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1471 都是千年的狐貍

  
    鄭鳴很平靜,甚至可以說此時此刻,鄭鳴的眼眸之中,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波動,他看著一臉殺意的三眼大圣,淡淡的說了一句:“有意思嗎?”
    這一句話,好似輕飄飄的,沒有絲毫的力道,但是聽在三眼大圣的眼中,卻讓三眼大圣長長的發出了一聲嘆息。.
    大圣級別的存在,那一個不是太上忘情,對于成千上百的死亡,誰又會太放在眼中。
    他們在意的,是天地的崩潰,是鄭鳴這樣,重新煉制地水風火,讓萬物崩潰的大殺伐。
    至于剛剛自己的威脅,實在是有點小兒科!
    一念之間,三眼大圣揮手之間,就讓那小小的畫面,消散在了虛空之中,而這一刻,鄭鳴的心頭,也多出了一絲的笑意。
    他賭對了,在三眼大圣將自己的親人拉出來威脅的時候,鄭鳴就判斷了出來,如果在這個時候,自己越是表現的著急,那么三眼大圣的手段,也就會越激烈。
    而自己表現的越是平靜,自己的家人反而越安全。
    “事已至此,鄭鳴,結束這場鬧劇,這件事情到此為止,如何?”大圣主的聲音,再次在鄭鳴的耳邊響起。
    這已經是第二次大圣主說到此結束,按照理智上而言,到此結束也不是不行,可是想到那些為了自己而死的人,鄭鳴卻難以讓自己冷靜。
    不能視萬物如螻蟻,這恐怕也是自己圣者之路,最不合格的一方面吧!
    “我還是不同意。”在無數人的關注之中,鄭鳴再次說道,這一次,他的話語,依舊斬釘截鐵。
    “你要如何?”大圣主聲音平靜,沒有絲毫的怒意。
    車永禱突然覺得自己的身后發冷,他隱隱約約之中,有一種不太好的感覺。
    他作為修煉多年的半步大圣,對于一些未來之事,已經隱隱約約的有了一種屬于自己的感應。
    雖然這種感應,還不是太過清楚,但是對于事情的大致脈絡,卻也是能夠掌握。更何況現在的情形,就算是利用權謀方面去想,他也是最合適平息鄭鳴怒火的人。
    這個念頭剛剛升起,鄭鳴的目光,就已經落在了他的身上,感應著鄭鳴的目光,車永禱第一時間,就覺得自己的心跳的更加的快速。
    他的目光,朝著旭日大圣看了過去。
    他乃是旭日大圣最忠誠的屬下,現在逃走已經是不可能,所以他將自己的目光,看向了旭日大圣。
    旭日大圣自然明白車永禱求助的原因,但是此刻,他的心中,實際上已經做出了拿車永禱來平息鄭鳴怒火的準備。
    畢竟,此刻的鄭鳴,已經是一座隨時都能夠爆碎的火山,他對于鄭鳴,最好的選擇是安撫。
    “我想要殺幾個人。”鄭鳴說的很平靜,在說出這些話的時候,他的目光落在了旭日大圣等人的身上,而后平靜的道:“你們只要殺的讓我感到舒坦,我就可以當作這件事情,并沒有發生過。”
    憐星大圣和通玄大圣等人如何不明白鄭鳴的意思,這分明就是鄭鳴要接住他們的手,完成他自己的復仇。
    而他們一旦順應了鄭鳴的心意,那么他們的威望,將會受到巨大的打擊。
    最起碼其他人在替他們辦事的時候,都要想一想,自己會不會成為卸磨之后,被殺的那條驢。
    如果有可能,他們真的不想這么做,但是很可惜,他們這個時候,他們已經沒有了其他的選擇。
    車永禱固然重要,他們的顏面固然重要,但是和重新開辟地水風火,然后一切都重來比起來,這一切,都算不了什么。
    也就是一瞬間功夫,三眼大圣已經到了車永禱的身后,他的手掌,更是輕輕的落在了車永禱的頭頂上。
    作為半步大圣的車永禱,在這個時候,根本就連半點的還擊之力都沒有。
    此時的他,弱小一如浮游!
