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1446 弒圣弩

  四大軍主、神皇大帝等頂尖存在,一個個都注視著殺人古梵一族戰船之中的鄭鳴,他們的眼眸中有敬慕,但是更多的,還是一種擔憂。
    “天尊已經成為大圣,此次定當無礙!”神皇大帝朝著身邊的刁滅塵說道。
    如果說神皇大帝以往還對鄭鳴有那么一絲其他想法的話,那么現在,他最期盼的,就是鄭鳴能夠安好。
    成為大圣的鄭鳴,就算是沒有戰陣的助力,也成為了整個人族,最重要的希望。
    “找死!”面容冷厲的圣主,雙手快速的掐動,無數的大道之力,在虛空匯聚成一道羅網,朝著鄭鳴直接卷了過來。
    不過,這羅網雖然刁鉆,卻不是此人最重要的手段,在將羅網飛起的瞬間,他的手中,已經多出了一柄黝黑的小弩。
    小弩很小,只有人的巴掌大小,但是在將這小弩拿出的瞬間,幾乎所有的人族,都有一種想要哭泣的感覺。
    就算是鄭鳴,在看到這小弩的一剎那,他的心也顫抖了起來,就好似有一種無比重要的東西,隱含在這小弩之中。
    牽腸掛肚!
    就是牽腸掛肚,這小小的勁弩,讓鄭鳴升起了牽腸掛肚的感覺,就好似這小弩,有著鄭鳴覺得,這世間最親近的東西一般。
    “弒圣弩!”
    喊出這三個字的刁滅塵,眼眸中流出了一道道的淚痕,作為血虎軍的統領,刁滅塵幾乎從來都是給人一種鐵血男兒的形象,但是現而今,他的眼眸中,卻充斥著淚痕。
    而不少人族的強者,包括四軍軍主等人,在聽到弒圣弩三個字的時候,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了一種悲哀之色。
    弒圣弩是一件兵器,之所以能夠讓如此多的人族為之悲哀,是因為這個弩的來歷。
    上一次人族和古梵一族的大戰之中,人族有大圣在三位古梵圣主的圍攻之中,身受重傷,垂危致死。
    這也是上一次人和古梵大戰之中,人族唯一墜落的大圣。這位臨死的大圣,就算是在垂死之際,也沒有忘記古梵的威脅,他以自己的肋骨為基,以自己的筋肉為弦,融匯自己所掌控的大道,練就了這寄托了他渾身精血的至寶。
    弒圣弩!
    能夠擊殺圣主的兵器,擁有弒圣弩在手,可以讓亞圣挑戰圣主,而這弒圣弩在剛剛出現的時候,可是讓古梵一族的兩個圣主,在這弒圣弩下吃了虧。
    這其中,就包括古梵一族神秘無比的大圣主。
    而現在,這弒圣弩再現,但是他卻已經落在了古梵一族的手中,而且還是古梵的圣主手中,這怎不讓在場的強者,一個個心中生出一種哀嘆之感。
    鄭鳴注視著弒圣弩,他從這弩箭之中,感應到了一種不屈,感應到了一種殺戮,更感應到了一條隱含著弒圣之力的大道。
    “嗖!”弒圣弩發動,一道箭劃破虛空,直接出現在了鄭鳴的眼前,鄭鳴在這箭發動的瞬間,心中就已經有了準備,可是就算是這樣,在這道箭射來的瞬間,鄭鳴還是有一種無從躲避的感覺。
    隱隱之間,鄭鳴好似有了一種后羿拉弓射金烏時,被射中金烏的感覺!
    這一箭,應該超過了后羿的射日之箭,因為從這一箭之中,鄭鳴感應到了一條大道的力量。
    太宇之塔展現在頭頂,將鄭鳴整個人,都護在寶塔之下,與此同時,鄭鳴手中的七寶妙樹,朝著那被定在半空之中的弩箭,橫掃了過去。
    弒圣弩的箭,乃是用死去大圣的骨熬煉而成,每一根箭,都可以弒殺圣人。
    但是此刻,它被太宇之塔的時空之力定在半空,雖然還在突破,但是速度已經慢了太多。
    “啪!”
    伴隨著一聲輕響,那弒圣弩的箭,被直接從中間打破,從空中直接掉落下去。
    一直坐在古船上,并沒有出手的枯老圣主,就在那七寶妙樹揮出的瞬間,手中多出了一朵艷紅無比的花朵,這花朵隨著老圣主手指揮動,剎那花開。
    花開之間,鋪天蓋地!
    就好似一層層的折疊空間,將處在虛空之中的鄭鳴,直接折疊到了上方的空間之內。
    這花朵是什么至寶,此時鄭鳴并沒有心思理會,他能夠感到的,是這美麗的花朵之中,充斥著各種各樣的空間。
    而堆疊的空間,接下來就要爆炸!
