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377 故人來訪

  “你去通稟鄭鳴一聲,就說故人來訪!”目光中帶著一絲蔑視的朝著那高大的府門掃了一眼,祝云虹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他特有的驕傲道。
    不過很快,他的驕傲,就被那門子給碾壓的粉碎:“閣下,勸你還是不要用這種雕蟲小技,您可知道,這半個月來,像您這種說是我們家少爺故人的,足足有五百多個了。”
    “好家伙,就連一個我們家少爺曾經好意扔了一錢銀子的乞丐,都說是我們家少爺的故人,嘖嘖,我們領頭的副管家吳半仙說了,對這樣的人,根本就不用客氣,一律打出去!”
    祝云虹就覺得自己心口的血,差一點沒有噴出去,他祝云虹是什么人,那可是堂堂的七情宗的嫡傳弟子,在七情宗之中,不說地位數一數二,卻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現在,竟然被一個門子拿乞丐來比擬,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要是這樣的話,那你就不用稟告了,但是等你家少爺后悔的時候,我相信他絕對不會對我生氣。”祝云虹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威脅的道。
    那門子的臉色,頓時就是一變,他朝著祝云虹仔細的打量了兩眼,這才道:“您高姓大名,我這就給您稟報一聲,看看我們少爺認不認識你。”
    “你就說當年莽龍山的故人,相信你們少爺忘不了!”祝云虹說話之后,看到那門子慌慌張張的跑進清泉伯府,心中不由得一陣爽利。
    狗眼看人低的狗東西,現在該知道,祝爺爺不是你一個門子能夠看不起的了吧!
    不過在這個心思剛剛升起的瞬間,祝云虹的心中又升起了一絲的悲哀。他祝云虹是什么人物,作為七情宗的核心弟子,怎么現在竟然下賤到和鄭鳴的一個門子一般見識的地步。
    可惱啊!
    半刻鐘之后,一個面目清顴的老者,從門中走了進來。這老者一身綢布做成的衣物,猛地看上去。竟然給人一種世外高人的感覺。
    “敢問閣下可是要找鳴少之人?”那老者在來到祝云虹的身邊,輕輕的開口道。
    對于這老者,祝云虹一時間竟然有一種不敢小視的感覺,他朝著老者一抱拳道:“不錯,在下是有事情要告訴鄭鳴,還請閣下通稟一聲。”
    “既然閣下有事,那就請閣下隨我來吧!”說話間。老者灑然向前引路,那飄然出塵的模樣,讓祝云虹越發不敢小瞧。
    “不知道老丈高姓大名?”祝云虹在走過一個轉彎的時候,輕聲的請教道。
    “貴姓不敢當,在下姓吳。”那老者說話間,陡然快步的來到一個門口,畢恭畢敬的喊道:“二少爺,您的客人來了。”
    本來一副雍容飄然的人,陡然變成了一副卑躬屈膝的奴才樣。這……這畫風對于祝云虹而言,轉變的實在是有點太快。
    但是這并不是重點,重點是祝云虹自己。剛才竟然神使鬼差的,恭敬的朝著這個老者。問他的高姓大名。雖然這好像沒有什么錯誤,但是祝云虹卻覺得自己的面皮發紅。
    自己身后什么人物,自己乃是七情宗的核心弟子,以后在這偌大的大晉王朝之中,也要占據一席之地的人物,自己竟然向一個仆役行禮。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老吳,你就讓他進來吧,沒想到,還真的是故人。”鄭鳴的聲音。從里面傳了出來。
    聽到這聲音,祝云虹越發覺得不爽。不過他這一刻,他能夠做的,也唯有讓自己的胸挺得高高的,一副十個不服,八個不忿的模樣。
    不過在走進房間之后,他還是忍不住將目光落在鄭鳴的身上,和鄭鳴已經有一年多不見了,祝云虹就覺得此刻的鄭鳴,有不小的變化。
    別的不說,就拿身高而言,鄭鳴的身高比上次相見的時候,足足高了一尺多,足足八尺多的身材,雖然不算太高,但是卻隱含著一種普通人沒有的氣勢。
    一種好像能夠扭轉天地的氣勢。
    在祝云虹打量自己的時候,鄭鳴同樣在打量著祝云虹,從外貌上看,祝云虹并沒有任何的變化,歲月好像在他的身上并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
    當然,在鄭鳴的眼中,這位的氣度,好像也沒有變,最起碼,因為歲月沉淀,應該出現在他身上的沉穩,卻是半點都沒有出現在他的身上。
    不過作為武者,鄭鳴最注意的,還是祝云虹的修為,在鄭鳴的探測中,祝云虹的修為,這兩年有了一些進步。
    現在的祝云虹,雖然沒有達到四品,卻已經在五品的巔峰晃蕩,在一般人看來,祝云虹的修為,進步也不算小。
    可是,以往在修為上,要借助英雄牌才能夠抵抗祝云虹的鄭鳴,現而今卻已經難以將祝云虹放在眼中。
    祝云虹也看著鄭鳴,他同樣忍不住探測鄭鳴的修為,但是探測的結果,卻是在他的前方,是一團通紅的火海,別的他半點都探測不出來。
    鄭鳴這個家伙,一定是用了什么秘法,才會讓自己感應不出他的修為。雖然已經聽說鄭鳴有激戰宗師的修為,但是在祝云虹的心中,他絕對不愿意承認鄭鳴有如此大的成就。
    “祝云虹,想不到你竟然會來到我這里,你就不怕我心情不好,直接宰了你下酒嗎?”鄭鳴看著一副昂首挺胸模樣的祝云虹,漫不經心的問道。
    祝云虹的臉色一變,雖然他算準了鄭鳴不會殺他,但是此刻鄭鳴的話,卻讓他有點恐懼。
    隱隱約約之間,他心中竟然有一絲后悔,自己在這個時候,撩撥鄭鳴干什么?
