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383 移山印

  鄭鳴的前方,是一條上山的山道,只不過此刻,山道之上并沒有什么人。他朝著四方打量了一眼,就催動那大黑牛,漫步朝著山道而上。
    至于四周那些打量他的人鄭鳴自然能夠感應的道,只不過對于那些人,他實在是沒有心思理會。
    他來此,不是為了什么魔道大會,也不是為了奪取什么聲望值,他只是要見一個人,或者說,將那個人帶走。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在我摩云山策馬,你不知道規矩嗎?給我滾下來!”
    說話的,是一個身體雄壯的大漢,這大漢的氣勢,雖然沒有托天老祖那樣的雄渾,但是此人身高一丈多,比之托天老祖還要高上一頭,那偌大的拳頭,更給人一種胳膊上可以跑馬的感覺。
    猛一看,這就是一個莽漢,但是在魔道之中,沒有人敢于小看此人。
    并不只是因為,他是托天老祖的第二個真傳弟子,更因為他的修為和心智。修煉峽谷十三國魔道傳承最強橫聯功夫大力魔功的他,靠著天賦異稟,不但將大力魔功修煉到了宗師境界,而且還激發了一絲隱藏在他身上的血脈。
    這種血脈,連托天老祖都不知道算是什么,但是這一絲血脈,卻讓此人戰力倍增。
    對于這個弟子,托天老祖很是喜愛,但是此人之所以讓人恐懼,還是因為他的心智。
    外表粗話的男子,心思卻和他外表不一般,和他交往的人,如果不小心著點,很有可能都會落入他的算計之中,本身卻還不明白,自己究竟********。
    按照此人的地位,他根本就不應該出現在此地,他應該在后山的寶殿之中,為托天老祖的納妾大典做準備。
    之所以他會出現在此地。是因為這個早就知道了鄭鳴消息的他,猜出了自己師尊的心中很惱火。
    雖然只是一個妾侍。但是以托天老祖的威名,被人這樣打上門來,差不多已經成為了笑話。
    而人家已經揚言要闖煉心十二魔境,就讓他師尊都難以奈何此人,因為按照他們祖師傳下的規矩,無論是什么人,只要闖過煉心十二魔境。都能夠要求魔道幫他做一件事情。
    對于要求闖煉心十二魔境的人,任何人不能阻攔。
    雖然托天老祖是四大護道尊者之一,雖然他的身份很是尊貴,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他就算是在難受,也要將這口氣壓在肚子里。
    為了討自己師尊的歡心,他就決定在鄭鳴沒有進入煉心十二魔境之前,教育一下鄭鳴。
    只要將鄭鳴打的鼻青臉腫,只要將鄭鳴狠狠的羞辱一頓。那自己在自己師尊的心中,一定會加分不少。
    而且在他看來,這種事情的風險很小。一個小兒輩,又能夠翻起什么樣的風浪。
    鄭鳴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他已經觀察出這壯漢的實力,但是他給此人的只有一個字:“滾!”
    厲猿墨有點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伴隨著他在自己宗門地位的提升,他已經不記得,自己多少年沒有聽過這般不客氣的話語了。
    就算是他師尊托天老祖,在訓斥他的時候,也對他這個得意弟子,保持著一絲的尊重。
    滾。他厲猿墨,竟然給一個小輩呵斥。而且還呵斥的如此不給面子,這簡直就是在打他的臉。
    而鄭鳴簡簡單單的一個字,同樣讓在看熱鬧的人震驚不已,剛剛發花癡的魔道女子,聲音之中帶著一絲迷醉的道:“嗚嗚,冷漠的氣質,簡短的言語,人家喜歡死他了。”
    而那些魔道豪強,此刻眼眸中,也不由得流露出了一絲的佩服之意。他們大多數人雖然是一方豪強,但是讓他們如此簡短的對厲猿墨說話,他們不敢。
    畢竟,厲猿墨本身的實力,都讓他們難以得罪,更何況厲猿墨的身后,還站著一個托天老祖。
    “這小子性子倒是夠硬朗,我喜歡。”最高的山峰上,那壓了鄭鳴能夠過煉心十二魔境的女子,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淡淡笑意的說道。
    至于那蝠影老祖,同樣笑著點頭道:“你那個弟子,這一次好像沒有占什么便宜啊!”
    托天老祖對于那女子,是不愿意得罪,但是對蝠影老祖這等挖苦的話,他卻是絕對不能夠躲避。
    “哼哼,說兩句硬氣的話,有什么了不得的,等一會,他就要為他說的話付出代價。”
    對于自己的弟子,托天老祖是很了解的,別說當這如此多人的面受到這種侮辱,就算是沒有人看到,以自己這個弟子睚眥必報的心態,也絕對饒不了鄭鳴這小子。
    那蝠影老祖當下就道:“老托天,你可要囑咐好你那個弟子,嘿嘿,他要是傷了人,那煉心十二魔境的賭約,我可是不認的!”
