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1453 古梵天下


    無知者無所畏懼!
    鄭鳴現而今對于這句話的領會,可以說越來越深刻,只不過現而今他所領會到的這句話的意思,并不是一種褒義,而是貶義!
    如果說以往,鄭鳴之時對于鴻鈞和盤古的力量,有一種模糊的認識,那么現在,他算是徹底對兩者的力量,有一種清晰的感覺。
    這種感覺的出現,更是讓鄭鳴對那位古梵一族的大圣主,多出了幾絲的恐懼。
    自己現在雖然已經成為了圣人,可是要和那位古梵一族的大圣主比起來,差的實在不是一點半點。
    使用盤古的英雄牌,自己可以在吹口氣之間,就讓古梵一族折損了兩大圣主,同樣的道理,如果那位古梵一族的大圣主出手,而他所針對的對象是自己的話,那么自己究竟能夠有多大獲勝的希望呢?
    一個個念頭翻動之中,鄭鳴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絲的凝重。現而今,他只有兩條路走,要么提前將那位古梵一族的大圣主斬殺,要么就是死在古梵一族那位大圣主的手中。
    鄭鳴剛剛成為了圣人,更獲得了無數的聲望值,他怎么可能想要葬身在那古梵一族的大圣主手中呢?
    手指輕輕的彈動,鄭鳴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絲的冷色。反攻古梵的提議,并沒有得到四軍軍主和神皇大帝他們的同意,而在他們的哀求下,鄭鳴好似放棄了反攻古梵一族的打算,但是實際上,鄭鳴怎么會放棄。
    他一念之間,一道分身就從他的身上飛出,在進攻古梵一族之前,鄭鳴最需要做的,就是探究一下,古梵一族現而今,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情況。
    擁有三千世界的鄭鳴,自然擁有三千分身,所以他一念之間,那分身就透過無窮的大道,出現在了天元神城之外。
    不過在鄭鳴的分身越過萬里的無盡虛空之后,鄭鳴發現,四周的天地大道,隱隱約約,竟然開始對他呈現出一種排斥的感覺。
    特別是他運用盤古真靈,掌控到了九道神禁的那一千條大道,更是呈現出一種猶如仇敵的態度。
    被大圣級別存在所掌控的大道,對于大圣們而言,掌控指揮起來,就好似掌指一般。
    現在,還沒有進入古梵一族的地界,竟然呈現出這般的態勢,讓鄭鳴的眼眸中,多出了一絲的陰霾。
    鄭鳴感到,這其中,絕對有不小的秘密。
    沒有立即趕路的鄭鳴,盤膝坐在一塊石頭上,運轉心神的他,開始慢慢的解析這種大道排斥。
    作為圣人級別的存在,鄭鳴可以一念之間,知道天下的事情,現而今他分出的,雖然只是一個分身,但是對這放古梵天地的改變,還是快速的分析出了結果。
    顛倒乾坤!
    那古梵一族的無上強者,施展的就是顛倒乾坤的手段。這種手段,變順為逆,將本來順應天地運轉的大道扭轉過來,變成了完全逆向而行的大道。
    這樣做,一切都開始反轉,但是卻不影響天地大道的運行。
    對于這種手段,鄭鳴的心中只能說一個服字,他自己在這方面,是真的沒有這方面的手段。
    自己這分身,就算是進入古梵一族,恐怕也要被人給發現了,畢竟那位將無窮的大道變順為逆,顛倒乾坤之后,這一片天地的一切,都應該在那位古梵大圣的掌控之中。
    如果自己被滅,那位古梵一族大圣的一切摸不清楚不說,說不定還會打草驚蛇,失去最后的機會。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中,鄭鳴直接一拍自己的頭頂,一縷分神被鄭鳴斬落出來。
    這分神乃是一絲純凈的精神,就算是破滅了,對于已經成為了圣人的鄭鳴,也沒有什么太大的傷害。
    而這那一縷沒有任何能量的分神,在融入古梵一族的世界之中,也不會被逆轉了的大道之力所察覺。
    在將這股力量匯聚成淡淡的黑色光球之后,鄭鳴就催動著這股神識,朝著古梵一族的方向而去。
    千里,萬里,十萬里……
    隨著無盡黑暗空間的延續,鄭鳴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長時間,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到了何方。
    分神因為怕被那逆轉了大道的古梵大圣主發現,所以鄭鳴根本沒有在里面注入大道之力。
    甚至連神禁的力量都沒有注入!
