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7)      完本感言(12-07)     

隨身英雄殺372 別迷戀哥

  石之軒!
    鄭鳴抽到了石之軒,邪王啊,不過連通天教主都能抽到的鄭鳴,對于抽到石之軒,還是有一定抵抗力的,他之所以激動不已,并不是因為石之軒的名字,而是因為石之軒的技能。
    不死法印、天一心法、不死七幻、幻影劍法、幻魔身法、七竅玲瓏心,魅力光環!
    鄭鳴沒有想到,一個石之軒,竟然有這么多的技能,而更讓他難以想象的,則是后面兩種。
    什么叫做七竅玲瓏心,什么叫做魅力光環!
    鄭鳴在使用李英瓊的英雄牌時,得到了一個叫做運氣光環的技能,結果那技能實在是爆表啊,只要一使用,就能夠讓人的運氣無敵的爆發。
    萬火蓮池之中,十分之一的機率,一百次的選擇,就算是有通天之力,基本上也難以做出那樣大機率的東西,愣是讓這魅力光環給完成了。
    實在是讓人掉了一地的大牙。
    姥姥的,這次石之軒,竟然弄出了一個魅力光環,好好好,看來有這個光環在手,自己絕對能夠有意外的收獲。
    就在鄭鳴心中狂喜的時候,他的腦海之中,閃過了一段文字,問的是他是不是疊加。
    疊加,最高限度的疊加,大爺的,邪王石之軒這家伙,本來就夠讓自己疊加的范圍,更何況還有魅力光環,七竅玲瓏心呢!
    疊加最高值!
    在做出這個抉擇的時候,鄭鳴的心中,還有一種興奮,但是接下來,他卻有一種想哭的感覺。
    四百多張邪王石之軒的英雄牌,整整齊齊的碼在他的牌庫之中,這種感覺,讓人很是……
    說爽吧,這個時候,鄭鳴真的說不出來。但是說不爽吧,好像也有點說不出來。
    最高值疊加,怎么會四百多張,這好像有點不對啊。自己的聲望值,還能夠剩下多少。
    鄭鳴打開自己聲望值的位置,就發現自己的黃色聲望值,并沒有太大的變化,依舊是一百多萬。
    雖然這一百多萬好像不多。但是有著一百多萬黃色的聲望值,就能夠給自己不小的底氣。
    嗚嗚嗚,有點不對,黃色的聲望值既然沒有減少,那么自己兌換了四百多張石之軒的英雄牌,又是從什么地方來的,難道是紅色的聲望值嗎?
    鄭鳴快速的打開自己的紅色聲望值,一時間他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鄭鳴自己一直在寄存著紅色的聲望值,希望自己紅色聲望值達到一億。
    一億的紅色聲望值。就能夠想誰是誰一張仙俠牌。雖然仙俠牌不如封神牌那樣的牛氣,但是仙俠牌同樣很牛,而且還是想誰是誰版本的。
    卻沒有想到,自己一時不察,竟然將四千多聲望值,全部都用掉了。
    石之軒,四百多張,自己除了用來修煉之外,真不知道拿如此多的石之軒的英雄牌怎么玩。
    一下子弄了這么多的石之軒英雄牌,鄭鳴已經沒有心思再抽取其他的英雄牌了。
    他現在最想要做的。就是試一試這石之軒的英雄牌,是不是真的物有所值,特別是那魅力光環,更是讓鄭鳴的心頭。充滿了期待。
    隨意的找出一張石之軒的英雄牌點開,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神,生出了一種詭異的變化。這種變化讓鄭鳴說,鄭鳴有點說不出來,但是這種變化,他完全能感應的到。
    當他的目光。再次落在那一滴水上的瞬間,無數的念頭,在他的心中閃動。
    “這一劍,竟然隱含著一種天地至理,這……這應該是鋒利,一種斬斷萬物的鋒利!”
    “天地之間,竟然有這種鋒利,凝聚不散,打破天地的桎梏,我以往的修煉,怎么都沒有想過這些,如果以我的修為,加入這種天地至理,那我的修為絕對能夠突飛猛進。”
    “就是這樣……應該就是這樣,鋒利的天地至理,可以改變萬物規則的天地至理……”
    伴隨著這些念頭的產生,鄭鳴的手指,更是不自覺的輕輕揮動了起來,這揮動,鄭鳴并沒有運用任何的真氣,甚至說,連最為平常的力量,都沒有怎么運用。
    但是,伴隨著鄭鳴手指的輕輕滑動,一絲淡淡的裂紋,呈現在了虛空之中。雖然這種裂紋很小,但是這種裂紋,卻擁有著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
    “師祖!”云月容有些事情需要向鄭鳴匯報,當她走來,看著鄭鳴手掌揮動,出現在虛空之中的天地裂縫,一時間整個人都驚呆在了那里。
    雖然她在自己宗門之中,也算是家學淵源,但是這種手指將虛空劃出裂紋的事情,她卻是第一次看到。
    在她的感覺之中,虛空是無限的,一般的力量,根本就難以扭曲虛空,更不要說這種讓虛空出現裂紋的情況。鄭鳴師叔,這修為怎么如此之強!
