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474 天生圣人

  孫悟空乃是天生圣人,只不過從它出生到成長,一直有一只無形的手,在消磨著他的氣運。
    氣運這中東西,玄之又玄,它可以說是天地的一種意志,在這種意志之下,就算是圣人級別的人物,也難以逆天而行,只能夠順勢而導。
    而一些大能之士,在多少年的修煉之中,已經逐漸形成了一套對付天生圣人的手段。
    比如,讓天生圣人對上各種各樣的劫難,從而讓他壓服一個又一個同樣擁有巨大的氣運的對手,最終氣運消磨,最終圣人之勢不存。
    孫悟空,在鄭鳴看來,就是這么一個被黑的人!
    在這方天地之中,鄭鳴就是一個過客,而鄭鳴的目的,就是收割信仰,當然如果能夠讓自己的修為更進一步,自然是更好。
    所以一念之間,鄭鳴就已經出現在了一座山中。這山上千山峰,猶如長槍,直刺蒼穹,粗如壯漢大腿的古藤,纏繞巨樹,奔流而下的山泉,一如高掛的玉龍。
    在這里,虎嘯猿啼之聲雖然不絕,但是鄭鳴在這里感覺到最多的,還是一種氣息。
    一種融合如一,一種大道歸墟的感覺。
    站在這山峰之中,鄭鳴就好似一棵樹,一根草,和著巨山,充滿了相合之感。
    方寸山!
    這就是方寸山,準提道人的道場之所在,一絲一毫變化,都難以脫離這位圣人深念的方寸山。
    只不過這位撒下香餌釣魚的大圣,怎么也沒有想到,此時在方寸山上,來了鄭鳴這樣一個不速之客。
    蹦蹦跳跳的身影,從遠處而來,這身影上竄下跳,好不活潑,但是鄭鳴卻從這身影的身上,看到了無盡天地的鐘愛之意。
    只要這鐘愛之意不減,那么這蹦蹦跳跳的身影,就會逢兇化吉,遇難成祥。
    可以說一方天地之中,最難搞的就是這樣人物,本來一切都按照布置的進行,但是每每人家遇到絕地的時候,不但死不了,而且還會有打的收獲。
    這等的人物,可以說是天地之中,最讓人頭疼的人。
    “觀棋柯爛,伐木丁丁,云邊谷口徐行。賣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蒼徑秋高,對月枕松根,一覺天明。認舊林,登崖過嶺,持斧斷枯藤。收來成一擔,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無些子爭競,時價平平。不會機謀巧算,沒榮辱,恬淡延生。相逢處,非仙即道,靜坐講……”
    一陣歌聲,從遠處響起,這歌聲充滿了飄然出塵之意,不過鄭鳴此時的眼眸中,卻露出了一絲的冷色。
    他知道,這唱歌之人,乃是菩提老祖安排的一個下屬,之所以在此高歌,就是要孫悟空主動投入準提道人的坐下。
    果然,孫悟空在聽到這歌聲的時候,就蹦蹦跳跳的沖了過來,而那高歌的道人,手中也開始多出伐木砍柴的斧頭。
    可是就在這斧頭剛剛演化而出,他就感到自己的心頭一黑,就好似一件重物,重重的擊打在了自己的頭頂。
    他很想知道,自己這般的人物,究竟是被什么人偷襲,但是很可惜,那嗡嗡巨響的腦仁,根本就不給他這個機會。
    “嘭!”
    道人倒地,而他的身影在落地的瞬間,就被鄭鳴衣袖揮動,挪移到了遠方,站在唱歌道人原來位置的鄭鳴,此時已經越發變的仙風道骨。
    “老神仙,弟子起手了?”通體金光閃爍的猴子,快速的跑出來,拜倒在鄭鳴的近前。
    鄭鳴看著天生圣體的孫悟空,眼眸中也閃過了一絲的艷羨之意,雖然他得到的祖巫之體不少,但是和這孫悟空天生地長的圣體相比,好似也強不到哪里去。
    “唔,我掐指一算,有求道之人來此,你可就是那求道之人么?”
    “弟子正是,弟子正是!”孫悟空快速的拱手,一副可憐巴巴的道:“弟子一心求道,還請老神仙慈悲,收下弟子。”
    “唔,你與我有緣,今日我就手下你這弟子,走吧!”鄭鳴說話間,一把抓住孫悟空的手。
    作為一個還沒有完全脫離本能的猴子,孫悟空在欣喜之余,也愣了一下,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尋仙八九年,今日竟然如此的簡單。
    唔,好似師尊大人,就是在這里等著自己的。
    當下,這猢猻就跪在地上,高聲的大喝道:“師傅,師傅!”
