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368 十成的蒼天霸血

  二百三十萬黃色聲望值,是能夠提取全部的趙云和項羽身上的血脈,但是全部提取的話,則會將黃色的聲望值用去大半。
    最好還是選一種,其他的聲望值,直接用來抽取英雄牌。
    先抽兩張英雄牌再說,已經抽到了通天教主的鄭鳴,很是隨意的就將自己的目標,放在了洪荒牌上。
    聲望值多,抽取一百次試試!
    一張張洪荒牌在鄭鳴的眼前閃動,鄭鳴也開始了他一次次的抽取,但是結果,卻是讓鄭鳴很無語。
    一百次,萬分之一的幾率,真的不算什么啊!感嘆了一句之后,鄭鳴就接受了自己失去了十萬聲望值這個事實。
    十萬聲望值可以做什么,十萬黃色的聲望值,可以運用想誰是誰的手段,得到一張項羽的英雄牌。
    敗家子啊!雖然聲望值很多,但是現在,鄭鳴依舊忍不住給自己來了這樣一個評價。
    封神牌來兩張,前些時候,封神牌可是給自己不小的驚喜,通天教主,那可是通天教主啊!
    想到自己心頭那通天教主的模樣,鄭鳴就有一種想要狂笑的感覺,太古金烏走了,通天教主的英雄牌卻讓自己抽到了,這是不是意味著自己真的是洪福齊天嗎啊!
    再抽一百張,千分之一的幾率好像不小。
    不過當鄭鳴抽取了十張,卻是一無所得之后,他就放棄了封神牌,太浪費了,聲望值不是這樣浪費的啊!
    仙俠牌,百分之一的幾率,咱抽它兩千回,就不信抽不到自己想要的人。
    這個念頭一升起,就被鄭鳴給否決了,且不說仙俠牌之中有強有弱,就算是自己抽到了十張仙俠牌又能怎樣。得到他們十分之一的手段,沒有真元催動。最終還是一場空。
    更何況從長遠的角度看,蒼天霸血和炎黃戰血對自己現在而言,才是最重要的。
    與其浪費聲望值,還不如直接選取蒼天霸血。
    畢竟這種詭異的血脈,是能夠用一輩子的,而且還是隨著自己修為增長,而增長的東西。
    決定了。先將自己身上的蒼天霸血補滿再說。當下鄭鳴直接就運用了十萬黃色的聲望值,選取了一張霸王相遇的英雄牌,然后疊加十份。
    不,應該疊加九份,多出的一份沒有用!
    九張霸王項羽的英雄牌用完,鄭鳴體內蒼天霸血的量,已經達到了項羽的程度。
    雖然,項羽身上蒼天霸血的量,同樣是稀薄。但是當他催動蒼天霸血的時候,他的眸子,已經變成了雙瞳。
    而在這雙瞳之下。鄭鳴感到自己四周的一切,都好像在變慢。
    因為慢。所以清晰,因為慢,所以一切的破綻,都能夠出現在自己的眼中。
    雙眸重瞳,鄭鳴這一刻,才越發感到這雙眸子的威力,但是當他的目光盯在一塊石頭上,想要看出這塊石頭里面的東西時,他卻發現。自己什么都沒有看到。
    贏少典的眼眸,可以看出每一朵火蓮之中隱含的那一絲太陽精火。自己同樣是雙眸重瞳,但是卻是連一個石頭之中的東西都看不出來。
    自己的眼眸,不如贏少典。
    或者說,自己得到的蒼天霸血,應該還不完全,項羽身上的蒼天霸血,應該和趙云身上的炎黃戰血一般,都是不完全的,甚至是稀薄的。
    半刻鐘的時間過后,鄭鳴體內的蒼天霸血回流,那重瞳的雙眸,也變成了一個眸子。
    雙眸重瞳,一百萬黃色聲望值,也算是不錯。
    剩下的黃色聲望值,是不是再把炎黃戰血給補齊呢?
    就在鄭鳴心中念頭連閃的時候,耳邊陡然響起了一個聲音,他在聽到這個聲音之后,就漫步走出了自己閉關的房間。
    百步外,左老鬼和祝心容兩個人,正笑吟吟的站在那里。兩個人雖然不說是白發紅顏,卻也很像父女,不對,這兩個人應該像爺孫才對。
    “小師弟,這才一年不見,你的修為突飛猛進,實在是讓我們兩個汗顏啊!”左老鬼看著鄭鳴,話語之中帶著一絲感嘆的說道。
    鄭鳴還沒有說話,就聽祝心容道:“你在這里感嘆什么,還不是要顯擺你晉級一品!”
