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1469 再煉地水風火

  聚圣誅魔陣乃是天元神城最大的依仗,鄭鳴聽說過這個陣勢,但是卻一直都沒有施展過。
    因為他統御之時的天元神城,只有他一個大圣,就算是想要施展這種手段,也施展不出來。
    現在,這聚圣誅魔陣,卻用來對付自己,看著那虛空之中,緩緩成型,卻已經有將天地碾碎的磨盤,鄭鳴的眼眸中,越發多了幾絲的冷然。
    天地大磨!
    日月星辰如谷穗,蒼天大地碾蒼生!
    看著那緩緩碾壓的大磨,鄭鳴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顧忌,這大磨完全都是用大道匯聚而成,而諸天大道之力,在這大磨之下,根本就猶如面粉,被一絲一毫的,在虛空之中直接碾碎。
    自己雖然已經停成為了圣人,但是在這天地大磨下,同樣有被碾壓碎的危險。
    可是要不硬抗這天地大磨,那么鄭鳴現而今的選擇就只有一個,那就是離開。
    只要離開了這天地大磨籠罩的范圍,也就不用顧忌大磨的壓力,畢竟這種天地大磨,難以做到將整個天地都用來碾壓的地步。
    但是鄭鳴隱隱約約之中,卻感到自己絕對不能離開天元神城,他有一種感覺,那就是自己離天元神城,就會面對一種巨大的危險。
    這種危險,自然不是諸位大圣可以給他的,能夠給他這種危險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大圣主。
    沒有抽到鴻鈞和盤古的英雄牌,讓鄭鳴沒有對戰大圣主的信心,現而今他面臨的,只有這兩個選擇。
    神念閃動之中,鄭鳴一抖手,陰陽神幡就被他豁然祭起,三清的力量,更是同時匯聚在這陰陽神幡上。
    三清同根同源,雖然修煉的大道不一樣,但是他們之間的聯系,卻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也就是一個瞬間,鄭鳴手中的神幡,就在虛空之中演化成一陰一陽兩個光球,朝著虛空中的大磨,重重的擊打了過去。
    這兩個光球,隱含著最為強大的太陰太陽之力,在匯聚的瞬間,更是讓蒼穹為之變色。
    “轟轟轟!”
    大磨旋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那上升的陰陽兩球壓制住,而陰陽兩球在鄭鳴的操控之下,也就是一個剎那,就瘋狂的爆碎開來。
    這股力量,可以讓蒼穹變色,這股力量,可以讓天地歸墟。
    但是,在那緩緩合攏的天地大磨下,這股力量,卻被磨成了碎粉,化成了那天地大磨的養料。
    天地大磨越發的猶如實質,而陰陽神幡的幡布上,卻生出了一道細細的裂痕。
    “大天尊,還是離開天元神城吧!”神皇大帝站在天地大磨的外端,朝著鄭鳴大聲的喊道。
    作為執掌人族的大天尊,雖然這些年鄭鳴和神皇大帝的交情一般,但是大多數的人,還是不希望鄭鳴葬身于此地的。
    “大天尊,此地不是久留之地,您還是走吧。”說出這句話的是刁滅塵。在說話之時,刁滅塵的頭是低的,顯示他無顏和鄭鳴相見的心情。
    “大天尊還是走吧,這里并不是您久留之地。”
    “天大地大,總有大天尊您立身之所,您又何必糾纏。”
    在這些話語響起的時候,有人的目光就變的非常難看,特別是車永禱,他很是覺得自己的掌控力收到了挑釁。
    而對他來說最重要的,是諸位大圣會不會對他有意見呢?
    就走在他心中念頭閃動
    的時候,就聽紫云大圣沉聲的說道:“鄭鳴,只要你離開天元神城,我們可以不為難你,但是這片天地,你不用再呆了。”
    在不少人看來,紫云大圣的這種要求,并不算是太過分,畢竟只要鄭鳴離開,這天元神城的大戰就不用進行了。
    可是,他們那里知道,紫云大圣的心中,究竟是打的什么主意。
    鄭鳴對于紫云大圣是了解最少的,此時聽到紫云大圣的話語,眼眸中多出了一絲的冷厲之色,那天地大磨的壓力,已經越來越大,他雖然是圣人,但是四周卻借助不了大道之力。
    就算是太宇之塔,此時都開始變的沉重起來。
    這磨盤,絕對是一種可以誅殺大圣的存在!
    “我離開天元神城之后,恐怕那位大圣主,就該等著我了吧?”鄭鳴看著紫云大圣,聲音淡淡的說道。
    紫云大圣當然可以睜著眼睛說瞎話,但是作為一個大圣級別的存在,此時他要是如此做的話,那就是太過丟人現眼。
    所以在猶豫了剎那,紫云大圣并沒有吭聲,算是對鄭鳴的話語,進行了默認。
    本來還在催著鄭鳴快走的人,一個個都反應了過來,特別是刁滅塵,眼眸中的神色,變的更加的熾烈。
    自己等人,怎么就沒有想到,如果大天尊出了天元神城,那古梵一族的存在,就應該對他出手。
    是自己等人的智慧不夠呢,還是自己等人,壓根就不愿意朝著這個方向想呢?
