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454 圣光教宗

  圣*安東尼……普樂,想一想這個名字,鄭鳴就覺得有一種自己的臉要抽搐的感覺。
    這名字,實在是太長了!
    古梵一族鄭鳴接觸過打的,只有幾個圣主,在他的感覺之中他,這些圣主的名字,好似并不是太難記。
    比如死在他手中的那個姬沒圣主,名字就很容易記住,只可惜,這位老圣主,還是死了。
    將手中的書放下,鄭鳴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他的分身占據這個簡稱應該是圣普樂的教宗冕下軀體已經足足三天了,通過他自己的觀察,和一些書籍上的內容,鄭鳴對于自己所處的地域,已經有一些了解。
    斯坦羅大陸!
    一個低等的大陸,在鄭鳴的感覺之中,比之日升域要高上不少,卻也高的有限。
    這么一個地方,他們距離十大圣主,特別是那位力量好似偉岸無比的大圣主,差距實在是太大太大。
    但是,在這里,特別是在這里的書籍之中,鄭鳴還是發現了讓他感到欣喜不已的東西。
    比如那位無上大圣主創立天地的記錄,比如關于十位無上圣主的詩歌,再比如一些關于神戰的消息。
    “……天地成,域外天魔至,大圣主率領十大圣主迎戰,斬殺域外天魔無數……”
    “終,大圣主封印盤垣天魔于無上圣墟!”
    盤垣天魔,無上圣墟!
    這些記錄很是模糊,而且這些記錄的主要作用,也是為了宣傳那位無上圣主,宣傳十大圣主,讓人統一沐浴在十大圣主的光輝之下。
    將書籍緩緩的合上,鄭鳴心中所思考的是盤垣天魔,如果他猜測的沒有錯誤,這倒霉的盤垣天魔,就應該是這片天地開天辟地的存在。
    在這片天地,盤垣這位無上的創始之神被稱為天魔,那么在自己所處的天地,為什么沒有盤垣這號人物。
    本尊在閉關,等本尊出關之后,就讓本尊就這件問題,問一問四軍軍主。
    “咚咚咚……”輕輕的敲門聲中,一個身材婀娜,身穿白色長袍的女子,柔順的走了進來。
    她身材高挑,比現在的鄭鳴,好似還要高上一絲,在她行走之中,更有一種看似溫和的金色光芒,在她的身軀上不斷的流暢著。
    這種金色的光芒,神圣無比,讓人在見到這女子的時候,就有一種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感覺。
    “見過冕下!”女子說話間,手中已經多出了一個用黃金鑄就的圣杯,而后溫和無比的說道:“冕下,該喝藥了!”
    看著一臉神圣的女子,鄭鳴的心抽搐了一下,倒不是他對于這女子有什么想法,實在是女子的模樣,再加上她給自己端藥的姿態,讓鄭鳴想到了前世之中的一個橋段。
    “大郎,該喝藥了!”
    這藥,并不是為了治療鄭鳴身上的傷勢,而是一種滋補的藥,當然,他去滋補的,主要是鄭鳴的軀體,好讓鄭鳴這個教宗,早日感應到他們所供奉的圣主的所在,從而可以施展神術。
    沒有錯,鄭鳴現在所占據的這具圣普樂的身軀,是一位教宗,只不過,他卻是一個施展不出神術的教宗。
    和歸元大世界一個個宗派不成,在古梵的世界之中,只有精通神術的十大宗教,以及挖掘自身潛能的武者。
    在古梵之中,不但斯坦羅大陸,就是其他的大陸,也都是這十大宗派。十大宗派所修煉的都是神術,也就是通過溝通無上的神靈,才能夠施展出來的攻擊手段。
    至于圣普樂一個不會神術的廢柴,為什么會成為斯坦羅大陸十大教派之一的圣光一門的教宗,原因實際上也非常的簡單,那就是因為他的父親是圣光教的教宗。
    他父親是圣光教的教宗,他爺爺是圣光教的教宗,他曾祖父是圣光教的教宗,他……
    按照古梵一族的律法,幾乎所有的一切的,都是父死子繼,這斯坦羅大陸的圣光一門,乃是圣普樂他祖先創立的,那么能夠繼承教宗之位的,就只有圣普樂一門。
    “你下去吧!”鄭鳴朝著那女子輕輕的揮動了一下手臂,淡淡的說道。
    猶如圣女一般的女子,臉上露出了一絲的愕然,她一如秋水的眸子之中,卻閃過了一絲的譏諷:“冕下,這藥乃是大主教運用三百種名貴藥材熬制而成。”
    “您萬萬不能辜負了他老人家的一番苦心!”
    女子的話語好似清泉,聽在人的耳中,無比的好聽,但是這話語之中,卻有帶著一種高高在上的味道。
    她口中的大主教,鄭鳴也在這三日之中弄清楚了來歷,此人名為金杰思,乃是圣光教四大主教之首,按照斯坦羅大陸關于實力的劃分,此人的實力,是頂尖的天位!
