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384 你是我的女人

  厲猿墨的眼眸中,全部都是憤怒之色,他這次本來還想要在自己師尊等人面前表現一把,卻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才一個出手,竟然敗在了鄭鳴手中。
    這……這實在是讓厲猿墨接受不了。
    他的心思雖然陰沉,但是這一刻,卻也失去了理智:“小子,有膽量,你殺了我啊!”
    聽到這句話的血刀老祖皺了一下眉頭,雖然他是魔道中人,但是他為人最喜歡的,還是敢作敢為的漢子。
    輸了就是輸了,拿得起放得下,這般的刷無賴,算是什么英雄好漢。
    “嘻嘻,你真是收了一個好弟子,威武不能屈,佩服啊,實在是讓我佩服!”蝠影老祖一邊說,一邊朝著托天老祖拱手,但是他臉上,卻半點佩服的意思都欠奉。
    托天老祖的眼睛通紅,他這一刻,都有一種忍不住要好好教訓一下自己這個弟子的想法。
    敗在人家的手中,不想怎么將這個顏面找回來,偏偏在人家的面前耍橫。
    耍什么,雖然你知道你師父我在這里,你……你難道不知道此地,還有其他人嗎?
    就在托天老祖心中惱怒的時候,他卻看到鄭鳴揮起手中的鐵棒,重重的砸落在了厲猿墨的身上。
    這一棍,直接將厲猿墨的身軀,打的中心跌落在了地上。
    在四周眾人看來,鄭鳴這一記,只是普通的一擊,但是感受到這一擊的厲猿墨,才能夠清晰無比的感受到從那六棱巨劍之中沖出的真氣。
    鄭鳴紅日照大千的真氣,隱含了太陽精火之力,鉆入厲猿墨的體內,讓厲猿墨感到自己的經脈之中。就好像有無數的小蟲子,在不斷地鉆來鉆去。
    厲猿墨雖然也算是兇人,但是此刻,卻也有點受不了,剎那間,他的身軀就蜷縮了起來。
    鄭鳴可沒有心思理會厲猿墨。他在用手中的六棱重劍重重的在厲猿墨的身上重重的又敲擊了兩下,讓這個家伙徹底失去了囂張的能力之后,就目視著托天老祖等人所在的山峰。
    托天老祖等人雖然沒有現身,但是鄭鳴的感覺卻告訴他,在那上面有人。
    不但有人,而且上面的人很強,從他們的氣息上,鄭鳴覺得自己要帶走姬空幼,他們將會是自己最大的阻礙。
    “我來此。只是要將我要帶的人帶走!”鄭鳴開口了,他的聲音平靜,但是話語之中,帶著堅決。
    這一刻,幾乎所有的目光,都看著這個名叫鄭鳴的少年,他們都知道少年為何而來,也知道少年所面對的困難。究竟是多么的大。
    畢竟,那個女人不是普通的女人。他是托天老祖要迎娶的妾侍,如果失去了那個女人的話,托天老祖的顏面,將會徹底的被踩在腳下。
    “年輕人,你帶不走的!”淡淡的聲音之中,托天老祖走到懸崖前。整個人就好像一個俯視蒼生的魔神。
    “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從這里離去,然后永遠不要回來!”
    托天老祖的聲音,并不是太高,但卻好像隱含在一種奇異的魅力。在虛空之中不斷的回蕩。
    一時間,無數的聲音,在群山之中回應!
    鄭鳴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就聽有人大聲的道:“鄭鳴,老祖他老人家說話一言九鼎,你還不快點謝過老祖,離開這里。”
    伴隨著這話音,一身淡綠色衣衫的姬空幼從一座山峰上露出身來,強烈的山風,吹動著她的長發,讓她整個人看上去,越加顯得消瘦。
    但是此刻,她目若秋水,正視著鄭鳴道:“你走吧,雖然我以前對你動過心,但是現在,我已經忘記!”
    說話間,姬空幼目光平淡,面若寒冰。
    “那個小丫頭的手在顫抖,看得出此刻的她,用情是至深的,老托天,你還不如做一下好事,讓這兩個人就成了吧!”四大護道尊者之中唯一的女子道。
    血刀老祖并沒有說話,而蝠影老祖則笑嘻嘻的道:“對啊,老托天你就不要老牛吃嫩草了,省的到時候給你來個紅杏出墻,然后讓你頭上……”
    這話蝠影老祖并沒有說完,但是在說話間,他卻用嘻嘻的笑聲,代替了他的意思。
    托天老祖明知道蝠影老祖這是在激將,但是他的眼眸中,還是流露出瘋狂的怒意。
    在他的眼中,這個女人雖然是一個很不錯的漂亮女人,但是這一切,都難以和他的名譽相比。
    “蝠影老祖,你要是再胡說八道,不要怪我和你約戰一場!”那女子聲音冷厲的說道。
    “這個女人,生是我托天的人,死是我托天的鬼,誰如果膽敢在胡說一句,就是我的生死大仇!”托天老祖橫跨一步,一股森然的霸氣,從他的身上直沖而出。
    在這股氣息下,就算是最和托天老祖不對付的蝠影老祖,這一刻,都已經變得嚴肅了起來。
    他雖然和托天老祖有怨,卻也不愿意真的和托天老祖結下難以解開的生死大仇。
    至于那女子,他在猶豫了剎那,最終也只是嘆了一口氣,她同情姬空幼此刻的情形,但是她和姬空幼,和鄭鳴畢竟沒有任何的交情。
    鄭鳴注視著姬空幼,此刻他的心,平靜無比,而那蒼天霸血,卻在他的身體之中流動。
    雙眸重瞳,可以讓他看清姬空幼的一切。
    臉型已經越加猶如瓜子的姬空幼,比之以前,好像更漂亮了兩分,但是那雙充滿了狡黠智慧的眼睛,此刻卻有點發紅。
    雖然她在忍著,雖然從外表上看,根本就看不清楚,但是鄭鳴這一刻,還是能夠明明白白的看到。
    懸崖上,綠裙飄動!