    “汝之道統,吾會守護,汝之子女,吾當照看!”十六個字,在車永禱的耳邊響起。
    聽著這十六個字,車永禱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雖然他很清楚,這也算是一份優待,關鍵是他作為天元神城的城主,根本就沒有什么道統。
    至于子女,呵呵,他這些年來,別說兒子,就算是一個私生子都沒有,那里需要什么照看。
    三眼大圣連這些都不知道,竟然說出了好似很是有氣勢的話語,實在是讓他哭笑不得。他現在覺得,自己最解氣的辦法,就是告訴這位大圣,您不用費心了。
    “大圣,還請……”話語之時說出了四個字,但是車永禱卻發現,自己一句話都已經說不出來。
    鄭鳴看著一副猶如待宰羔羊模樣的車永禱,眼角之中露出了一絲的快意,但是此刻,他卻搖了搖頭。
    四軍軍主在車永禱被擒的時候,一個個臉色都變的無比的難看,他們雖然因為鄭鳴的事情,已經和車永禱存在著一些的隔閡,但是不管怎么說,車永禱都是他們的師長,對他們有再造之恩。
    現在,車永禱竟然被當成送給鄭鳴發泄的怒氣的出氣筒,怎不讓他們心寒。
    不過這種怒氣剛剛升起,就被嚇了回去,鄭鳴搖頭,那就說明一個車永禱還不夠。所以紫云大圣在心中念頭閃動之下,手中的法訣掐動,就將真龜軍主兩人,抓了過來。
    “還是不夠!”不等紫云大圣開口,鄭鳴已經淡淡的說道。
    紫云大圣的手在顫抖,他紫云大圣在天下,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現在鄭鳴竟然將他當成下屬一般的使喚。
    實在是可惡,但是想到鄭鳴重新練就地水風火之后,他辛苦經營的一切都化成灰灰,這口氣,紫云大圣還是決定忍下來。
    “加上他們兩個,夠了吧!”憐星大圣對于鄭鳴,同樣沒有任何的好感,她一揮手,將刁滅塵和戰龍軍主兩個人,直接抓了過去。
    鄭鳴對于刁滅塵一直挺有好感,但是這一次,他并沒有替刁滅塵求情。雖然刁滅塵表現的比其他人都好,但是,面對著這么一個在所謂的大仁大義面前,還是要將自己這恩主賣了的人,鄭鳴還是決定不管。
    “不夠!”
    又是這兩個字,這一下子,躲在一邊的神皇大帝臉都黑了,這還不夠的意思,那豈不是要將自己,也一舉給擒拿下來。
    他在合格時候,整個已經有一種災難滅頂的感覺,但是他畢竟不是一般的人物,在這種幾乎沒有什么可能躲閃的情況下,神皇大帝選擇了面對。
    靜靜站在那里的神皇大帝,一句話都不吭,等待著這驚天動地一戰的結果,而就在這個時候,旭日大圣開口道:“你還要什么,說出來。”
    “剛剛你們用這個詭異的磨盤誅殺了我的弟子,現在我要求也挺簡單,你們每一個人的麾下,死三名核心的弟子,算是給我這些弟子出氣。”鄭鳴看著旭日大圣,聲音中帶著一絲玩笑的味道說道。
    五個大圣,每一個都誅殺三名最核心的弟子,這對于旭日大圣等人而言,簡直就的等于將他們的臉,全部扔到地上,然后重重的踩一踩。
    “過分了!”旭日大圣臉上神色變換之間,牙齒之中最終說出了這么幾個字來。
    憐星大圣等人雖然沒有開口,但是從他們的神情之中,可以感覺到,他們對于鄭鳴的要求,同樣感到憤怒。
    雖然對他們來說,車永禱的用處,好似比他們的弟子都要高,但是弟子畢竟是弟子。
    弟子是他們最為親近的人,而一旦將自己的弟子給誅殺了,那幾乎就等于自己將自己一脈的根基給斷了,要想將這種根基接過來,不知道需要多長時間。
    “我覺得正正好!”鄭鳴笑吟吟的說道。
    此時鄭鳴雖然外表無比的平靜,但是實際上他的心中,也是充斥著猶豫,重新開辟地水風火,固然能夠讓古梵一族和旭日大圣等人元氣大傷,但是他關心的人,卻也要在這毀滅之中,化為灰灰。
    他不舍得,但是現在,他卻無能為力。
    一種不舍和責任,讓他快速的抽取著英雄牌,他想要透過英雄牌的抽取,給自己找到一條路。
    自從進入歸元大世界之后,鄭鳴抽取英雄牌,就不再有緊迫的情況,可是現在,他在手中的英雄牌價值難以和大圣主相提并論,難以讓他破局,他只有快速的抽取,想要讓自己在運氣好的時候,抽取到最強的鴻鈞英雄牌。
    鴻鈞盤古,都能夠讓他度過這一個劫難。
    但是這兩張牌的抽取難度,實在是太大,就算是鄭鳴一次百長,卻也難以抽取到兩張英雄牌中的任意一張。
    奶奶的,早知有今日,自己又何必使用了那盤古的英雄牌。
    就在鄭鳴的心中暗罵的時候,就聽旭日大圣突然道:“鄭鳴,你的條件,我答應。”
    說話間,就見旭日大圣都讓朝著自己的弟子,轟然打出了一掌,這一掌,很快,也就是一個瞬間,那旭日大圣的弟子,就在虛空之中,化成了飛灰。
    神魂俱滅!
    這那弟子在臨死前,發出了一聲不甘的慘叫。可是就在一聲慘叫響起的瞬間,四周同樣響起了一聲的沉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