    黑鐵、青銅、白銀、黃金、小天位、天位、大天位!
    對于黑鐵青銅之類的劃分,鄭鳴并沒有太多的注意,而按照他的感覺,所謂的大天位,應該就是歸元大世界那里的生神境!
    一個接近生神境的強者,對于鄭鳴的本尊而言,就好似一個臭蟲,輕輕一摁,就應該摁死。
    但是現在,鄭鳴這具身軀,除了擁有鄭鳴的記憶之外,可是一點力量都沒有。
    在這種情況下,想要誅殺一個大天位級別的存在,還差的太遠。甚至還沒有動手,就會被這金杰思給抹殺了。
    看著面容上帶著一絲得意的女子,鄭鳴輕輕的將自己眼前的藥碗端了起來,而后一飲而盡。
    這一碗藥下去,鄭鳴那本來已經疏通的七七八八的經脈,再次堵塞了三分之一。而本來應該突破的,可以溝通天地的天靈位靈竅,更是堵塞了一半以上。
    “冕下這才乖!”猶如圣女般的女子,輕飄飄的,就好似是糊弄孩子一般的朝著鄭鳴說道。
    “好了,利安圣女,以后讓人再給我準備藥的時候,一定要多方一些糖!”鄭鳴一副氣呼呼的模樣道。
    被稱為利安的圣女輕輕一笑道:“冕下您的吩咐,屬下一定會辦到。”說話間,女子就婷婷裊裊的離去。
    隨著女子完全消失在自己的房間之外,鄭鳴這才快速的端起自己面前的水杯,重重的灌了一口,然后用最簡單原始的辦法,也就是將自己的手伸入嘴巴之中。
    也就是幾個剎那的功夫,還沒有消化的藥液,被鄭鳴快速的吐了出來,但是這一刻,鄭鳴的臉色變的更加的難看。
    他堂堂一方大天尊,竟然被人逼到了這步天地,實在是可惡。好在這里雖然不是古梵一族的中心,但是和古梵一族倒也有密切的聯系。
    特別是一些史料,更是讓鄭鳴獲益不淺,別的不說,就拿那盤垣天魔的記載,就讓鄭鳴興起了尋找盤垣天魔的想法。
    這并不是一個天魔,而是一尊開天辟地,和盤古一樣的存在,如果能夠將他從封印之中救出來的話,那么自己以后在面對那位大圣主,就能夠減少很多的壓力。
    不過這都是后面的事情,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將自己軀體之中的毒素清理掉。
    雖然運用了不少手段,但是因為每日喝藥,所以鄭鳴現在也只是將那些藥物堵塞的靈竅,疏松了一小半而已。
    難道自己就在這圣光教之中慢慢的潛伏,最終完成一個教宗的逆襲嗎?雖然這種逆襲的故事,聽上去好似很不錯,但是太浪費時間了。
    作為一個分神,浪費一點時間好似也沒有什么,但是鄭鳴真的不愿意,自己的時間,就這樣浪費了。
    他的腦海之中,有無數的辦法應對這種局面,但是只要他施展這些手段,那么他不是這片天地土著的情況,恐怕立即就會被暴漏出來。
    到那時候,他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沉吟之間,鄭鳴就嘗試著打開英雄牌系統,雖然他只是一個分神,但是英雄牌系統,本尊不用的時候,也應該讓自己用一用不是。
    打開,英雄牌系統出現,看著那熟悉的界面,鄭鳴現在簡直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
    還是忠誠的英雄牌系統對自己最好,在這自己最無助的時候,還能夠幫助自己。但是下一刻,鄭鳴這種對英雄牌系統的感慨,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因為,他發現,自己的英雄牌系統雖然能夠打開,但是里面干干凈凈,什么都沒有。
    牌呢?聲望值呢?
    唔,聲望值好似有上百萬,不過都是紅色的聲望值,至于其他的顏色的聲望值也不能說沒有,總的來說,是非常的少。
    “尊敬的宿主,因為英雄牌的主系統只有一個,所以作為分身,您將不能使用英雄牌的主系統。”
    這一行字,讓鄭鳴有一種脫離了憤怒的感覺,他幾乎嘶吼的道:“本尊已經閉關了,他現在用不著英雄牌系統!”
    可惜,鄭鳴這種吼聲,那英雄牌系統好似根本就沒有聽見,更沒有任何應對的反應。
    就在鄭鳴準備放棄的時候,一行字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簽于您是宿主的分身,所以英雄牌系統的部分功能,您還是可以使用,比如自己制造一副英雄牌!”
    自己制造一副英雄牌,鄭鳴看著那行在自己心頭不斷閃動的字體,眼眸中的光芒,變的越加的炙熱!
    /book_26076/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