    一個個神念之中,刁滅塵的臉上,多出了一絲的愧疚之意,但是就在他的心中有些松動的時候,一個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了起來:“滅塵,我知道你心中不好受,但是你要記住,這是為了整個天元神城。”
    不用回頭,也不用猜測,刁滅塵第一時間,就知道這說話的人是誰。
    四軍軍主,一向都是以戰龍軍軍主為首,以往刁滅塵也愿意以戰龍軍主馬首是瞻,但是現在,他的心中,對于這位戰龍軍主,卻多出了一些的不滿。
    “不要想著做傻事,現在的情況,已經不是我們這些小人物可以管的。”戰龍軍主的聲音,再次響起:“鄭鳴離開天元神城,能不能活命,那看他的修為和氣運。”
    “在這里,在這聚圣誅魔的大陣之下,他真的是半點逃走的機會都么有?”
    不只是刁滅塵的耳中,火鳳軍主和真龜軍主等人的耳邊,也都響起了這種聲音。
    “殺啊,營救大天尊!”充斥著一絲瘋狂的聲音,突然在虛空之中響起。
    匯聚在虛空之中的四軍之力,足足有上億人手,他們每一個占據的位置,實際上都是經過多年訓練的。
    他們一個人的力量,也許很小,但是當這些人的力量全部匯聚在一起,當這些人所處的銘陣,被聚圣誅魔陣所匯聚,就形成了一種巨大的天地磨盤。
    沖來的人不少,但是這些人在天地磨盤之下,實在是太過渺小,他們本來想要誅殺一些布陣的四軍士兵,可是還沒有等他們接近那些四軍士兵,一股股毀滅的力量,就直接將他們這些人,碾壓成為碎粉。
    這些沖擊過來的人,鄭鳴都不是太熟悉,其中最熟的,也就是幾個當年在和古梵一族大戰的時候,護衛在他身邊的士兵。
    “師叔祖,我們來了!”一個充滿了敬慕的高喊聲中,就見一個女子,帶著數百名生神境的武者,沖來過來。
    這女子也就是二十多歲,身體修長,帶著一絲冷厲的面容上,此時充滿了決絕之意。
    對于這個女子,鄭鳴也不算是陌生,此人乃是大倫山道場留手的弟子,也算是鄭鳴西方教的嫡系。
    鄭鳴這些年來,最多的時候就是在閉關,無論是西方教還是大倫山的事情,他過問的都很少,這個女子在他的心中,自然也沒有什么太深的印象。
    可是,隨著這個女子的沖來,鄭鳴的心中就是一熱,他絕對不允許這女子和他的那些晚輩,就這樣白白的葬身在這天地大磨之中。
    “開!”伴隨著鄭鳴的一聲沉喝,太宇之塔飛起三百丈,混沌色的光芒,朝著那女子以及他身后的弟子籠罩了過去。
    可是,就在這混沌之氣四散的瞬間,那籠罩在天地的大磨慕然下壓,一股猶如蒼穹下落的力量,直接籠罩在了整個天元神城之中。
    那拼命飛來的女子,在虛空之中,直接化成了飛灰。她的死亡,鄭鳴看的清清楚楚,在死亡的那一刻,女子的眼眸中,依舊充斥著堅決。
    一種朝著他鄭鳴飛沖過來的堅決。
    鄭鳴的心,被深深地觸動了一下,他的目光落在了旭日大圣,落在了在場所有人的身上:“你們不是說要保住這天元神城,所以才要滅殺我嗎?”
    “好好好,今日,我就讓這天地,在回歸從前,你們……你們所有的一切,都統統化為虛無!”
    鄭鳴再說出這句話的瞬間,一拍自己的頭頂,一千條已經達到了九條神禁的大道神國,二千條剛剛突破第二條神禁的大道神國,幾乎同時,在鄭鳴的頭頂開始顯現。
    這些神國瘋狂的運轉,也就是一刻鐘,這些神國,就呈現出一種聚攏之勢。
    重開混沌,再煉地水風火!
    這十個字,幾乎同時出現在了旭日大圣等人的心頭,作為大圣級別的存在,他們在這重新開辟天地之中,不會有什么大的損失,甚至可以庇護一些他們重視的人。
    但是,他們的基業,他們辛辛苦苦所運作的一切,都將在這重新練至的地水風火之中,化成灰灰。
    “鄭鳴,你瘋了,你可知道,你這樣做的后果嗎?”旭日大圣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的焦慮。
    而其他大圣,也幾乎同時朝著鄭鳴喝道:“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