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468 聚圣誅魔

  旭日大圣的心在發顫,他本以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但是現在的比斗,才讓他發現,自己想的未免太天真了!
    這個鄭鳴,不但有著自己都少有的密保,更有著驚天的手段,一個人打自己五個,還不落下風。
    這樣的人,如果任由他成長下去,那么自己等人的地位,就會受到空前的挑戰。
    “老城主,布置聚圣誅魔陣!”旭日大圣稍微沉吟了片刻,就沖著站在一邊的車永禱喝道。
    車永禱此時,依舊在說服著刁滅塵,他以為這件事情,和他應該沒有什么大的干系。
    畢竟,鄭鳴雖然強大,但是有五個圣主出手,收拾下來,應該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問題。
    卻萬萬沒想到,這家伙竟會如此的難纏,五個圣主一起動手,還需要布置聚圣誅魔陣。
    這個陣勢,旭日大圣等人自然是基礎,但是沒有四軍的支持,這陣勢也就只有一半威力。
    “布陣!”對于旭日大圣的招呼,車永禱絲毫沒有猶豫,他已經將自己的全部押在了旭日大圣等人的身上,眼下這個關鍵時刻掉鏈子,對他來說,沒有絲毫的好處。
    不過除了真龜軍的軍主快速的行動之外,刁滅塵等三人除了刁滅塵堅決不動之外,戰龍軍的軍主和火鳳軍的軍主,同樣都露出了遲疑之色。
    車永禱見此情景不由得怒火中燒,怒視著戰龍軍主和火鳳軍主,憤憤不已的說道:“你們還在猶豫什么?那是域外天魔!是我們的敵人!難道要讓域外天魔將我等全部誅滅,你等才能清醒嗎?”
    戰龍軍主雖然一向很有主張,但是他畢竟多年處在車永禱的威壓之下,此時聽到車永禱的厲聲斥責,沉吟了瞬間,最終還是騰空而起,朝著真龜軍主而去。
    “我不相信鄭天尊是域外天魔!”刁滅塵在車永禱的目光再次壓來的時候,一字一句,堅決無比的說道。
    車永禱的面容,變的鐵青無比,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要如何,你才布陣?”
    “除非城主你殺了我!”刁滅塵面對車永禱的逼問,氣勢絲毫未減,話語中,帶著一種斬釘截鐵的味道。
    車永禱無言,他在沉吟了剎那,就冷冰冰的說道:“既然你自己找死,也就怪不得我了!”
    說話間,車永禱手掌翻動,就朝著刁滅塵重重的轟擊了過去。刁滅塵面對車永禱的轟擊,并沒有反擊。
    對他來說,車永禱對他恩重如山,如果不是車永禱,就沒有他刁滅塵的今天。
    而車永禱的命令,他一般都會無條件執行。現在他不執行車永禱的命令,就是將這性命給了車永禱,又如何。
    一念之間,刁滅塵放棄了反抗,可是就在車永禱的兵器眼看就要落下的瞬間,戰龍軍主的劍和車永禱的兵器在半空之中,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
    “轟!”
    劇烈的碰撞之中,戰龍軍的軍主不斷的后退,而車永禱雖然沒有受傷,但是他斬殺刁滅塵的想法,卻也落了空。
    “老城主,滅塵跟隨您多年,您又何必對他下此毒手。”戰龍軍主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哀求。
    那車永禱哼了一聲,最終朝著刁滅塵道:“孽障,還不快點動手,下一次,對你定斬不饒!”
    鄭鳴在車永禱要出手的時候,也準備好了救助刁滅塵,卻沒有想到,最終跟隨他的,還是當初和他有些不和的刁滅塵。
    “天尊,您不是域外天魔對么?”刁滅塵沒有理會車永禱,而是沉聲的朝著鄭鳴喊道。
    鄭鳴看著刁滅塵的模樣,沉吟了剎那,他陡然一揮手道:“現在讓你看看,你眼中這幫大圣,究竟是為了什么對我動手!”
    隨著鄭鳴的話語,虛空之中出現一張畫卷,蓬頭垢面的旭日大圣,就出現在畫卷之中。
    旭日大圣等人在看到畫卷之中的旭日大圣,一時間什么情況都已經明白了,他們絕對不允許鄭鳴在這個時候,對自己造成哪怕一點點的侮辱。
    “找死!”一聲怒喝之中,就見旭日大圣騰空而起,朝著那畫卷沖了過去。
    可惜的是,旭日大圣沖的速度雖然夠快,但是在他要接近那畫卷的時候,鄭鳴的一具分身,已經儼儼的擋在了旭日大圣的近前。
    催動著日月神幡的鄭鳴分身,演化成兩條火龍,將旭日大圣整個人,都包裹在了火光之中。
    太陽之火和太陰之火的匯聚,就算旭日大圣修為通天,在這種時候,也唯有躲避為上。
    也就在旭日大圣躲開的時候,畫卷之中傳出了旭日大圣的聲音:“只要讓我們離開永恒不滅之地,我們可以立即誅殺鄭鳴。”
    這句話,清晰無比!
