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1456 神說

  “快看,是冷月教的第二主教,沒有想到,她們冷月教竟然也參加我們圣光教的圣光祭,她們不是說,要和我們圣光教勢不兩立嗎?”
    “是啊,我聽說在一千年前,我們和冷月教還打過一次大戰,嘖嘖,聽說當時,就連冷月教的教宗都死在了我們裁決武士團的手中。”
    “別亂說話,我聽說這一次不但冷月教的人要來,就算是其他八大神教,也要來人啊!”
    “看來這一次,真的是有熱鬧看了!”
    各種各樣的議論聲中,又是一隊穿著黑衣的人從圣光城的城門走了進來。和那些身穿銀色長袍,美麗的容顏之中帶著傲然冷月教徒相比,這些走進來的人,一個個都給人一種生人勿進的殺機。
    這些人,可以說都帶著死亡的氣息。
    死亡神教,和圣光神教乃是兩個沖突最大的教派,多少年來,兩派已經是老死不相往來,卻沒有想到,在這種時候,死亡神教竟然也派人來了。
    而圣光神教的祭祀,更是對這些來人,進行了歡迎。
    對于這一切,鄭鳴絲毫沒有理會,他也就在自己的房間之中閉關,而在不少人看來,他不是在閉關,而是在等死。
    一種無能為力,閉目等待死亡的等死。
    “還是沒有突破天位!”在天要亮的時候,鄭鳴睜開了眼睛,他輕輕的搖了搖頭,心中帶著一絲的失望。
    讓分身快速的突破,如果是在前世之中,他有的是手段,但是在這被大圣主使用無上神通,逆轉了大道的時空里,就算是他使用了最強的手段,也只不過將本體的修為,推升到了小天位而已。
    有凈化血脈,可以讓鄭鳴在小天位之中,成為無敵的存在,但是要面對天位,甚至是大天位的話,就有些玄。
    鄭鳴并不覺得,此時那位野心勃勃的大主教的身邊,只有他一個天位強者。
    最起碼,裁決武士團的團長,還有剩下的三位主教,都是天位級別的強者,他要只是小天位,恐怕明日鎮服四方,還有一些作難啊!
    這圣光祭,來的還真的有點早。
    就在鄭鳴心中無數念頭亂閃的時候,一個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說話的是利安圣女,此時的她,聲音不但不溫和,還帶著一絲的冷厲:“他在哪里?”
    “圣女殿下,他還在自己房間之中等待。”回答的是詹威,這位年輕的侍者,此時正用一種無比炙熱的目光,看著快速行走的利安圣女。
    “好了,不要生出什么亂七八糟的心思,你要知道,這是一場巨大的改變,他要改變的,不只是圣光教,甚至是這個天地的格局,你知道嗎?”利安圣女看相詹威的目光,帶著那么一絲的厭惡,而詹威此時,則好似一只野狗,正在盯著自己眼中最美的肉食。
    “圣女您放心,我一定干好自己的事情,絕對不讓圣女殿下您失望。”
    利安圣女呵呵一笑道:“有這種想法非常的好,金杰思大人,從來都不會虧待那些跟隨自己的人,到時候,你詹威,就不再是侍從詹威,而是主教詹威。”
    聽到自己的名字和主教這種詹威平時只能仰望的詞語聯系到一起,詹威就覺得自己有一種想要瘋了的感覺,他的手掌,顫抖的更加厲害。
    “圣女點下,我希望等這件事情過去之后,那個人能夠讓我看管,您放心,我絕對不會讓他早死。”
    詹威的聲音中,有著來自九地之下的陰寒,就算是利安圣女經歷過無數的事情,但是此刻,他的心還是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這詹威,不但是一條瘋狗,而且還是一條記仇的瘋狗,自己等人將他安插在那位倒霉冕下身邊的時候,倒是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但是現在用起來,還是那么順手,以后說不得,還要讓給這個詹威得到一些好處,為自己所用。
    “只要是能夠讓那個人不死,其他的什么都可以,這件事情,我替大人答應你了。”利安圣女說到此處,就大踏步走進來鄭鳴的房間之中,平時那些禮儀,這利安圣女半點也沒有在意。
    “謝謝圣女殿下。”滿是殷勤的詹威在幫助利安圣女拉開門之后,就朝著鄭鳴喊道:“冕下,圣女點下來看你了,你還不快點出來迎接。”
    利安圣女輕輕一笑,手指朝著詹威彈了一下,算是阻止了他接下來的動作,而后笑著道:“冕下,今日就是圣光祭,大人讓我將您的神袍取來了。”
    說話間,利安圣女的手中,已經多出了一件銀色的長袍,在這長袍出現的剎那,四周的光芒,都飛速的朝著這長袍匯聚了過來。
    銘器,而且還是不錯的銘器,在一念之間,鄭鳴就已經了解到了這銘器的用處。
    輕輕的將長袍穿在身上,而后手中又多出了一柄鑲嵌著金色巨大鉆石的權杖之后,鄭鳴就不再是那個被不少人稱為傀儡的教宗,現在的他,擁有著一個強大教宗,所應該擁有的一切。
    在握著榮耀權杖的時候,鄭鳴就覺得,這一次自己實在是太過于心想事成。
    本來,他距離跨越天位,最少還需要一個月時間的修煉,但是現在,有了這榮光之袍和榮耀權杖,自己完全能夠發揮出天位的力量,更不要說,在這榮耀之袍和榮耀權杖之中,還封印著幾個巨大的殺招。
    教宗,看來也不是白當的!
