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1463 永恒不滅之地

  天選之子并不是一個,這是鄭鳴入主圣光殿之后得到的第一個消息。而從那位美麗超人的圣光殿女管家的口中,鄭鳴更是知道了自己的前任,也就是一個天選之子,在三個月之前,剛剛墜落在了一處絕地。
    如何能夠確定你是不是天選之子,很容易,那就是能人所不能!按照那位大圣主傳下的圣諭,每一個圣主的麾下,都可以培養十二個天選之子。
    然后,讓這些天選之子去最危險的地方執行任務,任務成功,自然是能夠獲得大量的好處,而任務失敗的話,呵呵,對不起,你就不用回來了。
    至于損失什么的,你既然已經死了,那就不是天選之子,不是天選之子的人,死了也就是死了。
    “活下去!”這三個字,是那位婷婷裊裊的女管家,對鄭鳴的第一個要求。
    鄭鳴一陣的無言,他雖然不是本體,也不怕死,但是那大圣主的要求,還是讓他很不爽。
    這簡直就是在養蠱!
    各種各樣的資源,海量的送上來,各種各樣的神術,更是隨意讓鄭鳴挑揀!可以說在一個月的時間里,鄭鳴所得到的東西,比他辛苦多年,打下百十個位面得來的,還要多的多。
    “主人,任務下來了。”美麗超群的女子,婷婷裊裊的來到鄭鳴的近前,恭敬的說道。
    “艾米麗,什么任務?”鄭鳴看著自己眼前,一如神女一般的侍從,淡淡的問道。
    女管家輕柔的用白嫩的手指翻動著自己手中的玉片,隨即道:“您的任務是持一瓣永恒之花,去永恒不滅之地,尋找六個異世界的圣主。”
    鄭鳴的眼睛,陡然睜大了,與此同時,在天元神城之中閉關的鄭鳴本體,同樣睜大了眼睛。
    他的聲音帶著顫抖的道:“你說什么?”
    “看來這里,是要又換主人了。”女子輕柔的看著鄭鳴道:“您的任務,是去永恒不滅之地,尋找六個異世界的圣主。”
    “以前,有一個人接過這個任務,可惜的是,他到達了那里之后,直接就死了。”
    永恒不滅之地,那個地方鄭鳴怎么會不記得,在邀月大圣透過永恒之花,將旭日大圣他們,全部都拋棄到了那個地方。
    “我過去之后,該怎么做?”鄭鳴在沉吟了一下之后,沉聲的朝著那女管家問道。
    女管家沒有想到,此時的鄭鳴,竟然還能夠保持著冷靜,他沉吟了剎那,這才不緊不慢的道:“你如果能夠讓六個人保持冷靜的和大圣主聯系,一切都不是問題。”
    “而你一旦出來,獲得的賞賜更大。”
    鄭鳴的心中,此時同樣有一種期待,那就是永恒不滅之地,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地方,旭日大圣他們,在那永恒不滅之地,究竟過的怎么樣。
    “什么賞賜?”
    “屬下也不知道,只是聽說,這賞賜大的讓人瘋狂!”女管家說到此處,手指輕輕的飄動,眼眸中生出了一絲淡漠。
    這種淡漠,是因為到了這種時候,鄭鳴還在想著賞賜,所以才產生出來的淡漠。
    對于這位女管家的態度,鄭鳴沒有心思理會,他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對了,我還有什么需要準備的嗎?”
    “沒有,到那里,真的不需要準備什么。”
    女管家飄然離去,鄭鳴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神光,他和遠在天元神城的本尊,都在思考著大圣主派人進入永恒不滅之地尋找旭日大圣六個人的原因。
    為什么尋找他們呢?
    一天時間過去,這一天之內,鄭鳴的住處安靜無比,平時無數人來拜訪的場面,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就算是有人過來,也只是偶然路過。
    在第二日的清晨,鄭鳴被女管家帶到了一座金碧輝煌的大殿外,這大殿之中,只有一個人站在那里。
    這個人鄭鳴并不陌生,將他收為弟子的銀輝圣王。銀輝神王正在思索著什么,看到鄭鳴到來,他朝著鄭鳴擺了擺手道:“這一次的任務,你都明白了。”
    “弟子都已經聽管家說了。”雖然心中對于銀輝神王的好感,在慢慢的欠缺,但是鄭鳴還是一副恭謹的樣子。
    “這一次的任務很危險,那六個圣主級別的人物,就算是為師去了,他們彈指之間,也可以將為師碾壓。”
    說到此處,銀輝神王淡淡的道:“我知道你心中可能有怨氣,但是這種事情,誰也更改不了。”
    “欲要成就他人所不能及的大業,必然要有他人所沒有的付出!”
