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1443 立地成圣

  這世間從來不缺少叛徒,比如高高在上的邀月大圣,最終還不是因為自己的欲求,而投靠了古梵一族。
    現而今,在鄭鳴準備成道的最重要時刻,真龜一族那位看上去無比樸實的副軍主叛變了。
    他招來了邀月大圣,而上百萬的精兵,跟本就沒有來得及發揮出他們的力量,就被邀月大圣揮動陰陽神幡,直接卷成了灰灰。
    “你……你無恥!”戰龍軍副軍主是一個看上去中年摸樣的男子,眼眸中充斥著殺意的他,說話間瘋狂的朝著那真龜軍的副軍主沖了過去。
    死的都是他的同伴,甚至是他熟悉的弟子,他如何不發狂,最重要的是,這些在他的眼中,是屬于錚錚鐵骨的男兒,并不是死在戰爭下,而是死在陰謀之中。
    戰龍軍副軍主的瘋狂,看著邀月大圣的眼中,之時淡淡的冷笑,他手中陰陽神幡輕輕搖動,一道太陰太陽之力,就朝著那戰龍軍的副軍主卷了過去。
    能夠成為戰龍軍副軍主的,最少要有小圣級別的實力,但是此時,這位戰龍軍的副軍主在面對陰陽神幡的瞬間,根本就沒有半點抵抗之力。
    那太陰太陽之力籠罩之間,他整個人絲毫都躲閃不了。也就在他要在劫難逃的剎那,虛空之中,出現了一道石橋,拖著他離開了險地。
    “此橋很好,合該為我所得!”邀月大圣自語之中,手中陰陽神幡再次晃動,一股磅礴的力量,瘋狂的朝著那石橋卷了過去。
    鄭鳴的身影,出現在石橋上,他催動石橋,橫跨虛空,瞬間功夫,就已經出現在了千丈之外。
    “想要逃,你怎么逃得了!”邀月大圣說話間,四周的天地,瞬間被冷冰冰的月輝所占據。
    也就在這個瞬間,不少劫后余生的四軍士兵,一個個都無聲無息的倒在了地上。并不是他們受到了什么攻擊,而是他們不但感應不到自己所感應的神禁,就連靈氣,都難以吸納半分。
    大倫山的這片天地,已經完全被月輝的力量所占據!
    這片天地,此時都已經完全處在了邀月大圣的掌控之下,他一念之間,可以讓這片天地的萬物生,更可以讓四周的萬物,直接化成飛灰。
    這就是大圣的力量!
    鄭鳴站在石橋上,神色依舊淡然,而他身邊那來自戰龍軍的副軍主,此時則用一種絕望的目光看著邀月大圣。
    “天尊,這一次咱們恐怕是……”就在戰龍軍副軍主說話間,鄭鳴輕輕的擺了擺手道:“不要緊。”
    說話間,在他的身后,浮現出上千個世界,每一個世界之中,都蘊含著一個猶如神一般的存在。
    “合!”一聲輕喝,從鄭鳴的口中喝出,那上千個世界猶如神一般的身影,瘋狂的在虛空之中匯聚,也就是一個剎那的功夫,這些身影,已經匯聚在了鄭鳴的頭頂,化成了一片慶云,而那一道道的身影,則形成了一片金色的神燈,照耀天地。
    慶云金燈!
    原始道人成圣,現慶云金燈,現而今的鄭鳴,走的就是原始道人的路子。
    只不過,盤古畢竟不是這一片天地開天辟地之人,所以鄭鳴雖然能夠依靠這三分之一的盤古元神成就圣人之位,但是論起修為,比之原始道人,還差那么一絲。
    一絲不多,但是很多時候,一些圣級存在在比斗的時候,往往差的就是那么一絲。
    就在慶云金燈顯現的剎那,無數的大道之力,瘋狂的朝著鄭鳴灌輸而來。更有無數的天地真意,在這一刻,完全涌入到了鄭鳴的心頭。
    一千大道神禁,開始瘋狂的在鄭鳴的心頭糾纏,它們匯聚,它們融合,它們滲透……
    在這瘋狂的融合和滲透之中,一個看似古樸,但是充滿了神異的古字,出現在鄭鳴的心頭。
    這個古字沒有讀音,鄭鳴可以肯定,自己絕對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古字,但是在看到這個古字之后,鄭鳴就覺得自己對于這古字,完全的了解,掌控。
    這個古字,就是自己的成圣憑證,借助這古字,自己可以調動三千大道之中,一千道大道的力量。
    雖然自己沒有掌控這一千條大道,但是卻能夠憑借著這沒有發音的古字,形成一條新的大道。
    大道三千,這就算是自己走出了一條,并不存在這個世界上的路。
    一個個念頭,在鄭鳴的心頭升起,他此時,就覺得自己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比如,此時映入他眼中的世界,雖然依舊是大倫山,但是在他的眼中,卻猶如滄海一粟而已。
    而那邀月大圣,在平時的時候,鄭鳴雖然一直和他戰斗,更告訴自己,自己可以戰勝他,但是每每見到邀月大圣之時,就有一種先天的敬畏,從心頭升起。
    這種敬畏鄭鳴雖然壓制的很好,但是卻一直存在,但是現在,這種敬畏已經從鄭鳴的心中,消失的干干凈凈。
    “成大圣了,怎么可能?”邀月大圣看著鄭鳴頭頂的慶云金燈,整個人都有一些不好。
    按照邀月大圣所知,這片天地,已經出現了殘缺,可以說成為大圣的根基,已經被斬斷。
    這也是多少年來,雖然無數人驚才艷羨,但是最終也只不過是成為亞圣而已。
    鄭鳴說自己要在兩日之內成為大圣,這讓邀月大圣覺得無比的可笑。不過,他也將這種說法,看成了鄭鳴向他挑戰的一種借口。
    卻沒有想到,鄭鳴近的成為了大圣,那照耀百萬里的慶云金燈,正是一個大圣出現在天地之間的昭告。
    剛剛成為大圣者,有無窮天地之力加身!想到這句話,邀月大圣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神念閃動之間,就要離去。
    大圣本來就能夠調動天地之間無盡的元氣,而對于剛剛成就大圣的人,這片天地,還要有無盡天地之力的加持,也就是說,在剛剛成為大圣之時,就是老牌的大圣,也要退避三舍。
    不然就是不死,恐怕也要被虐!
