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1429 我看你骨骼清奇


    燃燈道人是一個什么樣的人物,鄭鳴從后世之中看到的封神演義中就很明白,這家伙就是一個坑死人不賠命的主。
    而且從封神演義那破除十絕陣的過程,還可以感應到,此人最是奸猾,如果用花間浪子那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來形容他,好似也沒有什么錯誤。
    他這一見面就要收自己為弟子,不是看上自己的寶物,那就是想要自己去替死。
    剛剛達到小圣的級別,就跑我這里忽悠,鄭鳴的心中很是不爽,所以一怒之下,鄭鳴的大手,就在虛空之中化成一個偌大的磨盤,朝著燃燈砸了下去。
    燃燈看不出來鄭鳴的修為,但是按照他多日來行腳天下的經驗,他覺得自己已經將那些強于自己的存在,全部都認識了一遍。
    這年輕人既然不認識,恐怕和自己差的太遠。
    至于收鄭鳴做自己的弟子,呵呵,主要是想要將鄭鳴那一份報酬,拿到自己的手中。
    當然,燃燈還有另外一點想法,那就是如果這次降服大妖不順利的話,可以讓自己的弟子先上。
    可是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這年輕人一上來,就朝著自己出手。作為小圣級別的存在,燃燈自然無懼,他手指一點,一把寶尺朝著鄭鳴打了過去。
    寶尺騰空,隱含著打破乾坤的勢頭,可惜,燃燈的寶尺雖然不錯,但是對象卻錯了。
    和鄭鳴的手掌在虛空之中接觸的瞬間,直接被鄭鳴擒拿,而鄭鳴的手掌,依舊下落。
    燃燈的寶尺,乃是他不多的至寶乾坤尺,此時卻是連威力都沒有展現出來,就直接被鄭鳴擒拿。
    “啪!”鄭鳴的大手,從虛空之中落下,重重的砸在了燃燈道人的肩膀上。
    燃燈道人修為高強,但是在這磅礴的力量之下,最終還是沒有忍住,腰緩緩的彎了下去。
    “道兄饒命,在下有眼不識泰山,啊,我師尊乃是玉清道人,還請道兄看在我師尊的份上,饒我一次。”
    鄭鳴愣了一下,玉清道人,不應該是元始天尊嗎?他在稍微沉吟了瞬間,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精光,心說現在這個時候,莫非是三清還沒有成為圣人嗎?
    “你師尊是玉清道人,他可晉級混元無極圣人?”
    “師尊還沒有,不過我師祖說過,師尊一定能夠成為渾圓無極圣人。”燃燈這句話里面,意思很明顯,不但告訴鄭鳴,他師尊很牛,而且還有師祖。
    對于燃燈的跟腳,鄭鳴很清楚,他朝著燃燈的肩膀再次拍了一巴掌道:“我看你骨骼清奇,可愿意拜我為師?”
    燃燈的臉都黑了,這句話,可是自己剛剛說的,現在他奶奶的,被直接送給了自己。
    拜師,燃燈在這個上面,可沒有什么太大的節操,畢竟他能夠以自己準圣的身份,拜了玉清道人為師,自然也就不怕再拜一個師尊。
    可是眼前這個人來歷莫測,自己要是拜師的話,那對自己今后是好是壞,還真的分不清楚。
    一念之間,燃燈的臉上就露出了為難之色道:“大人,我已經有了師尊,不能改另投他派,還請見諒。”
    這句話,說的斬釘截鐵,全部都是節操!但是鄭鳴早就知道燃燈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對于這種話,鄭鳴直接采取了自己能夠做的最直接的動作。
    “啪啪啪!”
    一連三下,鄭鳴的手掌重重的擊打在了燃燈道人的肩膀上,打的燃燈道人整個人都差點裂開。
    而站在一側的有熊龍猿等人,一個個靜靜的看著,連大氣都不敢吭一聲。
    對他們來說,鄭鳴和燃燈,都是來救他們部落的仙長,至于兩位仙長之間生沖突的話,那么他們自然是看戲,那個仙長勝了,他們跟隨那一個。
    “我燃燈絕對不會背叛自己的師門!”充滿了堅定的聲音,再次響起,這一次聲音洪亮,越顯示著燃燈道人那滿滿的節操。
    可惜的是,就在他說話之時,鄭鳴再次揮動了巴掌。
    這一次,依舊是兩下,而兩下之后,燃燈的身上,就出現了兩道深深的裂痕。
    “我是不會屈服的!”燃燈道人怒喝,他的眼眸中,充斥的都是傲然的火焰。
    鄭鳴不言,繼續拍打!
    “我燃燈不是你想的那種人,我就算是死,也絕對不會成為你的門下,更不會拜你為師。”
    “我燃燈寧愿一死!”
