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452 斬滅

  “這一斧頭下去,最少能夠誅殺百萬!”歸元大世界之中,一個生神境的武者,話語中帶著輕松的說道。
    此時的武者,眼眸有一些迷離,而迷離的原因,就是這位在剛才,已經喝了太多的酒。
    不錯,就是酒!
    酒對于高等武者的迷惑作用,會越來越小,但是這個越來越小同樣帶著一種前提,那就是高等武者,絕對不運用自己的功力催動化解酒氣。
    現在這位目光迷離的生神境武者,就沒有化解酒氣,他不是不能,而是不想,因為他覺得只有這樣,才能夠與自己此時的心情相匹配。
    本來,今日他是以一種戰戰兢兢的態度,觀看今日之戰,但是到了最后,這位高等武者才發現,自己的擔憂實在是太杞人憂天了。
    他所料想的一切,都沒有出現,但是氣勢洶洶的古梵一族,卻在付出了兩個圣主性命的代價下,惶惶而逃。
    這種狼狽逃竄的映像,讓他感到振奮,更讓他有一種從生死輪回之中走了一圈的感覺。
    所以他快速的喝酒,所以他瘋狂的狂歡,要讓自己沉醉在這種從死到生的感覺,至于剛才對鄭鳴再次催動斧頭進行殺伐的判斷,只是一種太過興奮的表現。
    一劍能斬百萬兵,這幾乎是無數武者心中的夢想,但是現在那武者心中唯一的理智告訴他,在誅殺古梵逃兵的事情上,并不容易實現。
    因為,古梵的逃兵,實際上也是非常的強大,別的不說,就說說現而今正在瘋狂逃竄的畫面之中,就足足有數十人,達到了法身境的巔峰。
    這些人,在平時的時候,只要一根手指,就能夠將那已經陷入了迷醉的武者,直接給斬殺掉。
    “一千萬!”天元神城上,一向不愛說話的真龜軍軍主,話語中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說道。
    這位真龜軍軍主所賭的事情,就是鄭鳴這一斧頭,斬殺的人數,而就在他說話至極,刁滅塵已經淡淡的道:“少了,最少一個億!”
    如果是大戰當前,他們這般的對賭,說不定戰龍軍的軍主,就要給這兩人一個教訓,但是此時,戰龍軍的軍主,只是用一種但這笑容的目光看著這一切。
    “破!”
    低沉的喝聲,從鄭鳴的口中喝出,他的斧頭斬出的瞬間,虛空好似顫抖了一下,再然后,沒有光,沒有熾烈的氣息,更沒有可以分裂天地的一切。
    就好似這一擊,只是世間最為普通的一次攻擊而已,可是看著這攻擊的武者,一個個神色之中,卻充斥著疑惑。
    怎么回事,鄭鳴的強大,已經是有目共睹,他的攻擊,就算是不能滅殺百萬,也不應該是半點波浪都掀不起來啊!
    一道道帶著疑惑的目光,朝著鄭鳴看了過來,只不過此刻,沒有人敢對鄭鳴提出質疑。
    就算是鄭鳴心慈手軟,將這些奔逃的古梵一族戰士給放了,也沒有人敢于說出半點的不是,畢竟,這件事情,從開始到現在,一直在出力的,都是鄭鳴。
    奔跑的古梵一族的強者們,同樣覺得不可思議,他們在鄭鳴揮動斧頭的時候,都覺得這一次一定會死傷慘重。
    但是這些已經不是他們能夠阻攔的,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要跑過自己的同伴,只有跑過那些同伴,他們才有可能活命。
    “這位大圣,還真的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物啊!”一個奔跑的亞圣,在鄭鳴的斧頭力量落下的時候,聲音中帶著一絲調侃的自語道。
    在古梵一族之中,心慈手軟從來都不是什么好的形容詞,一般來說,心慈手軟,就代表著你將會死在他人之手,代表著必將失去一切。
    不過就在那位亞圣自語說完的剎那,他突然覺得,自己的身軀好似有一絲的不對。
    但是要他說出那里不對,他又說不出來,這對于亞圣級別的存在而言,實在是不應該發生。
    一種不好的感覺,在那亞圣的心中響起,也就在這一刻,他看到自己的前方,一道道身影,無聲無息的泯滅在了虛空之中。
    泯滅,沒有任何一絲抵抗的泯滅,就好似這些人,從來都沒有出現在天地間一般。
    這位亞圣低頭,就見自己的身軀同樣在消失,在他低頭的瞬間,他還能夠看到自己的腿,但是等他驚恐的一個剎那,他的頭部以下,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
    瘋狂的催動自己最后的手段,這位亞圣想要保存自己最后一絲的活著的希望,但是很可惜,他的一切手段,一切能夠保命的絕招,在這一刻,都沒有絲毫的用處。
