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447 一元復始

  作為人族最強的堡壘,天元神城從來都沒有恐懼過攻城兩個字,相反,在聽到有人喝出攻城兩個字的瞬間,那上百萬的精兵,都快速的來到了自己的位置。
    他們已經做好了準備,只要是攻城開始,他們就讓這些攻城者為自己的囂張,付出血的代價。
    不過,雖然有圣主級別的存在喝令攻城,但是那些密密麻麻,幾乎一眼看不到邊的古梵戰船,并沒有朝著天元神城沖過來,相反他們還在倒退。
    這種反常的舉動,自然是引起了鄭鳴等人的注意,特別是作為這一次指揮主帥的戰龍軍軍主,更是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他絕對不相信古梵一族這一次會不戰而退,而事事反常即為妖,很有可能,這一次古梵一族的進攻,會存在著一些讓人措手不及的手段。
    “諸軍注意!”戰龍軍主身經百戰,深知在這種時候,自己最好的應對方法,實際上就是以不變應萬變。
    也就在這個時候,那些退卻的古梵一族開始有了行動,就見一座座戰船,竟然開始用一種詭異的規律,開始在虛空之中堆積起來,也就是一刻鐘的功夫,這些戰船,竟然堆積成為了一座巨大的戰堡。
    比之天元神城,好似絲毫不遜色的戰堡!
    戰堡并不可怕,真正讓人感到可怕的,是從那戰堡的正中心,位置,出現了一枚古鏡。
    這古鏡的鏡光,正對的位置,就是天元神城!而在這古鏡升起的剎那,一股純正浩大的氣息,就已經籠罩在了巨大的天元神城上方。
    “是一元神鏡!”一個面容古樸的小圣,第一時間說道,他的聲音不但沉重,此時還充滿了恐懼之意。
    一元神鏡,鄭鳴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但是看著這神境,他卻隱隱約約的有一種和看到太宇之塔之時的感覺。
    這一元神鏡莫非是和太宇之塔一般的存在,要是這樣的話,自己倒也不用怎么害怕,畢竟自己有太宇之塔等至寶,就算是一元神鏡很是不凡,自己也不用有太多的顧忌。
    “天尊大人,這一次恐怕咱們天元神城難守啊!”神皇大帝看著鄭鳴淡然的神色,聲音中帶著一絲悲痛的說道。
    鄭鳴知道神皇大帝是什么樣的人,這樣的人物,一般都不會輕言失敗,而能夠讓他現在說話如此的保守,那只有一個可能,就是這這一元神鏡的威力,已經讓神皇大帝這般的人物,都失去了信心。
    “一元神鏡很厲害嗎?”
    神皇大帝沉吟了一下道:“這一元神鏡論起威力,在靈寶之中,也只是普通,但是他卻有一個特殊的作用,那就是分解一切后天之物。”
    分解一切后天之物,這個技能聽到鄭鳴的耳中,就讓鄭鳴感到無比的牛氣。
    別的不說,就拿人的衣物來說,這妥妥的都是后天之物,如果被這一元神鏡照上,那豈不是他的對手,立即都要撒丫子跑人。
    “我們的銘陣,乃是后天之物,所以在這一元神鏡下,根本就起不了抵御的作用。”
    四大軍主,還有來自各方的亞圣,一個個眉頭緊皺,他們在看到一元神鏡的時候,都明白這一次的麻煩,還不是一般的大。
    雖然在古梵一族到來之前,在場的人都已經料到,古梵一族是來者不善,但是卻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準備了一元神鏡。
    一元復始,萬象更新!
    只要不是先天之物,被一元神鏡照射,就會返本還源!這種力量對于一般人煉制的寶物,可以說有著致命的傷害,但是在面對大圣級別的斗法,卻也不是那么重要。
    畢竟,像鄭鳴這般的存在,使用的兵器法寶,那都是太宇之塔之類的至寶。
    作為開天辟地所生之物,就算是被一元神鏡的鏡光所籠罩,也沒有任何的關系。
    甚至還可能讓那至寶的威力增加一二,但是放在天元神城,這一元神鏡,卻成了一種巨大的克星。
    “他們的陣勢,是一種蓄力的陣勢,一元神鏡雖然強大,但就算是圣人級別的存在催動,也難以一舉將天元神城返本還源,但是這蓄力法陣……”
    神皇大帝的的話說了一半留了一半,但是任誰都能夠聽出,此時的神皇大帝此時的沮喪。
    鄭鳴看著那被被巨大的戰堡放置在中心位置的一元神鏡,眼眸中閃過了幾絲的神光。
    如何破壞一元神鏡,他的心中有四五個想法,其中最簡單的,自然是使用盤古的英雄牌,從而一舉擊潰對手,但是這盤古的英雄牌,鄭鳴一直都不舍得用。
    三個大圣級別的人物,好似有點太少!
