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1455 制作的第一張英雄牌

  自己制造英雄牌所需要的條件很簡單,擊敗一個對手,就可以制造一張英雄牌,當然,制造這一張英雄牌,還需要相應的聲望值。
    比如,制造最簡單的紅色英雄牌,就需要紅色的聲望值一千,而制造一張黃色英雄牌,則需要黃色聲望值一千。
    鄭鳴看著相應的條件,漸漸計上心來。現而今的他,只能使用紅色的英雄牌,而他自己制造的英雄牌,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使用起來沒有時間限制。
    沒有時間限制,這個聽起來到還算是不錯。
    “詹威!”鄭鳴在將制造英雄牌的過程看了一遍之后,心中就差不多了然,他吩咐一聲,一個和他年紀差不多,但是唇紅齒白,滿頭金發的少年走了進來。
    他的侍從詹威,一個文職神官。
    所謂文職神官,就是只能夠學習典籍,至于修煉神術之類的事情,則和他沒有任何的關系。
    “見過冕下!”詹威成為鄭鳴的侍從已經有一年的時間,平常的時候,他對于鄭鳴既不是太過親近,也不是太過疏遠,兩個人保持著普通的關系。
    “我聽說你身手還不錯,來,咱們比比!”鄭鳴來到詹威的身邊,沉聲的說道。
    詹威是一個沉穩的少年,要不然也不會被挑選過來成為鄭鳴的侍從。但是就算是他再沉穩,在聽到鄭鳴的話語之后,也不由的有一種手足無措的感覺。
    這是什么情況,教宗冕下他要干什么?
    “冕下,小人的身手不行,小人更不會是冕下您的對手。”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情況,但是詹威還是卡快速的晃動著自己的雙手說道。
    詹威這是認輸了嗎?鄭鳴看著美貌的少年,心中朝著英雄牌系統詢問結果。不過很可惜,英雄牌系統沒有絲毫的反應,自然是對這件事情不贊同。
    無奈之下,鄭鳴只有站起來,雖然他覺得以自己的身份欺負一個好少年并不是太好,但是現在嗎?他也顧不得那么多了。
    畢竟,大圣主讓他如鯁在喉,而想要探查出盤垣究竟在什么地方,也需要很強的實力。
    一刻鐘之后,鼻青臉腫的詹威,滿臉苦澀的從鄭鳴的房間之中走了出去,雖然少年的臉上并沒有流淚,但是從他那充滿了火焰的目光之中,還是能夠感覺到少年的憤怒。
    他雖然只是一個侍從,但是少年同樣有這自己的尊嚴,他遭受了這樣的侮辱,實在是可恨啊!
    鄭鳴輕輕的拍了拍手,緩緩的走進了自己的房間之中,此時在他的心頭,已經多出了一張英雄牌。
    詹威,資質一般,根骨一般,所有的一切都是一般,而技能上,則只有一個!
    魅惑,看著這個英雄牌的技能,鄭鳴有一種去你大爺的感覺,他這個時候甚至猜測,那位大主教,是不是要用這位叫做詹威的少年,將鄭鳴這位教宗的取向給帶彎。
    一個男人,擁有魅惑的技能!感慨之中,鄭鳴輕輕的搖了搖頭,不過隨即,鄭鳴就將這扔到了一邊。
    他現在要做的,并不是要詹威資質超群,他要的是通過這位詹威,壓制他體內的藥效。
    點開英雄牌,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上白光一閃,然后他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好似輕了不少。
    沒有修為,身體還輕了不少,這對于鄭鳴來說,那就是他的實力,在這一刻已經有所下降。
    但是這種時候,他可沒有空理會這個,隨著他心中念頭閃動,圣光術的內容就出現在他的心頭。
    在古梵一族中,他們這個世界的力量,都是接住圣主的力量來完成的,而接住圣主的力量,則需要開辟自己的靈竅!
    一個靈竅,可以凝成一個符文,而這個符文所能夠借到的力量,能夠施展一級的神力。
    “圣光術!”在感覺到自己心頭的第一個靈竅,此時已經沒有了堵塞感覺之后,鄭鳴立即施展圣光術。
    圣光術是一種低等的神術,作用也相當的有限,圣光術在普通民眾之中的名聲卻是非常不小,因為他的作用,是消除一切不正常的狀態。
    小小的圣光術,在普通武者眼中,最難得自然是對圣光術的領悟,但是對鄭鳴而言,這種小術法的構造,在他的眼中,簡直就猶如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圣光術所需要的力量很小,而鄭鳴對正圣光術的使用,更是針對他自己,所以很快,他身體上的隱藏的毒素,就驅逐的干干凈凈。
    而就在鄭鳴使用圣光術的時候,在偌大教廷的一座殿堂之內,正跪在地上朝著圣光之主祈禱的利安圣女,身后已經輕輕的多了一個黑影。
    那人恭敬的站在利安圣女的身后,目光絲毫不敢朝著利安圣女那讓人惹火的背臀。
    “什么事情?”利安圣女連頭都沒有回,就好似在自己的身后,并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工具一般。
    “殿下,冕下將詹威打了一頓!”那黑影恭敬的說道。
    “為什么?”利安圣女沒有回頭,但是聲音中,卻帶著一絲調侃的道:“咱們這位小教宗,怎么想到了打人?”
