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1461 神魔之體

  無盡圣光之內,一道身影盤坐在圣光之中,一如天地之中,唯一的主宰。
    此人的頭頂,一對金色的角在虛空中散發著耀眼的光芒。而四周那些圣光,就好像一道道的銀蛇,在他的身邊不斷的涌動著。
    “嗯!”那好像永遠閉著的眼睛,在虛空之中緩緩睜開,男子的目光一抬,虛空之中出現了一個水泡,而水泡之中的情形,正是鄭鳴的身軀被黑色的洪流沖擊的場景。
    “一個可以吸納元力的種子,實在是太好了,這一次說不定他還能給我一個驚喜。”
    圣光之中的男子喃喃自語之間,手指輕輕的一彈,一片片黝黑的古符,從他的手中飛出,這些古符在虛空之中,化成寶傘,化成蓮花,化成古鼎,化成古經……
    只不過最終,當這些古符匯聚在一起的時候,驟然形成了黑色的洪流,猶如咆哮的大河,朝著鄭鳴所在的圣池涌了過去。
    “轟轟轟”
    瘋狂的能量,別說一個還沒有達到神禁修為的強者,就算是圣君,也要被這股力量,直接撕裂成為碎粉。
    男子將這股力量送出之后,就緩緩的閉上了眼睛,對他而言,鄭鳴能不能壓制這股力量,他并不是太在意。
    如果鄭鳴能夠壓服,那自然是最好;如果鄭鳴壓服不了,最終自爆在圣池之中,他也沒有什么損失。
    畢竟,圣池還是圣池,一切東西,盡在他的掌握之中。
    鄭鳴感受著各種各樣的碎片涌入體內的剎那,快速調動體內的經脈疏導這磅礴的力量。
    如果是鄭鳴的本體,這股力量自然是不夠看的,但是此時,鄭鳴可不是他的本體。
    他修煉圣光教的一切手段,而他能夠施展的,也就是一個鍛體和圣光教的手段而已。
    這些手段在那洶涌的洪流之中,就好像風中的弱柳,雖然不愿意承認,卻也是無能為力。
    就在鄭鳴苦苦抵擋著這洶涌的力量時,那巨大的神樹戰士的英雄牌,迅速映入了鄭鳴的心頭。
    神樹戰士除了抵抗力超群之外,更有扎根大地,儲蓄無敵的功能,這種功能,讓近乎有些走投無路的鄭鳴眼前猛的一亮!
    不敢再有絲毫的猶豫,鄭鳴直接點破那英雄牌,也就是一個剎那的功夫,鄭鳴就覺得自己身體的經脈,比之以往變的粗壯了很多,甚至可以說,粗壯了十數倍。
    那洶涌的能量,雖然依舊在瘋狂的灌入鄭鳴的體內,可是那種猶如刀割一般的痛感,卻已經消失了大半。
    八種本來被鄭鳴平復的血脈,此時一個個好像吃了興奮藥似的,再次在鄭鳴的體內折騰了起來。
    將這股力量壓制住,鄭鳴不是做不到,但是他心里清楚,修煉的時候,有時候越是壓制,越是適得其反。
    可是不壓制,又怎么辦,將八種血脈之力破滅成為一種么?如果是那樣的話,一定會讓自己的修為大漲,但是那實在是有點太敗家了!
    自己費盡心思修成的神術,最終只能剩下一種,雖然對鄭鳴而言,這些神術就算丟失了,也不是什么太大的損失,但是這些神術,畢竟是自己這具分身安身立命的基礎。
    就在鄭鳴思前想后,差不多已經做出決斷的時候,一個念頭,騰的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
    猶豫了剎那,鄭鳴就一咬牙,隨即按照自己的構想,催動體內的靜脈力量運轉。也就是一刻鐘的時間,一對金色的羽翼,就出現在了鄭鳴的身后。
    這對羽翼,完全都是由能量匯聚而成,但是里面的神紋,卻是鄭鳴八種血脈之中的兩種匯聚成的。
    也就是說,這一對翅膀,每一個都代表著一種血脈之力。
    隨著這對翅膀的出現,鄭鳴的氣息,一下子增長了一倍,而站在圣池之外觀看的斯多夫,在看到這種情形的瞬間,竟然有一種無比恐懼的感覺。
    他只覺得眼前的鄭鳴,已經有超過他的趨勢,不不,應該說是已經超過了他,他在這個人的面前,都要用一種恭敬的態度。
    兩對,三對,四對!
