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1448 十大圣主

  三日時光,過的很快。雖然在這三日時光之中,很多人盼望著三日時光快點過去,更有不少人盼望著這三日時光永遠不要過去,但是,時間依舊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
    巨大的戰堡,此時已經呈現出了一種金黃色!遠遠的看去,這戰堡,就好似一座充滿了無窮威嚴的神宮。
    但是,隨著那博大浩然的氣息越來越強烈,守衛在天元神城城墻上的強者,一個個都遭受著巨大的壓力。
    可以說,這種壓力,讓不少人都感到自己的心跳,實在是太快了一點,甚至有人都覺得,在這種心跳之下,自己會不會產生窒息。
    “一元神鏡下方的戰陣,已經積蓄了足夠的力量!”一個戰將,聲音中帶著干巴巴的聲音說道。
    此時的他,雖然依舊有無懼生死的氣概,但是面對那磅礴無窮的力量,他的心半點都平靜不了。
    他想讓自己平靜下來,但是這種事情,他只能是想一想,至于做到,他做不到啊!
    站在他前方的,是他的師尊,同樣也是他的頭領,以往在出現任務戰斗的時候,這位師尊總是要對自己的弟子叮囑一番。
    可是現在,這位面容堅毅的老師,最終只是伸出手掌,在自己的弟子肩膀上,輕輕的拍了拍。
    拍了拍的意思,那戰將心中明白的很,但是他對自己自己師尊的這種心意的表達,不但沒有任何的埋怨,甚至還多出了一種溫暖。
    聽天由命啊!
    現在一元神鏡的力量,已經不是普通大圣可以阻攔的,而天元神城上空所有的銘陣防御,都已經沒有了作用,甚至,這些銘陣防御在催動之后,還能夠增強一元神鏡的力量。
    一元神鏡傷不了他們,但是一元神鏡那返本歸元的技能,卻能夠讓他們最大的依仗,變的沒有絲毫的用處。
    “師尊,大天尊一定會有應對的!”戰將看著自己師尊的臉,一字一句的說道。
    他這話,是在安慰自己的師尊,隨著一日日感受那磅礴無比的力量,年輕的戰將對于大天尊的信任,已經變得越來越小。
    并不是他要背叛,而是這種力量,實在是太過強大。
    “快看,那是什么?”有四軍軍士大聲的喊道,隨著這喊聲,就見無數的古梵一族武者,開始從那巨大的戰堡之中,瘋狂的朝后退卻。
    從來到天元神城之后,這古梵一族的士兵好似沒有進攻過半點,但是他們這種不攻,卻給所有的防守士兵,帶來了越來越大的壓力。
    無數的戰將,無數來自天庭,來自西方教,來自各方大世界的強者,都開始登上城頭。
    雖然他們無可奈何,但是最終會是什么一個樣子,這些人,總是要看一看的。
    “他們要準備攻城了!”四軍軍主之中的刁滅塵,在騰空落在這城墻上的瞬間,聲音中帶著一絲干澀的說道。
    沖出去,將那積蓄力量的戰堡破壞掉,應該使在場所有人唯一的出路,但是這個出路,卻沒有人敢做。
    因為擋在前面的,不只是無數的古梵一族強者,還有古梵一族的三大圣主,在他們這些人之中,唯一能夠完成這件事情,不應該說唯一有希望完成這件事情的,是鄭鳴這個大天尊。
    可惜,鄭鳴在閉關準備大法,所以他們這些人,雖然心中有這種想法,也只能壓制在自己的心中。
    神皇大帝,四軍軍主,所有的強者,都緊緊的盯著那金黃色的戰堡,他們在估計著儲存在戰堡之中的力量。
    “如果沒有一元神鏡,憑借著我們天元神城的防御,催動究極大陣,能夠防御得了這股力量。”真龜軍軍主,聲音中帶著一種肯定的說道。
    真龜軍一直負責著整個天元神城的防御,而這位真龜軍的軍主,更是一個不喜歡說話,但是只要他說話,那絕對是言之有物的人物。
    平時,只要是這位真龜軍軍主說得話,那是無比的好使,因為他的話語中,給人一種信任。
    “一元神鏡這種東西,傳說在開天之戰的時候,就已經被打碎了,卻沒有想到,現在竟然落在了古梵的手中。”
    火鳳軍軍主朝著真龜軍的軍主看了一眼道:“古梵滅我們的心思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相信他們早就開始尋找著一元神鏡。”
    “你們知道大天尊,究竟準備了什么大法嗎?”說話的是一位亞圣,此時的他,聲音中還帶著一絲的期待。
    神皇大帝搖了搖頭道:“不知道,只希望咱們這一次,不要輸得太慘。”
    說到此處,他朝著戰龍軍主道:“雖然我知道,自己這個時候說這些,有些傷害軍心,但是有些話,我覺得自己還是說出來的好。”
    “天元神城雖然重要,但并不是我們整個天下唯一的要塞,就算是我們守不住天元神城,我們也應該在別的地方建造第二條防線。”
    “哪怕我們就是將七個大世界丟的只剩下一個,但是只要我們留下繁衍之地,那么我們人族,就沒有完全被滅絕!”
