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1440 古梵圣主

  手中的的元靈,讓鄭鳴一驚之下,就是狂喜。原始道人的元靈,在他離開那洪荒世界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時間去理會,卻沒有想到,竟然給帶回來了。
    此時,這元靈無比平靜的靜止著,就好似絲毫感應不到自己現在的處境一般。
    鄭鳴看著這元靈,心中無數的念頭快速的翻動,按照他在洪荒世界之中翻閱一些資料,他對于三清的認識越發多了一些。
    盤古的元神,實際上就代表著盤古再次斬出了一世,只不過這一世一分為三而已。
    而因為盤古開天有無上功德,所以他們生來就要受到天地的庇護,鴻鈞道人之所以直接將三個人收為弟子,固然是因為三個人骨骼清奇,但是實際上還有一點,那就是鴻鈞想要得到三人氣運的加持!
    掠奪氣運,有無數的方法,而鴻鈞道人選擇的,無疑是最適合的方式。
    幫助三清護道,從而以三清之氣運,增加自己一方的氣運,這等的手段,猶如羚羊掛角,讓人無跡可尋,卻將所有的一切,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自己如果不是因為不是洪荒世界的土著,恐怕也不會去打殺原始道人,而妖族和巫族,更是因為生死關頭,顧不得那么多,所以才和自己一起出手。
    可惜,這只是三分之一的盤古元神!
    因為此時在天元神城的世界中,時間只是過去了十五分鐘,所以鄭鳴有著大把的時間,卻研究這元靈。
    他神念閃動之間,就和這元靈合二為一,也就是剎那功夫,鄭鳴就覺得四周天地之間,足足有一千條大道,和自己的聯系變的無比的親密。
    三千神國之中的一千具分身,幾乎同時在自己的世界之中發出了一聲大吼,這吼聲,充斥著激動,充斥著興奮,同時,還充斥著一種欣喜。
    看著神國之中的這一千具開始演化出第三條神禁,甚至直接開始演化九條神禁的分身,鄭鳴的眼眸中,多出了一絲的欣喜之色。
    他的心中,再次堅定了一個想法,那就是自己只要是將這元靈吞下,那么自己成道,就是一種水到渠成的事情。
    可是,自己一旦接住這三分之一的元靈成道,那么對自己接下來的道路,可以說已經完全固定。
    就算是自己得到剩下的通天教主和太上道人的元靈,也只能望而興嘆。
    成道,還是不成?
    鄭鳴的目光落在了心頭的英雄牌系統上,他的神念掃了一下世界模式之后,頓時升起了一絲的希望。
    抽取世界模式!
    不就是一百萬的聲望值嗎?抽一次實驗實驗。
    一念之間,鄭鳴就選出了一百萬的黃色聲望值,選擇了抽取,可是當抽取的結果出現之后,鄭鳴的臉色,變的無比的難看。
    并不是說他沒有抽到,而是他真的抽到了,但是他抽到的,并不是他希望的洪荒世界,而是紫禁城之巔!
    所謂的紫禁城之巔,鄭鳴在大略的看了一遍之后,就明白了過來,這紫禁城之巔,指的是白云城主和西門吹雪相斗的碎片世界。
    別說西門吹雪和葉孤城,就算是換成仙俠世界,對于鄭鳴而言,也沒有什么大用啊!
    進入這個世界百年,別逗了,鄭鳴可沒有這個時間來浪費。換聲望值,繼續抽取。
    一次,兩次,三次……
    猶如流水一般的聲望值耗費,讓鄭鳴的肝都覺得疼痛,但是很可惜的是,他雖然抽到了四五個世界的碎片,但是很可惜,這些世界,對他而言,實在是太低級。
    長坂坡的世界,長平之戰的世界,最強的一個,則是屬于傳鷹踏破虛空的世界!
    這些世界,對鄭鳴修為的提升,實在是用處太少,甚至是毫無用處,不過此時,鄭鳴也沒有心思在抽取下去了,因為這抽取耗費的聲望值,實在是太多。
    他還有不少的事情,如果將聲望值耗費完了,那對于他來說,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成道,還是不成?
    一念之間,鄭鳴的目光變的堅定起來,眾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更何況自己成圣之后,也可以想別的辦法。
    有了決斷的鄭鳴,朝著那元靈看了一眼,正準備一口吞下,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玉符從外面沖了進來。
    對于這個沖來的玉符,鄭鳴輕輕的皺了一下眉頭,但是最終,他還是將那玉符捏碎。
    “發現古梵戰船,距離天元神城,有三日時光。”這消息是神皇大帝傳來的,在鄭鳴閉關之后,這神皇大帝,就已經成為了整個天元神城的大總管。
    畢竟,他在俗物的處理上,有著一般人沒有的經驗,有他主持的天元神城,更是比之以往顯得有條不紊。
    古梵一族,終于還是來了!
