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1476 強勢碾佛道


    天降祥瑞,地涌金蓮,信眾匍匐,天子來朝!
    這一次鄭鳴的講經,雖然只有三日,但是三日時光,卻已經讓整個洛安城方圓萬里的范圍,都成為了一斗道的信眾。
    而鄭鳴這個一斗道的祖師,更是被封為了護國國師,一斗道,則順理成章的成為了國教。
    數百萬的聲望值補充,讓鄭鳴切實小爽了一把,但是比起他要抽到的鴻鈞牌來說,仍然是杯水車薪。
    而且這些聲望值最高的,也就是幾個參星境的聲望值,神禁級別往后,基本都沒有。
    洛安城那浩蕩氣派的皇宮之中,鄭鳴和作為國君的楊光相對而坐,兩杯香茗,氣呈五色,更在虛空之中,呈現出龍鳳呈祥之色。
    “大國師,來來來,嘗一嘗這五色靈霧茶,此茶乃是武虛山老茶樹上的仙茶,一年下來,就算是朕,也只能得到十片葉子而已。”
    十片葉子,這個數字還真的不多。
    鄭鳴看著一副欲言又止,一副要給自己大倒苦水模樣的楊光,哪里不知道他想的是什么。
    這家伙這分明就是準備用這五色靈霧茶作為引子,讓自己和那控制著五色靈霧茶的人起一次沖突。
    “茶還行,漱口足夠了!”鄭鳴端起那茶輕輕的抿了一口,而后直接吐在了自己不遠處的痰盂里。
    楊光看著從痰盂之中冒出的靈氣,躊躇了一下,掙扎了半晌,方才勉強朝著鄭鳴笑道:“國師您真是見多識廣,小王不及啊!”
    鄭鳴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國師,要說招待您這樣尊貴的人,最少也需要用九色云霧茶才行,但是很可惜,那神樹之上的九色云霧茶,全都給人占去了。”楊光的話語中,帶著一絲苦惱的說道。
    知道楊光終于迫不及待的露出了自己的尾巴,鄭鳴淡淡的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為王臣,既然有人膽敢欺辱陛下,那自是可惡至極。”
    “請陛下給我一道手詔,我將這九色云霧茶給陛下討要回來就是。”
    楊光的臉上先是露出了一絲喜色,但是隨即又生出了一絲的猶豫,鄭鳴去討要九色云霧茶,他自然是非常喜聞樂見的,但是他又怕鄭鳴拿著自己的手詔,一旦事情不成,再將自己給陷進去,那可就麻煩了!
    鄭鳴似笑非笑的看著這楊光,在他的眼中,楊光這位帝皇,也就是一個螻蟻而已。一旦哪里惹得自己不高興,直接將他斬殺也就是了。
    “父皇,國師既然如此說,一定有解決的辦法,父皇何不將此事交于國師?”一個看上去六七歲的童子,從外面走進來,輕笑著說道。
    這童子唇紅齒白,猶如太上的金童,而且,更難得可貴的是,他的頭頂隱含著一股紫氣,可謂是富貴至極的命格。
    看到這童子,楊光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愛憐的笑容,他伸手將童子抱起,而后朝著鄭鳴道:“國師,此乃朕的幼子楊慎業!”
    鄭鳴從這童子的身后,看到了一條騰飛的幼龍,雖然幼龍還小,卻已經有了騰飛之勢。
    “小皇子可愿意拜在我的門下?”這楊慎業不論是根骨還是其他,都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鄭鳴在這西游世界之中,只是過客,大開方便之門這種事情,自然是不會拒絕的。
    楊光雖然知道鄭鳴法力高深,但是讓自己最心愛的兒子拜在這么一個道人的名下,他心里多少還是有些不舍,正猶豫不決之時,沒想到那楊慎業卻已經掙扎著從楊光的懷中下來,跪在鄭鳴的腳前道:“弟子拜見師尊。”
    “好一個聰明靈利的孩子,不錯。”鄭鳴拍了一下自己的儲物手鐲,卻發現自己此時什么都沒有。
    畢竟進入西游世界的時候,他將自己的儲物手鐲留在了歸元大世界之中,到了這里,自然是無物可用。
    “小弟,你不要被這妖道蒙蔽了!”一個充滿了憤怒的聲音,從皇宮之中響起。
    隨著這聲音,就見一個通體金光,英武不凡的年輕男子,從外面氣沖沖的走了進來。
    看到他,那楊慎業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恐懼之色,想來兩兄弟平時的相處之中,也不是那么和睦。
    就連楊光,在看到這英武不凡男子時候,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忌憚之色。
    鄭鳴看到楊光這種神色,心中一動,當下自信的朝著那英武不凡的男子看了一眼,就見在那男子的心頭,竟然還盤膝而坐著一個金色的小羅漢。
    這就是所謂的羅漢轉世,怪不得楊光都要對他露出顧忌之色。雖然他身上流的是楊光的血脈,但是實際上,卻已經是奪舍而生。
    “妖道,這大隋天朝,又豈是你這種孽障可以隨意迷惑眾生的?立即給我跪下,我饒你不死!”那英武男子看著鄭鳴,一副吃定了他的模樣。
    鄭鳴看著那有著羅漢果位的英武男子,淡淡一笑道:“就是你們家的佛祖,見到我也不敢如此放肆的指手畫腳,你一個小小的羅漢,竟敢如此大膽,實在是反了天了!”
