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1436 天道無常


    走進來的,是一個身材高大,龍行虎步的男子,這男子站立在羲日神宮之中,給人一種光照天地的,唯我獨尊的感覺。 ≈
    而且,鄭鳴還從這個男子的身上,感應到了一種磅礴如天,震動萬古的感覺!
    如果說剛剛的帝俊已經充斥著無盡的帝皇之意,那么此時走進來的男子,比之帝君,更像是一方的帝皇。
    看到這個走過來的身影,鄭鳴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凝重,他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如果兩個人光比法力的話,自己應該勝這個人一籌,而一旦此人施展手中的至寶,那么在這比斗之中,自己就要吃大虧!
    東皇太一!
    幾乎剎那間,此人的名號,就已經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他注視著這個龍行虎步而來的男子,神色變的越的平靜。
    “二弟你來了,來來來,我介紹一下,鄭先生,這是我二弟太一。”帝俊說話間,就替鄭鳴和東皇太一,進行了彼此的介紹。
    “原來是東皇,在下這里有禮。”鄭鳴客氣的朝著東皇太一拱手說道。
    東皇太一一擺手道:“不敢當啊!我就是一個大妖,怎么能夠比得上人族的圣師!”
    說到此處,東皇太一的目光中閃動著一絲挑釁的道:“鄭先生不知道可有空對我指點一二。”
    到了鄭鳴他們這般的境地,一般來說指點,實際上就是要做上一場,鄭鳴此來,本來并沒有和東皇太一做上一場的心思,但是現而今東皇太一的話,卻讓鄭鳴的心中一動。
    雖然自己已經折服了妖師鯤鵬,但是要想完成自己的心思,光一個鯤鵬還不成,如果能夠折服東皇太一,那妖族才有可能和自己合作。
    “東皇生而神明,擁有至寶東皇鐘,這等的至寶,我實在是沒有辦法打破啊!”雖然心中打定主意,但是鄭鳴還是擺著手,一副咱倆沒有辦法打的樣子。
    東皇太一對鄭鳴本來就不感冒,此時聽到鄭鳴提到自己的至寶,眼眸中頓時多出了一絲的冷色。
    “我可以不用東皇鐘!”
    帝俊坐在一旁,眉頭輕輕的皺了一下,能夠成為天帝,他自然不是光靠著武力。
    自己的弟弟太驕傲,好似上了鄭鳴的當,但是他清楚兩個人切磋,也不可能出現什么危險,所以也就沒有提醒東皇太一。
    “東皇一言九鼎,那鄭某就謝過了,我聽說東皇力量無敵,要不咱們就比比力量?”鄭鳴朝著東皇太一抱拳,算是將東皇太一最后的退路給堵上了。
    東皇太一此時雖然也感覺到了一絲的不對,但是他歷來驕傲,從來都沒有怎么將他人放在眼中。
    現而今一個鄭鳴,他本來就不屑用東皇鐘。
    “好,你接我一拳!”東皇太一說話間,漫步而來,朝著鄭鳴重重的轟出了一拳。
    這一拳,隱含著無窮的太陽大道,下落之間,就好似一輪真正的太陽,朝著鄭鳴的方向轟了過來。
    鄭鳴淡然無比,現而今他不但修為已經達到亞圣的巔峰,論起力量,更不是普通的亞圣可以比擬。
    東皇太一雖然是天賦異稟,但是和他的兩倍的三千大道神禁,相比,差的還不是一點半點。
    隨意鄭鳴同樣揮拳,直接朝著東皇太一的拳頭迎了上去。
    帝俊坐在皇座上,輕輕的搖了搖頭,二弟還是有些沖動,好在這羲日神宮,他在建造的時候,不知道花了多少的心思,就算是鄭鳴和東皇太一兩個人達到亞圣巔峰,也不可能將他的羲日神宮給拆了。
    “轟!”
