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369 溝通天地

  對于如何晉級三品,雖然紅日照大千有進一步的法訣,但是鄭鳴知道,法訣之類的東西都是虛的,要想突破這個坎,最終還是靠自己。
    “還請師姐指教!”
    祝心容笑了笑道:“如何晉級三品,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道,就算是修煉同一種法訣的人,也很難有相同的結果。”
    說到此處,祝心容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懊悔的道:“按照師姐我的體悟,晉級三品的關鍵,在于精,師弟你要選擇一條最適合自己的道才行。”
    最適合自己的道,在鄭鳴的心頭,最適合自己的道,應該是紅日照大千代表的道。
    看到鄭鳴沉吟,祝心容朝著左老鬼看了一眼,沒有吭聲,而左老鬼只是點了點頭,同樣沒有說話。
    在這沉默之中,最終鄭鳴輕聲的道:“師姐,第三品溝通天地,是個什么樣子?”
    “這是一種體悟,可以通過這種體悟,御使天地之力。”祝心容沉吟了一下,接著解釋道:“這種體悟,說難不難,但是說容易也不容易。”
    “很多人,終其一生,也難以感悟到這天地之中的一絲真意,然后將這一絲真意融入自己的心頭。”
    真意,融入自己心中,一個個念頭,在鄭鳴的心頭閃爍,他現在修為雖然不凡,但是依舊難以感觸過天地之間的那一絲真意。
    “真意同樣分品!”左老鬼朝著祝心容看了一眼,然后有點感嘆的道:“我們兩個所領悟的,是最普通的六品真意,雖然有希望成就躍凡,但是希望不大。”
    真意還分品級!
    “左師兄,你可知道金無神領悟的是幾品真意?”鄭鳴有些好奇的向左老鬼問道。
    “雖然很多人都說金無神靈物的是四品的真意,但是我覺得以這些年來金無神表現出來的實力,他領悟的,最少也是三品以上的真意。”
    左老鬼的眼眸中,帶著一絲羨慕的道:“三品以上的真意不但強大。而且成就也遠在我們這些領悟了普通真意的人之上。”
    “師弟,你一定要記住。領悟真意的時候,一定不要太著急,著急容易出大錯,而且很容易讓人后悔莫及啊!”
    鄭鳴重重的點了一下頭!
    ……
    十里桃花,飄落如血!
    桃花下,少年正在練劍,開始的時候。少年的劍法很慢,片片落英之下,一如佳公子在翩然起舞。
    但是半個時辰之后,少年的劍法變的飛快,最終少年的劍法,變成了一片包裹著少年的劍光。
    “嘶嘶嘶嘶!”
    一百零八道劍氣,伴隨著少年的劍招飛出,將正好落下的一百零八朵桃花,全部從中間斬成了兩段。
    “好一招落英繽紛!”隨著這感嘆之聲。有人大力的鼓掌,而那收劍的少年,則凝眸朝著說話之人看去。
    舞劍少年的眼眸中。雖然閃動著一股驕傲之色,但是當他看清楚來人的模樣之后。這一絲驕傲的神色,就變成了燦爛的笑容。
    他朝著來人恭敬的一抱拳道:“英亢拜見陛下!”
    陛下這兩個字,在大金王朝之中,雖然不是最尊貴的存在,但是在偌大的大晉王朝,能夠被稱為陛下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司空紫符。
    司空紫符雙手虛托,臉上帶著燦爛笑容道:“英亢。咱們又不是外人,何必如此的客氣。”
    “我看你這套落英劍法。已經達到了大成的境地,不愧是咱們大晉王朝的一品奇才!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你這一年之內,可是將一百零三套劍法修煉到了大成境界。”
    卓英亢并沒有因為司空紫符的夸獎,而露出絲毫的欣喜若狂之色,他淡淡的道:“英亢也只不過在努力完成家師布置的功課,僅此而已。”
    “更何況,這一百零三套劍法,大多是七品以下的武技,實在是沒有什么可以驕傲的。”
    司空紫符哈哈一笑道:“勝而不驕,英亢你以后的前途,絕對是不可限量。”
    “別說繼承大宗師的衣缽,說不定還能夠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呢!”
    在大晉王朝,一品的武者雖然少,卻也有幾位,但是此刻司空紫符所稱的大宗師,卻只有金無神一人。
    “陛下國事繁忙,來此是否有事情?”卓英亢輕飄飄的,就將司空紫符的話題給轉移開來。
    司空紫符的臉上笑容依舊,但是他的心中,卻生出了一絲嘀咕,這卓英亢以往資質雖好,但是眼高于頂,為人狂傲,成就大不了。
    但是現在,他雖然有傲氣,但是這種傲氣,卻已經潛藏在了心中,比之以往,不知道強了多少。
    金無神不愧是金無神,竟然調教出這么一個內斂的弟子來!
