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438 大哉昆侖

  巍巍昆侖,一如長龍,橫跨天際。
    在這天下之祖脈前,一個葛衣道人,正靜悄悄俯視著巍峨的昆侖山,晶瑩的眼眸中,好似隱含著無窮的天地之意。
    “大哉昆侖!”道人的口中,緩緩的吐出這四個字,就好似天地的綸音,引動的四方震動!
    一聲龍吟,從巍巍的昆侖山下響起,這龍吟之聲直上九霄,好似在朝著那道人所說的大哉昆侖四個字向這道人致敬。
    “師尊,妖族和巫族要打起來了。”一個身穿青衣的道人,猶如一道清風,來到了葛衣道人的身邊。
    這青衣道人面容俊秀,整個人給人一種一見忘俗的感覺,他在講事情稟報之后,就恭敬地站在葛衣道人的一旁。
    葛衣道人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冷然:“真的要打起來嗎?”
    “是,聽說巫族的十二祖巫已經匯聚了幾乎巫族全部的大巫,要學習天庭!”青衣道人沉聲的道:“聽說他們要組成盤古真身,碾壓天庭!”
    “哼,盤古真身,他們還真的敢用!”葛衣道人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冷色。
    青衣道人不敢說話,對于自己師尊的心思,他無比的清楚,知道自己的師尊已經將盤古正宗這四個字,看成了一種禁臠,自己的師伯師叔用,他師尊說不出來什么,但是要被十二祖巫拿出去用,自己的師尊一定是不愿意的。
    “好了,你退下吧,這也應該是他們最后一次使用盤古真身了!”葛衣道人說到此處,目光又朝著遠方瞧去,而那青衣道人剛剛退出了百丈,葛衣道人淡淡的道:“回來。”
    被自己的師尊這個時候叫回,男子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忐忑,但是最終,他還是讓自己鎮定了下來。
    “我問你,那個可惡的家伙,還在有熊一族坐著嗎?”葛衣道人的眼眸中,充滿了殺意。
    雖然不知道那人是如何得罪了自己的師尊,但是自己師尊所恨的人,對于道人來說,那就是自己的敵人,所以他第一時間道:“是的師尊。”
    “好,就讓他在安樂幾日,等天下大局已定,那就是他死的時候。”說話間,葛衣道人一揮衣袖,無邊的威嚴,讓偌大的昆侖山,都為之顫抖。
    這葛衣道人,自然就是坐鎮昆侖的原始道人,從當年在長河之邊被鄭鳴奪走了混沌幡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六十個春秋。
    日日夜夜之中,他都想要報仇雪恨,但是可恨的是那姓鄭的修為實在是強橫至極,他們三兄弟去了一趟,不但沒有占到便宜,還招惹了鯤鵬。
    師尊在閉關,他們三人在難以取勝的情況下,只有打掉牙和血吞,更何況他們的東西,在這個時候也傳來了消息。
    落到了準提和接引兩個可惡的家伙手中,這簡直就和肉包子打狗一般。
    雖然這些年,他們三兄弟不是沒有去見過這兩個賴皮的家伙,但是很可惜,這兩個家伙就是硬著頭,硬說沒有見。
    自然,說不好就交手,三個打兩個,倒也不會吃虧,可是這兩個混蛋,逃命的功夫一流,一次次的從他們的手中逃脫!實在是可恨至極。
    巫妖大戰再起,師尊推動的大事,就要按照預定的道路進行,等這巫妖兩敗俱傷,道門統一天下,他們三人更可因為十二祖巫墜落了得因果,成就圣人。那時候,就該是向你們這些人連本帶利還回來的時候。
    “嗯!”原始道人好似想到了什么,兩根手指伸出,快速的掐算了起來,而他的眉頭,也在這個時候,一下子變的深深的皺了起來。
    “不對,可是哪里不對,有人蒙蔽天機嗎?”自語之中,就見虛空之中,飛來了一道亮光。
    原始道人一伸手,那亮光就落在了手中,化成了一枚玉符。
    “速來!”玉符是太上道人發出的,而在這玉符之中,也只有一個內容,那就是這兩個字。
    自己的大師兄,讓自己過去干什么,對于太上道人,原始道人一向無比的尊重。
    一般的時候,這位大師兄從來都是不溫不火,做什么事情,更是講究無為,但是現而今,他的傳訊符之中,為什么充斥著著急之色。
    天機被人攪亂,而大師兄又發了這么一個傳訊符,原始道人臉色變換之間,就騰空而起,整個人化成一道虛影,要融入天地大道之中。
    可是,就在原始道人騰空而起的瞬間,虛空之中出現了一個大大的拳頭,那拳頭雖然大,但是原始道人并不是太看在眼中,真正讓他顧忌的,還是那拳頭上,猶如大日一般的光芒。
    這光芒原始道人并不陌生,甚至他還和這光芒的主人,在三百年前做過一場。
    那一次,他雖然沒有輸,卻也吃了一點小虧,因為這個拳頭主人的手中,擁有著混元鐘。
    東皇鐘,哼!
