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457 圣光祭


    金杰思站在人群的最前方,此時在他的四周,猶如眾星捧月一般的,被數十個人簇擁著。
    這些人,都是他金杰思的班底,也是他用來奪權的支柱,正是因為這些人的支持,他金杰思才能夠以大主教之尊,將整個圣光教掌控在手中。
    圣光祭每年一次,對金杰思來說,他參加圣光祭的次數,已經不知道多少了。他早已經沒有了當年參加圣光祭的激動,但是今日的圣光祭,對他而言非同一般。
    因為這一次的圣光祭,將有他來主持,而這一次的圣光祭之后,他就是整個圣光教的教宗。
    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大陸的教宗,但是寧為雞首,他金杰思也絕對不做牛后。更何況教宗這種位置,還是可以一直傳下去的,不但是他,就是他的兒子,他的孫子,他的子子孫孫,都會成為教宗。
    “大主教,吉姆主教可是屬下費了好大力氣,才讓他第一個站出來的。”在吉姆主教走出來,朝著鄭鳴發出指責的時候,一個尖嘴猴腮的男子沉聲的說道。
    “這件事情辦得不錯。”金杰思之后,他給自己說這些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讓自己記住他的功勞。
    對于這個屬下的忠心,他倒是并不懷疑,所以他隨口夸獎道:“能夠讓吉姆第一個開口,整個做得非常的好,等回去之后,我就給你請功。”
    可是就在他說話的時候,就見鄭鳴手中圣輝權杖揮動,就直接將那位吉姆主教給化成了飛灰。
    本來都已經確定,今日就要改天換地的圣光教高層,還有那些過來參加新教宗登位大典的外來強者,一個個都愣到了那里。
    這就是他們眼中那個廢物教宗,那個只能夠被人當成擺設,最終還要被人一腳踢走的教宗嗎?
    而一些本來對于金杰思不服氣,心里更向著現而今鄭鳴所占據的圣普樂教宗的人,在驚異之后,一個個眼眸中閃過的全部都是希望的光芒。
    他們反對金杰思,但是他們的實力實在是太低,而一旦被金杰思登位成為教宗,那么他們就是死路一條。
    這些天來,他們一直想的都是自己等人該如何的破局,但是很可惜,他們心中雖然有無數的想法,但是每一個想法,最終的結果都是行不通。
    已經有人準備好,在金杰思宣布廢除圣普樂教宗的位置之時,以死相殉,卻沒有想到,最不可能出現變故的圣普樂冕下,竟然直接誅殺了跳出來的人。
    一時間,天地靜寂無聲,幾乎所有的人,都將目光落在鄭鳴的身上,但是他們最多的,卻是根本就不知道,接下來應該怎么做。
    利安圣女睜大了眼睛,她乃是小天位的存在的,但是就她而言,想要誅殺那位吉姆主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畢竟,那是黃金階段最巔峰的存在。
    可是現在,吉姆主教在鄭鳴的征伐之下,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也就是一個瞬間,就葬身在了鄭鳴的手中。
    “如果他這樣對付自己,自己是不是能夠活得下來!”這個念頭在利安圣女的心中升起的剎那,一股巨大的恐懼,一下子升起在了利安圣女的心頭。
    她躲避不了!
    雖然她已經是小天位,但是和作為黃金巔峰的吉姆主教,差距并不是太大,更何況她的小天位,還有一些投機取巧的味道,而吉姆主教乃是整個圣光教中,最虔誠的主教。
    兩個人要是真的戰斗,吉姆主教也許會敗,但是同樣的,她也好不了多少。
    自己竟然一直將一頭暴龍當成一直綿羊一般的馴養,想一想都讓人恐懼,但是她同樣心中有一些慶幸,如果強大的一條暴龍,竟然沒有吃了她。
    怪不得上一次故意制造的事故,沒有誅殺圣普樂。
    在那種情況下,如果能夠誅殺圣普樂才怪了,那種手段,也就是能夠對付青銅以下的武者。
    “圣光祭神圣無比,呱噪者死!”鄭鳴目視著四方,冷冰冰的道:“爾等,可有人敢如他這般,忤逆圣光之主嗎?”
    在鄭鳴的目光注視下,不少人直接低下了頭,她們一來是不敢違逆圣光之主,二來,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剛剛鄭鳴展現出來的實力。
    天位!