    不,就算是自己算計鄭鳴,只要一封信足矣,又何必惹事生非親自跑到這里來呢?
    但是他心中不愿意向鄭鳴低頭的那股怨氣,讓他仗著膽子道:“兩國交戰,還不斬來使,更何況我此來,只是要向鄭鳴你發一個請帖。”
    “十天之后,就是摩天山托天老祖和我師妹大喜的日子,為了了卻我師妹最后一個心愿,我這個做師兄的,怎能夠不通知他心儀之人呢!”
    “鄭鳴,我姬師妹傾心于你多日,這臨嫁之前,多么重要的日子啊,她都留在了清泉伯府,為的只不過是,在自己的心中留下一些好的回憶。”
    “雖然我和師妹兩個人以往有一些爭執,但是不管怎么說,我都是她的師兄,這種情況下,我這個做師兄的,又怎能不幫自己的師妹一把呢?”
    “她不希望你知道,但是我還是要告訴你!”
    一口氣,將這些話說完,祝云虹覺得自己的心,一下子暢快了許多,他用一種看戲般的目光看著鄭鳴,他覺得,這一刻的自己,完全就是一個看戲人!
    他想要看到,鄭鳴痛心疾首的模樣!
    鄭鳴從來都沒有想過,姬空幼會對他用情至深,倒不是說他不相信姬空幼,實在是這讓他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姬空幼這妖女,可以亦敵亦友,但是鄭鳴從來都沒有將這個妖女,當成戀人來想。
    不是不想,以姬空幼那傲人的條件,鄭鳴絕對不會矯情的說,自己從來都什么也沒有想過。
    只是,在他的心中,已經有了傅玉清不說,對于姬空幼,他更多的感覺,是這個女人,應該是一個朋友。
    可是現在,姬空幼的師兄,祝云虹卻告訴自己,姬空幼喜歡的是自己,她來到清泉伯府,為的就是想要讓自己最好的日子,能夠過得愉快一些。
    這讓鄭鳴的心,很是不舒服!
    雖然這種不舒服,還沒有到痛心疾首的地步,但是這種不舒服,卻深深的影響著鄭鳴的心。
    托天老祖,姬空幼!
    雖然他不知道托天老祖是誰,但是想到那個猶如精靈一般的女子,竟然要嫁做他人之婦,一股隱藏在心神內不得嫉妒,直接升起在他的心頭。
    不舒服,真是太不舒服了!
    一個個念頭,在鄭鳴的心中閃動,這些念頭,讓鄭鳴很是不舒服,他的眼眸,落在了祝云虹的臉上。
    祝云虹這一刻,正用一種戲虐的目光看著鄭鳴,在他看來,現在的他,有資格用這樣的目光看著鄭鳴。
    他在鄭鳴這里,已經受到了不少的打擊,所以他絕對要將這些打擊帶著利息收回。
    要不然,他千里迢迢的來到清泉伯府是為了什么,還不是要讓自己的心頭,出一口氣嗎?
    “你來告訴我這些,是不是希望我去拿摩天山,去將姬空幼救出來啊?”鄭鳴的聲音聽起來平靜,好像并沒有任何氣氛的意思。
    祝云虹哈哈一笑道:“鄭鳴,我之所以來告訴你這些,是因為我覺得我師妹為了你這樣的費盡心機,實在是有些不值,至于其他的,真的沒有。”
    “你呀你,也就不用在這里胡思亂想了,哈哈哈!”
    祝云虹不是一個傻子,相反,他還是一個相當聰明的人,現在鄭鳴的情形,讓他覺得鄭鳴對于姬空幼,一定有著不一般的感情,自己告訴鄭鳴的這些事情,讓鄭鳴絕對難以平靜下來。
    “多謝你了!”鄭鳴冷笑一聲,手掌揮動,凌空朝著祝云虹打出了一拳。
    “為了感謝你的熱心,我送你一拳,不用謝了。”
    這一拳,鄭鳴揮出的,并沒有任何的氣勢,伴隨著這一拳的轟出,一個赤紅色的真氣圓球,朝著祝云虹直接砸落下去!
    PS:  周末了,祝各位看書的兄弟吃好玩好心情好,閑了別忘給貓貓投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