    就在帝俊覺得鄭鳴有點太過于托大的時候,那劇烈的碰撞之聲,已經在虛空之中爆炸開來,隨著這能夠泯滅萬物的力量擴散開來,一道道陣紋,出現在神殿之中。
    大日照耀,金烏飛起,更有無數的星辰,在大陣的四周運轉。可是這種呈現出異象的情形,也就是一個瞬間的功夫,直接在天地之中崩碎了開來。
    一赤一白兩個身影,就好似虛空之中的兩個天神,但是在那滾滾的力量爆的瞬間,那赤紅色的身影,倒飛了出去。
    赤紅色的身影,代表的是東皇太一。感受著自己手臂上的裂紋,東皇太一整個人都有點懵了。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在自己最擅長的力量上,竟然比不過鄭鳴,而在這怒火之下,一尊赤金色的巨鐘,從他的頭頂飛出,朝著鄭鳴直接撞了過去。
    這一撞,就好似星斗倒轉,這一轉,就好似蒼穹凝固!在這股力量下,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軀動彈一下,都變的無比的困難。
    混元鐘,鎮壓天下氣運,完全催之下,幾乎可以和圣人爭雄的混元鐘。
    這些年來,鄭鳴不知道多少次,想要自己將那東皇鐘抽出來,但是可惜,都沒有抽到。
    現在,終于見到了東皇鐘的真面貌,但是很可惜,這東皇鐘并不是自己的。
    對于東皇鐘期待,讓鄭鳴最終在猶豫了瞬間,就朝著東皇鐘沖了過去,拳頭更是朝著那印有一尊天帝圖像的東皇鐘,重重的揮出了拳頭。
    一拳,天崩地裂。
    帝俊本來靜靜的坐在那里,但是隨著這一拳的轟出,他一下子坐不住了,不過此時的他,想要阻攔已經來不及了,一股無形的鐘波,朝著四面八方分散了開來。
    本來就已經破碎的陣紋,在這股力量的沖擊下,剎那間就化成了碎粉,更有不少站在四周伺候的妖族,都猶如瘋了一般的朝著帝俊的方向沖了過去。
    作為妖族的天帝,帝俊同樣不凡,他雙手揮動,虛空之中就出現了一張寶圖,直接將自己身邊的人,全部納入了那張寶圖之中。
    山河社稷圖!
    鄭鳴可沒有那些妖族的幸運,他可以說是硬頂了可以讓萬物化成混沌的鐘波,在這瘋狂的鐘波下,鄭鳴就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有一種想要崩潰的感覺。
    甚至他覺得,自己的身體在這瘋狂的鐘波下,都有一種要被撕裂的趨勢,要不是他的祖巫之體,要不是他的**玄功,鄭鳴覺得自己很有可能被撕碎。
    當這股鐘波消失的時候,鄭鳴現自己的身體上,還是出現了數道裂紋,不過好在祖巫之體的恢復力很是驚人,所以也就是瞬間功夫,這些裂紋就消失的干干凈凈。
    東皇太一在東皇鐘被催動的時候,就已經冷靜了過來,他雖然覺得自己已經破壞了規矩,但是對于正處在東皇鐘鐘波下的鄭鳴,還是帶著一絲的期待。
    這一擊,要不了鄭鳴的性命,但是他可以肯定,這一擊一定要讓這個驕傲的家伙,付出代價。
    可是隨著鄭鳴身體上的傷勢快的修復,東皇太一的臉色有點不太好看,而就在他思索著是不是再和鄭鳴斗上一場的時候,帝俊已經沉聲的道:“二弟,你敗了!”
    東皇太一雖然驕傲無比,但是對于自己的兄長,卻是尊重無比,他重重的瞪了鄭鳴一眼,最終還是沉聲的道:“不錯,這一次算是我敗了。”
    “鄭鳴,可有興趣以后和我好好做上一場?”
    “二弟,不要胡鬧,鄭先生乃是你十個侄子的老師,你怎么可以如此的呼鬧。”還沒有等鄭鳴開口,帝俊已經沉聲的說道。隨即他的目光落在了只剩下一片瓦礫的羲日神宮,搖了搖頭道:“走吧,這里不是說好之地,咱們換個地方說話。”
    作為天帝,帝俊真的有很多地方讓人羨慕,比如神宮,也就是一會功夫,鄭鳴他們已經來到了一座比之羲日神宮絲毫不遜色的地方,而各種的珍饈,更是再次給上了一份。
    “鄭先生,你這次來我這里,可是有什么事情嗎?”在喝了幾杯酒,又閑聊了幾句之后,帝俊揮手讓四周的外人退下,笑著說道。
    鄭鳴可以說等的就是這句話,他輕輕一笑道:“天帝,我這次來,確實有事情,天帝你可知道,你妖族實際上已經快要大難臨頭了?”
    這句話,是說客的標準話語,鄭鳴現在既然是要當說客,自然是要將這個本事拿出來用用。
    “鄭先生說的不錯,我妖族確實已經到了危難的關頭。”帝俊在沉吟了瞬間,這才鄭重的說道。
    日,節奏不對啊!按照鄭鳴了解的套路,此時的帝俊,不是應該說我妖族強大無比,怎么會有災難,先生不要危言聳聽才對啊!
    看著鄭鳴有點驚訝的模樣,帝俊哈哈一笑道:“如果不是算到我那十個兒子很有可能被人給暗算了,我也不會讓他們跟隨先生您學習。”
    日了,這節奏完全不對了!鄭鳴在這片世界之中,一直都是一種游戲的態度對待,但是現在,他才深深的感到,自己對于一些事情,想的實在是太簡單了。
    作為天帝的帝君,心思如海,在很多事情上,恐怕想的比自己都要多,妖族的危難,他怎么會感覺不到。
    一念之間,鄭鳴突然覺得,自己策劃的事情,恐怕不會那么容易,畢竟按照他所知道的一切,妖族和巫族最終可是拼死而戰,最終同歸一盡的。
    帝俊既然已經知道了危險,還最終不得不按照人家策劃的道路走,這其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