    剛剛鄭鳴展現出來的,是天位級別的實力,這等的實力下,他們很難生出反抗之心。就算是一些鐵了心跟著金杰思的人,也不愿意當這個出頭鳥。
    畢竟,能夠活下來,才是改朝換代之中,最大的憑借,如果立了大功,但是偏偏自己卻死無葬身之地的話,那才算是這世間最大的悲劇。
    “金杰思,你要違抗圣光之主嗎?”鄭鳴的目光落在了金杰思的臉上,淡淡的問道。
    金杰思準備的很好,甚至可以說,應該想到的,他都已經準備了應對之策,但是現而今,面對著有這天位實力的教宗,他的信心一下子動搖了。
    鄭鳴光是教宗,這一點他可以不在意,但是鄭鳴不但是教宗,而且還是天位強者,這讓他一下子沒有了把握。
    所以在猶豫了剎那之后,他沉聲的道:“冕下,屬下乃是圣光之主最謙卑的仆人,怎敢違抗圣光之主。”
    “你說錯了,你不是圣光之主的仆人!”鄭鳴朝著金杰思一揮手道:“我才是偉大的圣光之主的仆人,這天下,也只有我,才能夠成為圣光之主的仆人。”
    這句話說完,鄭鳴就覺得自己的牙齒有點酸,只不過現在,這些也顧不得了。
    金杰思緊緊的咬著牙,一直以來,他都自稱是偉大的圣光之主的仆人,這種稱呼不知道自稱了多長時間,可是現在,教宗竟然當著如此多人的面,說他不是仆人,而是仆人的仆人,這怎不讓驕傲的金杰思感到難受。
    他咬牙之間,就有一種想要玉石俱焚的沖動,但是最終,他還是將自己的拳頭放了下去。
    這個圣普樂的變化實在是太大,大的讓他的信心,受到了巨大的侵襲,可以說他的信心,在這個時候,都已經呈現出了崩摧的趨勢。
    圣普樂只是一個少年,他不相信,在這個圣普樂的身后,會沒有人。
    圣普樂一脈在整個圣光教之中,可以說是源遠流長,他們占據大義,如果在這個時候,拼的是兩敗俱傷的話,那么失敗的,就一定是他金杰思。
    他重重的吸了一口氣,這才朝著鄭鳴道:“冕下您說得對,我們這些人,都是圣光之主仆人的仆人。”
    這句話,笑里藏刀,很是符合金杰思的性格,而在他說出這句話之后,四周的人,都松了一口去I。
    雖然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這場的危機,不但沒有過去,而是被人為的押后了一些,甚至以后會更激烈。但是能夠在這圣光祭上不見刀兵,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可是他們想的雖然是不錯,但是鄭鳴又怎么能夠讓他們順心如意,他朝著金杰思冷冷一笑道:“金杰思,圣光之主告訴我,今日有人將對我居心叵測!”
    已經大大松了一口氣的圣光教宿老,在這個時候都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這位教宗冕下,究竟是真的傻了,還是實在是太純潔,所以才說出這樣的話語來。
    金杰思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冕下,這件事情回頭,屬下一定好好的探查一番,今日的圣光祭,乃是我們圣光教最大的事情,還是不要耽誤了。”
    金杰思的話一出口,一些人就跟著道:“大主教說得對,還請冕下主持圣光祭。”
    鄭鳴看著金杰思,輕輕一笑道:“也好,那我就先去主持圣光祭。”說話間,鄭鳴就大步流星的,朝著最中心的祭壇走了過去。
    那些本來還用一臉蔑視看著他的圣光教高層,此時在他過去的時候,一個個低下了頭。不管鄭鳴是不是教宗,天位的存在,在這個天下,本就有著非同一般的威嚴。
    “大主教!”利安圣女輕輕的來到了大主教的身邊,此時他的眼眸中,充斥著恐懼之色。
    金杰思狠狠的朝著利安圣女瞪了一眼,卻是一句話都沒有說,在他的心中,這位利安圣女,已經成為了他心中的叛徒,如果不是利安圣女的掩飾,自己怎么會叫做你那個是一個天位強者都不知道。
    回去之后,一定要立即誅殺利安圣女!
    “圣光之主說,爾等之中,大部分人對于圣光之主的信奉是忠誠的!”鄭鳴站在祭壇上,在完成了隆重的儀式之后,就鄭重無比的說道。
    沒有人說話,沒有人行禮,幾乎所有的人在這一刻,都輕輕的彎下了腰。在所有人看來,接下來要進行的,就是鄭鳴這個教宗的布道,可是讓人沒有想到的是,鄭鳴接下來的話,讓四周的人都在此陷入了靜默之中。
    “圣光之主說,金杰思乃是異教徒,他應當被凈化,永世鎮壓在神獄的最低端。”
    金杰思抬頭,他目視著鄭鳴,雙眸之中全部都是火焰。隨即,他大聲的喝到:“今日此時,誅殺昏君,再創圣教!殺!”
    b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