    一方妖孽,也敢稱皇稱帝,實在是可笑至極,原始道人從來都沒有怎么將東皇太一放在眼中,他覺得無論是巫妖,都是冢中枯骨而已。
    卻沒有想到,此時此刻,自己竟然受到了東皇太一的襲擊,不是說巫妖正在大戰,東皇太一他怎么會有時間,在這個時候偷襲自己呢?
    一念之間,原始道人的手中,就多出一枚如意,閃動著三色的光芒,朝著那拳頭迎了上去。
    拳頭和三寶如意碰撞之間,原始道人的身影,朝著后方倒退了數十丈,但是這一次的碰撞,原始道人并沒有輸。可是,就在原始道人后退的瞬間,虛空之中再次出現了一個驚天巨爪,朝著他抓了過來。
    這一抓,隱含陰陽兩氣,巨大的氣旋,讓原始道人,都有一種窘迫的感覺。如果不是剛剛和東皇太一硬碰了一擊,原始道人還是可以躲避的。
    但是現在,一記硬撼,讓原始道人失去了先手,所以在面對這陰陽兩氣,原始道人只能一拍自己的頭頂,無數的慶云拱衛著上千的金燈,朝著虛空迎了上去。
    “啪啪啪!”
    陰陽兩氣掃動,無數的金燈掉落下來,也就是一個瞬間的功夫,掉落下來的金燈,就足足已經達到了上百盞。
    一盞金燈,百年苦修,百盞金燈,就等于打消了原始道人上萬年的修行。雖然原始道人不知道修煉了多少年,這萬年修行對他來說,已經算不了什么。
    但是現在,被人偷襲加上削弱修為,讓原始道人心頭的怒意狂暴無比,他知道出手的是誰,所以沉喝一聲,虛空之中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身影。
    盤古虛影。
    這虛影乃是三清的看家本事,一般不是到了拼命的時候,三人是不會使用的,不過就在這盤古虛影出現的瞬間,那東皇太一一掌拍在赤金色的東皇鐘上,帶著滾滾的鐘波,東皇鐘朝著原始道人直接撞擊了過來。
    “師尊,我來了!”青衣道人感應到了自己師尊的危險,騰空而來,可是他來的確實不是時候,就在他騰空而起的時候,正好趕上那瘋狂震動的鐘波,也就是一個剎那,那青衣道人就化成了灰燼。
    神魂俱滅!
    原始道人雖然天生涼薄,但是這個弟子畢竟跟隨了他多年,可以說給他原始道人立下了汗馬功勞。現在,卻當著自己的面,被人直接震殺,這對于原始道人而言,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他怒吼一聲,盤古虛影連接天地大道,兩個粗壯的手臂,重重的朝著東皇鐘轟擊了過去。
    “當!”
    鐘聲震動,乾坤為之凝結,洶涌的鐘波,朝著無窮的天地,洶涌的沖了過來,其中那盤古虛影,正是這混元鐘的鐘波所沖擊的重點。
    “咔嚓咔嚓!”混元鐘上,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痕,而那盤古的虛影,在混元鐘全面激發的鐘波下,直接被沖散了開來。
    原始道人雖然拼命的抵擋鐘波,但是他自己還是被鐘波沖擊的狼狽無比,特別是,在虛空之外,還有一個妖師,在不斷的對他進行著偷襲。
    三清心意相連,自己受到襲擊,師兄和師弟都沒有過來幫忙,雖然原始道人的人品并不是太好,但是他們三個兄弟的聯系實在是太過緊密。
    一人墜落,那么三清都要受到牽連。所以自己沒有援兵最大的可能,就是師兄也遇到了麻煩。
    “是誰,好大的手筆,竟然使用瞞天過海之術,對自己兄弟動起手來。”原始道人心中怒喝,他再次運用慶云金燈抵擋住了妖師鯤鵬的襲擊,但是這一次他更加的狼狽。
    東皇和鯤鵬,就讓原始道人有點招架不住,而妖族的強者,很顯然不只是這幾位。也就是一個瞬間,足足有數十位大妖,朝著原始道人殺了過來。
    原始道人越發的狼狽,他那道袍都被撕扯的出現了四五個破洞。而在躲避東皇太一的混元鐘時,他的手臂更是被妖師鯤鵬撕下了大大的一塊肉。
    不過原始道人畢竟是原始道人,雖然狼狽無比,但是他還是一連擊殺了兩個湊上來想要占便宜的大妖。
    就在原始道人在這混戰之中,越戰越是感到恐懼的時候,隱藏在虛空之后的鄭鳴,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冷漠。
    他等待的,就是這個時候!
    隨著原始道人朝著他這里沖來,他手中的乾坤尺,朝著原始道人的頭頂,重重的轟擊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