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371 滄浪之巔

  司空紫符對金無神拜訪之后的第二天,大晉王朝就傳出了兩個讓人震動的消息。
    其中第一個消息,就是王家家主修煉走火入魔,暴病身亡。以王家家主的地位,他的死亡,惹得大晉王朝不少人手忙腳亂。很多人都感慨,這王家家主實在是不走運。
    但是,也只有大晉王朝最頂尖的人物,才知道王家家主的真正死因,他哪里是什么走火入魔,分明是死于自殺。
    死于金無神的命令,死于他自己的自作聰明。
    不過和第二個消息相比,第一個消息真的算不了什么。因為第二個消息,是大晉王朝劍帝金無神的消息!
    金無神越戰神秘高手雄霸,在月圓之夜,戰于滄浪之巔!
    三千九百多丈的滄浪峰,乃是大晉王朝最高的山峰,這里不但氣寒如冰,而且罡風勁吹。
    不要說一般的凡人,就算是七品以下的武者,都難以在這滄浪之巔站穩腳跟。
    這里,在大晉王朝的人眼中,才是大晉王朝真正的巔峰之所在,而月圓之夜,更是大晉王朝之人眼中,最為美麗的時候。
    最美之夜,兩個大晉王朝的最強者,在最高之地的決戰,是何其的讓人向往。
    一時間,整個大晉王朝的武者,議論的都是那月圓之夜,是那滄浪之巔。甚至已經有人開出了賭盤,就兩大高手的勝負,進行了下注賭博。
    而卓英亢挑戰鄭鳴的消息,則顯得黯淡無光。本來,卓英亢在大晉王朝之中,也算是一個人物,但是他趕的時候,實在不能算好。
    在所有人都對大晉第一人之戰充滿了期待的時候,自然也就沒有人理會他這個一品奇才的挑戰。
    鄭鳴接到快馬送來的兩件物品時,已經是司空紫符見金無神的第三日。來送金無神物品的,是司空家族的一個長老。此人有這三品的修為,在司空家族可謂是位高權重。
    只是現在。他的身份,只是一個信使!
    但是這位長老,對于自己能夠擔任信使,不但沒有感到有任何的不爽,甚至他還有那么一絲的得意。
    因為在司空家族之中,想要爭搶這個差事的,并不只是他一個。他能夠得到這個差事,也是做了不小的努力,才成功的。
    “我希望能夠面見雄霸前輩。”那司空家族的信使司空無懼,話語中帶著堅持的道。
    雄霸,那只是鄭鳴的一種偽裝,他現在已經沒有了雄霸的英雄牌,還怎么能夠讓司空無懼見雄霸。
    更何況化妝來化妝去,也挺麻煩。
    鄭鳴自然不會被此人的一句話所難倒,他只是淡淡的道:“家師不想見外人。你要是一定堅持,就請離去!”
    司空無懼的臉色,頓時變的難看了起來。他不但是皇族的長老,而且還是一個三品的宗師。鄭鳴竟然如此的不給他面子,讓他很不爽。
    可是他又不得不承認,鄭鳴確實有資格這樣怠慢于他,別的不說,就憑鄭鳴雄霸弟子這一條,就能夠讓他將所有的不爽,咽在自己的肚子之中。
    “這是劍帝他老人家轉交給尊師的。”司空無懼在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識趣的選擇了妥協,然后將一枚玉盒遞給了鄭鳴。
    這玉盒不大。但是卻晶瑩剔透,就憑這玉盒的模樣。就價值連城,但是現在,這一向是放著重寶的玉盒之內,只有一滴水。
    一滴最普通的水,不,應該是一滴被斬成兩段,現如今依舊難以重合在一起的水。
    鄭鳴看著那水,就感應到水中直沖而起的劍意,他的心神,雖然還能夠沖入這劍意之中,但是鄭鳴卻選擇了第一時間將心神收了回來。
    這里面的劍意,自己暫時還抵擋不了。
    司空無懼見鄭鳴竟然從那水滴中收回目光,眼眸中生出了一絲贊嘆。他昨晚參悟了這水滴一晚,雖然有不少的所得,卻不由得吐了一口血。
    而鄭鳴,卻能夠忍受住這劍意的誘惑,光這一點,其心智就已經超越了自己。
    這一刻,他的心中升起了一絲的猶豫,那就是要不要將手中的石頭珠子交給鄭鳴。雖然這石頭珠子,在他看來,已經達到了劍法的巔峰,但是他隱隱約約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石頭珠子的主人,比鄭鳴要差上不少。
    給,還是不給呢?