    鄭鳴沉吟了剎那,就朝著虛空一點,金蓮分身已經從他的身上走出,這分身朝著鄭鳴行禮道:“道兄當早日突破,此間事,交給我就是。”
    說話間,金蓮分身轉身而去。
    這金蓮分身帶著太宇之塔,可以說強橫無比,就算是四軍軍主,比之也差了不少。
    鄭鳴的本體看著離去的金蓮分身,沉吟了剎那,就一抖手,將那元靈,直接吞了下去。
    鄭鳴的金蓮分身將自己身上金色的神光掩蓋,遙遙看去,給人的感覺,就好似和鄭鳴的本體,沒有太大的差別,畢竟他在修為上,比鄭鳴若不了多少。
    “見過天尊!”在鄭鳴走出的時候,四軍軍主和天皇大帝,幾乎同時朝著鄭鳴躬身行禮道。
    對于這種禮儀,鄭鳴擺了擺手道:“不用多禮了,如何發現古梵一族的戰船?”
    “回稟天尊,在我們和古梵一族以往的戰斗之中,先祖們沒少派出精英之士探查古梵一族,雖然大多數的人都是一去不復返,但是同樣也有不少人進入了古梵之地。”
    回答鄭鳴問題的是戰龍軍的軍主,他聲音沉穩的道:“這些英才在一些星空留下了探查銘陣,只要是古梵一族經過那里,就會被銘陣傳到我們天元神城。”
    “說不定,這些消息,也是古梵一族的人,故意讓我們看到的。”在說到最后的時候,戰龍軍的軍主,聲音中帶著一絲懷疑的說道。
    鄭鳴知道戰龍軍的軍主并不是一個妄言之人,所以他沉聲的朝著戰龍軍的軍主道:“為何?”
    “因為我們從古梵一族的戰船上,看到了他們的圣主。”戰龍軍主說話間,手指朝著虛空一點,一幅圖畫,就出現在了虛空之中。
    一艘艘的戰船,從遠處蜂擁而來,這些戰船在星空下,越發顯得漆黑無比,就算是星光照耀在戰船上,也顯不出半絲的光澤。而在這些戰船最中心的位置,是一艘看上去沒有任何紋路的巨大戰船,一個頭頂長角,身穿黑色長袍,整個人好似和無盡的虛空融入一體的身影,盤坐在戰船的最中心位置。
    在看到這個人的剎那,鄭鳴就感應到了屬于大圣的威壓。這是一尊大圣,而子啊古梵一族那里,他們都稱呼這種存在為圣主。
    “一共過來了三個圣主。”戰龍軍主說到此處,又是一艘戰船出現,這艘戰船上同樣盤坐著一個黑衣人,只不過這個人是一個美麗無比的女子。只不過這女子的頭頂的兩根小角,卻是呈現出一種詭異的銀色。
    就在鄭鳴的目光注意到這女子身上的剎那,那本來處在畫面上的女子,陡然扭頭朝著鄭鳴他們的方向看來。
    一股磅礴的力量,突然飛出,而這股力量所飛向的方向,并不是鄭鳴,而是一個伺候在一旁的年輕武者。
    在這道力量下,年輕的武者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等他清醒過來的時候,那力量就要沖入他的體內。
    鄭鳴離那武者很遠,此時出手,已經有一些來不及,而就在他準備有所行動的時候,年輕的武者已經被那股力量,直接化成了灰燼。
    死了,一個鮮活的生命,就這樣在鄭鳴等人的身邊,消失的無影無蹤,四周本來伺候的眾人,此時一個個神色之中,都充斥著恐懼之意。
    一時間,整個大殿之中,鴉雀無聲,在場的人對于古梵一族的強大雖然都已經有所感覺,但是此時的情形,還是讓他們大多數的人,都感到恐懼。
    一眼,而且還不是處在同一個虛空之中的一眼,只是在時空長河中的一次回眸。
    本來還算是擁有戰意的眾人,士氣一下子降低了一倍,而戰龍軍的軍主,在猶豫了剎那,就準備將那幅圖畫,直接收納起來。
    鄭鳴看著四周面如土色的不少武者,知道現在是振奮人心的最后時間,如果現在不出手,那么天元神城中人的戰力,最少要減弱三成。
    “雕蟲小技!”說話間,鄭鳴目視著那副準備收納的圖畫,冷哼了一聲道:“滅!”
    這一次,鄭鳴運用了金蓮分身的最強力量,隨著這個滅字,一艘經過了圖畫的戰船,就在虛空之中直接炸裂開來。
    戰船上,數十名古梵一族武者,在這戰船破碎的瞬間,泯滅在了天地之間。
    “天尊威武!”有人振奮無比的喊道,更有人話語中帶著瘋狂的喊道:“天尊無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