    這句話,銀輝神王說的好似很有道理,但是鄭鳴的心中,卻是一陣的冷然,利用這種十死無生的手段選取天選之子,本身就是一種視萬物如螻蟻的心態。
    “這是一瓣永恒之花。”銀輝神王箭鄭鳴不說話,就將一個玉盒遞了過來。
    這玉盒不知道是什么寶玉雕刻,還沒有打開,就能夠感應到四周的靈氣,瘋狂的朝著玉盒匯聚。
    如果放在歸元大世界,這種玉盒就能夠嫌棄一場大大的殺戮。鄭鳴接過玉盒,輕輕的打開,就見里面一瓣永恒之花,正靜靜的躺在那里。
    “到了那邊,一定要快速的說出你的來意,這才是你能夠活下來的最大希望。”
    銀輝神王看著鄭鳴翻開玉盒,沉聲的說道,他的話語中,帶著一絲警告的味道。
    鄭鳴點頭道:“多謝師尊,弟子已定記住師尊的話,絕對不會讓師尊失望。”
    銀輝神王點了點頭,就在這時,又是一道身影,劃破虛空而來,那身影完全顯露出來之后,是一個清麗的女子,只不過她那高高抬起的眼眸,好似誰欠她多少錢似得。
    “銀輝,這就是要去永恒不滅之地的人嗎?實力實在是太弱了。”女子看著銀輝神王,眼眸中閃動的,是一絲的不滿。
    銀輝神王對于這個女子,好似有不小的顧忌,他雖然對于這種指責很是不爽,但還是搓著手,笑著說道:“神女,雖然他的修為不夠,但是卻有大氣運。”
    “前些時候,在圣池之中,他可是吸納了本源之力。”
    “能夠吸納本源之力,還算是可以,只不過……”女子說到此處,目光再次落在鄭鳴的身上,最終搖了搖頭道:“也罷,那就讓他去吧。”
    銀輝神王大大的松了一口氣,雖然他對于鄭鳴完成這一次任務,并沒有抱太大的期望,但是只要鄭鳴接過了這個任務,那么他這一脈,就不用在這件事情上耗費心思了。
    也就是說,他真正器重的弟子,就不用在這件十死無生的任務中,在浪費自己的生命了。
    “神女,那永恒不滅之地困住六個大圣,讓他們在哪里就是,為什么大圣主還要讓人尋找他們,這不是……”銀輝神王朝著虛空看了一眼,沒有再說下去。
    那神女重重的朝著銀輝神王看了一眼,眼眸中全部都是對銀輝圣王的不滿,最終這銀輝圣王想要打探消息的想法,也只能壓制在自己的心頭。
    “好了,時辰到了!”那神女說話間,漫步來到了鄭鳴的近前,她那猶如烈焰一般的紅唇中,充滿了冰冷的吐出了幾個字道:“見到那幾位大圣,你立即就要將玉符給他們,這里面,有圣主的意思。”
    “記住,哪怕是丟掉自己的性命,也要將玉符帶過去。”
    鄭鳴看著玉符,重重的點頭道:“屬下一定會完成任務的。”
    神女輕輕的一笑,好似是對鄭鳴勇氣的贊揚,但是同樣,又好似是一種對年輕人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譏諷。
    “催動永恒不滅之花,你可以過去了。”神女說話間,目光看向了鄭鳴手中的玉盒道:“將那玉盒留下。”
    大爺,這玉盒的材質,到現在鄭鳴都沒有解析出來,他本來想要將這東西帶走,算是一點小小的利息,卻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如此的慳吝。
    “永恒不滅之花是賜給屬下的,這玉盒乃是保存永恒不滅之花之物,要是永恒不滅之花在半路上凋謝,那么屬下的罪責是小,耽誤了諸位大人的大事是大。”
    鄭鳴看著那神女輕輕一笑道:“這玉盒,還是留在屬下這里吧,神女您說呢?”
    銀輝圣王本來靜靜的看著這一切,此時,聽到鄭鳴的話,他才感到,好似自己還真的有一點小看這個弟子了,別的不說,就拿他這兩句話,就不是一般人能說出來的。
    那神女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殺意,但是最終,還是將這口氣咽了下去,在那神女看來,現而今的鄭鳴,已經是死路一條,自己如果和他一般計較,實在是有**份。
    “好,那你就帶著吧,希望你能夠將這玉盒帶回來。”
    “多謝神女的祝福,我相信這也是諸位圣主所期望的。”鄭鳴收起玉盒,輕飄飄的說道。
    神女咬牙,她身份尊崇,什么時候被人這樣的頂撞過,但是這個頂撞的人,又讓她有一種無處下嘴的感覺。
    最終,她只能恨恨的朝著銀輝圣王瞪了一眼。
    鄭鳴在那神女的催促下,輕輕的掐斷了那永恒不滅之花的花瓣,蔚藍的光芒,形成了一個光圈,將鄭鳴籠罩在了其中,也就是一個剎那,鄭鳴就離開了那巍峨的寶殿!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