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380 煉心十二魔境

  這一次藍袍老者不但沒有留手,甚至還運用上了他能夠運用的天地之力。
    所以這一掌,不但真氣充沛,而且更隱含著一種天地之力。
    鄭鳴沒有回頭,同樣沒有收自己的劍式躲閃,而是回身拍出了一掌。
    赤紅色的掌力,和那一丈方圓大小的手掌相比,好像小的不能夠再小,但是當兩個手掌在半空之中碰撞的瞬間,那偌大的寒冰手掌,就瞬間融化了一半。
    與此同時,鄭鳴手中的六棱重劍,也重新收回到了自己的身后。
    三人的比試,就好像電光石火一般,只是剎那,就已經結束,只不過炎冰二老的臉色,卻變得有些陰沉。
    “好劍法!”紅袍老者從自己的衣衫上拿起一根頭發,聲音中帶著干澀的道。
    雖然剛才他沒有出全力,但是鄭鳴那纏綿無邊的一劍,卻讓他難以抵擋。雖然鄭鳴最后收劍之時,好像什么都沒有做,但是那一根掉落的頭發,紅袍老者不可能感應不到。
    能夠斬掉自己的頭發,同樣就能夠斬掉自己的頭顱,這一點,紅袍老者清楚的很。
    “好掌力!”藍袍老者的聲音中,同樣帶著干澀。他剛才幾乎是全力一擊,卻被鄭鳴隨手接下,這怎不讓他感到意外。
    鄭鳴一笑道:“多謝兩位前輩手下留情,要不是兩位承讓,鄭鳴怎能夠輕易過關。”
    “嘿嘿,你小子明白就好。”紅袍老者哈哈一笑之后,聲音陡然低了不少道:“小子。你膽色不錯。修為還可以。我沒有看錯你。”
    “不過,那摩云山上的煉心十二魔境,可不是那么容易破的,你要小心啊!”
    煉心十二魔境,什么玩意,鄭鳴剛剛準備問一下,就見藍袍老者已經用巴掌重重的在黑牛的背上拍了一把道:“既然你小子已經下定了決心,那就去吧!”
    黑牛的身份不凡。一般對于普通人都是愛答不理,現在不提防竟然被藍袍老者拍了一下,頓時牛心大怒,然后就朝著前方狂奔而去。
    “這小子,實在是夠妖孽的,奶奶的,還說給這小子一次機會,讓他過了咱們這一關呢,卻沒有想到,差點就在這小子的手上栽個大跟頭。”
    紅袍老者說到這里。嘴里喃喃的道:“說不定,這小子真的能夠將那丫頭從火坑里救出來。”
    “懸啊!”藍袍老者的聲音冰冷。但是話語中還帶著擔憂的道:“咱們兩個可以放水,但是到了煉心十二魔境,就麻煩了!”
    “更何況,托天老祖那家伙有多強,你又不是不知道。”
    紅袍老者一向脾性暴躁,而且不容易服人,但是這一刻,他卻有點說不出話來。
    兩個人前些時候,曾經因為姬空幼的事情,找過托天老祖一次,只不過最終,他們兩個聯手,足足能夠抵得上普通二品強者的實力,沒有接下托天老祖一拳。
    那一拳,幾乎讓兩個人的信心全毀!
    那一拳,讓這兩個晉級了三品,驕傲不少的炎冰二老,真正的感到了武道的淵博。
    “幸好他不用和托天硬抗,只要走過煉心十二魔境,就能夠讓托天老祖放棄納丫頭為妾!”
    沉吟了瞬間,紅袍老者悠悠的說到,不過從紅袍老者的聲音中,可以感到他對鄭鳴的信心,并不是太足。
    山風勁吹,兩個人迎風而立,面容上多了幾絲的無奈,最終還是藍袍老者淡淡的道:“雖然那丫頭已經選擇了認命,但是我覺得,有一個年輕人,不遠萬里來到此地,總能夠給她一些安慰。”
    “咱們兩個剛才商量留手,不就是為了這個嗎?”
