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1435 人發殺機


    “師兄,這中土天地,真的就沒有咱們兄弟的份嗎?”準提道人的聲音中,充斥著不甘。
    接引道人面露苦澀的道:“中土天地,乃是師尊看重之地,自然要留給他老人家的嫡傳弟子。”
    “哼,我們兄弟比起三清,也差不了多少,憑什么……”準提道人的聲音中,充斥著憤怒。
    “師弟慎言,師尊在大事上,一向都有計較,如果咱們兄弟惡了師尊的話,恐怕……”接引道人給了準提道人一個你懂得眼神,這眼神,讓準提道人的怒意,一下子消散了不少。
    不,應該說,這個眼神讓準提道人一下子老實了不少。
    “師兄,你說師尊那幾樣至寶,會不會有咱們一些呢?”準提道人在猶豫了一下道。
    “可能性幾乎沒有,盤古幡、太極圖和誅仙四劍,那都是準備給三清他們的,至于咱們兄弟嗎,想都不要想了。”接引道人肯定無比的說道。
    “那咱們兄弟立大教,又如何鎮壓氣運!”準提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的不滿。
    接引道人呵呵一笑,像是在對自己兄弟的天真表示譏諷,又好似在對現實表示冷笑。
    就在兩個人再次沉默的時候,準提道人就覺得耳邊惡風不善。修為到了他這種境界,如果有人偷襲,還沒有等那偷襲的人出手,就已經有了反應。
    現在之所以會被偷襲,除了他的心中正計算著自己該怎么做之外,更多的是詛咒三清太費神。
    “啪!”
    一件東西,重重的砸在了準提道人的頭上,雖然修煉了不滅金身,但是準提道人還是覺得自己的眼前一黑,而且頭上,好似也鼓起了一個包。
    作為鴻鈞的弟子,天下準圣之中的至強者,準提道人他們什么時候吃過這樣虧,他抓起那砸他的東西,就準備扔出去,可是當他揚手的瞬間,手掌又緊緊的攥了起來。
    “師兄你快看啊!”準提道人大聲的喊道。
    已經快速追出的接引道人,在聽到準提道人的話語之后,快速的飛了回來,他看著準提道人手中,那充滿了好似來自莽古殺意的長劍,整個人也愣在了那里。
    “誅仙!”
    這兩個字,在他們的延期那不斷的閃動,最終,還是那接引道人率先反映了過來:“誅仙四劍!”
    “師尊,是您老人家要懲罰弟子嗎?嗚嗚,弟子剛才說了您老人家的壞話,您再懲罰弟子一回吧!”準提道人手持誅仙劍,大聲的朝著虛空吼道。
    接引道人覺得有點可笑,他能夠理解自己兄弟為什么這樣做,但是你也太……
    就在接引道人準備勸一下準提道人,不要在這里白日做夢了,這種事情,怎么可能接二連三的發生。
    “嘭!”
    又是一件重物,重重的撞擊在腦袋上的聲音,這一次準提道人倒是沒有氣急敗壞,而是畢恭畢敬的朝著天空行了一禮,然后才將那砸在他腦袋上的東西拿了起來。
    這又是一柄充滿了殺戮氣息的長劍,而那大大的戮仙兩個字,更是晃兩個人的眼睛。
    “師兄,師尊真的不偏心,趁著這個機會,咱們好好的求求師尊,讓他老人家給咱們一些好處吧。師尊就要和天道,整個天下的東西,都是他老人家的。”
    準提說到此處,聲音越發的鄭重:“無論什么東西,都是他老人家的,哈哈哈!他老人家給誰都是給!”
    接引道人雖然覺得這件事情之中透著詭秘,但是他何嘗不對誅仙四劍動了心思。
    如果師尊真的將誅仙四劍這等寶物賜下,那對他們二人來說,就是多了一種保障,多了一重底氣。
    雖然這種方法,實在是太不著調,但是看著準提道人托著兩柄劍喜笑顏開的模樣,他也忍不住朝著虛空拜倒道:“弟子同樣罪孽深重啊!”
    這句話剛剛出口,接引道人就覺得身后惡風不善。但是想到誅仙四劍,他還是忍住不動。
    “多謝師尊!”口中念叨了一句,接引道人甚至將自己的護體神光都放開了,就聽虛空之中啪的一聲,接引道人整個人,差點沒有被打飛出去。
    “哈哈哈,多謝師尊,多謝師尊啊!”抱著那盤古幡,接引道人整個人都癲狂了起來。
    這盤古幡他自然認識,有這樣的寶物在手,他以后立教掌道,可以說輕松無比。更重要的是,他感受到了自己師尊深深的關懷之意。
    準提道人手持著誅仙戮仙兩柄劍,也快速的跪在地上,大聲的呼喊道:“老師慈悲啊!”