    “我來此是有一件事情要向大宗師稟告,不知道他老人家現在是不是有空?”司空紫符將自己心中所想壓制,依舊笑吟吟的朝著卓英亢問道。
    “師尊此刻應該剛剛做完早課,陛下請跟我來!”卓英亢說話間,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穿過十里桃花,又走過一條清清的小溪,司空紫符跟隨著卓英亢來到了一片瀑布前。
    嘩嘩的流水聲,給人一種震耳欲聾的感覺,而在那嘩嘩的流水之下,一身白色長袍的金無神,就好像一個雕像一般的站在飄落的流水之下。
    觀看著流水的金無神,整個人好像都沉寂在流水的美麗之中,那飄落的水星,不斷的打落在他的身上。
    以金無神的修為,只要是他愿意,那些飄落的水星,沒有一個可以接近他一丈之內,但是這一刻,金無神白色長袍,竟然有一點半濕的感覺。
    司空紫符在別人面前,是大晉王朝的最高統治者,所有人見到他,都要行禮。
    但是面對大晉王朝守護神一般的金無神,他只是一個晚輩,別說讓金無神對他行禮,他最應該做的,是立即向金無神表達自己的尊重。
    不過就在他準備躬身向金無神行禮的時候,那卓英亢卻拉了一下他,然后朝著他做了一個不要開口的手勢。
    司空紫符雖然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了國事處理和尋歡作樂上,但是在武技的修煉上,他也懂不少。
    卓英亢的動作,頓時讓他的頭頂冒出了一些汗,現在金無神正在參悟什么,自己這般無禮的打擾,會讓金無神不高興。
    瀑布流水,看一會倒也有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但是對司空紫符而言,這種還算是美麗的景色,看的時間長了,實在是沒有任何的意思。
    但是他同樣知道,能夠讓金無神矚目的東西,里面所隱含的,一定不是普通之物。
    他既然有緣來此,就應該好好的把握住這個機會,而不是讓自己的這個機會,白白的溜走。
    定睛看瀑布,看那一片片飛濺而下的水花,看那從山上奔流而下的水勢。只不過,這些東西司空紫符雖然看的很認真,但是他并沒有看出什么東西來。
    甚至,他覺得自己有一種急躁的感覺。
    但是,司空紫符不敢打擾金無神,甚至他不敢發出一點點呼吸的聲音。
    半個時辰之后,終于有點忍不住的司空紫符,朝著自己身邊的卓英亢看去,驀然發現,卓英亢的眼眸,也緊緊的盯著那嘩嘩的流水。
    甚至,他從卓英亢的臉上,看出了一絲喜悅。
    卓英亢不愧是一品之才,竟然能夠在這嘩嘩的流水之中,領悟出了一些自己都看不出來的東西。這小子如此年輕,就有如此的悟性,更有金無神這等的名師,說不定什么時候,就能夠成為第二個金無神。
    對于這等人物,自己應該提前投資才對。
    就在司空紫符琢磨著如何拉攏卓英亢的剎那,他陡然覺得眼前一花。隨即,他就將自己的眼睛瞪的大大的。
    因為,這一刻,動的人是金無神。
    劍帝金無神,就連他們司空家族那位老祖宗,都要忍讓九分的金無神,面對金無神,司空紫符覺得自己沒有任何的優勢。
    不,應該說,他根本就沒有辦法和金無神相提并論。雖然他在普通人心頭至高無上,但是金無神就是一個高高在上的神帝。
    金無神出手,這對于他而言,簡直就是一個難以尋找的機緣,這等的機緣之下,他要是能夠得到一點,那就能夠對他有一個巨大的提升。
    所以,他瞪大眼眸看著,生恐漏掉一點。
    金無神的手中沒有劍,但是他的手揮出的剎那,司空紫符卻覺得金無神的手中,這一刻正拿著天下最鋒利的長劍。
    一揮,就好像普通人輕輕揮動長劍一般,這好像是天底下最簡單的劍式,對于司空紫符而言,他能夠施展出更加復雜的劍招,而且還有很多。
    但是這輕輕的一揮,卻讓那流水奔騰的瀑布,瞬間被斬成了兩段,下方的流水依舊呈現出下落之勢,而上面的流水,也同樣沒有停止。
    可是,那流下的瀑布,卻詭異的斷流了。
    就好像這瀑布無聲無息的缺了一段,但是這一段,并不影響瀑布的流動一般。
    這是什么詭異的情形?司空紫符不明白,但是他卻覺得不可思議,因為流水在流動,特別是上面的流水,如果不下落的話,那么一定會擠壓成一團。
    但是,和他想的一點都不一樣,那瀑布好像并沒有任何的變化。
    PS:  第二更送上,星期一,繼續求票票,俺真的好執著啊!連我都對自己這份執著而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