    在場的人,都是天下間最頂尖的存在,對于這畫卷之中的內容,他們更是能夠用自己的方式,甄選出里面的真偽。
    雖然車永禱等人,拼命的想要從這畫卷的對話之中,選出不是真的一些,但是可惜,這里面的一切,實在是太過真實,讓他們本能的感到,這里面的東西,絕對不會有人捏造。
    而不是捏造的,那就只有一點,就是這里面的東西,確確實實的存在。
    “原來是這樣。”正準備催動大陣的戰龍軍主停了下來,冷冰冰之中,帶著一絲不屑的說道。
    而火鳳軍主和真龜軍主兩個人,同樣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特別是火鳳軍主,眼眸之中甚至帶著厭惡的火焰。
    “大家不要上當,他這是在挑撥離間。”車永禱在猶豫了剎那,還是沉聲的朝著身邊的火鳳軍主以及真龜軍主兩個人喊道,他現在,只能這么做。
    真龜軍主沒有吭聲,而火鳳軍主,則冷聲的說道:“是嗎,真的會是挑撥離間嗎?”
    就在兩個人話語陰冷的時候,就聽憐星大圣沉聲的道:“和大圣主合作誅殺域外天魔,也沒什么錯。”
    “鄭鳴乃是域外天魔,他的危害,比古梵一族還要大,聯合古梵一族誅殺他,并沒有什么不妥。”紫云大圣開口道:“更何況大圣主還同意,只要誅殺了鄭鳴,古梵一族將和我們和平相處。”
    通玄大圣看著力挺旭日大圣的憐星大圣兩人,稍微沉吟之后,就淡淡的道:“古梵一族和我族戰斗多年,雖然互有勝負,但是你們真的想要這種戰斗,再繼續下去嗎?”
    “想一想,那個時候,要死多少人!”
    通玄大圣的一席話,說的很是有一些語重心長的味道,但是聽到這話的神皇大帝,嘴角卻輕輕的挑了起來。
    他張了張嘴,最終還是什么都沒有說出去,對他而言,雖然覺得鄭鳴這邊很冤枉,但是鄭鳴的實力不行,他如果跟隨鄭鳴,恐怕只有死路一條。
    “天元神城在我的心中,一直無比的神圣,我從出生都覺得,天元神城的命運,就是戰斗!”
    “可是現在,我覺得我錯了,我們的職責,并不是戰斗,我們應該讓更多的年輕人活下來,而不是像現在一般,和古梵一族戰斗到底,最終讓那些鮮活的面孔,離我們遠去!”
    車永禱的話,充滿了悲哀的味道,但是鄭鳴聽著這些話,嘴角只有冷笑。
    很冠冕堂皇,很悲天憐人,但是實際上呢?就猶如古代史中那些沒有骨頭的奸賊人物,他們把一切都說的理所應當,甚至有些理直氣壯,但是實際上,他所做的一切,無非就是為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們要活下去,為了他們自己的榮華富貴。
    “為了整個天元神城,我決定跟隨幾位大圣,誅殺域外天魔,戰龍,你們四個意下如何?”
    車永禱所問的,自然是戰龍軍主,作為四軍軍主的領導人物,戰龍軍主的話,很多時候,都能夠在眾人之中,起到最為關鍵的作用。
    戰龍軍主的臉色,不斷的變幻,他時而看向鄭鳴,時而看向車永禱,又時而落在旭日大圣等人的身上。
    “大天尊,屬下覺得,既然道不同,就不如離去吧!”戰龍軍主最終,朝著鄭鳴恭敬的行了一禮。
    道不同,不如離去幾個字,雖然戰龍軍主說的無比的簡單,但是在這六個字之中,給人的感覺,卻是一種絕情。
    一種無比的,讓人心疼的絕情。
    刁滅塵的臉色變化,剛剛準備說話,就聽火鳳軍主道:“大天尊,大哥說得對,既然道不同,您不如離去吧!”
    道不同,則離去!
    這句話,說的無比的輕松,但是這句話聽在鄭鳴的耳中,卻讓鄭鳴的臉越加的冷漠。
    他對于四軍軍主,雖然沒有抱太大的希望,但是他們畢竟一直在并肩戰斗,沒想到,此時他們之中出了一個刁滅塵,最終竟做出了這樣的選擇。
    離開,他鄭鳴能夠何處去?天元神城不行,歸元大世界等地方,恐怕也不會讓他再呆。
    而大圣主他們的天地,更不是鄭鳴能夠呆的地方。那里連天地都已經逆轉,更不要說還有大圣主那般頂尖的存在。
    “鄭鳴,你這域外天魔,還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時!”旭日大圣說話間,手中法訣掐動,就在這一刻,無數的戰陣之力,開始朝著旭日大圣的身上匯聚。
    而憐星大圣等五人,同樣快速的催動法訣,也就是瞬間功夫,整個天元神城,就已經籠罩在了他們匯聚的戰陣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