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1442 突如其來

  三艘巨大的黑色戰船上,盤膝坐著三個身影,他們頭頂的角,不但沒有人讓感到他們怪異可怕,相反看到他們的人,對這三個身影,還有一種想要膜拜的感覺!
    大圣,圣主,圣人!
    這三個稱呼雖然不一樣,但是他們所應對的修為,卻是沒有什么差別的。此時坐在黑色戰船上的三個身影,就是這一次進攻天元神城的三大圣主。
    “邀月實在是夠愚蠢的,堂堂一個大圣,竟然被人打的好似喪家之犬一般,丟人!”說話的是那頭上長著銀角的女子,她的話語中,對于邀月大圣很是看不起。
    其他兩個大圣,一個嘴角露出了不屑之色,但是另外一個卻淡淡的道:“話也不能這么說。”
    “邀月這一次之所以失敗,是因為算錯了一個人,能夠聚集無盡的戰陣之力,而且還能夠擁有太宇之塔這種至寶,我們絕對不能小看啊!”
    “戰陣之力雖然強,可是他也只是能夠比的上一個大圣,我們三人出手,再加上那邀月,摧毀天元神城,并不是什么太難的事情。”
    另外一個圣主冰冷的道:“等攻破了天元神城,我就讓那些奴隸,知道反抗我們古梵一族的代價。”
    女圣主輕輕的點頭,可是就在她準備說話的時候,突然黑色的戰船上閃過了一道光。
    那女圣主臉色變換之間,就忍不住輕笑道:“你們知道嗎?那鄭鳴說他在兩日之后,就要突破成為大圣。”
    這一句話一出口,那本來就神色冷厲的圣主,立即怒聲的呵斥道:“胡說八道,就憑他,也能夠成為大圣。”
    “如果他真的能夠成為大圣,我將自己的腦袋摘下來,送給他當球踢!”
    此人的話一出口,那女圣主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不喜,雖然她的心中,同樣不認為鄭鳴可以成為大圣,但是自己這位同伴,實在是說話有點粗魯。
    另外一個面容有些蒼老的圣主,此時卻沉聲的說道:“雖然我也不認為鄭鳴能夠成為大圣,但是這個讓,卻已經使我們古梵一族的心腹大患。”
    “無論他能不能成為圣主,他離開天元神城,都是一個非常好的下手機會,我們應該讓邀月出手,擊殺此人。”
    雖然面容蒼老的圣主話語之中好似沒有針對任何人,但是聽到那面容冷厲的圣主耳中,卻覺得這位同伴的話,就是故意和自己唱反調。
    作為一個心高氣傲的存在,更何況此時整個古梵一族唯一的女圣主還在旁邊,如果自己這個時候不敢說話的話,那么這位女圣主,就會如何看自己。
    一念之間,那冷厲的圣主淡淡的道:“就憑他,也配成為我們古梵一族的心腹之患。”
    面容蒼老的圣主看了那冷厲圣主一眼,就不再言語,而那女圣主則冷冰冰的道:“說不定他還真的成為了咱們的心腹之患呢?”
    “成不了大圣,他就翻不起什么浪花來,現在那片天地之中,成圣的契機已經沒有了。”面容冷厲的圣主說到此處,聲音中的帶著一絲肯定的道:“他雖然翻不起什么大浪,但是既然你們如此重視他,就讓邀月殺了他就是。”
    面容蒼老的圣主和女圣主都不再說話,對于他們而言,一個鄭鳴雖然不錯,但是和他們這些圣主比,還差了很遠。
    “三日之中,必須攻克天元神城,大圣主就要蘇醒,我們要給他獻上一份重重的厚禮。”
    那面容冷厲的圣主,在提到大圣主的瞬間,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的癲狂。
    面容蒼老的圣主和女圣主對于這冷厲的圣主雖然有意見,但是聽到他提到大圣主,他們的臉上,同樣露出了正中之色。
    特別是那面容蒼老的圣主,整個人在這一刻都多出了那么幾絲的精氣神,就聽他聲音中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道:“這個是自然。”
    戰舟前進的速度,變的越來越快,隨著這戰舟的前進,天元神城慢慢的映現在了他們的眼中。
    大倫山,風光依舊!
    此時大倫山的弟子,都已經被遷移了出去,雖然很多大倫山的弟子都想著看鄭鳴這個祖師究竟是如何成為大圣的的,但是很可惜,他們最終還是被責令離開。
    成為大圣牽涉的大道之力實在是太多,多的他們這些人,說不定什么時候,都要斃命。
    所以不管愿不愿意,整個大倫山還是在一夜之間,被搬的空空如也,聽說就是一些花木,都被人專門的進行了移植。
    鄭鳴站在大倫山的山峰上,而在他的身邊,則是穿著一身杏黃色衣衫的的傅玉清。
    “咱們有多長時間沒有這么一起走了?”在自己的手掌被鄭鳴挽起的時候,傅玉清輕聲的問道。
    鄭鳴從遠處收回目光道:“應該有幾十上百年了,這些年過得還真是快啊,我現在都想著當年在鹿鳴鎮上,初次見你的情形。”
    傅玉清聽鄭鳴提起鹿鳴鎮,眼眸中也多出了一絲的紅暈,她輕輕一笑道:“瞧不說還好,你現在這么一說,還讓我真的想要回拉加一趟。
    鄭鳴道:“等這件事情處理好,我們就回去一趟。”
    “好,到時候我和你一起回去。”說完這句話,傅玉清又帶著擔憂得到:“你說邀月大圣他會來嗎?”
    “自然會來,雖然他并不覺得我們會成為大圣,但是現在對他來說,可是解決我這個麻煩的最好法子。”
    說話間,鄭鳴的目光就落在了遠處,他隱隱約約的感到,那個方向,隱藏著一股巨大的危機。
    只不過現在危機不顯,他也沒有強行將這危機拉出來的想法。這一次的重點是邀月大圣,希望這位至高無上的大圣,不會讓自己失望。
    就在兩個人緩緩走動的時候,足足上百萬的士兵,正在組織者戰陣,他們已經蓄勢待發,隨時準備為鄭鳴這個天尊而戰斗。
    這時,一到身影,從虛空之中應先出來,他手中的太陰和太陽神幡晃動,正在戰陣之中蓄力的大部分士兵,直接化成了灰灰,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邀月大圣,你……你怎么會在這里?”戰龍軍的副軍主,聲音中帶著急促的喝到。
    他的話剛剛出口,一道光線就從他的脖子處劃過,剎那間,這副軍主的脖頸就被從中間斬開。
    “因為這是我帶他來的!”真龜軍的副軍主淡淡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