    “老鬼你要真的是興奮的沒有地方表達,我可以幫你一下,讓整個大晉王朝,都知道咱們大晉王朝之內,又多了一個一品的大宗師可好。”
    祝心容的諷刺,讓左老鬼的臉上有點訕訕的,一來他在突破一品之后,確實有點情難自禁。
    畢竟多少年來,他一直沒有邁過這個坎,就算是在無花谷的歷史上,邁過一品這個坎的人也不多。
    他左老鬼成為一品,確實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不過他在定州,除了將這件事情告訴祝心容之外,還真沒有給別人說,倒不是他保密,而是他覺得在定州,根本就沒有人值得他說。
    而鄭鳴,他則沒有太多的顧忌,在他看來,鄭鳴是一個和他平等的存在。
    “恭喜左師兄。”鄭鳴則朝著左老鬼笑著拱了拱手道。
    左老鬼雖然遭到了諷刺,但是此刻臉上的笑容,依舊燦爛的很,他擺了擺手道:“都是自家兄弟,師弟不用客氣。”
    “哈哈,小師弟昨天那一手,玩的是真不錯,哼哼,那群小兔崽子,也確實該好好教訓一下!”
    祝心容點頭道:“我和你左師兄,本來還有點怕你鎮壓不了那些小家伙,等我們看到師弟你雄姿英發的模樣,才知道自己真的是多慮了。”
    鄭鳴的心頭,升起了一絲感激,雖然他自己并不需要祝心容兩個人的壓陣,但是這兩位能夠不遠千里跑來,其中的情誼,他還是要領的。
    “多謝師兄師姐!”
    左老鬼嘻嘻一笑道:“小師弟你做的事情,為兄很是贊嘆,就是應該給那些家伙一個教訓,省的一個個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吃的。”
    說到此處,左老鬼猶豫了一下道:“本來我和你師姐準備自行回去,就不跟你見面了,但是走了一半,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就又跑過來了。”
    能夠讓這兩個人改變主意的事情,這天下并不是太多,鄭鳴的眼眸中,也多出了一絲凝重之色。
    “還請師兄指教!”
    “師弟可知道大晉王朝宗法會的最高長老是誰嗎?”左老鬼的臉上,多出了一絲肅穆的問道。
    這個鄭鳴還真不知道,看到此刻左老鬼神色嚴謹的模樣,鄭鳴就知道此人必定非同一般。
    就在鄭鳴準備回答的時候,左老鬼已經道:“宗法會這種存在,說實話連我都有點忘了這天下還有這么一個東西,他要是不蹦出來的話,我相信整個定州都有不少人忘了他的存在。”
    “但是,宗法會的潛力,卻是很強,別的不說,就說它的最高長老,就是金無神!”
    金無神!
    聽到這三個字,鄭鳴的心頭,頓時映出了那個手持重劍,風華絕世的男子。
    雖然和金無神交手的時候,他使用的是雄霸的英雄牌,但是他還是能夠感到金無神的強大!
    當然,他并不懼怕金無神,對他而言,現在只要催動自己身上的帝釋天,就可以解決金無神。
    “雖然金無神這個人名聲很好,但是作為宗法會的至高長老,他絕對不會對你這種殺死宗法會長老的行為不管不問,師弟最好將此事對雄霸先生說一下。”
    左老鬼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自嘲的笑容道:“一品和一品,有時候也是不一樣的。”
    鄭鳴從這句話中,聽得出左老鬼的心聲。能夠讓已經晉級一品,心中正在得意的左老鬼如此的感慨,可見金無神是何等的強大。
    “我定會將此事向家師稟告!”鄭鳴猶豫了一下,沉聲的說道。
    祝心容的神色輕柔的道:“師弟你一定要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金無神之強,超過了你的想象。”
    “雖然師弟你能夠擊敗三品的強者,但是金無神不一樣!”
    鄭鳴見識過金無神的出手,他雖然不至于恐懼這位第一人,卻也知道此人并不好惹。
    “對了,師弟和火煞一戰,很是精彩,從師弟你表現的修為來看,師弟你可是已經達到了四品的巔峰啊!”
    祝心容說到此處,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感慨的道:“相信現在,整個大晉王朝之中,能夠和師弟你比肩的年輕強者,絕無僅有啊!”
    鄭鳴笑了笑,并沒有說話,他對于自己現在的狀態,是非常的熟悉,現在整個大晉王朝,三品以上的他不敢說,但是三品一下,掄起真氣的渾厚,他絕對稱得上第一人。
    三十六個竅穴的開辟,太陽精火的融入身軀,再加上一切的一切,都已經讓他遠超普通的四品強者。
    “不過師弟,從四品到三品,是一個武者至關重要的一關,我倒不懷疑師弟你能夠從四品跨越到三品,但是在這跨越之中,師弟可一定要做好選擇。”
    從四品到三品怎么修煉,鄭鳴并沒有想,并不是說他不希望自己從四品突破到三品,而是他剛剛出關,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沉淀。
    從七品一路飆到四品,雖然這中間,有太陽精火的原因,讓他的紅日照大千功法變的無比的強大,并不存在根基不穩的問題,但是他還是希望自己先沉淀一下。
    三品,鄭鳴并不準備突破太快。
    PS:  呼呼,蒼天霸血補全了,小鳴子以后也可以雙目重瞳了,嘎嘎嘎嘎,誰有月票,別藏著了,俺都能夠看的清清楚楚,那個周一,呼喚推薦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