    而不知道多長的道路行走下來,鄭鳴覺得,自己這一絲的分神,就要在虛空之中破碎開來。
    對于這一絲的分神,鄭鳴并不是太過珍惜,但是已經過了如此長的時間,卻最終無功而返,鄭鳴非常的不甘心。
    但是這種事情,已經不是鄭鳴能夠控制的,他在天元神城以內的區域是大圣,但是在這里,他只是一絲分神而已。
    光球變的無比的暗淡,甚至連最后一絲的能量,都要消失,就在鄭鳴心中暗暗嘆息,準備放棄的時候,他突然感到,前方出現了一絲的亮光。
    有亮光,終于看到亮光了。
    鄭鳴奮勇向前,也就是一個瞬間的功夫,他就已經沖到了那光亮之處,映入到他眼簾之中的,是一片充滿了陽光的世界。
    只不過,此地的天地,大道法則比他過來之處,逆轉的還要厲害,甚至可以說,此地的大道法則,已經完全讓他難以吸收能量。
    三個赤紅色的太陽,照耀著蒼穹,在這光芒的照射下,鄭鳴的分神所形成的光球,就猶如一個淡淡的影子。
    唔,什么都沒有,別說人,就連一只小動物的影子,鄭鳴都沒有看到。
    已經成為了圣人的他,對于奪魂這種手段,并不太陌生,而且鄭鳴也不在意奪魂之類的手段。
    一刻鐘,兩刻鐘,三刻鐘……
    鄭鳴分神上的力量,差不多已經耗盡,但是能夠讓他寄托分神的,卻依舊沒有出現,除了一些數目,就算是蛇鼠之類的小動物,鄭鳴都沒有怎么遇到。
    這古梵的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就在鄭鳴覺得自己是不是要放棄的時候,鄭鳴的耳中突然傳來了一陣的驚呼,他在聽到這驚呼聲的瞬間,就飛快的朝著驚呼的方向沖了過去。
    映入鄭鳴眼眸中的,是一個頭上長著青色小角的少年,只不過此刻,這少年的胸口,已經出現了一個拳頭大小的洞。
    而拳頭大小洞的來源,則是一根樹枝,一根高高突起,猶如長矛一般的樹枝。
    少年如何出現在這里,鄭鳴不知道,但是從少年胸口的傷勢來看,這少年應該是悲催的撞到了樹枝上。
    古梵一族的少年,而且還是一個將死的少年,看到這一切,鄭鳴的分神就是眼前一亮。
    不管眼前這個少年究竟是什么來歷,現在對于鄭鳴的分神而言,他卻存在著巨大的利用價值,只要是將自己的分神融入到這少年的軀體之中,就能夠讓自己的分神存活下去。
    也只有這樣,自己才能夠更好的探查古梵一族的秘密,甚至找到那位自己之只是看了一眼的大圣主。
    瞬間有了決斷的鄭鳴,快如的融入到了那軀體之中。在占據這具軀體的時候,鄭鳴并沒有遇到任何的抵抗,很顯然,這軀體的主人,早就已經死亡。
    耗費了自己精神的最后一絲力量,鄭鳴這才算是將這具古梵少年的身軀修補完畢。
    感受著這具還有些控制不太靈活的身軀,鄭鳴掙扎著坐了起來。他不知道這古梵少年究竟叫做什么名字,更不知道他為什么出現在這里。
    這一切對于鄭鳴來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現在要熟悉這軀體,更要利用這軀體吸納力量,反哺自己的分神。
    天元神城之內,鄭鳴的本體無比關注著那一絲分神奪舍的身軀,**比普通人族的**要強大十倍,從肌肉的力量上來看,這看似瘦弱的少年,竟然不弱于一個人族的武者。
    而且鄭鳴還感到,這少年并沒有修煉什么武技。除了這些,最讓鄭鳴感到欣喜的,還是古梵頭頂的兩個角。
    對于這兩個角,鄭鳴以往并沒有太注意,但是此時,他卻感到,這一對角,竟然緩緩的從無盡的天地之中吸納著力量。
    雖然這種吸納很慢,甚至對鄭鳴的本體而言,這種吸納,少的簡直是可憐,但是對于普通人而言,這種吸納的力量,卻可以讓他們百病不生,甚至能夠讓他們的修為,更上一層樓。
    這應該是古梵的力量之源。
    少年的力量,實在是太弱了,他知道的一切,應該也只是簡陋的對古梵世界的認知。鄭鳴沉吟的本體沉吟了瞬間,就輕輕的點開了一張世界英雄牌。
    穩固圣人的境界,甚至在穩固的基礎上,更近一層樓,是鄭鳴現而今最大的事情。
    而這一切,最有效的辦法,自然是閉關修煉,那些抽取到的世界英雄牌,雖然低級,但是時間的流動卻和現實世界之中有著巨大的比例,無比適合閉關。
    在最后朝著自己那進入古梵世界的分神掃了一眼之后,鄭鳴的本體就進入了一張傳鷹悟道的世界之中,而那進入古梵的分神,則獲得了最大的自由。
    “冕下,冕下,我可算是找到您了!”就在鄭鳴沉吟的時候,一個聲音帶著著急的從遠處響起!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