    鄭鳴面帶笑容,靜靜的享受著孫悟空的叩拜,不過在孫悟空喊出師傅兩個字的時候,鄭鳴隱隱約約的感到,自己好似也被一種無上的功德,烙印在了身上。
    這種功德,玄之又玄,但是鄭鳴能夠感應到這種功德得的存在,甚至在他的感覺之中,依靠這個功德,他自己的修為,都有一些增長。
    “敢爾!”一聲怒喝,從虛空之中傳來隨著這怒喝聲,虛空之中出現了一根巨大的降魔杵,從天地之間,朝著鄭鳴的位置,重重的砸落下來。
    這降魔杵足足有百丈方圓,無盡的金光,更隱含著一種開山裂岳的力量。隨著這降魔杵的砸下,虛空之中更是出現來一個巨大的金色身影,擁有著二十四個頭,四十八個手,每一個手掌之中,都拿著一件兵器。
    準提道人終于到了,他一直都在關心這孫悟空的到來,可以說對于自己山門的每一個步驟,他都設計的好好的,卻沒有想到,在這一切才剛剛展開的時候,就被人給斷了路。
    是可忍孰不可忍!
    對于這降魔杵的攻擊,鄭鳴并沒有怎么放在心上,他這一次來到這西游的世界,雖然沒有帶什么至寶,但是他本身的力量,同樣不可小看。
    朝著頭頂一拍,無數的金燈,就出現在了鄭鳴的頭頂,這些金燈照耀天地,無數的豪光,更是猶如利劍,朝著那降魔杵迎了上去。
    當當當!
    一陣猶如雨打芭蕉的聲音中,金燈破碎,但是鄭鳴也消失的無影無蹤,而那手持金色降魔杵的巨大身影,此時也仰天咆哮道:“元始道人,此事沒有完!”
    按照準提道人的心性,就算是被人當場打了耳光,也不會面露惡色,頂多也就是等事情過去之后,他再百倍千倍的將這件事情給找回來。
    但是現在,他是真的怒了,教導天生圣人這種大的功德,再加上著手消磨孫悟空這種天生圣人氣運,然后將天生圣人馴服之后納入自己的西方教中,這一切的一切,他都已經謀劃好了。
    甚至和一些人,都因為這件事情,進行了妥協,卻沒有想到,就在這最關鍵的時候,竟然被人給搶了先。
    鄭鳴一念之間,已經離開了方寸山,而剛剛驚天動地的打斗,孫悟空可謂是一點都沒有看到,他在比斗開始的時候,就已經被鄭鳴遮擋了眼睛。
    當他眼睛之中的一切再次清晰的時候,孫悟空就覺得眼前的一切,是那樣的熟悉。
    花果山,自己竟然從南部瞻洲回到了花果山,激動之下,孫悟空忍不住在虛空之中,一連打了好幾個跟頭。
    “多謝師傅,多謝師傅!”在看到鄭鳴就站在自己前方的時候,孫悟空恭敬的跪下道。
    鄭鳴看著跪地求道的孫悟空,心中閃過了無數的念頭,在稍微沉吟之間,他沉聲的問道:“既然你拜在我的坐下,那先將自己的名字報上?”
    “師傅,弟子沒有名字?還請師傅賜下性命。”和鄭鳴想的一樣,這孫悟空,卻是沒有名字。
    鄭鳴擺了擺手道:“既然如此,那為師就賜給你一個名字,說話間,鄭鳴正準備將孫悟空三個字重新賜給這猴子的時候,一個念頭突然出現在了他的俄心中。”
    “為師姓鄭,你既然是天生地長,那為師就將這個鄭字賜給你當姓氏,至于名字嗎?你既然一心求道,那就叫做悟空吧!”
    “鄭悟空,鄭悟空,真是一個好名字,俺從此之后,也有名字了。”仰天大笑的孫悟空,不,此時已經改名為鄭悟空的猴子,大聲的咆哮道。
    鄭鳴看著撒歡的猴子,眼眸中的喜色更多了幾分,他在隱隱約約之中,感到孫悟空,不應該說現在的鄭悟空來歷不是那么的簡單。現在也只是改了一個名字,鄭鳴就覺得一股無形的線,將自己和鄭悟空聯系在了一起。
    只不過,教導鄭悟空雖然是是一件不錯的事情,但是和這相比,鄭鳴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在花果山上教導了鄭悟空一年時間之后,就讓鄭悟空閉關修煉他傳下的巫族煉體之法,而他則直接離開了花果山,朝著南部瞻洲而去。
    南部瞻洲,地域無盡,大國小國足足有上千個,鄭鳴這一次來,就要借助人間帝皇的力量,直接將南部瞻洲,納入自己的管理之中。
    在來到南部瞻洲東部最大的大隋天國之時,鄭鳴的神念,直接在大隋天國的上方掃了一下,隨即計上心來。
    他化身成為一個身穿青衣的道人,飄飄然來到了大隋天國的都城,跟隨著大隊人馬涌入到了那被成為南瞻部洲最大城市的洛安城中。
    在走入洛安城百步距離之后,一座破敗的道院,映入了鄭鳴的眼簾之中。
    “好,我的道,就從此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