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376 開山劍法

  可惜的是,鄭鳴現在掌握的五式龍象拳,能夠被這樣改造的,只有三招,但就算如此,卻已經讓鄭鳴有了最巨大的收獲。
    當然,這接近一個月的閉關,也讓鄭鳴手中四百多張石之軒的英雄牌,剩的不到二十張。
    但是,值!這四百多張石之軒的英雄牌,鄭鳴覺得用的是非常的值。
    這一次閉關,鄭鳴不是沒有突破第三品的機會,而是有七八次突破三品的機會,只是他隱隱約約的感到,現在這個時候突破,好像缺了一點什么。
    正是這個缺憾,讓鄭鳴數次都強行將這種突破壓了下來,他心中清楚,這個時候突破了第三品,雖然能夠讓自己的修為,有暫時的進步,但是對以后,并沒有任何的好處。
    這就好比蓋房子,在打基礎的時候,如果一味求快,最終根基不牢,再往上建設的可能性就會很小。
    而根基穩固,則有通天的可能。
    “拜見鳴少!”鄭金五兄弟在鄭鳴收起紅日之身后,快速的飛身而來,恭敬的向鄭鳴行禮道。
    此時的五個人,神色之中不但有敬畏,更多的是激動。鳴少現在如此的強大,對他們而言,就意味著他們的靠山更加的穩固,也有機會,踏上更高的層次。
    對于鄭金五兄弟,鄭鳴一直很看重。雖然他們的資質一般,卻是能夠為他死的人。
    “你們不用多禮。”鄭鳴說話間,剛剛準備揮動一下衣袖將三人托起,卻又快速的將衣袖放下。
    他現在的真氣,因為隱含了太陽真火,炙熱無比,揮動一下,說不定就能夠將石頭給燒碎。
    鄭金五兄弟雖然修為也算是登堂入室,但是畢竟還沒有練成真氣,根本就抵擋不了鄭鳴的真氣。
    “最近定州之內,可有什么事情發生嗎?”在鄭金五人站起之后。鄭鳴問道。
    “回稟鳴少,最近倒沒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只是……只是……”鄭金的話到了最后有點遲疑。
    鄭鳴凝眸朝著鄭金道:“我們之間,還有什么事情不能說嗎?”
    鄭金在心中嘆了一口氣,雖然他剛才想要說姬空幼的事情,但是他覺得,姬空幼好像并不是鄭鳴的良配,所以還是決定將這件事情放下。
    更何況,姬空幼自己。也曾要求不要將這件事情說給鄭鳴聽。
    “只是最近大少爺的婚事,實在是讓人撓頭,聽說四十多個七品世家,都派出了自己家族最美麗的嫡女,來到錦綸府,等待著夫人的挑選呢!”
    鄭金說到這里,輕輕的笑了起來。
    鄭鳴也沒有在在意鄭金剛才的異樣,他這一刻,也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道:“沒有想到。我哥竟然有這樣的艷福!”
    鄭水在五個人之中,是一個靈活的人,他從自己大哥剛才的話語中。也聽出來了一些什么,所以他當下輕笑道:“鳴少您不用羨慕大少爺。要是您提出想要找一位夫人的話,恐怕整個大晉王朝都要動起來呢!”
    “你這小子,竟然敢拿我開玩笑!”鄭鳴朝著鄭水喝罵了一句,心中陡然升起了一個念頭。
    這五個人,是自己最大的心腹,現在自己手中的石之軒英雄牌還沒有用完,何不提升一下他們的實力?
    有了這個念頭,鄭鳴當下就道:“今日趁著這月光,讓我看看你們這些天。有沒有進步。”
    鄭金五人的臉上都露出了興奮之色,鄭鳴剛才表現出來的武技。實在是太讓他們感到羨慕了,現在鄭鳴這架勢,明擺著是想指點他們啊!
    “公子,那就由屬下先請教!”鄭金和四個兄弟對視了一眼之后,恭敬的朝著鄭鳴一抱拳道。
    鄭鳴一擺手道:“你們一起聯手進攻就是。”
    鄭金五人對于鄭鳴現在已經佩服到了骨子里,當下也沒有多說,同時一抱拳之后,就各自仗劍,朝著鄭鳴進攻起來。
    開始的時候,這五人還因為自己等人面對的是鄭鳴,所以出手都所有保留,但是隨著鄭鳴那猶如煙塵般的身軀,讓他們實在是難以琢磨,這才全力以赴。
    鄭鳴此刻,已經將石之軒的英雄牌點開,雖然以他現在的情況,同樣可以指點鄭金五個人,但是他更希望運用石之軒的英雄牌,讓這五個忠實的屬下,有突飛猛進的進步。
    最最重要的是,要讓他們走好自己屬于他們自己的路。
    五個人的劍法,要說起來,都是相當的純熟,可是在鄭鳴看來,這五人劍法的有點,也只能是純屬。
    除了純熟,鄭鳴找不到夸獎他們的詞語,三十招過后,鄭鳴手指在虛空之中輕輕的一點,鄭金他們五人就覺得一股熱氣,從自己的寶劍之中傳來。
    這股熱氣猶如針扎一般的疼痛,雖然他們想要緊緊的握住自己的寶劍,但是那手還是不由自主的一松。
    “公子,我等羞愧!”雖然知道自己和鄭鳴的差距,但是此刻,五個人還是有些臉紅。
    鄭鳴一笑道:“你們現在和以前相比,已經進步不少,不過這些進步,還不夠!”