    群山如波濤,聚集在大地之上,遙遙望去,一眼看不到邊的山巒,給人一種迷霧般的感覺。
    姬空幼此刻,正站在一塊山石上,遙遙的望著遠方,此時的她,雖然依舊是那一身綠裙,但是裙子的腰部,卻好像顯得更加的纖細。
    玉笛在手,沉吟了瞬間的姬空幼,將自己最喜愛的玉笛,輕輕的放在了嘴邊,然后悠悠的吹奏了起來。
    一首曲子,而且是姬空幼最熟悉,也最喜歡的曲子,在吹到了一半的時候,就停了下來。
    并不是姬空幼不想吹,而是此時,她的心已亂,所以她根本就吹奏不下去。
    “一首江南春,竟然被師妹吹奏成這個模樣,看來師妹不但有心事,而且還有大大的心事。”
    淡淡的聲音之中,一臉笑容的祝云虹,從山邊走了過來,他輕輕的拍著手,此刻看上去,卻一如翩翩佳公子一般。
    “師妹是不是在等待炎冰二老的消息,如果是的話,我可以告訴師妹你,你不用等了,炎冰二老沒有攔住鄭鳴。”
    “英雄少年,不遠萬里,單槍匹馬為紅顏,這是何等可歌可泣的故事,我已經有點忍不住要觀賞一番了。”
    說到此處,祝云虹有點得意的仰天大笑起來。
    “師兄,你覺得我現在從這懸崖上往下跳,然后說你非禮我,會不會有人信?”姬空幼的面容,帶著燦爛的笑容,輕聲的朝著祝云虹說道。
    祝云虹本能的道:“師妹,這自然不會有人信,而且師妹你一定死不了,你……”
    說到此處,祝云虹的臉色陡然大便,他看著姬空幼的神色之中,更是充滿了恐懼的神色:“師妹,這并不好玩,師妹還有人要等,何必和為兄開這種玩笑。”
    一滴滴的的汗珠,不斷地從祝云虹的臉上留下,這一刻的祝云虹,心中真是后悔的要死。
    自己實在是吃了豬油蒙了心,怎么就跑到這里來了呢?自己這不是找死嗎?雖然姬空幼的話,在魔道中人看來,就是最為丑劣的謊言。
    但是這謊言,卻看用在誰的身上。托天老祖性格喜怒無常,而且很多事情,都不以常理出牌。
    現在姬空幼既然已經準備被他納為妾室,不管自己是不是非禮了姬空幼,以他那種殘暴的性子,絕對會第一時間,將自己直接給宰了。
    姬空幼的笑容,也在這一刻消失的干干凈凈,她伸出手指,朝著山下一指道:“滾!”
    祝云虹是一個驕傲的人,但是現在,他卻如蒙大赦,絲毫不敢犟嘴,快速的朝著山下跑去。
    在祝云虹離去之后,姬空幼的眉色之間,再次升起了淡淡的笑意,不過隨即,這笑意就變成了愁云。
    “師妹實在是讓人羨慕啊!有少年不遠萬里為你而來,現在各位尊長,可都已經興致勃勃的準備看戲,他們已經開始為這少年能夠過煉心十二魔境多少重開賭了。”
    說話的是一個紅衣女子,眉目秀麗,但是走路之間,卻帶著一種風流的味道。
    姬空幼看著女子,冷哼一聲道:“二師姐,你應該知道,他并沒有說要闖煉心十二魔境,甚至他連什么是煉心十二魔境都不知道。”
    “這些,都是祝云虹個無恥的東西造的謠言!”
    那紅衣女子嘻嘻一笑道:“不管是謠言也好,還是真的也罷,他既然已經朝著這摩云山而來,而且諸位長輩,就是托天老祖他老人家,都已經認定他要為你闖煉心十二魔境,那么他就只有闖煉心十二魔境一途。”
    “師妹,他沒有選擇!”
    ……
    “岑老六,地元山的猴兒酒準備好了沒有,我告訴你,你小子別給我顯擺自己機靈,要是猴兒酒準備不好,誤了老祖他老人家的大喜,老子就拿你的腦袋下酒!”
    一個身高丈二,膀大腰圓,渾身上下,充滿了兇惡氣息的漢子,聲音高亢的喊道。
    此刻這漢子正站在一座山峰的頂端,一時間很是有一種拉風至極的感覺。
    他的喊聲剛剛落地,就聽從下方的山谷中,傳來了一陣諂媚的笑聲:“沈二爺,您怎么來了,這許小事,打發一個小子過來就行了。”
    伴隨著這聲音,就見一個骨瘦如柴,雙眸通黃的男子,快速的從一棵棵大樹上飛身過來。
    雖然此人的速度很快,但是他的腳步落在那一根根樹枝上,卻引不起半點樹葉的晃動。
    就憑著這一手輕身功法,要是能夠進入大晉王朝,絕度能夠能到一個探子首領當一當。
    那雄壯的大漢哼了一聲道:“我要是不來,你小子是不是就不準備送猴兒酒了。”
    說話間,大漢的身體,就聽那高有三十多丈的山坡上,直接挑落了下來。
    大漢的身形,在人群之中,可以說是重量級的存在,他這么一跳下來,就好像一塊巨石,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一時間,那本來平靜的山谷,響起了無數的猴子叫聲,更有不少大小不同的猴子,好像遇到了什么天敵一般,瘋狂的四亂奔逃。
    本來猶如猴子一遍的中年人,在看到猴子驚慌失措的樣子時,眼眸中升起了一絲的怒意,但是當他看著通體上下,好像并沒有半點不適的壯漢時,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的燦爛。
    “哈哈哈,二爺您說笑了,用上好的碧根桃釀造的猴兒酒,我已經準備了三十葫蘆,正準備給您送去呢?我就算是忘了自己姓什么,也不敢忘了二爺您的事情。”
    ps:  第一更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