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444 無天無道

  邀月大圣很憋屈!
    和鄭鳴比斗,這是第二次,但是這一次,邀月大圣覺得,自己比第一次,還要憋屈。
    如果說第一次,鄭鳴使用了戰陣之力,使用了太宇之塔讓他不得不退避三舍的話,那么現在,讓邀月大圣憋屈的是此人的手段,實在是太多。
    太宇之塔、詭異的石橋,再加上現在出現的四道劍光,這些東西,讓邀月大圣有一種想要撞墻的感覺。
    在修為上,邀月大圣覺得自己并不遜色于鄭鳴,雖然鄭鳴剛剛成為大圣,天地助力,自己要吃上一點虧,但是這些至寶,實在是讓他氣的要死。
    這充滿了太古殺意的四柄神劍,實在是太強,強的就算是他邀月大圣,也沒有太好的抵擋之法。
    “殺!”
    怒吼一聲,邀月大圣的頭頂,升起了一片皎潔的月光,月光迎著那四柄長劍而去,要將那四柄長劍,直接給拖住。
    劍光斬過,月光就好似給世間最為鋒利的長劍劃過的布,出現了一道道的的裂痕。
    也就是剎那,就崩潰了開來,而那一輪明月,更是被四道劍光,一下子斬落了三分之一。
    月光乃是邀月大圣的根基之所在,這一下子被斬斷如此之多,讓邀月大圣就覺得的自己的心在泣血。
    這一次,他高調的誅殺鄭鳴,除了不相信鄭鳴會成為大圣之外,更是要高調立威。
    這天下,應該是他邀月大圣的,而不應該是鄭鳴,或者是古梵一族的那些圣主的。
    只有誅殺了鄭鳴,只有讓天下懾服,他才能夠按照和古梵各大圣主的約定,占據最大的好處。
    可是,他沒有想到,在他認為,已經不可能在出現大圣的情況下,鄭鳴直接立地成圣。
    這種成圣的速度,快的讓邀月大圣都有點不敢相信是真的,畢竟當年,他成圣的時候,那可是耗費了百年之功,一成為大圣,更是風起云動,日升月沉!
    但是現在,鄭鳴一拍腦袋,就成為了大圣,而且戰力一上來,絲毫不遜色于他這等的老圣者,實在是讓人無語至極。
    如果說這些還能夠讓邀月大圣忍受的話,那么鄭鳴手中的寶物,實在是太多了。
    太宇之塔,石橋就罷了,他竟然還有四柄絲毫不弱于太宇之塔的長劍,雖然這長劍好似先天差了一分的大氣,但是論起殺伐,卻比之太宇之塔還要狠。
    算了,青山不改綠水長流,這一次自己誅殺鄭鳴的計劃,明顯是玩不成了,與其在這里浪費時間,還不如去天元神城,助各大圣主打破天元神城的好。
    那個時候,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就在邀月大圣心中念頭閃動,人就準備朝著虛空而去的時候,鄭鳴眼眸閃動,獲得掐動法訣。
    鄭鳴的法訣掐動的無比快速,也就是一個瞬間,四柄可以斬殺萬物的無上神劍,就在虛空之中直接爆裂了開來。
    誅仙四劍破碎,那可是可以橫掃大道的力量。邀月大圣怎么也沒有想到,鄭鳴竟然如此的狠。
    鄭鳴破碎誅仙四劍,是輕車熟路。畢竟上一次誅殺金蓮大圣的時候,他一下子破碎了兩件無上至寶。
    這誅仙四劍,比之那無上至寶雖然差了一點,卻也是現在他抽到的,最強的手段。
    之所以直接破碎,是因為鄭鳴誅殺邀月大圣的心思,實在是太過強烈。
    邀月不死,天元神城絕對守不住。
    而破碎誅仙四劍產生的后果,鄭鳴已經想到了,無非就是耗費聲望值修復而已。
    至于是用不了圣人級別的英雄牌,還有其他的,鄭鳴此時并沒有太放在心上,因為他自己,已經是圣人級別的存在。
    猶如太古除開的殺意,一下子將四周的一切,全部都化成了太古混沌,這一刻,無天無道!
    就算是作為這片天地之中產生的大圣,邀月大圣也感應不到自己掌控達到的存在。
    他這一刻,神色之中不但充滿了恐懼,更充斥著一種無助的感覺。他覺得,自己這一刻,是那樣的弱小,那樣的無助,那樣的……
    “死!”一聲怒吼之中,驚天的鴻蒙劍光,已經從他的頭頂掠過,幾乎本能的,邀月大圣吐出了一口精氣。
    這是一口從他成圣之時,就一直仔他的身體之中打熬的太陰元圣之氣。以往這一口氣,都是邀月大圣用來滋養自己的元神,但是現在,他卻拿出來拼命。
    拼命,有命拼,才能夠拼命!