    “沒有任何的理由,按照屬下的猜測,恐怕是教宗他修煉不成,所以心中發急,這才拿人出氣,詹威非常的不幸,正趕上了這一點。”
    “很好,非常的好!”利安圣女說到此處,緩緩的從自己的位置上站起來,她的目光之中,帶著一絲淡淡笑容的道:“讓人將這件事情傳播出去。”
    “你要記住,詹威一向都是一個好人,一個對圣主虔誠的教徒,一個從來都沒有對任何人發過脾氣的好少年。”
    黑影答應一聲,消失在了虛空之中,而那利安圣女,此時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冷酷的道:“上一次,你就應該死掉的,那是你最體面死去的最好時候,可惜啊,你沒有抓住如此的好機會。”
    “既然你不愿意這樣的死去,那你就慢慢的,被趕下臺吧。”
    天上的太陽從三顆變成了兩顆,并不是一日之間的日升日落,讓三顆太陽變成了兩顆,而是因為這片天地的季節變化,讓三顆太陽變成了兩顆。
    鄭鳴仰望蒼穹,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異色!
    他隱隱約約感到,在三顆太陽之間,好似有什么東西,但是這種東西,又不是他顯得修為,可以探查的。
    十個月,小天位,這種速度應該也算是快速了吧!同時鄭鳴也發現,這個被當成了廢柴的少年,不但不是廢柴,反而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天才。
    當然,這之中,也有鄭鳴的改造,他雖然大多數的秘法都難以施展,但是激發血脈這種事情,對鄭鳴而言,卻也不是什么太難的事情。
    凈化血脈嗎?
    “冕下,三日之后,就是圣光祭了。”作為鄭鳴侍從的詹威,悄悄的來到鄭鳴的神侯,此時的詹威,個子比之以往長高了不少,而他的臉上,更多了一絲的傲氣。
    當然,對于鄭鳴來說,這種話傲氣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在詹威的身后,多了三個裁決武士。
    裁決武士團,整個圣光教廷最強的守護軍團,守護團的團長,擁有者天位的實力。
    不過團長的力量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裁決武士團擁有五千裁決武士,每一個都擁有著白銀級別的實力。
    而站在詹威身后的三人,更是擁有著黃金下等的實力,在裁決武士團之中,也是小隊長級別的存在。
    能夠被三個裁決武士團護衛,這個詹威看來并沒有少出賣自己,對于這些,鄭鳴并不是太在意,他的嘴角露出了一絲淡淡的譏諷道:“怎么,你又想要比試一場嗎?”
    “呵呵,冕下,我承認動手,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他們三位是不會任由冕下傷害我的。”
    詹威說到此處,得意的朝著鄭鳴一笑道:“冕下您放心,以后有的是我和您比試的時間,等這次圣光祭之后,我天天陪您好好的鍛煉。”
    “當然,我只是一個用腦子的神官,所以這次的比試,請冕下原諒,我要動用他們幫我拉扯一下冕下您,相信冕下到時候,一定不會在意的。”
    說完這些話,詹威高高興興的走了!鄭鳴看著詹威的樣子,輕輕的搖了搖頭。
    那位主教看來是真的等不及了,圣光祭是圣光教廷最重要的祭祀典禮,在這個時候,無數的圣光教徒,都會聚集在圣光神城之中。
    當然,在這個時候,也是圣光教洗牌的大好時候,那位大主教恐怕就要在這個時候,歷數自己的罪名,然后讓自己成為一個被驅逐的教宗。
    時間來的正好,自己在這片大陸呆的時間也差不多了,也該是朝著更高等的區域前進了。
    十個月,不短了!
    圣光祭這一日,無數人都感應到了要有大事情發生,但越是這樣,越是有更多的人匯聚在圣光城,對他們來說,這是改朝換代的時候,他們怎么都要加入其中,只有這樣,才能夠在這實大洗牌的時候,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
    時光如流水,圣光祭在無數人的期待之中,緩緩的拉開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