    黑暗依舊是黑暗,但是映入天元神城城墻上諸人目光中的,卻是泯滅,是一種無聲無息的消失。
    “這不是真的?”一個守衛在天元神城上空的神君,聲音中帶著顫抖。
    雖然剛剛的場景,沒有一絲的血腥,但是他所帶來的震撼,卻是在場人一個個都驚顫不已的。
    甚至有一些心志不夠堅定的武者,在看了這等的場景之后,直接倒在了地上。
    一切,全部恢復了平靜,鄭鳴浮在虛空之中,靜靜的看著消失的一切,神色也慢慢的恢復了平靜。
    盤古英雄牌的時間,差不多已經要到了,雖然此時他還能夠做一些小事情,但是鄭鳴并不準備去做。
    畢竟,盤古英雄牌的力量,實在是太過強大,他用這種力量去做一種小事情,實在是浪費。
    “見過大天尊!”四軍軍主,神皇大帝等人一個個在鄭鳴目光掃來的剎那,跪在了地上,他們這個時候,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不敢抬頭看向鄭鳴。
    因為鄭鳴給他們的壓力,實在是太大,大的讓他們有一種想要窒息,想要跪伏的感覺。
    鄭鳴一揮衣袖,神皇大帝等人無聲無息的站了起來。
    “四軍守衛神城,其他人各自休息。”鄭鳴朝著那些跪伏在地的強者掃了一眼,淡淡的說道。
    鄭鳴的話,對于現在的眾人而言,就是金科玉律,就是不可違抗的圣旨,幾乎在鄭鳴安排下來的瞬間,無數的人,就開始行動了起來。
    就在鄭鳴準備走入天元神城的時候,他感到有一道目光朝著他看了過來,這一道目光來自身后,但是鄭鳴可以肯定,在自己身后萬里之內,沒有一點的人煙。
    平常的目光,對于鄭鳴來說,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影響,但是現在,這道看過來的目光,卻給鄭鳴一種大恐怖的感覺。
    鄭鳴緩緩的扭頭,盤古之力匯聚在雙眸之中,也就是一個瞬間的功夫,鄭鳴的眼眸,已經跨越了虛空。
    在無盡的虛空之后,在那猶如太初一般的黑暗之內,鄭鳴看到了一雙眸子,一雙充滿了黑暗的眸子。
    在和這黑暗的眸子碰撞在一起的剎那,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顫抖了一下,而那雙黑色的眸子,則在鄭鳴看到他的瞬間,在虛空之中爆炸了開來。
    這是一尊,絲毫不弱于盤古的存在!
    因為使用了盤古英雄牌,所以鄭鳴的心中,快速的生出了判斷。至于那雙眸子的主人,為什么在一見面之后就快速的推開,鄭鳴覺得,這一切都源自于,那眸子的主人還沒有準備好,當他準備好的時候,就是出手之時。
    一念之間,鄭鳴有一種快速將那眸子的主人找到,并立即將其擊殺的沖動,他有一種感覺,如果自己這個時候擊殺不了那眸子的主人,那么自己有可能,就要葬身在那眸子的主人手中。
    但是很可惜,雖然鄭鳴一念,可以觀測四方,但是那人卻好似根本就不存在這片天地一般,讓鄭鳴根本就找不到他任何的觸角。
    在英雄牌的時間即將消失的時候,鄭鳴將自己的眼睛收了回來,他走入天元神城的剎那,嘴中冷冰冰的說出了三個字來——大圣主!
    就是四軍軍主等人,都不知道大圣主是什么樣的存在,甚至他們都不知道,古梵一族各大圣主的背后,還有這么一個強悍的存在。
    “四軍軍主、神皇大帝留下,其他人離開。”鄭鳴說話間,朝著四軍軍主看了一眼。在這一眼中,四軍軍主就覺得自己眼前的,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無上之神。
    古樸的大殿之中,鄭鳴在走進大殿的剎那,盤古英雄牌的力量,就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
    也就在這一刻,鄭鳴的心中升起了一絲的明悟,這盤古的力量,比之自己繼承原始道人真靈而成就的圣位,強大的何止是一倍兩倍。
    混沌境,這是一個新的境界,一個超越了圣人的新的境界。
    “我們反攻古梵,可有希望?”鄭鳴看著四軍軍主和神皇大帝,沉聲的問道。
    四軍軍主都是好戰之人,但是此刻,他們聽到鄭鳴提問的問題,一個個都低下了頭。而神皇大帝更是本能的揮手道:“大天尊三思啊!”
    “古梵一族擁有十大圣主,雖然這一次,他們在大天尊的手上吃了大虧,但是我們現在反攻古梵,實在是太過危險,我覺得,大天尊還是等咱們的實力再恢復一些才好。”
    四大軍主在此時,也緊跟著神皇大帝道:“請大天尊三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