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1)      完本感言(03-31)     

隨身英雄殺375 我想跟你生猴子

  鄭金猶豫了瞬間,最終還是勸道:“姬姑娘,再過三日,就是鳴少出關的日子,您又何必如此的堅持!”
    姬空幼依然一言不發,但是鄭金卻覺得,姬空幼的身體,在這一刻輕輕的顫抖了一下。
    這一顫很輕,真的很輕,看到這輕輕的一顫,鄭金有一種自己是不是看錯的感覺。
    畢竟,姬空幼是絕頂的高手,在鄭金的眼中,就算是三四個自己,在面對姬空幼的時候,也絲毫沒有還手之力。
    這等的武者,對自己身體的控制,實在是太過于強大,很難讓這等的強者,出現失神的情況。
    “我只是想在這里呆一會,你們都給我走!”帶著一絲冷意的聲音,再次從姬空幼的口中傳出。
    聽到這命令式的口氣,鄭金的眼眸中,升起了一絲怒意,但是他瞬間,還是將怒意壓了下去。
    搖了搖頭,鄭金躬身道:“既然姬姑娘堅持,那鄭金就此告辭,不過還請姑娘萬萬不可越過此石,要不然鄭金會很難做。”
    就在鄭金低頭的剎那,他就覺得一愣,因為他感到,好像有什么東西掉落。
    這掉落很輕,輕的幾乎沒有聲息。鄭金的修為雖然不是特強,但是他的聽力,在諸兄弟之中,卻是數一數二的。
    按照他聽力的感覺,這種落地的東西,應該很小,一根針落在地上,不對,針應該更重才對。
    比針還輕的東西是什么,落在草葉上,沒有半分的聲息,心中念頭快速的閃動,鄭金的心驀然一動。
    不過他快速的將這種想法,從自己的心頭壓下,恭敬的朝著姬空幼行了一禮的他,帶著人快速的離去。
    山風呼嘯,但是落在姬空幼的身上。卻難以吹動她的半點衣衫,修為已經有不小進步的姬空幼。雖然離五品還有一些差距,但是真氣卻已經能夠護住她的身軀。
    她瞪大著眼睛,希望能夠和七天前一般,能夠看到那個身影,就要離去的她,要求并不是太高,她只想看到那個讓她刻骨銘心的身影。
    雖然。最大的理智告訴她,她這樣做,實際上沒有任何的意義,他不知道,或者說,在他的心中,自己頂多也就算是一個朋友而已。
    朋友,普通的朋友!
    揣摩著這幾個字,姬空幼的心頭一酸。當年計算自己師兄和付玉清的時候,她是那樣的驕傲,卻沒有想到。竟然給一個小賊,將自己的心偷了去。
    橫槍立馬。問天下誰是英雄!
    想到當年他迎戰自己請來的四品強者的情形,那個身影就越加的清晰。當時自己就懷疑,他使用了什么催動身體潛能的手段,但是那一刻,他的氣勢,他的氣息,他的一切,都是那么讓人感到沉醉。
    自己不怕輸,也從來都沒有想過輸。就算是知道自己的對手是已經先一步接近了他的傅玉清,自己也沒有想過輸這個字。
    可是。造化弄人,那個該死的老東西,怎么就看上了自己!
    重重的握著拳頭,姬空幼的眼眸中充滿了冷然,她雖然不是一個逆來順受之人,但是面對魔道更加恐怖的存在,她心中的恐懼,比普通人更大。
    有幾次,她張嘴想要將自己心頭的想法說出來,再痛痛快快的放縱一場,但是那最后的理智,卻總是將她從那瘋狂的邊緣之中拉回來。
    太多的時候,自己因為自己的理智而驕傲,但是這一次,姬空幼很恨,恨自己為什么那么多事情上,保持著該死的理智。
    他有自己的家人,有自己的實力,有屬于他的一切,自己對他而言,只不過是一個外人!
    一個只是普通朋友的外人而已!
    心中思索著的姬空幼,不覺蹲下了身子,她輕輕的伸出一根手指,輕輕的在一塊石頭上戳動起來。
    “傻子,那付玉清有什么好的,老娘比她漂亮一百倍!”
    “傻瓜,人家都已經跟你說了我要跟你生猴子,你……你怎么就不能開竅一次!”
    “小賊,你這個壞蛋,怎么就能夠那么英雄呢?你明明偷走了我的東西,還不給我說。”
    ……
    拳頭大小的石頭,在姬空幼的戳動中,不斷的翻滾,它不知道,自己前世之中,哪里修煉來的福氣,竟然被這樣一個美麗的手指,不斷的戳動。
    干燥的石頭表面,慢慢的濕潤了下來,而那從姬空幼口中說出的話,也開始變的平靜。
    “你這傻瓜,從今之后,咱們就要各走各的路了,也許……也許咱們還能夠有相見的機會。”
    “呵呵,我從來都覺得,每一個人的幸福,都把握在自己的手中,雖然我現在難以反抗,但是等過些年,我一定會讓當年那些人反抗不了我。”
    “只是到那個時候,我已經不是現在的姬空幼了!”
