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373 四百個邪王

  云月容忐忑不安了好一陣兒,好在,祝心容這個嚴厲的師祖,這一刻并沒有和云月容談心,自然也就讓云月容逃過了一難。
    兩人的來去,鄭鳴并沒有感覺到,他這一刻整個人完全沉醉在了那一絲絲的真意上,不過在這體悟之中,鄭鳴更是順手將這鋒利的真意,融入了自己的東西。
    如果能夠在這絲劍意的催動之下,將速度變的更快一點,是不是威力能夠更大呢?
    鄭鳴已經得到了阿飛的快件真意,雖然這種真意很初級,難以和金無神的真意相比較,但是這真意,依舊不是普通的東西可以比擬的。
    再次用手指揮出一劍,這一次速度加快了數倍,只是剎那間,劍光已經劃過。
    而伴隨著這劍光的劃過,虛空之中,就出現了一道淺淺的線,一道裂開了虛空的線。
    這道線要是作用在對手的身上,絕對可以讓對手難以抵御,因為這道線,已經劃開了虛空?
    還是有些不完美,還是有一些缺陷,怎么補充這一點缺陷呢,一個個念頭,開始在鄭鳴的心頭閃動。
    第一個剎那,鄭鳴的心頭生出了三個念頭,第二個剎那,所有的念頭就消散一空,而到了第三個剎那的時候,已經什么都沒有了。
    之所以會發生這樣的情況,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邪王的英雄牌已經使用完了。
    七竅玲瓏心,果然悟性超人,這邪王石之軒,更不愧是能夠博采眾家之長,獨立創立功法的絕世人物。雖然他對天地至理的領悟,沒有金無神強,但是他卻能夠根據金無神的一道劍意,感悟出這道劍意的原因。
    變態,實在是有些變態啊!
    只不過這種變態,鄭鳴很喜歡。邪王石之軒這等人物。沒有讓自己失望。
    端起不遠處的杯子喝了一口水,鄭鳴開始思索石之軒和金無神的差距。無疑。兩個人都算是絕世的人才,之所以存在差距,是因為兩個人所處的環境不一樣。
    雖然開始的時候,兩個人所處的環境都是低武,但是自己現在所在的地方,無疑有各種高武環境的遺澤,金無神能夠成長起來。這些高武的遺澤,功不可沒。
    石之軒的世界,雖然有劃破虛空,雖然也有對大勢的掌握,但是卻沒有上升到道的高度。
    而石之軒的心智,加上自己的見識,無疑讓自己一下子擁有了不亞于金無神的能力。
    不過,這畢竟是金無神的劍意,自己要想超越。恐怕還需要一些自己的東西。
    還有就是,自己要想真正在滄浪之巔,和金無神來一場大戰。那么自己現在的修為,同樣需要提升。
    沉吟之中的鄭鳴。突然感到有一些不一樣,他抬頭朝外看去,就見三胞胎侍女之中紅蓮白藕,正定定的看著自己。
    兩張一模一樣的臉上,此時連神情都如出一轍。如果說她們以往的表情,讓鄭鳴心中有一種有趣的感覺,那么現在兩個人的表情,讓鄭鳴感到一絲小小的恐懼。
    她們的樣子,就好像餓極了的貓。遇到了最美味的咸魚一般。那簡直是一種恨不得將自己吞下去的模樣。
    大爺的,什么情況?雖然從心中。鄭鳴還沒有對這三胞胎有什么別樣的想法,但是說說小話,偶爾調戲一下,也能夠讓鄭大少感到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但是現在,明明一開口,就能夠羞紅半邊臉的少女,現在竟然一副要吞下自己的模樣,實在是讓人感到別扭。
    就是別扭!
    “你們這是怎么了?”鄭鳴重重的咳嗽了一聲,然后朝著這兩人威嚴的說道。
    紅蓮和白藕兩個人,瞬間臉變的通紅,這種羞紅臉的模樣,才讓鄭鳴覺得自己的兩個侍女,算是真的回來了。
    “公子,人家愿意永遠跟著您!”紅蓮說完這句話,就捂著自己的臉,快速的跑了。
    什么情況,雖然以往,這兩個侍女,對自己都是千依百順,但是這么大膽的表白,還是第一次啊!是什么,讓她們一下子擁有了這么大的膽子。
    莫非,這就是傳說之中的,愛情的力量嗎?
    就在鄭鳴為這種不知所謂的東西弄的頭腦不清晰的時候,就聽接著那白藕也道:“公子,我和妹妹一樣,也愿意永遠跟著你,而且……而且做什么都愿意。”
    都跑了,只留下鄭鳴一個人,在風中有些凌亂,他雖然很想問一下,這究竟是一個什么情況,但是現在這種情況,讓他根本就找不到人問。
    神經病啊!