    說話間,鄭鳴大手一抓,那本來盤踞在英武男子眉頭的小羅漢,直接被鄭鳴給抓了出來。
    “妖道,你敢對我動手,我佛門諸位祖師,是不會饒了你的,快快放了我!”羅漢在虛空之中叫嚷,聲音中充斥著一種聲嘶力竭的態勢。
    鄭鳴一笑,他的神念一動之中,幾個佛門大德的影子,就已經映入了他的心頭。這些大德,在鄭鳴講道的時候,還沒有進入洛京城,現在應該是和這英武男子一起來的。
    “你說的是他們嗎?”鄭鳴朝著英武男子一笑,他手掌輕輕的揮動,那些大德就出現在了大殿之中。
    這些大德,一個個頭頂金光閃耀,幾乎都是羅漢果位,其中有一個,甚至已經達到了菩薩境界。
    在靈山之上,這些人應該也算是有地位的,但是現在,他們卻都出現在了這大隋天朝之中。
    “阿彌陀佛,貧僧菩葉,見過道友。”那修為達到了菩薩境界的和尚,不但身材高大,而且修為超群,在見到鄭鳴之后,并沒有驚慌,而是雙手合十朝著鄭鳴行禮道。
    鄭鳴看著這菩葉和尚,淡淡的道:“和尚既然來了,鬼鬼祟祟的作甚?”
    “只是不知道道友的跟腳,所以讓弟子探查一下。道友,你可知道,我佛已經下過法旨,不允許有人在凡俗之間,講經傳道,迷惑蒼生么?”
    那菩葉開始的時候,倒也慈眉善目,但是說到最后,卻有一種羅漢大喝之勢。
    鄭鳴看著一副氣呼呼的菩葉,淡淡的說道:“你們傳下那法旨的是哪個佛,說來我聽聽。”
    “孽障,你竟敢污蔑我佛!此事就算是打官司到上清宮,我也要和你見個分曉。”說話的是一個滿臉兇色的羅漢,他被鄭鳴直接抓來,本來就窩了一肚子火氣,此時聽到鄭鳴竟然對他們的佛祖不敬,頓時怒氣沖沖的喝斥道。
    鄭鳴一笑,那破妄之眼張開,一點破妄神光之下,直接將那羅漢,化成了灰灰。
    菩葉在自己那師弟說話的時候,就已經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妙,但是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鄭鳴一念之間,竟然將他那修為成為羅漢金身的弟子,直接給滅殺了。
    這是一個巨擘!
    就在菩葉心中如此想的時候,其他幾個羅漢的大德臉上除了怒色,更有一絲恐懼。佛雖然講究輪回,對于生死不懼,但是剛剛的情形,卻是鄭鳴一揮手,就將他們的師弟,直接弄的神魂俱滅。
    輪回,沒有了神魂,沒有了一切,還輪回什么,又能夠輪回什么。
    “道友,你如此殘殺我佛門弟子,就不懼西天如來佛祖震怒嗎?”那菩葉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沉聲的說道。
    “如來也就是一個晚輩,他也敢對我動怒。”鄭鳴看著菩葉,漫不經心,似笑非笑的說道。
    聽到鄭鳴這句話,菩葉一口氣差點沒有噎回去,西天如來作為現在的佛祖,不論是在他們這些佛子的心中,還是在普通信眾的心中,都擁有著不可動搖的地位,甚至可以說,他的地位,高于玉帝。
    但是現在,他們要討伐的一個妖道,竟敢如此猖狂的說如來是他的晚輩,這樣一來,他們打又打不過,說……還有什么好說的,人家的輩分,已經不是他們能夠面對的。
    “阿彌陀佛,既然如此,那我等就告辭了,還望道友好自為之。”那菩葉在深吸了幾口氣之后,才勉強將自己想要表達的話語,完全說了出來。
    鄭鳴不耐煩的一擺手道:“這大隋天朝,現在受我一斗道庇護,國君陛下既然讓我做這個國師,那么我就得給你們這些人立一個規矩。”
    “記住,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為王臣!三日之內,所有的物品登記造冊,該向陛下供奉的,不許短缺,每一個僧道,更要有我大隋天朝出具的度牒,不然,一律還俗歸家。”
    鄭鳴的話,讓菩葉的臉色一變,他想要分辨兩句,但是最終,還是嘆了一口氣,轉身而去。
    在臨走之時,他幽幽的道:“閣下,萬事不要太過分!”rw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