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374 多情卻被無情惱

  鄭鳴的臉色,變的更加的難看,并不是說姬空幼的話讓他感到難堪,而是有那么一刻,他突然覺得,他心里居然真的有一種叫這個妖女名字的沖動!
    看著這妖女的模樣,鄭鳴恨的有點牙根癢癢。不過他只能將自己心中的不爽忍著道:“你到底有什么事情快說,我這里還有事情要處理。”
    “聽說城南新開了一家醉香樓,從天荒以外找了不少異族的小妞,很是不錯,我知道你喜歡這個,所以就來帶你去玩一趟,怎么樣,夠朋友吧!”姬空幼刷的伸開自己的白玉折扇,輕輕的托著云月容的臉道:“嘖嘖,聽說里面的姑娘,一個個都是我見猶憐的哦!”
    云月容被調戲的臉上發紅,她伸了伸手,最終還是將自己的手給放了下來。
    什么叫自己喜歡去?這丫頭,是不是已經瘋了。
    鄭鳴一揮手道:“姬姑娘,我這里還有事情要處理,來人,送姬姑娘自己去玩耍。”
    “你這人,怎么就這樣不識好人心呢?”姬空幼說話間,一跺腳,轉身而去。
    鄭鳴搖了搖頭,心說你要是好人,我就是一個圣人了。他朝著眾人看了一眼,接著道;“咱們繼續說。”
    “我閉關的時候,如果有什么處理不了的事情,就向李宮主請示……”
    還沒有等鄭鳴將話說完,姬空幼就快速的跑了過來,她的神色有點急促,貝齒咬著紅唇。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猶豫的道:“鄭鳴。你就和我去一趟吧。算我求你了!”
    看著姬空幼那可憐兮兮的模樣,鄭鳴的心不由得一軟,可是隨即,他就清醒了過來。
    這是七情宗的妖女,雖然和自己的關系,現在朋友居多一點,但是兩個人,好像還沒有到一起去醉香樓的地步吧。
    更何況。自己這么多的下屬在這里,要是自己和她去醉香樓的話,這算什么事情啊!
    “空幼姑娘,我這里還在忙,你還是自己玩去吧!”鄭鳴說到這里,停了一下道:“對了,我最近一個多月要閉關,要是空幼姑娘有事情要離去,就不用跟我告辭了。”
    “你要閉關?”姬空幼的話語之中,帶著一絲忐忑。一絲驚慌,一絲不舍的道。
    對于姬空幼這個百變的妖女。鄭鳴的態度也有點模糊,雖然說姬空幼開始的時候是自己的敵人,但是在自己的家族受到威脅的時候,她卻去找過傅玉清。
    而且還受了不輕的傷勢,這些事情,讓鄭鳴覺得,自己好像有點虧欠姬空幼。
    但是兩個人畢竟沒有什么太深的接觸,所以在感情上,鄭鳴覺得自己還是有所保留的好。
    “能不能不閉關啊,就一個月,一個月之后,我就要回去了,你就陪我好好的玩上一個月怎么樣?”
    姬空幼一雙美麗的眼眸,緊緊的盯著鄭鳴,在感覺之中,鄭鳴覺得,姬空幼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哀求的味道。
    月圓之夜,鄭鳴希望那個迎戰金無神的人會是自己!這不但是他內心的驕傲,實際上,要是他自己真的能夠迎戰金無神的話,更能夠給他帶來巨大的好處。
    所以說,時間對他而言,真的很緊迫,他怎么可能,將自己有限的時間,用在玩上。
    “對不起,姬姑娘,我沒有時間!”鄭鳴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覺得自己的心,有點硬。
    但是他并不想和姬空幼發生什么超越的關系,自然也就不愿意為了人家一個哀求,而耽誤了自己的正事。
    姬空幼那光彩照人的臉,一下子變的黯淡了下去,就好像一朵無比美艷的鮮花,突然的枯萎了。
    鄭鳴的心神修煉,已經夠堅定的,但是這一刻,在姬空幼的表情面前,他的心還是覺得一顫。
    他覺得,自己這個時候,拒絕姬空幼,實在是有點太不應該。但是他的理智卻告訴他,這只是七情宗的一種武技而已。
    就在鄭鳴鎮定心神的時候,站在他下方的羅元浩,陡然上前一步道:“鳴少,您不如下一個月再閉關,陪姬姑娘……”
    就在羅元浩快要說下去的時候,他陡然清醒了過來,一時間老臉羞的通紅。
    作為鄭鳴揮下的重要心腹,羅元浩雖然修為不高,但是好歹也是一方寨主,這些年來,他還是第一次如此的失態。
    不過此時在場的人,并沒有人笑話羅元浩。他們自己很清楚,在那姬空幼的神情下,他們自己都忍不住要為姬空幼說話。
    這其中,就包括云月容和黑妖狐兩個女人。
    “好了姬妖女,你這點手段,還是不要在我面前施展了,去去去,我這里還有事情。”鄭鳴低哼了一聲,沉聲的朝著姬空幼說道。
    他可不能任由姬空幼在這里發揮,羅元浩這樣的人物都中了招,鄭鳴可不敢說,他麾下的其他人,會不會中招。
    那本來還暗淡不已的姬空幼,剎那間,就精神了起來,她哼了一身道:“覺得自己是什么好東西似的,難道人家還找不到一個男人嗎?”