    猶豫之間,司空無懼最終還是將那石頭珠子拿了出來,輕聲的朝著鄭鳴道:“這是卓英亢讓我轉交給您的。”
    卓英亢,鄭鳴已經有些時候沒有卓英亢的消息了,并不是說卓英亢已經銷聲匿跡,而是他這段時間,實在是沒有時間打聽卓英亢的下落。
    而他這種原因,要是傳入卓英亢的耳中,不知道會不會讓卓英亢感到羞怒不已。
    順手接過那石頭珠子,鄭鳴的眼眸之中,就升起了一絲的異色,他只是剎那功夫,就已經看出這石頭珠子乃是用一片連綿不絕的劍法斬落而成。
    他的道心種魔大法和井中月的境界,更是完美的將那一道劍法,重新完整的映現到了鄭鳴的心頭。
    “鄭鳴,你有什么話,要讓我帶給卓英亢嗎?”司空無懼見鄭鳴沉吟,輕聲的問道。
    鄭鳴一笑,并沒有回答司空無懼的話,而是揮手朝著石頭珠子點了一指。
    這一指下去,那石頭珠子,頓時就生出了一道細細的裂紋。
    裂紋沒有任何的規則,甚至給人一種小兒涂鴉的感覺,對于那趨向完美的石頭珠子而言,這點下的一指,實際上就是一個對完美的破壞。
    司空無懼的眼眸中,頓時升起了一絲失望。
    鄭鳴也沒有吭聲,只是淡淡的道:“我會將金無神的挑戰轉達給家師。”
    “那卓英亢那里呢?”司空無懼搓了一下手問道。
    “你將這個還給他就是。”鄭鳴手指著石頭珠子,隨意的道。
    司空無懼走了,鄭鳴就將目光落在了那玉盒的水滴上,眉頭輕輕的皺了起來。
    金無神挑戰雄霸,可是他的手中,現在已經沒有了雄霸的英雄牌!
    沒有雄霸,可以抽,自己的手中。還有很多的聲望值,就不信抽不到一張雄霸。更何況以自己手中聲望值的數量。要是想誰是誰的話,好像也能夠弄出四個雄霸來。
    但是用四千萬的聲望值,換取四個雄霸的英雄牌,好像怎么換,都是免不了吃虧啊!
    要不直接使用帝釋天的英雄牌,和那金無神戰于滄浪之巔算了。這個念頭在鄭鳴心頭一升起,就讓鄭鳴覺得這個主意很是有些靠譜。
    但是他的心中。卻隱隱約約的有一種不爽利。不,應該說不舒服。在他的心頭,有一種期待,一種自己親自動手,和金無神戰于滄浪之巔的沖動。
    這種要萬眾矚目的戰斗,何必讓英雄牌去,為什么不能讓我自己過去呢?
    滄浪之巔啊!
    鄭鳴的目光,鄭重的落在那一滴難以重合的水上,看著那滴水。鄭鳴就感到一股森然的劍意,從水中直沖而出,朝著他狠狠的斬來。
    這一劍并不快。但是卻有一種震懾人心神的壓力,在這一劍之下。鄭鳴甚至覺得,自己的心神,竟然要被這一劍從中間斬斷一般。
    以自己現在的修為,絕對接不下這一劍!感受著那洶涌的劍意,鄭鳴的心頭,瞬間升起了一種恐懼感。
    這種感覺,對于一個武者而言,實在是沒有任何的好處,甚至可以說。一個武者要是擁有了這種想法,那么絕對就要崩潰。
    靠著自己。真的難以和那金無神決戰于滄浪之巔么?
    鄭鳴的心頭,升起了一種不服,而且這種不服,就好像一只跗骨之蛆,在不斷的吞噬著鄭鳴的心。
    不,不使用英雄牌,我也要和金無神決戰于滄浪之巔!如此讓人熱血沸騰的事情,自己怎么能夠錯過。
    雖然,使用英雄牌的自己,別人看不出來,但是鄭鳴還是覺得,這會讓自己的心有一種遺憾。
    武者所求,唯有一物,而在這種天下矚目的事情面前,自己怎么能夠留下遺憾呢!
    抽取英雄牌,讓自己的實力提升上去!
    念頭閃動之間,鄭鳴就有了一種決心,他當下就掉出自己心頭的英雄牌系統,進行抽取。
    這一次,鄭鳴并沒有從洪荒牌進行抽取,他抽取的,是武俠牌,既然下定決心要將自己的實力提升上去,最適合鄭鳴提升實力的,自然就是武俠牌。
    抽抽抽!
    沒有,沒有,沒有!
    一連抽取了三十多張,什么也都沒有抽到的鄭鳴,臉色有點黑,莫非老子剛剛準備勵志一把,這該死的英雄牌系統,竟然不給自己配合么?
    要是這樣的話,實在是……實在是讓人很不爽啊!心中念頭千轉的鄭鳴,正在暗罵期間,那黃色的英雄牌之中,陡然出現了一個人物!
    “金蛇郎君,技能:金蛇劍法,金蛇錐!”
    他大爺,看到這張英雄牌,鄭鳴徹底凌亂,什么啊,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抽取到如此渣的英雄牌,難道就不能給俺來一張好的英雄么。
    金蛇郎君,他娘的是金蛇郎君,你怎么就不給俺來一張袁承志,袁大哥俺不嫌棄啊!
    心中暗罵,直接就將金蛇郎君的英雄牌,扔到了一個角落,鄭鳴覺得,自己以后,應該沒有使用這張英雄牌的可能。
    再抽兩張,沒有的話,就直接使用想誰是誰,直接雄霸得了,要不然一直抽取垃圾牌,那實在是太可怕了。
    嗯,沒有,還是沒有,一直都是沒有!
    當鄭鳴已經準備放棄的時候,他抽取到的英雄牌,再次出現了一個人物!看著人物的介紹,鄭鳴的心,頓時升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PS:  感謝各位兄弟理解老貓,待繁體更新速度上來之后,必定猛更幾章,讓兄弟們過把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