    邀月大圣騰空要走,但是鄭鳴怎么可能讓邀月大圣就這么走了,雖然邀月大圣的突然襲擊,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但是現而今,他卻絕對不能讓邀月大圣給走了。
    不然的話,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那他這個天尊,也就不用做了。
    一念之間,鄭鳴的頭頂出現了一尊寶塔,隨著天地之力的催動,四周的天地都隨著這寶塔的出現,直接凝固了起來。
    天地凝固,時空凝結!
    就算是邀月大圣,也難以借助大道之力跨越虛空,他只有一步步的在這虛空之中挪移。
    可是,鄭鳴怎么能夠讓邀月大圣如此輕易的走,在邀月大圣要走之時,鄭鳴的手中,就多出了七寶妙樹,他駕馭石橋,朝著邀月大圣直沖而去。
    “轟轟轟!”邀月大圣手中的神幡瘋狂的搖動,無數的陰陽之氣,在他的身前化成了一片片的星辰漩渦。
    只不過,有太宇之塔和那詭異石橋在手,鄭鳴絲毫不受陰陽兩氣神幡的影響,他頭懸寶塔,腳踩石橋,來去如風,手中的七寶妙樹,更是瘋狂的不斷的捶打著邀月大圣。
    “趴!”邀月大圣手中的神幡和鄭鳴手中的七寶妙樹碰撞,一道裂紋出現在了七寶妙樹上方,但是邀約的手掌卻是青筋顫抖,好選沒有將手中的神幡給扔出去。
    力量的差距,讓邀月大圣很是吃了一個虧,而就在這個虧出現的剎那,邀月大圣就朝著大倫山的方向,晃動了一下手中的神幡。
    也就是一個剎那,一股磅礴無邊的力量,就已經落在了大倫山的位置,盤踞在天地之間不知道多少年的大倫山,瞬間從中間破裂開來。
    鄭鳴看著破碎的大倫山,眉頭就是一皺,如果兩個人這樣比斗起來,說不定整個歸元大世界都要打沉。
    “邀月大圣,可敢和我在天外一戰?”鄭鳴收起手中的七寶妙樹,沉聲的喝到。
    看著那七寶妙樹以及鄭鳴頭頂的慶云金燈,邀月大圣眼眸中國的恨意更多了幾分,他帶著一絲慵懶的道:“不愿意又如何?”
    “不愿意的話,那就在此地,解決了你吧!”說話間,鄭鳴手指一點,虛空之中,就出現了四柄長劍,無盡的殺意,從這長劍中分散而出。
    這些殺意,讓人從心底發寒!
    看到這四柄長劍,邀月大圣的臉色一變,這些長劍,他聽都沒有聽說過,但是在感覺之中,卻是好似開天辟地之時誕生的太古殺伐至寶。
    此寶,可傷到他們這般大圣。
    “鄭鳴,我有陰陽神幡護體,你奈何不得我。”呼出這一聲的邀月大圣,剛剛準備晃動陰陽神幡,那太宇之塔就瘋狂的朝著他手中的陰陽神幡壓了下去。
    與此同時,鄭鳴腳下的石橋,更是化成一條石頭長龍,朝著邀月大圣的頭頂撞了過去。
    這一撞,橫跨虛空,就算是邀月大圣,都知道在這一撞之下,自己根本就躲避不開。
    也就在這一撞的瞬間,邀月大圣一分手中的陰陽神幡,變成了太陽神幡和太陰神幡,分別迎著鄭鳴的太宇之塔以及石橋沖了過去。
    “死!”
    四柄長劍,帶著好似來自洪荒太古的殺意,朝著邀約大圣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