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432 可為王者師

  鯤鵬吞吐陰陽二氣,不但可以吸納無盡神力,更能夠絞殺天下,現而今鯤鵬一出手,就是他最為擅長的吞納之力。
    天地萬物,皆能夠被鯤鵬所吞吐。
    鄭鳴使用過鯤鵬的英雄牌,雖然他沒有將這些技能全部獲得,卻對于這其中的每一個變化,都無比的清晰,此時看到鯤鵬出手,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愕然。
    因為現而今鯤鵬出手的手段,比之鄭鳴所得的英雄牌,明顯要低上一個層次。
    不,應該說現在鯤鵬對于陰陽兩氣的掌控,明顯比鄭鳴所得到的陰陽兩氣,低了太多太多。
    什么個情況?
    雖然心中念頭翻滾,但是鄭鳴還是匯聚三千分身之力,朝著虛空重重的打出了一拳。
    這一拳,除了隱含著三千神禁的力量,更直接轟向了鯤鵬出手的弱點之所在。可以說,只要破了這個點,妖師鯤鵬的出手,就猶如一張紙,輕輕就可以被捅破。
    作為妖師,鯤鵬在天下,可是有著巨大的名聲,特別是在法力的,更是能夠排在天下的前十。
    妖族的大妖們,一個個面帶欣喜的看著出手的妖師,更有人大嘴一張道:“那孽障不知道死活,這一次妖師大人出手,哈哈哈,定讓他不死也要脫層皮。”
    對于這種論調,大妖之中根本就沒有人反對,在他們看來,這個不知道從那里蹦出來的存在,雖然鎮壓了十大太子,但是他們和妖師相比,差的太遠了。
    妖師的鯤鵬法,那可是運用的陰陽二氣,別說修為,就算是法寶,在這陰陽二氣的消磨之下,也會破碎。
    可惜的是,就在他們一個個言語中充滿了期待的時候,鄭鳴的拳頭和陰陽二氣碰在了一起。
    也就是一個瞬間,本來猶如風虎云龍一般相互配合的陰陽二氣,直接分道揚鑣,甚至一些陰陽二氣的力量,還在虛空之中發生了碰撞。
    這個時候的鯤鵬,就覺得自己無比的窘迫,雖然還能夠出手,但是卻束手束腳。
    而鄭鳴的拳頭,在這個時候,已經跨越了空間的束縛,重重的轟擊了下來。在這一拳下,沒有了吐納之力的鯤鵬,被重重的擊中,倒飛出了三百多丈。
    “妖師威武!”
    一些大妖為了拍鯤鵬的馬屁,在鄭鳴和鯤鵬兩者碰撞之間,幾乎同時的大聲歡呼,可是就在他們的歡呼聲響起的瞬間,他們看到了妖師被重重的擊飛。
    鯤鵬乃是天地神獸,身體強悍無匹,此時雖然被打飛出去,倒也沒有什么大的傷害。
    但是那歡呼聲,卻是讓作為妖師的鯤鵬臉色一緊,如果不是還有鄭鳴這個強敵在,說不得就要好好的收拾一番這些下屬。
    自己戰敗了,這些家伙一個個的在歡呼,他們想要干什么,他們這是找死。
    一念之間,鯤鵬雙手快速的掐動,虛空之中的太陰之氣匯聚成了一頭黑色的巨鯤,而在那巨鯤的頭頂,完全有太陽之氣匯聚而成的金鵬,騰空而起。
    兩者匯聚,魚躍鷹飛,合乎大道!
    這一擊打出,充分顯示了鯤鵬妖師的實力,那些已經窘迫無比的大妖,此時再次歡呼了起來。
    因為他們感到,這一擊,鯤鵬妖師一定能贏,而一旦妖師獲勝的話,他們剛剛小小的罪過,就會不被追究。
    鄭鳴看著那太陰之魚和太陽之鵬的匯聚,輕輕的搖了搖頭,自己這樣虐菜,實在是不忍心啊。
    手指朝著虛空輕輕的點了一下,鄭鳴的緩緩的倒退,而那一指正中的位置,卻生出了一種詭異的吞噬之力,引著巨鯤和金鵬,在虛空之中瘋狂的碰撞。
    兩者從相互配合到相互的撞擊,這之中的奧妙,自然也只有鄭鳴清楚。
    而最終這兩者碰撞的結果,是平分秋色,只不過作為催動兩者的妖師,鯤鵬卻受到了太陰太陽之力的反噬,只是一個瞬間的功夫,整個人就顯得蒼老了十歲。
    鯤鵬這個時候,感覺最深的是無比的憋屈,好好的一場戰斗,被自己打成了這樣,他奶奶的,比自己前些時候,遇到了那位通天道人,還要讓人難受。
    雖然鯤鵬不愿意承認,但是在鄭鳴的面前,他覺得自己的一切,都在人家的掌控之中。
    這情況,還打個毛!