    “特別是鄭水,你性子柔和,卻練一種大開大合的劍法,將這種劍法,都搞成了四不像,我記得我以往和你說過,要練習一種和你自己相配的劍招。”
    鄭水聽到鄭鳴的批評,臉一下子紅了起來,而鄭金等三人趕忙道:“公子,小水是為了和我們配合,這才修煉這開山劍法的。”
    鄭鳴擺了擺手道:“你們兄弟情深,我早就知道,但是這種練習的辦法,對你們都沒有好處。”
    “也罷,既然你們如此在意這種劍法,那我就將這種劍法稍微給你們修改一下。”
    說話間,鄭鳴朝著鄭金手中的長劍一招手,直接將那柄長劍拿到了手中。
    “鄭水,這套劍法,你給我看好了!”
    鄭水瞪大了眼睛,他生怕自己稍微有一個眨眼,就將這套劍法給忘記了。可是當鄭鳴第一招施展的時候,鄭水就有些愣住了。因為鄭鳴的第一招,依舊是開山劈岳。
    這怎么還是開山劍法。就在鄭水疑惑的時候,鄭鳴又開始施展第二招。雖然這第二招和開山劍法的第二招在招式上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鄭水的眼睛卻亮了。
    大開大合的開山劍法,在鄭鳴的手中,卻已經變的纏纏綿綿,一如春水向東流。
    看著這劍法,鄭水有一種想要跳出來的感覺。以往,他覺得這開山劍法實在是太難練,但是現在,在鄭鳴手中的開山劍法,他只看了一遍,就已經完全記住。
    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啊!
    如果說鄭水開始的時候,只是一種驚嘆的話,那么隨著鄭鳴將開山劍法分別施展了五次之后,他們的驚嘆。就已經完全變成了敬服。
    一套劍法,五種不同的使用辦法,而且還是最適合他們的劍法。他們都覺得,只要將這五套劍法練熟。他們不但可以修為大進,更能夠聯手形成一種劍陣!
    ……
    “要我說,在這天下,年輕一代的第一英才人物,當屬咱們鄭鳴公子,什么凌風傲世,什么卓英亢,和咱們鄭鳴公子差的太遠了!”
    “老哥,你這話說的不行!卓英亢和謝凌風。怎么配和咱們鄭鳴公子相提并論呢,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你們可能不知道。我有一個親戚在赤炎山當外門弟子,他可是親眼見到的,赤炎山的三品長老火煞,因為不服鄭鳴公子,親手向鄭鳴公子挑戰,嘖嘖,最終卻敗在了鄭鳴公子的手中。”
    “你們想一想,能夠擊敗三品宗師的鄭鳴公子,絕對有著宗師級別的修為!”
    “這個倒是,不過鄭鳴公子是宗師,他師尊雄霸是頂尖的一品大宗師,嘖嘖,我看這次滄浪之巔的比斗,雄霸先生能夠勝的可能性很大啊!”
    “話不能這么說,雄霸先生雖然不凡,但是前些時候在京城和劍帝大人交手,也只不過是平局而已。”
    “現在劍帝大人敢于挑戰,一定有一些把握,我覺得劍帝大人的勝算更大!”
    “反正我買了五十兩銀子的雄霸大人獲勝,雖然雄霸大人并沒有怎么出手,但是他可是鄭鳴公子的師尊啊!”
    伴隨著這句話,剛剛還爭執的有點熱火朝天的人,一下子變的平靜了不少。
    在不少人的眼中,鄭鳴公子的師尊,好像也成了一個了不得的理由。
    什么狗屁理由!祝云虹的心中暗罵道。他的手指,重重的握著手中的杯子,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絲的冷色。
    他不愿意否認,也不能否認,對于這個可惡的鄭鳴,他內心里有些妒火中燒。
    嫉妒,就是深深的嫉妒,這個人,不但成為了自己和傅玉清之間最大的障礙,而且更讓他不能夠忍受的,是這個人的名氣,已經超越了他。
    這怎么可以?這簡直是不可原諒!他祝云虹才應該是天縱奇才,他祝云虹,才應該是這一切的主角。
    而不是像現在這般,在這里聽別人說那個家伙的事情,然后……然后讓自己不爽利。
    不過隨即,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鄭鳴你不是縱橫無匹么?你不是所有人眼中的英才嗎?那現在這件事情,我看看你怎么辦!
    是像烏龜一樣的退縮,還是去找死?不過不管是一種什么結果,都是他祝云虹喜聞樂見的。
    只是……只是那個妖女,居然會喜歡鄭鳴,這讓祝云虹的心中相當的不舒服。雖然他從來都沒有將那個妖女看成是自己盤子里的菜,但是看到一盤好菜,就這么心甘情愿的愿意被一頭豬給拱了,這同樣是讓人感到難受。
    將自己手中的玉碗輕輕的一放,祝云虹手揮著折扇,笑吟吟的朝著清泉伯府的方向走去。
    PS:  話說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早更的老貓有票么?哈哈,期待兄弟們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