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445 雖千萬人吾往矣

  古梵來了!
    這四個字,是站在天元神城城墻上的千夫長傳遞的消息,伴隨著這個消息的傳出,整個天元神城,都處在一種巨大的震動之中。
    對于古梵一族的到來,可以說上到四軍軍主,下到普通的士兵,都已經知道了,甚至已經做好了準備,但是當他們真的見到了古梵一族的時候,他們才知道,自己這種準備,還是有一些的不足。
    “那就是古梵,聽說他們的角,就是他們的力量之源!”一個士兵站在高有千丈的城墻上,雖然強行讓自己的聲音平靜,但是在這些話說出來的時候,那士兵的聲音,還是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一下。
    很顯然,這士兵對于古梵一族,依舊存在著一絲的畏懼。
    天元神城的城墻高大無比,而且每一寸的城墻上,都有上古銘文的刻錄,而一旦催動這些銘文,更可以十倍增幅的引動諸天之力。
    至于天元神城的上方,則是諸天萬道交匯而成的道網,這些道網密密麻麻,牽一發都有可能引動諸天萬道的震動,甚至可能引動大道之力的反弒。
    雖然古梵一族強大無比,但是他們要進入人族的領地,也只有突破天元神城!
    “萬勝,萬勝,萬勝!”猶如潮水一般的聲音,從古梵一族的戰船上響起。
    實際上,古梵一族的語言,在場的士兵并不明白,但是當這些古梵一族高喝的時候,他們一個個,卻能夠從高喝之中,明白這些古梵在說什么。
    “殺光古梵!”一個千夫長,瘋狂的揚起自己手中的戰刀,雖然他清楚,自己現在這種時候,自己這種高喝,并沒有任何的用處,但是他還是高喝起來。
    因為,他有戰意。
    幾乎在這千夫長高喝的同時,虛空之中響起了猶如潮水的喝聲,足足有上百萬的守軍,在這一刻,高聲大呼。
    殺氣猶如潮水,殺意猶如掘開的星河,朝著古梵一族的戰船,洶涌的卷了過去。
    鋪天蓋地之中,不知道多少的古梵戰船也感應到了城墻上的殺意,他們也同時高喝,在這一刻,無數的高喝之聲,有一種將天都要掀開的感覺。
    “呱噪!”那面容冷厲的圣主,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冷色,他歷來主張以最強硬的手段對付人族,現在這些人族的螻蟻,竟然在他的面前大呼小叫,實在是可惡。
    “滅!”平靜的,但是充滿了殺意的聲音,朝著那千夫長的方向直卷了過去。
    那站在城頭上的千夫長,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一個生神境的武者,竟然被堂堂圣主直接出手。他沒有防備,不,就是有防備,他也只有死路一條。
    所以隨著那個滅字在耳邊響起,那充斥著戰意的千夫長,在無數人的眼眸中,化成了飛灰。
    這個動作,并不是太快,所以無數的士兵看到的是,那個第一個喝出殺字的千夫長,從頭到腳,一點點的消散,一點點的失去,一點點的死亡。
    死一個千夫長,對于一場關系到兩族,命運的戰斗而言,是多么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此時,這位千夫長的陣亡,可以說關系到整個人族的士氣。
    那些瘋狂高喝的士兵,在這一刻,一個個都沉默了下來。
    “殺光古梵!”有一個士兵站了出來,他只有躍凡七境的實力,但是他的喝聲,卻充滿了底氣。
    這喝聲剛剛響起,四周的上百萬士兵,就跟著高喝起來,就連在此地坐鎮的一位四軍副軍主,都跟著高喝起來。
    那面容冷厲的圣主,臉上的殺意更加的強烈,剛剛他出手殺了一個高喝的武者,現在竟然還有人在高喝,在這位圣主的眼中,就是對自己的挑釁。
    而在面對這種挑釁的時候,他最常用的辦法,就是將那敢于對自己挑釁的人,直接滅殺。
    “滅!”