    心中念頭閃爍的鄭鳴,目光再次落在了那滴水上,不管怎么說,現在參悟這滴水上的劍意,才是自己最重要的事情。
    四百多張邪王,自己有的是時間參悟,所以鄭鳴在盤坐在地上之后,再次點開了一張邪王石之軒的英雄牌。
    一點點的了悟,再次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伴隨著這一絲絲的了悟,鄭鳴對于金無神的劍意的了解,也更上了一層樓。
    不過這一次使用石之軒的英雄牌,讓鄭鳴最得意的,并不是對于這鋒利劍意的了悟,而是他隱隱約約的感到,一條道路,已經為自己打開。
    這道路,就是參悟自己的道,從而讓自己,走向第三品的道路。對于鄭鳴而言,這才是最重要的。
    一只貓,正緊緊的盯著自己,這是什么情況?
    當鄭鳴低頭朝著四周看去的時候,鄭鳴發現一只黑貓,不對,應該是七八只貓,都在院子里齊刷刷的盯著自己。
    和這只貓相比,鄭鳴還發現了好幾只老鼠,奶奶的,這些天敵并沒有戰斗,全都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
    什么個情況啊!在確定這些貓之中,并沒有小金貓之后,鄭鳴的腦袋有點大。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姬空幼快速的沖了過來,她來到鄭鳴的近前,快速的伸開了自己的雙臂。
    這是一種乳燕投林的姿態!
    一般來說,在這種情況下,應該有浪漫的音樂響起,只不過在姬空幼投懷的時候,在鄭鳴的耳邊響起的,卻是她的聲音:“我愿意給你生猴子!”
    邪王的魅力,鄭鳴到了天黑的時候,才算反應過來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意外是為什么。
    但是,按照書上說的,石之軒雖然魅力超人,卻也沒有讓異性見而忘形啊,怎么到了自己使用的英雄牌,就會出現這種情況呢?
    莫非,這英雄牌因為時間的關系,所以就將魅力值發揮到最大么?鄭鳴想不明白,所以干脆決定不想。
    但是他下定決心,要是自己使用石之軒的英雄牌時,絕對不能夠像開始的時候,什么措施都不用,惹得一群貓,在自己的四周亂叫喚。
    嗚嗚,姬空幼那小妞,明明說好的,要給自己生猴子,可是等自己石之軒的英雄牌用完,她竟然跑了。
    嗚嗚,還用力的推了自己一下,然后好像一只小兔子似的跑了,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鄭鳴準備閉關,在經過石之軒的英雄牌對自己來了一個系統的梳理之后,從鄭鳴的身上,找出了不少的問題。
    比如,他的修為雖然不弱,甚至可以說,他的修為很強,但是他學的東西,實在是太過雜亂。
    而這種雜亂,限制了鄭鳴修為的更進一步的提升,鄭鳴準備利用石之軒的英雄牌,讓那些得自各路英雄的東西,全部變成自己的東西。
    四百多張石之軒的英雄牌,每一張二十分鐘,就等于九千多分鐘邪王附體。
    九千分鐘,也就是一百五十個小時,按照時間來算,就算鄭鳴不眠不休的,也可以運用石之軒的英雄牌一周多。
    更何況鄭鳴不可能不眠不休的使用石之軒的英雄牌,他在利用石之軒參悟了之后,還要自己慢慢的參悟一些東西。所以,鄭鳴準備讓自己閉關一個月。
    一個月不長,特別是對于剛剛將定州平定,更準備以自己真正的實力,和金無神來一個巔峰之戰的鄭鳴而言。
    就在鄭鳴將羅元浩,云月容等人叫過來,安排自己閉關事宜的時候,一身男裝的姬空幼跑了進來。
    雖然這身裝束,讓人一看就知道是一個女人,但是卻將姬空幼的風姿,更多的表現了幾分。
    手拿著一把白玉折扇的姬空幼,輕輕的搖動折扇,笑吟吟的朝著鄭鳴行了一禮道:“鄭兄,小弟來遲,還請鄭兄不要見怪啊!”
    來遲什么?鄭鳴這幾天,就感到姬空幼好像有點瘋瘋癲癲的感覺,但是他覺得,姬空幼這個妖女,好像就應該是這個樣子。
    “姬姑娘你有事嗎?”鄭鳴輕輕的皺了一下眉頭,沉聲的道。
    姬空幼一揮衣袖,做出了一個豪氣叢生的模樣,只不過這越加顯得她胸挺腰細,婀娜多姿。
    “鄭兄,請叫我空幼賢弟,當然,如果你想光稱呼我賢弟,人家也不會拒絕。”
    鄭鳴的心頭,頓時又閃過了一道黑線,而羅元浩等人,則一個個低頭不看鄭鳴。
    他們這些天,和姬空幼也有接觸,知道這位姬姑娘,絕對不是一個能夠得罪的人物。要是得罪了她,嘖嘖,她絕對能夠折騰的你欲死欲仙。
    所以,對待姬空幼這等人物,最好的辦法,就是惹不起躲得起,千萬不要得罪。
    “難道你就那么想要人家空幼嗎?”做出一副害羞模樣的姬空幼,輕聲的說道。
    PS:  求推薦收藏月票訂閱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