    “師傅,饒命啊!”而就在燃燈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有熊龍猿等人覺得,事情到這里,應該是告一段落了。但是他們沒有想到,鄭鳴的手掌,再次重重的落在了燃燈道人的肩膀上,差點將燃燈道人那出現了無數裂痕的身軀,直接給拍碎。
    “師尊,我已經決定拜在您的門下,您為什么還要對自己出手?”燃燈的聲音之中,充滿了悲憤。
    “哈哈,剛才一時間打順手了,徒兒莫怪!”鄭鳴笑了笑,而后將那乾坤尺拿出道:“此物很順手,也罷,就當是徒兒你孝敬為師的。”
    燃燈差一點想要罵娘,人家都是師尊給自己的弟子送法寶兵器,這位倒好,才一見面,就將自己的乾坤尺給弄走了,這……這簡直是豈有此理。
    鄭鳴也是沒有辦法,就在剛才,他還想著使用自己身上的寶物鎮壓燃燈,但是在準備使用的時候,他才現,自己竟然什么寶物都沒有帶來。
    用慣了七寶妙樹等寶物的鄭鳴,怎么能夠允許自己的手中,什么東西也沒有呢,所以這燃燈的乾坤尺,就被鄭鳴直接給笑納了。
    雖然不如七寶妙樹,卻也差不了多少!
    “弟子孝敬師尊,是應該的。”燃燈道人一直都是一個聰明人,雖然此時他恨不得將鄭鳴撕了下酒,但是在表面上,他還是笑吟吟的朝著鄭鳴說道。
    鄭鳴點頭道:“好徒兒,這才是為師的好弟子。”
    有熊龍猿等看著鄭鳴和燃燈道人又好了起來,當下和他一邊的族長仗著膽子走了過來。只不過他們此時只是嘿嘿傻笑,不知道該說什么。
    “恭喜……恭喜兩位成為師徒,實在是可喜可賀,我有熊部落雖然窮了一點,卻也有些東西祝賀。”最終,還是那面容古樸,應該是族長的老者,搓著手說道。
    雖然這族長看起來,好似有一些土,但是人家奉送上來的賀禮,卻很是不輕。
    鄭鳴接過猶如一條繩索般的賀禮,心中對于有熊部落是真的服了,縛龍索,先天之物中的縛龍索,雖然此寶并不是頂級的先天至寶,卻有一條完整的先天神禁。
    一般來說,擒拿小圣以下,是絕對沒有問題。當然,這縛龍索也需要祭煉,有熊一族的人雖然知道此物不凡,卻也沒有辦法催動他。
    而站在一邊的燃燈道人看著鄭鳴擺弄的縛龍索,眼中的嫉恨光芒,差點就將鄭鳴給燒死了。這縛龍索,本來應該是他的,可是現在,卻落在來鄭鳴的手中。
    他不甘心啊!
    “徒兒,那來將有熊一族掠走的大妖,你可知道他的來歷?”鄭鳴看著燃燈道人,淡淡的問道。
    燃燈道人被叫的臉上很是有些苦澀,但是他畢竟不是一般的人物,在聽到鄭鳴的問題之后,就笑著道:“師尊,這……這來掠走有熊一族的大妖,乃是五千里之外的一頭鯉魚精,應該沒有什么太驚人的修為。”
    “請師尊放心,弟子一定將這孽障擒拿,萬萬不能讓他生出事端來!”
    看著一副有事弟子服其勞的燃燈道人,鄭鳴的心中有的不是歡喜,而是一種戒備,燃燈道人這種人,沒有好處絕對不會出手,現在他主動要求幫著自己,這里面,一定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鄭鳴笑吟吟的看著燃燈,半天不說話。而燃燈道人此時,卻慢慢的額頭開始出汗。
    “師尊,這鯉魚精的手中,有一枚至陰環,對于弟子以后的修煉,有不少的好處。”燃燈道人搓著手,一副很是羞澀的模樣朝著鄭鳴道。
    鄭鳴要是信了燃燈道人的邪,那才怪呢,他看著老老實實站在一邊的有熊龍猿等人,突然笑著道:“天下大變,當是人族崛起之時啊!”
    這一句話出口,頓時讓燃燈道人的臉都黑了,他這一次過來,為的就是庇護人族,成為人族之師,從而得到那逆天的功德,以讓自己突飛猛進的打算。
    忍了鄭鳴,還不是因為功德的事情,卻沒有想到,鄭鳴竟然對這種事情,好似比自己還清楚。
    “師尊,我……我也是覺得,這種小事情,不適合師尊您出手,哈哈哈!”
    看著笑嘻嘻的燃燈道人,鄭鳴呵呵一笑道:“徒兒你有心了,不過你修煉的好似還不夠,這些天,還是找個地方好好的閉關,至于有大妖嗎?為師處理就是。”
    燃燈道人的牙緊緊的咬著,但是他的臉上,還是帶著笑容道:“既然師尊您如此說,那么弟子我就找個地方去好好修煉,師尊您但有傳召,只要一個符箓,弟子莫敢不從。”
    說話間,燃燈道人就要朝著外面走去。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