    利安圣女看著身披榮光之袍,手持榮耀權杖的鄭鳴,眼眸中露出了一絲的欣賞之意,雖然她知道,眼前的人,就是一個繡花的枕頭,但是不得不承認,現在的他,還真的有那么幾絲教宗的風范。
    而站在一側的詹威,此時則用一種嫉妒的目光看著鄭鳴。他的心中,更是思索著,如何能夠眼前這個看上去高高在上的家伙,踩在腳下。
    “冕下,圣光祭的一切都已經能準備好了,該您出場了!”利安圣女朝著鄭鳴躬身,似笑非笑的說道。
    圣光祭舉行的地方,是圣光城忠心的圣光廣場,此時這占地足足有萬畝的廣場上,已經匯聚了上百萬的圣光教的教徒,他們一個個白衣赤腳,臉上更是帶著一種狂熱。
    “下面,有請教宗冕下,帶領我們祭祀圣光之主。”帶著一絲馳騁的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
    隨著這喝聲,身穿榮光之袍的鄭鳴,在數十名裁決戰士的陪伴下,大步流星的朝著圣光廣場最中心的位置走了過去,也就在這一刻,有人大聲的喊道:“停下!圣普樂雖然是教宗,但是他沒有資格,祭祀提起圣光之主!”
    這一聲喊,幾乎是驚天動地,而隨著喊聲,一個身影緩緩的從人群之中走了出來。
    這是一個身穿白色長袍的老者,他手指著鄭鳴道:“圣普樂冕下,屬下有一些事情不明,還請冕下賜教!”
    白色長袍的老者須發皆白,更因為修煉圣光神術,整個人都給人一種德高望重,超凡脫俗的感覺。
    鄭鳴不認識這白袍的老者,但是人事這白跑老者的人,卻是相當的不少。
    “是吉姆主教,沒有想到他老人家第一個出來發難。”
    “吉姆主教,不是被上一任教宗冕下稱贊為圣徒的人嗎?嘿嘿,沒有想到他竟然崩了出來。”
    “這老頭子,聽說已經是有命的不理世間之事,卻沒有想到,被大主教給拱了出來,這一次,可真是有好戲看了。”
    各種各樣的議論聲之中,就聽那吉姆主教大聲的道:“冕下,你對圣光之主的心可誠么?”
    這個問題,聽起來很好回答,但是在場的人,那一個不知道鄭鳴這個教宗,根本就施展不出神術。而將施展不了神術和對圣尊是不是誠信聯系在一起,可以說是一個一擊必殺的絕招。
    鄭鳴看著一副真誠無比的吉姆主教,淡淡的道:“神說,信我者,得永生!”
    說話間,他手指著吉姆主教道:“爾那異端,當滅!”
    這句話一出口,虛空之中就出現了一片潔白如雪的光芒,那吉姆主教能夠成為主教,自然有一些本事,他看到鄭鳴催圣光的額瞬間,就瘋狂的喊道:“圣光守護!”
    一層層的光芒,從那位吉姆主教的身上升起,也就是一個瞬間的功夫,就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護罩,擋在了吉姆主教的身前。
    可是,就在不少人覺得吉姆主教一定會安穩無事的時候,那潔白的光芒已經和巨大的護罩合為了一體。
    也就是一個瞬間的功夫,剛剛還激烈無比的,從人群之中蹦出來的吉姆主教,就被化成了飛灰。
    要知道吉姆主教雖然不是小天位,但是卻也有著黃金級別最巔峰的存在,他怎么可能在一個被公認為廢物的教宗屬下,吃什么大虧呢?
    但是很快,持著這些態度的人,就知道這一次自己等人想錯了,隨著一聲慘厲無比的喊聲,那蹦出來的吉姆主教,直接化成了飛灰。
    而本來還有些因為議論而亂糟糟的天地,在這一刻,都靜了起來,不少人將目光投向了鄭鳴,更有不少人將目光投向了一個身穿潔白長袍的中年男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