    鋒利真意,乃是作為天才人物的金無神,在經過雄霸一戰,然后機緣巧合之間才得到的一種領悟。這種領悟,可以讓金無神的戰斗力突飛猛進,也正是因為這種偶然間的領悟,才讓金無神準備再次挑戰他心中最大的對手雄霸。
    他拿這個水滴送過來,是一種挑戰,同樣也是自己的一種欣喜,可是他沒有想到,使用了石之軒英雄牌的鄭鳴,竟然會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將他的真意才參透一兩分。
    不過,和這種天才的英姿相比,更在無聲無息之中,觸動了云月容心神的,卻是石之軒的魅力光環。
    如果說云月容本來就對鄭鳴有好感的話,那么十個呼吸之后的云月容,就傻傻的看著鄭鳴,整個眼眸之中,全都是掩飾不住的愛慕之意。
    “月容,你這是怎么了?”祝心容看到自己徒孫呆呆的模樣,眼眸中就閃過了一絲不喜。
    畢竟,云月容在葬劍宮之中,那是作為掌門弟子培養的,就算不要求她事事天下第一,最少這個人,也要出類拔萃才行吧。
    所以,祝心容對于云月容這種呆愣愣的模樣,很是不喜歡。
    正沉浸在鄭鳴的魅力之下的云月容,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在祝心容不高興的高聲又說了一句,她這才算反應了過來。
    想到自己剛才癡呆呆的失態模樣,云月容的面容不由的發紅,自己剛才是怎么了?怎么能夠對師叔祖有那種不應該的想法呢?
    師祖是不是已經看到了剛才的模樣,要真是那樣的話,自己又該怎么辦呢?
    好在云月容也算是經歷過不少的歷練,知道有些事情,就算被當場抓住,也絕對不能夠說出來。所以她面紅耳赤的解釋道:“剛才看師叔祖修煉,一時間出了神……神!”
    對于這個理由,祝心容心中很不舒服。哪里有看人修煉出了神的?分明就是這個女弟子,看男人看的出了神!
    心中不爽,所以祝心容對于自己這個徒孫的教育,一時間就嚴厲了不少:“你師叔祖修煉,你在這里干什么?要記住自己的身份!”
    身份和師叔祖這兩個詞,祝心容說的是相當的鄭重,自然,這里面的意思也很明白。
    面紅耳赤的云月容,不知道說什么好,而祝心容這一刻,就朝著鄭鳴看了過去。
    鄭鳴此刻,還沉浸在自己的修煉之中。對他而言,那一滴隱含著無窮鋒利真意的水珠,就是現在自己最好的東西。
    一次,兩次,三次……
    一次次的重復之下,鄭鳴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絲的笑容,這一絲笑容充滿了狂放,這一絲笑容,充滿了理智,這一絲笑容,充滿了無盡的誘惑……
    本來,祝心容也被鄭鳴那劃動的,隱含著一絲天地真意的手指所吸引,但是她到了最后,卻將自己的目光,直接落在了鄭鳴的臉上。
    那一絲的笑容,讓她的心感到沉醉,那一絲的笑容,讓祝心容有一種穿越到過去的感覺。
    她好像覺得自己又回到了幾十年前,回到了那個讓人迷醉的春天,回到了那一絲心動的時候。
    雖然已經修煉到心若冰清的地步,但是這一刻的祝心容,還是忍不住有些心神搖曳,她覺得有一種東西走進了自己的心頭,她覺得自己的心頭,升起了一種渴望。
    怎么會是這樣呢?
    祝心容就是祝心容,她以自己最大的毅力,將目光收了回來。可是當她看到云月容再次看向鄭鳴的目光時,她心頭升起的并不是憤怒。
    而是一種酸酸的感覺,這種感覺,讓祝心容覺得意外,這種感覺,讓祝心容有一種無所適從。
    怎么可能?自己這個師祖,怎么就嫉妒起了自己的徒孫呢?而且……而且這種嫉妒,好像還來源于一個男人。
    自己竟然會因為一個男人,而升起嫉妒之心,不行,一定要將這種感覺壓下去,一定不能讓這種感覺在出現在自己的心頭。
    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的祝心容,朝著云月容重重的拍了一下道:“走吧!”
    云月容的臉上充滿了慌張,這一刻她想要對自己的師祖解釋自己的感受,但是卻又覺得,自己這一刻,真的無從解釋,甚至難以解釋。
    難道我的心中,一直都有著師叔祖嗎?
    PS:  求月票推薦票收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