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8-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8-08)      完本感言(08-08)     

隨身英雄殺1449 始祖棒

  
    對于整個天下而言,現在最要緊的地方只有一個,那就是天元神城。一些大能之士雖然沒有參戰,但是對于那關系到兩族興衰之地,還是十分關注。
    混沌虛空之中,偌大的葫蘆墟靜寂無聲,但是一枚破損了半邊的寶鏡,卻升起在了葫蘆墟的上空。
    這寶鏡和那架起在天元神城外的一元神鏡,好像頗有一些相似之處,但是寶鏡的顏色,卻越加顯得深沉了一些。
    寶鏡之中,天元神城外的情形清晰可見,不但鄭鳴,就是那古梵的五個圣主,也一一映現在寶鏡之中。
    “還真是有不怕死的。”淡淡的聲音,從一座飄蕩在葫蘆墟左側的小山上傳來。
    好像,發出這聲音的,就是那小山。
    “他不一定死,說不定他的手中,還有什么后手。”一個幽幽的聲音,從一具只剩下半邊的尸首上響起。
    兩個對話,讓本來充滿了死寂的葫蘆墟,一下子變的活泛了起來,一道道光芒,從葫蘆墟的四周升起。
    “不論是人還是古梵,又和我們有什么關系!”一個帶著冷漠的聲音道:“我們還是干我們自己的事情吧。”
    “趁著旭日那些人不在,我們應該抓緊時間,如此上好的時機,可不是天天都有的。”
    “是啊!”
    寶鏡之中的情形,依舊在不斷的變幻,但是整個葫蘆墟之中,已經沒有人再開口,也沒有人再做出任何的動作。
    此地,就好像真的變成了一處死地,一處沒有任何聲息,也沒有任何生命的死地。
    無數的畫面,依舊在寶鏡之中顯現,只不過寶鏡之中的畫面,只是增加了此地的詭異而已。
    無盡的黑暗之中,幾個身影盤坐在祭壇上。這是一個只有十米方圓的祭壇,已經快要風化的石頭,顯而易見的昭示著這個祭壇的古老和滄桑。
    “這一次拿下天元神城,整個宇宙就是我們的,不枉大圣主多年的布局,我們古梵一族終于要收獲了!”一個充滿了詭異的聲音,在虛空之中,緩緩的響起。
    聽到這聲音的人,都會覺得自己忍不住有一種熱血沸騰的感覺,不過此時,聽此人說話的人,都是不弱于此人的存在,因此這種充滿了魅惑的煽動,并沒有起任何的作用。
    “拿下這里,我們也算是有了反擊之力,嗨!”一個帶著一絲頹唐的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
    這說話的人,雖然沒有先露出來,但是在場的幾個身影,無一不是整個宇宙之中,最頂尖的存在,對于一些事情的了解,更是超越了大多數人。
    “老五,你不要那么悲觀好不好,總有一日,我們還是要打回去的!”一個圣主,聲音中帶著一絲冷厲的說道。
    “是啊,家鄉宇宙誕生了我們,總有一日,我們還要返回,那些該屬于我們的東西,還是要屬于我們。”
    “好了,不要再說了!”被稱為老五的圣主,有些焦躁的一揮手,毫不客氣的打斷道:“你們想要說什么,我都知道,但是現在,我總覺得,這一次的行動,不會那么順利。”
    “好像有些不對頭啊!”
    這老五的話一出口,黑暗之中所有的人都不再吭聲,雖然他們剛剛都對這老五的話有些不舒服,但是他們同樣清楚,老五從來都是有的放矢。
    而且,這老五的預感,在他們之中也是最頂尖的,當年那件事情,如果不是這老五的提前感知,恐怕他們在場的人,最少都要少一半。
    “老五,你不要嚇我好不好,你看看天元神城中的強者,只有一個新晉的大圣而已。”
    有人終于開口了,他從古樸的祭壇上站起來,聲音中帶著一絲激動的道:“他自己能夠翻盤嗎?”
    “我們可是已經派出了逐天圣主、裂地圣主兩兄弟,不管你們怎么認為,我一直都覺得,逐天是我們之中最強的。”
    他這一席話說出,四周有人趕忙贊同,而那個叫老五的圣主,在猶豫了好一會之后,也幽幽的說道:“你說的都很有道理,但是我感覺就是不好。”
    如此執著的一句話,可以說無比的氣人,但是那些盤踞在祭壇上的圣主,一個個神色卻變得越加的難看。
    他們都清楚,這老五,最強大的就是感覺,現在他的感覺來了,那么這件事情,恐怕真的就……
    “快看,逐天裂地準備出手了!”一個正在沉吟的圣主,目光突然落在了寶鏡上,聲音中帶著一絲急促的道。
    圣主等同于大圣,就算是一片大地的生滅,對于這些圣主而言,都算不了什么。
    但是現在,因為那老五的話語,讓這些圣主,一個個都著急了起來,他們本能的覺得心底有一種發慌的感覺。
    幾乎所有的目光,都落在寶鏡中,而映入到他們眼中的,是逐天裂地兩大圣主幾乎同時朝著鄭鳴的方向沖去。
    逐天圣主的手中,是一柄古樸的石頭戰戟,揮舞之中,并沒有任何的氣勢出現,而那裂地圣主使用的,則是猶如一根石頭棍棒般的武器。
    兩種武器,此時給人的感覺,每一種都是那么的不起眼,但是在兩件武器進行攻擊的時候,鄭鳴感覺到的,不只是大道之力,更有功德之力。
    不弱于七寶妙樹的征戰之寶,不不,應該是遠在七寶妙樹之上的征戰之寶。特別是那石頭戰戟,在逐天圣主揮動之間,鄭鳴就覺得一股股削弱的光芒,在自己的四周浮現。
    圣人級別的修為,在這戰戟之下,還要被削弱,如果是亞圣,那該是什么樣子!
