話的心思,他們都已經被剛剛的一切所震驚。
    “玉清子,這一次,你算是坑苦我了。”過了好一會,軒轅無極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的頹唐。
    在大隋天國之中,軒轅無極是無上宗師,是整個魔道的精神支柱,可是這次的經歷,讓他感到自己所驕傲的一切,在那絕對的力量面前,真的是什么都不算。
    玉清子不吭聲,他無話可說。何止是軒轅無極被坑苦,他自己也被坑苦了,幾乎整個上清宮一半的力量,都被他給用了出去,現在的上清宮,已經是元氣大傷。
    云曇神尼靜默不吭聲,她茫然的看著那遠處的洛安城,看著洛安城上,那猶如天神一般的身影。
    “去吧”淡淡的聲音,在云曇神尼的耳邊響起,聽到這聲音的云曇神尼一愣之間,就發現自己瞬間,身軀開始變成灰燼。
    一切的一切,全部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玉清子,軒轅無極等,同樣消失的干干凈凈,他們彼此都看到了對方的情形,只不過在驚恐之余,更有一種解脫的味道。
    鄭鳴目視著緩緩上升的蒼穹,輕輕的搖了搖頭,這種大獲全勝,對他而言并沒有絲毫的意義,他要做的事情,還是剛剛開始。
    他要獲取更多的信仰之力,他要將這場因為天生圣人降世而出現的天地大劫真的推動下去,至于勝敗,他并不放在心上。他之時要獲取最多的聲望值,還有最大的好處。
    拉起楊慎業的手,鄭鳴緩緩的朝著皇宮的位置走去,在那大日的照耀下,一大一小兩個身影緩緩的遠去。
    也就在那關閉的宮門被推開的剎那,叛亂了三個月的大隋天朝安定了下來。也就在這一日,一斗道作為整個大隋天朝國教的地位,被正式的確立了下來。
    而楊慎行,則被直接立為太子!
    可以說在掃平了叛亂之后,一切的好處,都落入了鄭鳴所主導的一斗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