    在重生之前,鄭鳴雖然并沒有什么深深的戀愛經驗,但是他卻清楚,真正愛一個,并不是占有,并不是永遠的在一起,而是能夠為了他,多情的轉身離去。
    多情轉身,很難,但是這是一種境界,是一種升華,同樣也是一種刻骨銘心!
    如果說,在來這摩云山之前,鄭鳴只是想著,能夠給姬空幼一個選擇自己生活的機會,那么現在,他的想法已經變了。
    “可是,我已經認定,你是我的女人!”鄭鳴輕輕的開口,聲音平緩:“只要是我認定的女人,她就應該跟在我的身邊,無論是誰,也不能將她從我的身邊帶走。”
    從鄭鳴開口,到最后一個字落下,鄭鳴的話語,就好像緩緩流暢的流水,沒有起伏,沒有波瀾,沒有急湍。
    但是這平靜,這無比的平靜,卻隱含著一種無比的決心,一種不能夠動搖的決心,一種讓人感到難以移動,難道超越的決心。
    魔道妖女很多,而且在大多數的妖女心中,她們已經不再相信世間會有情這兩個字。
    對于這個敢于躍馬來到摩云山的少年,她們本來就有好感,而此時,她們的好感,有一種爆棚的感覺。
    “如果他跟我說剛才的話,我寧愿為他去死!”一個穿著紅色衣衫,身材看上去有一種爆炸感覺的女子,聲音之中,帶著無限羨慕的說道。
    她們這一刻,都用一種羨慕的目光,看著同樣站在一處懸崖上的姬空幼。
    姬空幼的身體,晃動的更加的厲害,她覺得這一刻,自己就算是立即死去,也能夠笑著離去。
    但是,她絕對不能夠讓鄭鳴冒險,所以她用最生硬的話語道:“我不想……不想再見到你!走……還請你快走!”
    就在這一刻,一聲驚叫,卻從人群之中響起,伴隨著這一聲驚叫,一條身影從鄭鳴的身邊騰空而起,而他的手掌,更是重重的朝著鄭鳴的頭頂印去。
    這個人的速度很快,雖然好像并沒有運用什么高深的武技,但是此刻,有速度就夠了。
    超越了一般人的速度,帶著他三品強者的修為,這一掌下去,足足可以將金鐵打裂。
    出手的是厲猿墨,在他發現鄭鳴心情激蕩的時候,他就開始等待機會,他要洗刷自己心頭的恥辱,所以她選擇了這個時候,朝著鄭鳴出手。
    這一次出手,他一定要誅殺這個讓自己丟盡了臉的人,絕不能有半點差錯。
    厲猿墨的突然暴起,就是作為他師尊的托天老祖都沒有想到,他看到厲猿墨沖向鄭鳴的情形,也是一愣。
    不過他的臉上,隨即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不管怎么說,鄭鳴剛才讓他丟了不少的顏面。
    自己的弟子能夠在這個時候擊殺鄭鳴,也算是給他找回來了一點顏面。至于鄭鳴的師尊,那個一品強者雄霸,托天老祖并沒有太大的擔心。
    他自認為不弱于雄霸,更何況他們魔道四大護道尊者同氣連枝,那雄霸不來還罷,來了就讓他有去無回!
    姬空幼此刻,也正好看到厲猿墨的偷襲,她就覺得自己的腦子,這一刻變的一片空白。
    鄭鳴被偷襲,他能夠躲避的過去嗎?
    而此刻,四周傳來了不少的驚呼聲,特別是剛才,那些被鄭鳴風采所迷的一種魔道女弟子,更有人發出了尖叫聲。
    但是這一切,好像已經難以阻攔厲猿墨的動手,就算是那一直支持鄭鳴的魔道四大護道尊者中唯一的女子,也只能騰空讓自己的看的更清楚一點。
    雖然鄭鳴一出手,就表現出了自己的不凡,但是他受到的,畢竟是一個三品宗師的偷襲。
    特別是這一刻的他,正是情到深處,難以自己的時候,他怎么可能躲避的了這攻擊!
    ps:  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