    就在斯多福的心中充滿了嫉妒的時候,又是三對羽翼在鄭鳴的身后張開,這一刻,鄭鳴的氣息,更是有了一個巨大的提升。
    圣池之中的圣水,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就是那圣池的池子中,也出現了一個不大不小的裂紋。而站在池子上空的鄭鳴,身上四對羽翼閃動,每一個羽翼上,都閃動著讓人驚恐不已的大道符文。
    圣池慢慢的隱去,出現在鄭鳴身后的羽翼雖然沒有隱去,但是鄭鳴也將那羽翼懾人的氣息降低了上百倍。
    “師弟,你真是讓我大開眼界,看來,這一次,我們銀輝一脈,要出大人物了!”斯多福的話語中,帶著一絲明顯的嫉妒。對于他而言,這種嫉妒雖然是必不可少,但是卻也不能夠因為妒忌,就將鄭鳴往死里得罪。
    鄭鳴笑了笑道:“師兄,我這也是湊巧而已。”
    湊巧嗎?斯多福如果認同了這種觀點,那么他以后就真的滅辦法混了。他知道,要出現今日的情形,除了資質的超凡之外,身后更應該有人支撐。
    不然的話,怎么能夠獲得如此多的能量?
    “師弟你過謙了,哈哈,今日之后,小師弟就會成為我們整個銀輝一脈的驕傲。”
    說話間,斯多福重重的揮了一下手掌,以顯示他對于自己這句話的信心。
    對于斯多夫的恭維,鄭鳴并沒有太在意,對他而言,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更進一步的接近古梵一族的高層。
    “師弟,師尊已經知道你在圣池的情況,讓我帶你回歸銀輝圣殿,他老人家要見你。”斯多夫將手中閃光的玉符遞給鄭鳴,以示自己在這方面,并沒有欺騙鄭鳴。
    對于銀輝圣王的召見,鄭鳴并不意外,他知道自己弄出的事情不小,但是也很值得。現而今的他,按照前世之中的力量對比,應該已經達到了神禁。
    雖然此刻,他還沒有匯聚一條完整的神禁,但是八種血脈碎片,加上那可以比擬神魔的軀體,就算對上普通的神禁,也絲毫不輸。
    在這異域努力百年,終于算是趕上了本體分身的最低水平。一念之間,這分神的神念就和鄭鳴本體的神念聯系到了一起。
    本體還在閉關體悟,雖然有英雄牌的支持,但是剩下的兩千大道,要想提升到九條神禁的地步,依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才完成了一百條嗎?
    一百條,說實話真的不少,畢竟按照百年的時間來算,那就是一年提升一條大道的神禁。
    三千大道,法力強悍,但是大道太多,同樣決定了在這條道路上,要付出他人所沒有的努力。
    可惜那和開天辟地之時的世界,實在是太難抽取,不然進入開天辟地的世界,得到太上和通天教主的元靈,那……
    就在分神心思百轉的時候,一座巨大的山脈,已經出現在了鄭鳴的前方。
    通體潔白的山脈,高高的懸浮在半空之中,無數的圣光在山體的四周溢出,更有潔白如玉的獨角獸,隱含著無盡神光的鳳凰,輕輕的舞動在前方。
    這一切的一切,都給人一種神國圣地的感覺。
    “斯多夫,這就是我們新來的小師弟嗎?”一個淡淡的,隱含著上位者俯視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伴隨著這聲音,就見一個身穿金色長袍,整個人英俊一如太陽之子的年輕人,緩緩的走了過來。
    這個人的修為,是神禁!
    鄭鳴從此人的身上,感受到的,是一種炙熱的血脈之力。凈化血脈,而且還到了形成神禁的地步。
    一念之中,鄭鳴對于此人的顧忌,就更多了幾分。從這個人的身上,鄭鳴還感受到了一股濃重的戾氣。
    “金約翰師兄,這就是圣普樂師弟,小師弟雖然年輕,但是修為卻是很不錯。”斯多福對于眼前這個叫約翰的男子,并不是太喜歡,但他還是笑吟吟的說道。
    金約翰呵呵一笑道:“是嘛,我要承認,這世上絕對不缺少年輕的俊才,但是很多時候,有些俊才就是唬人的,怎么說呢,就是銀槍蠟頭,哈哈哈......”
    說到此處,金約翰的臉上帶著一絲明顯的嘲諷道:“小師弟,你來親口說說,你是不是銀槍蠟頭?”
    作為一個間諜,最重要的是低調,但是為了早一步接觸高層,早一步知道那大圣主和盤垣的下落,鄭鳴想要在最早的時間崛起!
    所以,這就決定了鄭鳴不但不能低調,反而要越加高調,越加的耀眼。
    “我是不是,師兄你親自試一試不就知道了嗎?”在說出這句話的瞬間,鄭鳴的身軀,朝著那金約翰直接撞擊了過去。
    猶如太陽之子的金約翰,心胸并沒有他表現的那么寬闊,可以說,這廝簡直就是一個十足的心胸狹隘之輩。
    這次聽說自己的師尊又從下面收取了一個弟子,心里就有些不快,當即決定過來看看,順便對這個小師弟打擊一二。
    在他的估算之中,欺負年輕的弟子,并不是什么大事,而且還可以給他帶來莫名的收獲感。
    卻沒想到,這一次竟然遇到了不按常規出牌的鄭鳴,一言不合就將他撞飛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