    又是一個滅字,從這位圣主的口中喝出,隨著這高喝聲,那充滿了熱血的年輕士兵,直接死在了地上。
    圣主等同大圣,他們雖然難以自己直接攻入天元神城,但是借助大道的力量,擊殺一兩個兵士,對它們來說,并不是太難得事情。當然一般時候,他們是不愿意做這種事情的,一來這樣做太丟顏面,二來則是耗費的力量太大。
    當然,第一個才是主要原因,雖然不是同族,但是圣主畢竟是圣主,他們的顏面,無比的重要。
    “雖萬死,吾不屈,殺光古梵!”一個身穿戰將衣衫的男子,從人群之中走出,大聲的喊道。
    這個戰將的走出,讓一些已經低下頭的士兵,再次昂起了頭,他們看著傲然站在城頭的戰將,一個個眼眸都紅了起來。
    “哼,殺不盡的螻蟻!”那冷厲的圣主對于這走出來挑釁自己威嚴的人,從來都不客氣,一念之間,又是一個滅字,從他的口中吐了出來。
    一個剎那,一股超越了時空的殺意,就朝著那戰將沖了過去。負責鎮守的副軍主,此時瘋狂的朝著那戰將沖了過去,想要將那攻擊給擋住。
    但是很可惜,他雖然修為不凡,但是面對圣主的攻擊,他差的不是一點半點。所以,他根本就攔不住那跨越虛空,朝著戰將沖去的殺意。
    戰將沒有出招,也沒有回頭,他知道自己就算是如何的動作,都逃脫不了圣主的滅殺,所以他不言不動,就用這種方式,死在所有人的面前,他希望所有的同伴,都記住他今日的不屈!
    殺意臨身,讓他難以動彈,只能靜靜的等待著死亡的降臨。這一個時間,雖然只是一個剎那,但是在知道自己要走向死亡的時候,不少人都會覺得,這一刻,是那樣的漫長。
    一個彈指,兩個彈指,三個彈指……
    在心中暗暗計算時間的戰將,突然從死亡之中反映了過來,這時間已經過了四個彈指,而他自己,依舊活生生的站在天元神城的城墻上。
    睜開眼眸的戰將,首先看到的,是一個身穿青色長袍的身影,他看不清那身影的臉,但是那個身影擋在他的前方。
    不用有人吭聲,戰將就已經明白,是這個青衣的身影,替自己抵擋了剛才的攻擊。
    這個身影,不會死在那圣主的攻擊之下吧?這個念頭閃動之中,戰將就朝著那身影沖過去,想要將那身影攙扶住,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時候,還沒有等他接近那身影,一種巨大的威嚴,已經充斥在他的心頭。
    在這種威嚴下,他覺得自己好似就要跪在地上膜拜。他不知道這個讓是誰的,但是那站在他前方的人,讓他有一種看到了完整大道的感覺。
    “堂堂圣主,在這里亂殺無辜,難道不覺得有點丟人現眼嗎?”淡淡的話語,在整個天元神城,在無數的古梵戰船之中回蕩,一時間卷起了無盡的波浪。
    丟人現眼,這只是四個字,但是聽到這四個字的大多數人,臉上都露出了一種痛快的神色,不過和這痛快相比,更有不少人用一種擔憂的目光看著說話的人。
    “你說什么?”那神色冷厲的圣主,身影從戰船上升起,一股磅礴的殺意,朝著天元神城至沖了過來。
    可是,就在他阿哲殺意沖出的瞬間,那本來站在天元神城城墻上的身影騰空而起,朝著無盡的古梵戰船,沖了過去。
    “找死!”一個站在戰船上的古梵一族強者,聲音中帶著一絲的憤怒和不屑的喝道。但是就在他的喝聲喊出的瞬間,就被一股磅礴的力量,直接轟成了碎粉。
    “有人襲擊!”
    在喊出這一聲的剎那,那古梵一族的強者,就在虛空之中,直接化成了飛灰。
    “閣下對小輩動手,實在是讓人難以升起敬服之心。”清冷的女聲之中,一個金色的寶環,都讓從古梵一族的戰船之中升起,朝著鄭鳴打了過來。
    在這寶環呼嘯而來的剎那,鄭鳴就已經有了感應,只不過此時的他,根本就沒有理會那金色的寶環,而是朝著面容冷厲的圣主前方沖了過去。
    雖然古梵一族的肉體無比的強大,雖然他們傲氣沖天,但是面對著鄭鳴身上散出的大圣氣息,他們依舊難以生出抵擋之心,更有不少人連動手的念頭都沒有。
    “砰砰砰!”
    在剎那功夫,足足有十艘以上的戰艦,在虛空之中崩碎了開來,這些戰艦并沒有對鄭鳴動手,他們之所以崩碎,是因為他們距離鄭鳴的位置,實在是太近了。
    金色的寶環,沖到了鄭鳴的近前,面對這隱含著無窮大道之力的寶環,鄭鳴沒有絲毫的猶豫,就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掌中佛國!
    寶環落入掌中佛國,一個剎那,卻是難以再出現,看著那沒入虛空的寶環,盤坐在巨大戰船上的女圣主冷哼一聲,整個人就朝著鄭鳴沖了過去。
    兩個圣者,也就是一個瞬間,在虛空之中碰撞了開來。
    “是,是天尊大人!”有士兵看清楚鄭鳴之后,聲音中帶著激動的喊道。
    “天尊大人成圣了,我們人族,不是沒有大圣!”
    “天尊大人,殺了古梵的孽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