    “嘖嘖,小鳴子你的定力,好像有不小的進步嘛!”
    說話間,輕輕的搖動自己折扇,瀟灑無比的朝著外面走去,臨出門的時候,姬空幼更笑吟吟的朝著鄭鳴道:“那個鳴少,我在醉香樓,可都是掛你的帳,你可不能不承認啊!”
    鄭鳴無言以對,他真的有點無言以對!這個時候,讓他說什么好呢。
    一陣輕笑聲中,姬空幼有些囂張的走出了鄭鳴議事的房間,只不過,當她經過院門的時候,她的身影,卻顯得有點失落。
    “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自己的心法,竟然進步了不少,嘖嘖……”輕輕的自語中,帶著一絲寥落。
    鄭鳴并沒有聽到這些自語,他再將自己閉關之后的事情簡單的安排了一番之后,就再次開始了閉關。
    而他這次閉關的目的,就是要沖擊第三品。
    第三品和第四品之間,看似只有一點的差距,但是實際上,它卻是十三品武技之中,最難以跨越的。
    如果說其他品級之間的差距,就是鴻溝的話,那么第三品和第四品之間的差距,就是天塹。
    而且,還是只有一條線連接的天塹。
    跨越過這一條天塹,就能夠突破自身,成為宗師級的存在,就算是在大晉王朝,都能夠跺一跺腳,讓四方震顫,讓作為王者的司空紫符,都要仰視。
    而跨越不過,雖然地位同樣不低,卻只能仰望司空紫符。所以兩者的差距,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鄭鳴閉關的地方,并不是什么靜室,而是一座山,一座高有百丈的小山。
    三千名精銳的士兵,在五百錦衣衛的帶領下,已經將這小山圍得水泄不通,除了最要緊的事情,任何人都不得進入小山之中。
    而把手這座小山的統領,是鄭家的金木水火土五個最忠心的下屬。雖然他們武技并不是鄭鳴下屬之中最高的,但是要說忠心,卻是最強的。
    當年,鄭鳴帶領他們生死沖營,所以他們就成為了鄭鳴最忠實的下屬。
    對于鄭鳴的命令和指示,他們也是服從的最為堅決的。也正是因為他們是鄭鳴心腹的原因,所以他們的地位在定州是非常的高,就算是羅元浩,也要尊重他們的意見。
    “都睜大眼睛,任何的風吹草動,都不要給我響起,鳴少正在閉關,打擾了他老人家的閉關,就算賠上我們的性命,也彌補不了損失,明白嗎!”
    鄭金瞪的眼眸,聲音之中充滿了霸氣的道:“誰那里出了問題,立即就給我從錦衣衛滾蛋!”
    一雙粗壯手臂的鄭金,雙手通青,這是他修煉一種名為青煞掌功夫的緣故。這青煞掌易學難精,但是憑借著自己的堅毅,鄭金還是將這掌法,修煉到了入微的境界。
    “金哥,那個……那個……”一個頭領打扮的錦衣衛,快速的來到鄭金的身邊,他搓著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鄭金的眉頭也皺了一下,此刻他也感到有些為難。但是輕輕的咬了一下牙之后,鄭金還是沉聲的道:“走吧,我跟你去解決這件事情。”
    離鄭金他們半里路的距離,有一塊凸起的石頭,此時在這塊石頭上,一個翠綠色的身影,正靜靜地站在石頭上。
    雖然這身影背對著鄭金他們,但是那無限美好的身段,還是讓人不由得癡迷。
    只不過現在,鄭金實在是沒有心思欣賞,再說了,對于這個女子,他也不敢欣賞。
    倒不是說他膽小,而是他覺得,這個人,是鳴少的女人,他只能用一種敬慕,一種供奉的目光去對待,而不能存在著任何的不敬。
    “鄭金拜見姬姑娘!”
    就在鄭金行禮之時,那身影話語之中帶著一絲不滿的道:“鄭頭領,莫非我在這里,也打擾他嗎?”
    鄭金不由的撓頭,雖然這青石,在他劃定的警戒區域之內,但是他實在是難以將這種話說出來。
    畢竟,這個女子,是那樣的執著。從鳴少開始閉關,她就來到這小山下,不言不語,只是無聲的看著那座小山的山頂。
    說實話,在這里,真的什么都看不到!
    就算是鄭金,這些天來,也只有一次,偶爾看到了鄭鳴的身影。他不止一次的勸說過這個女子,但是這個女子,依舊在用自己的方式堅持著。
    ps:  求收藏推薦訂閱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