    “不管以后如何,你都要好好的,非常的好,非常的好!”
    紅日落于山,天地如血染。
    一身裙裝的姬空幼,這一刻好像被那紅日染上了一片紅色,她的臉,在這紅色的映襯下,顯得是那樣的妖艷,那樣的不可方物。
    “鄭鳴小子,我要走了,總有一天,我會回來的,好好的,咱們都會好好的!”
    說完這句話,姬空幼扭頭而去,她的身影,在夕陽的余光之中,顯得是那樣的寥落。
    鄭金等人,一直都觀察著姬空幼,看到姬空幼要離去,趕忙打招呼道:“姬姑娘您要走嗎?”
    “嗯,我要走了,明天不會過來,省得給你添麻煩,對了,我來這的事情,你能夠幫我保一下密嗎?”姬空幼的臉上,浮現著淡淡的笑容。
    這種笑容,雖然在笑,但是卻給人一種千里之外的距離感和那莫名的傷情。
    作為從開始就跟隨鄭鳴的人,鄭金對于自己的忠心,從來都沒有懷疑過,可是這一刻,看著姬空幼那充滿了哀怨的臉,他沉默了。
    “我可以幫您保密!”最終,他咬了咬牙,沉聲的說道。
    姬空幼走了,她是一步步走的,沒有使用任何的武技,就這樣一步步的走下了山坡。
    夕陽之下,那逐漸消失在鄭金等人視線之中的身影,充滿了寂寥,充滿了落寞,充滿了……
    大日落山,夜幕漸漸的降臨,輕輕的蟲鳴之聲,開始不斷的在姬空幼的耳邊響起。
    順手拿起自己的玉笛,姬空幼準備吹上一首,但是將這翠玉做成的笛子放在嘴角的剎那,她又放了下來。
    雖然已經離去十里,但是這樣,自己還是會打攪了他。
    也就在她放下玉笛的瞬間,一輪紅光,照耀四方,這紅光好像一輪紅日升起。
    滾滾紅光之內,鄭鳴猶如一個神帝,被這滾滾的紅光包圍,充滿了無盡的威嚴。
    此刻,鄭鳴的心頭除了舒暢之外,更有一種欽佩的感覺。這人,很多時候,真的是不服不行。就拿現而今的情況而言,鄭鳴對于石之軒充滿了欽佩。
    此人的智慧,果然不能小看。
    運用英雄牌修煉這么長的時間,鄭鳴對于紅日照大千的功法,難以有半分的改動。
    因為這份功法,實在是太完美了,讓人就算有心改動一下,都難以找到改動的地方。
    能夠按照這份功法慢慢練習,不要有什么瓶頸,在鄭鳴看來,就已經是很了不得。但是現在,鄭鳴卻不得不佩服石之軒,因為他天才般的腦子,對紅日照大千進行了改動。
    雖然,這個改動,在修煉紅日照大千有成的人眼中,只是簡單的微調。
    雖然,這種微調,對于那些高層次的存在而言,實在是有些兒戲,但是此刻,鄭鳴卻覺得,這石之軒對于紅日照大千的微調,實在是太強悍了。
    按照紅日照大千典籍中的記載,只有將紅日照大千修煉到躍凡境,才能夠將自己體內的真氣,化成一輪光芒耀眼,更能夠直接殺敵的紅日。
    可是現在,憑借著石之軒的智慧,鄭鳴雖然依舊沒有突破三品,但是他卻已經能夠施展出這一手。
    雖然這只是一個很簡單的變化,卻讓鄭鳴本人的戰斗力,足足提升了數倍。
    紅日照大千的心法,金鐘罩的法門,再配合上那道心種魔大法可以快速吸納天地精氣的特性,就形成了簡單版的紅日之身。
    按照紅日照大千典籍之中的說法,一旦紅日之身有成,百丈之內,盡皆赤地。
    鄭鳴不知道這種說法,是不是有點吹牛的嫌疑,但是他現在這小紅日之身,卻也能夠光芒籠罩五丈。五丈之內的空間,雖然稱不上萬物俱焚,卻也變的一片赤地。
    在這種情況下,三品以下的武者,根本就難以挨近他的身體,就算是四品的武者,在運轉真氣護甲抵擋他紅日之身的灼熱,卻也會耗費大量的真氣。
    這簡直是敗敵立身的最好手段。
    “轟!”騰身揮拳,一團赤紅色的光圈直轟而出,而在這光圈之內,一龍一象環抱,渾然一如一體。
    滾滾的紅光,重重的撞擊在一塊十多丈的石峰上,剎那間,打的那石峰崩碎,大地顫抖。
    龍象拳的原理,同樣沒有太大的變化,但是經過石之軒的參悟,卻將龍象之力聚集為一,讓這龍象拳的攻擊力,平增了足足一倍有余。
    PS:  求推薦收藏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