    現在的邀月大圣在拼命,可是那劍光在和他的元圣之氣碰撞的瞬間,就將元圣之氣斬破,更斬在了他的頭頂上。
    如果能夠感應大道的存在,邀月大圣自然是不怕,但是現在
    他那寄托在大道之中的元神,已經被人強行的從虛空之中給趕了回來,在這種情形下,邀月大圣實在是危險至極。
    快走,什么都不要,也要立即離開這里,要不然自己可能會墜落在此地。
    心中念頭閃動的邀月大圣,已經顧不上自己的太陽太陰兩神幡。將正在和太宇之塔和石橋糾纏的兩個神幡催動轟出的剎那,他整個人,就化成一道光,準備從這沒有天,沒有道的地方沖出
    “噗!”邀月大圣的頭顱和身軀瞬間分開,但是分成兩半的頭和身軀,還是瘋狂的朝著外面沖!
    只要沖到了有天有道的地方,只要是能夠重新見到大道,他邀月大圣,就還是邀月大圣。
    剛才的所有損失,一切的一切,都能夠補回來。
    邀月大圣的速度很快,但是那無天無道之地,卻好似無邊無際一般,邀月大圣就覺得自己沖了很久,卻依舊沒有沖出那無天無道之地。
    這是自己的速度變慢了,還是那無天無道之地太長,一個個念頭閃動之中,邀月大圣神色突然一動。
    他感應到了,前方大道的氣息已經升起。只要是他在朝著前方沖出五百丈,那么……
    就在邀月大圣心中念頭閃動的瞬間,鄭鳴的身影出現在他的前方,手持七寶妙樹的鄭鳴,直接朝著邀月大圣的分離的頭和身子掃了過去。
    也就是一個瞬間,邀月大圣的頭和身子就化成了飛灰,這一刻,他沒有任何的力量反抗,這一刻,他施展不出任何的手段。
    魂飛魄散!
    現在的邀月大圣,需要面對的,就是魂飛魄散,而就在他魂飛魄散的剎那,一道光照耀在邀月大圣的身上,一些以往想不通的事情,瞬間變的無比的通達。
    邀月大圣看著鄭鳴,神色已經無比的平靜,他靜靜的道:“實在是沒有想到啊,金蓮大圣竟然是死在了你的手中。”
    鄭鳴無言,此時他已經成為大圣,知道此時的邀月大圣,已經處在一種叫做回光返照的狀態中,而在這種狀態之下的存在,對于一些事情,比之普通人感知更加的清晰,也更加的明了。
    “不錯,金蓮大圣就是死在我的手中,我就是你們口中的域外天魔,現在,你可以去死了。”鄭鳴說出這些話的瞬間,七寶妙樹七色光茫閃動,邀月大圣頓時化成了飛灰。
    邀月大圣身死道消,無天無道之地,也開始逐漸恢復正常,但是隨著那大道之力灌注在邀月大圣墜落之地,無數的血雨,開始出現在虛空。
    雖然邀月大圣投靠了古梵一族,但是他畢竟是大圣,他的死,諸天同悲,大道轟鳴!
    站在無盡的血雨之中,鄭鳴平靜無比,此時已經成為了無主之物的陰陽神幡,輕飄飄的落在了鄭鳴的手中。
    鄭鳴接過神幡,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他對于這次誅殺邀月大圣,并沒有任何的過意不去。
    如果不殺邀月大圣,那么他就處在極度的危險之中,甚至他所有親近的人,都處在危險之中。在這種情況下,邀月大圣,不得不殺。
    “拜見天尊!”那戰龍軍的副軍主,瘋狂的沖到鄭鳴的近前,他此時看相鄭鳴的目光充滿了希望。
    邀月大圣,對于戰龍軍而言,就好似一個噩夢,不,應該說邀月大圣對于所有不準備臣服于古梵的人來說,都是一個噩夢一般的存在。
    現在,邀月大圣死了,而他們這片天地,也再次出現了一個大圣級別的人物。有大圣坐鎮,可以說整個天下,都還有希望,他們對于這次抵擋古梵一族的侵襲,也更加的有了把握。
    天元神城,神皇大帝等人聚集在一起,他們雖然名義上是在商議防務的事情,但是實際上,沒有一個人說防務的事情,甚至沒有一個人,提到與防務有關的事情。
    幾乎沒有人開口!
    氣氛的壓抑,讓一些在這里值守的士兵,都感到此時的自己,簡直不能呼吸。
    “天降血雨,大勝墜落,天降血雨,大圣墜落!”
    大殿外,有人瘋狂的吼道,而對于這種失禮的事情,就算是最看重禮儀的神皇大帝,此時也沒有發出半點的責罰之聲。
    相反,此時的神皇大帝,也大聲的歡呼起來。
    無盡的黑暗之中,三個古梵的圣主已經感應到了天元神城,可是就在他們計算著如何打下天元神城的時候,一陣的血雨從虛空之中飄落。
    三個圣主的臉色,都變的無比的難看,其中面色冷厲的圣主,更是冷聲的道:“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