    但是自己孤身過去,破壞這一元神鏡,鄭鳴知道并不是一件容易完成的事情。
    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是三個大圣的圍攻,也不是那么簡單可以破除的。
    “他們蓄力,需要多長時間?”鄭鳴沉吟之間,已經有了決斷,此時的他,沉聲的朝著站在一邊的神皇大帝問道。
    神皇大帝不知道鄭鳴的葫蘆之中,究竟是賣的什么藥,但是鄭鳴是此時天地之間唯一的大圣,他無論是從任何一方面,都要遵循鄭鳴的命令。
    “天尊,如果屬下估計的沒有錯誤的話,這些銘陣的調試以及蓄力,最少需要三日。”
    神皇大帝的的話,得到了一個研究銘陣亞圣的證實,那人輕聲的道:“應該是七十二個時辰多一刻!”
    “這就夠了,我有一法,需要三日準備時間,等這一法施展,盡可破他的一元神鏡。”鄭鳴的拳頭在手掌上重重的撞擊了一下,而后肯定的說道。
    對于鄭鳴這個大圣,在場的人自然不會懷疑,四軍軍主急忙道:“如此,就請大圣您盡快施法。”
    鄭鳴的施法,實際上也就是催動英雄牌,這對他而言,也就是一個瞬間的功夫,但是隨著地位的升高,鄭鳴越來越感到,神秘這兩個字,實際上是有非常大的作用。
    別的不說,就說敬畏這兩個字,那就是你越是高高在上,越是充滿了讓他們猜不透的神秘,也越是能夠讓人從心底,生出一些敬畏之心來。
    這一次施展盤古英雄牌,鄭鳴自然要驚天動地,但是他要給人一種假象,一種他要施展這種手段,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感覺。
    天元神城內外,隨著鄭鳴的閉關,陷入了一種巨大的沉默之中,但是這種沉默,卻猶如不斷增強的壓力,緩緩的,卻堅定不移的落在每一個人的心頭。
    “聽說了沒有,外面古梵一族正在用法陣吸取星辰之力,然后用一元神鏡打破神城。”
    “怎么沒有聽說,奶奶的,我的兄弟就是在定天門的守軍之中,聽說那戰堡,足足猶如一顆星辰般的大小。”
    “戰堡再厲害,也破不了神城的防御,我們最要緊的,還是看好那一元神鏡,聽說那東西可以返本還源,要真的是那樣的話,咱們神城所準備的一切防御,統統都沒有什么用處了。”
    “聽說古梵一族兇殘無比,我們這些人,在他們的眼中,就好似食物一般啊!”
    “哎,老哥,你這話,純粹都是道聽途說,我怎么聽說,古梵一族和咱們沒有太大的差別,他們之時頭上比我們多長了一對角而已!”
    各種各樣的說法,天元神城之中不斷的傳播,一股在人推波助瀾之下,想要投降的暗流,開始在整個天元神城之中,無聲無息的流動。
    而那三個盤踞在巨大戰堡上空,守衛著一元神鏡的圣主,此時也接到了來自天元神城中的消息。
    雖然邀月大圣已經死了,但是天元神城之中,一就不缺少投靠了古梵一族的人,而且這些人在天元神城之中,還處在不低的位置。
    “鄭鳴在閉關,說是準備大法,來應對我們的一元神鏡!”面容冷厲的圣主,手持著一枚玉簡,輕聲的說道。
    老圣主接過玉簡,輕輕的掃了一眼,就遞給了坐在自己身邊的女圣主,那女圣主看的很是仔細,她好一會才朝著那老圣主道:“姬沒圣主,你怎么看?”
    老圣主看來女圣主一眼道:“鄭鳴此人,不可小看,我覺得,我們應該摸清楚,他究竟準備的是什么樣的大法。”
    面容冷厲的圣主對于女圣主這種不問自己,卻將問話的重點放在叫做姬沒圣主的老圣主身上,心中很是有些不滿,但是姬沒圣主前些時候的表現,卻也讓他有些無話可說,所以他心中雖然不爽,卻也只能淡淡的道:“姬沒圣主說的雖然有理,但是在那天元神城之中,誰又能夠接近鄭鳴。”
    說話間,他手指著天元神城四周猶如密密麻麻網子一般的諸天萬道道:“這些大道,我們誰能夠破開,進入天元神城。”
    “我的意思,咱們不用管他鄭鳴如何,只要我們將一元神鏡所需要的力量蓄滿,然后一舉讓天元神城分解還原成為各種的天材地寶,那個時候,人族的天下,就是我古梵的。”
    姬沒圣主的眉頭輕輕的挑了一下,但是最終,這位老圣主沒有接著開口,好似認同了冷厲圣主的意思。
    而女圣主的眼眸中,則閃過了一絲的厭惡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