    一念之間,鄭鳴就準備借助石橋沖出去,但是最終,鄭鳴還是停了下來,他倒要試試,這破碎的空間,是不是能夠奈何自己石橋的防御。
    “嘭!”也就是一個剎那,那包裹了虛空的花朵,就爆碎了開來,無盡的能量,從花朵的中心位置,朝著四面八方直接沖了過去。
    漆黑如墨的混沌之力,撕裂虛空,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黑洞,就是它散逸出來的力量,都讓高大雄偉,有著萬道加持的天元神城,快速的晃動起來。
    一道道的銘文,在城墻上亮起,這些符文組成了一個玄黃兩色的護罩,將那天元神城護在了中間。
    從花開到花破,也就是一個剎那的時間,而就是這一個剎那,鄭鳴還在花朵之中。
    “天尊他老人家,不會有事情吧?”真龜軍的軍主,聲音中帶著一絲忐忑。
    鄭鳴乃是他們這群人的膽之所在,如果沒有了鄭鳴,他們真的不知道自己等人,將如何守衛天元神城。而古梵一族的戰船上,雖然靜寂無聲,但是幾乎所有人都能夠感到,自己的同伴,都用一種期待的眼神,看著那破碎的,化成了混沌的天地。
    在這隱含著不同意義的目光下,一條石橋橫空而出嗎,本來破碎的空間,以及沒拿四處肆虐的空間之力,隨著這石橋的出現,直接靜止了下來。
    鄭鳴站在石橋上,頭頂上高懸太宇之塔,手持七寶妙樹,一副飄然若仙的模樣。
    絲毫無損!
    這種情形,讓匯聚在城墻上的四軍武者,幾乎同時歡呼起來,更有不少的武者,在這一刻,眼眸被激動的淚痕所充斥。
    鄭鳴作為他們之中唯一的大圣,可以說充斥著整個天元神城守軍所有的希望,而一旦鄭鳴這里出了事情的話,那么這一次的防守,就會徹底失敗。
    頭上長者銀色小角的女圣主,并沒有理會這些歡呼聲,對她這等的存在而言,這些守軍都猶如螻蟻一般,他們的任何話語,都入不了圣主的眼睛。
    一念之間,可以盡滅的螻蟻,何必放在心上。
    她真正在意的,是立于虛空之中,猶如天神一般的鄭鳴,雖然那蒼老圣主的一念花開,她也有把握接得住,但是像鄭鳴這種輕松自在的手段,她自己做不到。
    而那座呈現在鄭鳴腳下的石橋和盤旋在鄭鳴頭頂的寶塔,都給了她一種巨大的壓迫力。
    “出手!”就在女圣主的心中還在權衡的時候,一個冰冷的聲音,在女圣主的耳邊響起,聽到這聲音的女圣主,當下也不遲疑,騰空從自己的坐船上飛起。
    發出這個決定的,并不是那面容冷厲的圣主,而是那平靜無比,但是面容蒼老的圣主,此人在做出決斷之后,第一個騰空朝著鄭鳴沖去。
    和這位圣主蒼老的面容相比,他的手中,施展的是一柄漆黑如墨的巨斧,巨斧輪動之中,天崩地裂,一股股吞噬的氣息,朝著鄭鳴蜂擁而去。
    鄭鳴手持七寶妙樹,絲毫不顧忌面容蒼老圣主的攻擊,他頭頂的太宇之塔不但可以頂住空間,而且在太宇之塔的守護之下,那可以吞噬星空,粉碎星辰的攻擊,基本上對鄭鳴沒有任何的用處。
    老圣主一上來,就處在了被動之中,但是隨著那面容冷厲,手中持著銀色的長劍的冷厲圣主出現,兩個人一人攻擊,一人防守之后,才算是暫時將這種被動的局面給搬了回來。
    頭上長著銀角的女圣主,并沒有立即加入戰團,她一拍自己的儲物手鐲,一道黑色的短矛,就出現在了那女圣主的手中。
    “嗖!”就在鄭鳴和老圣主打的難解難分之時,那女圣主看準時機,陡然出手,短矛在虛空之中,化成一道黑色的電光,朝著鄭鳴砸了過去。
    女圣主出手的時機,選的無比的好,也就是一個瞬間,這短矛就已經到了鄭鳴的身前。
    它的目標,是鄭鳴的后背。
    不過就在這短矛要穿到鄭鳴身上的剎那,太宇之塔陡然下降了七分,巨大的塔身,和那轟然斬來的短矛,在虛空之中,瘋狂的碰撞在了一起。
    “當!”
    一聲粗混的聲響,從塔身上傳出,太宇之塔的塔身上,出現了一絲裂痕,而那黑色的短矛,則在塔身的反擊的混沌氣息下,直接化成了飛灰。
    而就在這時,老圣主和冷厲圣主的攻擊,越加的瘋狂,鄭鳴因為剛剛催動寶塔耗費了太多的精氣,一時之間,竟然只有防御之力,而沒有了進攻只能。
    一刻鐘之后,鄭鳴的身上雖然沒有受傷,但是卻主要就是依靠腳下的石橋和寶塔,才能夠支撐不敗。
    知道這樣下去,最終自己占不了便宜的鄭鳴,一踩腳下的石橋,就進入了天元神城之中。
    而已經打出了氣勢的三個圣主,在彼此對視了一眼之后,就由那老圣主大喝道:“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