    女子輕輕的點頭,剛剛準備說話,就聽血刀老祖道:“不用囑托,此人不凡。”
    血刀老祖是四大老祖之中,眼力最好的人,一般他對于一個人做出的評價,其他三人基本贊同。
    托天老祖剛剛準備給自己的弟子說句話,就見那厲猿墨已經騰空而起,一拳朝著鄭鳴打了過去。
    厲猿墨這一拳,在虛空之中,幻化出無盡的拳影,這些拳影每一個雖然只有西瓜大小,但是無窮無盡,卻讓人根本就看不出哪一個是真,哪一個是假。
    這套拳法,在魔道之中,并不是那么的出名,托天老祖雖然是厲猿墨的師傅,卻也不會這套拳法。
    但是他卻明白自己的弟子實戰這套拳法的意思,所以他的臉上,笑容越加的燦爛道:“我這個二徒弟,平時雖然有點莽撞,但是在大事上,卻不糊涂。”
    “他用這拳法,只是為了教訓那小子,絕對不會讓他有什么重傷的。”
    蝠影老祖看著那漫天的拳影,淡淡的道:“他一個修煉大力魔功的,能夠將幻魔拳法修煉到大成境界,還真是不簡單。”
    四人之中,蝠影老祖的速度是最快的,所以他能夠對厲猿墨有這樣一個評價,很給厲猿墨長面子。
    但是,就在他們說話的瞬間,鄭鳴已經一拍牛背,騰空而起,他身后的六棱重劍,更是在鄭鳴騰空而起的剎那,被鄭鳴拔在了手中。
    天外飛仙!
    鄭鳴這一刻,運用六棱重劍,施展了飄逸出塵,但是卻隱含著無盡殺招的天外飛仙。
    如果說光論修為,鄭鳴無疑已經超過了葉孤城,但是說對天外飛仙這一招劍意的掌控,鄭鳴絕對不如葉孤城。、
    雖然,他已經創出了不少配合天外飛仙的招式,雖然他已經領悟了不少天外飛仙的奧義。
    但是,天外飛仙就是天外飛仙!他就是葉孤城的天外飛仙!所以鄭鳴雖然很努力的參悟,但是在天外飛仙這一招上,他還是和葉孤城有一定的差距。
    但是這種差距,并不是太大。所以在普通人看來,鄭鳴的天外飛仙,絕對完美無比。、
    重大黑粗的六棱重劍,絕對不是施展天外飛仙最好的兵器,但是此刻,這六棱重劍的劍光還沒有和那漫天的拳影交匯,漫天的拳影自己就消失了。
    厲猿墨本來充滿了憤怒和蔑視的臉,這一刻充滿了凝重。鄭鳴的劍,雖然沒有落下,但是他的心中,已經充斥了無盡的危機感,他覺得,自己要是真的按照自己剛才的計劃繼續施展幻魔拳,簡直就是找死。
    不錯,就是找死。
    是任憑那柄重劍落在自己的頭上,這柄劍,并不詭異,好像還很簡單,但是卻給他一種躲不過去的感覺。
    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厲猿墨就運用自己渾身的力量,打出了一記移山印。
    這是一記掌法,一記托天老祖傳給他的二品武技,伴隨著這以及掌法施展,一個由真氣凝結而成足足有兩丈方圓的黑色山峰,就伴隨著厲猿墨的掌風推了出去。
    厲猿墨的這一掌,傾注了他全部的心力,這一刻他覺得,有這一掌,一定能夠擋得住鄭鳴那讓他心寒的劍光。
    畢竟,這移山印的威勢,他自己很清楚,鄭鳴就算是打破他的移山印,也難以傷的到他。
    絕對不能放過這小子,差點讓自己丟了一個大人,要是不找回來,自己就要成為師尊他們的笑柄。
    就在厲猿墨想著如何反擊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黑色山峰,竟然被那重大黑粗的長劍,直接從中間打破,然后那劍光,已經挨近了自己的咽喉。
    這怎么可能?自己的移山印,怎么可能如此容易被破。
    別說厲猿墨不敢相信,就算是移山老祖,也有點吃驚,移山印他同樣修煉,對于這移山印的威力,他更是最為清楚。雖然這移山印并不能真的做到移山倒海,但是卻以力破巧。
    自己這個二弟子,雖然沒有將移山印修煉到巔峰,卻也不應該如此的不中用啊!
    “好敏銳的觀察力,他竟然能夠看出厲猿墨移山印之中的破綻,然后從這個破綻之中,直接打破移山印。”血刀老祖幽幽的道:“厲猿墨輸的不冤!”
    看著掃來的劍光,厲猿墨騰空朝后躲閃,可是這一刻,他哪里躲閃得及?那重重的六棱重劍,在厲猿墨的腰間狠狠地拍了一把,直接將厲猿墨拍在了地上。
    而當厲猿墨準備站起的時候,那六棱重劍,已經指在了他的脖頸之上。
    PS:  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