    鄭鳴很是無語的看著兩個人,他倒是想要接著慈悲,但是關鍵是他老人家的手中,真的是沒有了。
    誅仙劍、戮仙劍盤古幡這些東西,因為有鴻鈞道人的神識,他根本就祭煉不了,拿在手中,更是半點用處沒有不說,說不定還會給自己招惹大的禍端。
    所以一念之間,鄭鳴就決定將這些東西處理掉,正好準提道人和接引道人過來,于是鄭鳴就扔給了兩個人。
    對于這兩個接著求老師慈悲的家伙,鄭鳴不再理會,他一揮衣袖,就朝著有熊一族的領地走去。但是此時,他的腦海之中,翻動的都是剛剛準提道人那句話。
    這個世界,一切的一切,都是老師的。這句話乍一聽的時候,鄭鳴還覺得有點夸張,但是慢慢的,鄭鳴的心中生出了一絲的明了,他發現,這句話,準提道人真的說到了點子上。
    鴻鈞道人現在正在合道,而一旦他合道成功的話,那么整個天下,都將是鴻鈞道人的。
    自己現在離開,好似最好,不然要是鴻鈞道人對自己起了打殺之心,自己能夠抵抗嗎?
    可是就這樣離開,鄭鳴的心中,還是充滿了不舍,畢竟,這可是自己開啟世界功能的一種獎勵。
    以后想要進入這洪荒世界,還不知道需要多少聲望值,需要抽取多少次呢?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中,鄭鳴的目光落在了無盡的天日上,這一刻,一個瘋狂的念頭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擋我路者,一劍斬之!
    現而今擋在鄭鳴路上的,是鴻鈞道人,但是誰又說鴻鈞道人就不能斬殺,他還沒有成功合道,也就是一個普通的圣人,只要自己運作得當,別的不說,卻也可以讓他永遠都合道不成功。
    這個念頭出現之后,就不斷的在鄭鳴的心頭閃動,無數的念頭下,一絲決斷最終形成在了鄭鳴的心頭。
    一不做,二不休!
    一念之間,鄭鳴就有了決斷,他并沒有立即回有熊一族所居住的城池,而是騰空而起,朝著天庭的方向沖了過去。
    妖族的天庭,距離大地數十萬里,但是這種路程對于鄭鳴來說,實在是算不了什么,所以一念之間,鄭鳴就出現在了妖族天庭的南天門外。
    和玉帝之時的天庭相比,妖族的天庭防御更加的嚴謹,只不過此刻在南天門駐守的大妖九嬰在看到鄭鳴的時候,心都抽搐了一下。
    “鄭先生,您來天庭有什么事情?”九嬰在稍微猶豫了一下,就恭恭敬敬的朝著鄭鳴說道。
    鄭鳴向九嬰一笑道;“我這次過來,倒也沒有什么其他的事情,而是多日不見鯤鵬老兄,所以想要找他聊聊。”
    “您找錯地方了,妖師他老人家已經返回了北海,您不如去北海尋他一尋!”九嬰很是客氣的說道。
    鯤鵬這廝竟然不在,鄭鳴的心中雖然有點不爽,也只能離開,可就在此時,就聽有人道:“天帝有令,請鄭先生到羲日神宮。”
    天帝乃是帝俊,也就是十個金烏的老爹,作為天庭之主,鄭鳴這種大大方方過來的人,基本上是瞞不住人家的。
    見一下天帝,鄭鳴倒也沒有什么抗拒,他在九嬰的陪伴下,做上一架戰舟,朝著羲日神宮而去。
    一路上,不斷有妖族的強者來來往往,更有無數的妖兵妖將了,來往不斷,雖然鄭鳴乃是一個外人,但是此時也能夠感到這天庭之中存在著一股殺意。
    這殺意,并不是針對的鄭鳴,而是有一種大戰即來的感覺。
    一刻鐘之后,一座充斥著金色的宮殿映現在了鄭鳴的眼眸中,一個身穿金色帝袍的男子,正站在神宮之外等候著。
    而九嬰看到那充滿了威嚴的男子,眼眸中充滿了敬慕之色,他低聲的朝著鄭鳴道:“先生,我家大帝親自迎接您了。”
    天帝尊崇,一般對于人都是召見,現在這般的迎接,可以說讓九嬰都有一點不敢相信的感覺。
    “見過天帝!”人家給自己面子,鄭鳴當然也要給帝俊面子,他在帝俊走來的時候,抱拳說道。
    帝俊快速的來到鄭鳴的近前,同樣抱拳還禮道:“先生,我早就說要去拜訪先生,只不過近來事情頗多,一時間抽不開身,今日先生到來,實在是讓朕感到榮幸。”
    “此地不是說話之所,先生請神宮之內說話。”
    鄭鳴也不愿意在這里和帝俊談大事,所以在客氣了兩句之后,一行人就進入了羲日神宮之中。
    神宮之中對于迎接貴賓早有準備,等鄭鳴和帝俊分賓主落座之后,無數的奇珍異果就送了上來,更有人端了一個烤盆,上面用鐵釬穿著一條真龍,慢慢的烤著。
    “大哥,聽說諸位侄兒的老師來了,今日我要見見!”就在帝俊和鄭鳴客套的時候,一個聲音響了起來!rw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