    “閣下對于我的鯤鵬陰陽式,好似很清楚啊?”妖師鯤鵬沒有接著出手,而是直直的看著鄭鳴,眼眸之中,閃動的全部都是凝重之色。
    “鯤鵬陰陽式,不是應該叫做鯤鵬縱橫法嗎?”鄭鳴很是隨口的朝著妖師鯤鵬說道。
    妖師愣在了那里,他這些年來,隨著對陰陽式參演的越來越深,覺得這鯤鵬陰陽式的名稱,好似有一些不適合。只不過最近,他雖然想要更改一下法門的名稱,卻是怎么也想不到合適的。
    現在鄭鳴的話,一下子說到了鯤鵬的心里,他看著鄭鳴的神色,越發多出了幾分的狐疑。
    “鯤鵬縱橫法很不錯!”在講心中的疑慮壓了壓,鯤鵬朝著鄭鳴輕聲的說道。
    鄭鳴看著鯤鵬的模樣,也有點反應了過來,人家這法門好似還沒有完全研究出來,竟然被自己給叫破了。
    “我覺得比那個陰陽式要強不少。”鄭鳴雖然心中念頭迭起,但是表面上,還是一副鎮定無比的樣子道。
    兩個人沉默了瞬間,最終還是妖師鯤鵬道:“鄭道友,可否一談?”
    和名震天下的妖師鯤鵬談一談,這個倒是可以有,鄭鳴點頭道:“這個自然可以,只不過此地不是談話之所,我們不如換一個地方。”
    一刻鐘之后,鄭鳴和鯤鵬就已經出現在了一座山的山頂,鯤鵬雖然一臉陰狠的模樣,但是作為妖族的妖師,在享受方面,卻是一頂一的。
    兩個晶瑩的玉杯,每一個杯子之中盛的,都是天下少有的九天玉露,雖然鄭鳴在真實的世界之中,是世界之主,但是這種只有開天辟地之時產出的九天玉露,他還是沒有嘗過。
    “開天辟地的時候,有一次我遨游蠻荒,遇到了一座大湖,發現里面都是這種玉露,當時飽飽的喝了一頓,現在剩下的不是太多了,鄭兄慢用。”
    鯤鵬抿了一口玉杯之中的九天玉露,笑吟吟的朝著鄭鳴說道。
    鄭鳴看著一副得瑟的鯤鵬,心中雖然有些不屑,但是表面上,還是笑吟吟的道:“真實好運氣啊!”
    說話間,鄭鳴也端起玉杯喝了一口,這一口下去,鄭鳴才發現,這杯子乃是用空間神通鍛煉過的。
    杯子之中的水,最少也有一池塘,這可是九天玉露啊,妖師鯤鵬真的不是一般的大方。
    “鄭兄,我那鯤鵬陰陽式之中的缺陷,鄭兄是不是可以給我指出來,省的我多走彎路。”鯤鵬在和鄭鳴閑聊了一會之后,就將話語轉到了正題上。
    鄭鳴對于妖師鯤鵬的心思很清楚,但是他并不準備在這件事情上對鯤鵬進行什么拿捏,本來這鯤鵬縱橫法就是人家要是鯤鵬推演出來的,自己提前告知,也沒有什么。
    當下,鄭鳴就將自己關于鯤鵬縱橫法的了解,向妖師鯤鵬講解了開來。開始的時候,妖師鯤鵬只是認真的聽著,但是到了最后,鯤鵬的臉色卻變的無比的鄭重。
    甚至他看向鄭鳴的目光,都多出來一種崇拜的味道。
    鄭鳴所講的一切,對于要是鯤鵬而言,就是他現在心中所想的變化,甚至一些他只是隱隱約約感覺到,但是根本就摸不著頭緒的縱橫法的變化,都被鄭鳴講了出來。
    豁然開朗,茅塞頓開這些詞語,都不足以形容現而今鯤鵬的心情,他看著鄭鳴的目光,就好似看著一個老師。
    “鄭先生,那這個……”
    一個問題連著一個問題,妖師鯤鵬此時好似已經忘了自己來的目的,不斷地向鄭鳴提問。
    面對一個如此好學的人,鄭鳴覺得自己要不給人家好好講解一下,好似有點對不起人,所以他也沒有遲疑,笑吟吟的開始講解自己得到的鯤鵬英雄牌施展各種招式之時的感覺。
    時間在這講解之中,慢慢的過去,那些等待著結果的大妖,一個個都開始有些焦慮,他們真的很想看看,自己家的妖師,是不是被那人給洗了腦,但是因為鯤鵬的吩咐,他們一時間,也不敢上前。
    日生日落,已經是十日過去,就在這些大妖一個個有些等不及的時候,就見鄭鳴和妖師兩個人漫步走了出來。
    妖師鯤鵬朝著鄭鳴拱手道:“鄭兄,等我將俗事處理完了,就來拜訪吾兄,希望能夠得到吾兄的指點啊!”
    作為天庭的妖師,鯤鵬一向驕傲無比,目中無人,而他現在的模樣,很是給人一種,自己是不是認錯人的感覺。
    “改日再談!”鄭鳴和鯤鵬的一番交談,也有所得,所以和鯤鵬論道,他同樣也不會拒絕。
    鯤鵬依依不舍的轉身離開,而就在這個時候,終于有一個大妖忍不住道:“妖師,十位太子呢?”
    “十位太子能夠有鄭兄這樣的師尊,實在是他們的榮幸,我回去之后,自會稟告兩位天帝,讓十位太子留在此地和鄭兄修煉!”
    鯤鵬猶豫都沒有猶豫,滿是感慨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