    “我們就總有希望!”
    戰龍軍主看著神皇大帝,不著痕跡的點了一下頭,他剛剛要說話,就見三道身影,已經飛起在了那一元神鏡的上空,這三個人一身的黑衣,處在無盡的金黃顏色之中,就好似掌控著諸天的神一般。
    古梵三大圣!
    “鄭鳴呢,我們都準備攻城了,他是不是也應該出來阻止一下,不會是跑了吧!”說話的,是那面容冷厲的圣主,只不過現在的他,說話很是有些尖刻。
    聽到此人用話語侮辱鄭鳴,西方教的不少信徒,一下子眸子變成了紅色,他們都用一種憤怒的目光,看著那面容冷厲的大圣。
    姬沒圣主輕輕的搖了搖頭,對于自己這個同伴的話語,他的心中很是有一些看不上,但是這位同伴和他沒有什么隸屬關系,所以他也只能不吭聲。
    “我在等著你們的一元神鏡攻城!”平淡的聲音,在眾人身后響起,在這聲音響起的瞬間,千丈的慶云金燈升起在半空中,而鄭鳴則站在慶云金燈之下。
    在慶云金燈的籠罩下,不論是四軍軍主,還是那些普通的軍士,一個個都感到無比的安心,這一刻他們覺得,就算是面對天崩地裂,他們也不用有任何的恐懼。
    因為,他們有鄭鳴!
    姬沒圣主的目光,緊緊的盯著鄭鳴,這位老圣主,一直都沒有對鄭鳴有任何的掉以輕心,在他看來,如果事情會出現意外的話,那么意外絕對在鄭鳴這個唯一的大圣身上。
    雖然他不信,鄭鳴能夠阻止一元神鏡的力量,但是有些時候,事情又不是絕對的。
    而那女圣主,此時則是用一種佩服的目光看著鄭鳴,雖然她并不覺得鄭鳴能夠阻攔一切,但是鄭鳴此時還能夠站出來,還是讓人欽佩的。
    至于那冷厲的圣主,目光之中則充斥著無盡的殺意,一副隨時將鄭鳴誅殺的模樣。
    “好,既然你要見識一下這一元神鏡的力量,那就讓你看一看,這一元神鏡是如何將這片天地,直接變成廢墟的。”
    說到此處,那面容冷厲的圣主突然朝著后方道:“諸位道友既然來了,就和咱們這最后一個大圣見上一面吧!”
    四軍軍主本來稍微安定的心,在聽到這句話的瞬間,一個個都變的動蕩起來,他們這個時候,也意識到了事情不好。
    古梵一族,最少擁有九個圣主,而且還有一個大圣主!
    現在,在這天元神城之外,出現的圣主只是三個,前些時候,鄭鳴以一敵三,倒也沒有吃什么虧,這讓他們所有人,都覺得安心不少。
    但是現在,那面容冷厲的圣主的話語,卻讓他們心中最后的僥幸,消失的干干凈凈。
    古梵一族的圣主,并不是三個,他們擁有十大圣主,在攻破天元神城這種最關鍵的時候,他們怎么可能只有三個圣主過來呢。
    最穩妥的方法,自然是所有的圣主一起過來,然后將鄭鳴直接擊殺在天元神城之外。
    “在下逐天,見過鄭鳴大圣!”一個身穿黑色長袍,面容英俊的年輕男子,從無數的古梵戰士之中走出來,笑吟吟的朝著鄭鳴行禮道。
    此人一出現,給人一種翩翩君子的感覺,但是這個人的氣息,比之姬沒圣主等三人,好似更勝了五分。
    鄭鳴看著這走出的圣主,輕輕的點了一下頭,而那些古梵一族的士兵,則幾乎全部恭敬的喝到:“吾等拜見逐天圣主。”
    “我是逐天的兄弟,鄭鳴大圣可以叫我裂地。”又是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年輕男子走了出來,他的相貌和逐天圣主足足有九成相似,只不過和溫和的逐天圣主相比,此人的神色,更加的冷厲,也更加的充斥著殺戮之意。
    裂地圣主!
    圣主的數量,一下子變成了五個,幾乎所有的天元神城守軍,心都沉到了嗓子眼。
    鄭鳴朝著裂地圣主笑了笑,在等待了一分鐘之后,輕輕的道:“怎么就來了你們兩位嗎?”
    “我們來,已經夠了!”那逐天圣主笑容滿面的說道。
    “不夠,而且是非常的不夠!”鄭鳴搖頭,眼眸中充斥著殺意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