    腳踩石橋,鄭鳴催動七寶妙樹,朝著那石頭的戰戟迎了上去,兩者在半空之中碰撞了一下。
    七寶妙樹刷,破天下萬法,但是在這一次的碰撞之中,鄭鳴卻明顯感到這七寶妙樹發出了一聲哀鳴。
    這是不屈,但是同樣是不甘心的哀鳴!
    七寶妙樹竟然不如那詭異的石頭戰戟,而就在鄭鳴和逐天圣主交戰之時,裂地圣主手中的石頭棍棒,更是直接橫掃了過來。
    招式平常,而且好像沒有任何的威勢,但是,只要是有一點修煉常識的存在,都知道這石頭棍棒,絕對不簡單。
    鄭鳴一揮衣袖,乾坤尺就出現了他的右手之中,他舞動乾坤尺,朝著那石頭棒子掃了過去!
    乾坤尺乃是鄭鳴勒索燃燈道人的,現在拿到了現實之中,卻也是一件了不得的至寶。
    但是在乾坤尺和石頭棍棒碰撞的瞬間,鄭鳴就覺得自己看到了一個巨人,在天地之間,揮舞著這詭異的石頭棒子。
    這巨人頭上長著雙角,明顯是古梵一族,而就在鄭鳴的心頭映現出這巨人的模樣時,乾坤尺已經從中間斷成了兩段。
    在封神之中,乾坤尺就是至寶,但是現在,這乾坤尺竟然直接破碎,可見那裂地圣主的石頭棒子,是何等的強悍。
    “哈哈哈,我這始祖棒乃是我族開天之時的至寶,你那兵器差的太遠。”裂地圣主的話語中帶著一絲驕傲的道:“現在我規勸你一句,投降吧!”
    逐天圣主并沒有說話,只是他手中的石頭戰戟,卻用一種開天辟地的勢頭,朝著鄭鳴的頭頂揮舞了下來。
    無盡的黑暗祭壇中,那些本來還處在擔憂之中的圣者們,此時一個個都淡定了下來。
    “老五,這唯一的大圣雖然也算不錯,但是要從逐天圣主他們手中逃走,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這一次天元神城,我們一定能夠拿下。”
    “老五,沒想到你的感覺,也有失效的一天,哈哈,不過不用擔心,我們對于你的感知,還是很信任的。”
    那被稱為老五的圣主,不再吭聲,此時的他并沒有放松下來,相反,他心中那種惴惴不安的感覺,變得愈發的強烈了!
    究竟是什么,讓自己的不安,變得如此的強烈呢,難道真的是那個年輕人不成?
    就在此時,虛空之中,一道熾烈,猶如長虹貫日的光芒,占據了整個寶鏡。雖然相隔無數虛空,雖然只是寶鏡之中映出的光芒,但是那些圣主的眼眸,還是不自覺的收縮了一下。
    這些圣主的目光中,充滿了震驚,雖然他們對于這光芒的力量已經有了估計,但是此時看著那遮天蔽日的光芒,他們還是生出了一絲的畏懼。
    一元復始!
    這是一元神鏡發出的神光,而只要被這神光照過的東西,都會返本還源,天元神城將不復存在。
    就在這種想法出現在眾人心頭的時候,那鏡子之中的畫面被收縮了一下,他們重新看到了天元神城的城頭,看到了站在天元神城上空的鄭鳴。
    鄭鳴騰空而起,朝著無盡的光沖了過去,而就在此時,一道黑色的弩箭,隱含在白光之中,朝著鄭鳴瘋狂的射出。
    這箭,是弒圣弩的弩箭!
    對于這弩箭,在場的圣主都了解,所以看著這弩箭的剎那,他們齊齊發出了一聲歡呼。
    在這個時候使用弒圣弩,是最好的時機,也是最好的機會!
    隨著弒圣弩的射出,虛空變得無比的平靜,就算是圣主們,也都屏住了呼吸。
    他們要見證,這個宇宙之中,最后一個大圣的墜落!
    可是,就在那弩箭接近鄭鳴的剎那,處在逐天裂地兩個圣主圍攻之中的鄭鳴,輕輕的彈了一下自己的手指。
    而后,那弩箭就輕飄飄的,落在了鄭鳴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