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426 輪回不滅天尊

  寶殿正中,三個并排而坐的神王,靜靜的看著那些盯著青銅寶書的下屬,當這些下屬一個個神色之中露出沉醉之色的時候,他們輕輕的都吐了一口氣。
    “能夠將法力意志凝結與一青銅寶書之內,吾等不如啊!”感慨的,是坐在左側的一位神王。
    這位神王的話語,引得其他兩個神王都睜開了眼睛,那坐在右側的神王冷冷一笑道:“立教掌道,嘿嘿。”
    一句嘿嘿,自然是隱藏著無數的冷意,那坐在左側的神王對于右側的冷笑很是不喜,當下就冷冷的道:“程兄你敢對我等冷笑,可敢去天元神城冷笑嗎?”
    右側的神王知道,自己這個時候示弱,一定會成為別人的笑柄,但就算是如此,他也不準備在這件事情上,進行什么反擊,因為那是找死,他冷漠一笑道:“我自然是不敢去天元神城冷笑,只是說一點事實而已。”
    坐在中間的神王擺了擺手道:“好了,咱們現在就不要鬧了!”
    “那位立教掌道已經成為定局,我們既然難以改變什么,就不要在這里胡亂說話。”
    “那庚昊亞圣可是比咱們……”
    庚昊亞圣四個字,頓時讓本來還要爭論的兩人,立即停了下來。他們的身份,比之庚昊亞圣還有所不如,現在庚昊亞圣因為一句話被殺,他們能夠比庚昊亞圣頭更硬嗎?
    房間之中,變的越發的沉默,三個神王被說中了心思,所以此時,沒有人吭聲。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神侯的身后,就出現了一個金黃色的光圈,光圈之中,更有一個四頭八臂的金色分身,屹立天地,如神如魔。
    隨著這金色分身的出現,神侯的氣息,也得到了不小的增長,而這神侯看上去,更加的平靜,也更加的慈和!
    不錯,就算是一個雙手血腥,殺伐決斷的神侯,此時表現出來的,卻是天下少有的慈和之意。
    “好厲害啊!”那坐在左側的神王,再次感慨的說道。他乃是小圣級別的存在,對于這種不但提升修為,而且還能夠改變氣息的功法,有著非同一般的感受。
    這種功法,別說眼前這些人修煉,就算是他們這些小圣,恐怕也能夠有所提高。
    只不過,在修煉這種功法之后,立即就會生出一種皈依的渴望,而按照鄭鳴和諸亞圣小圣的約定,小圣之上,是不需要修煉這些功法的。
    一道道光圈,從神侯們的神侯升起,就算是心智最為堅定的神侯,此時的身后,也充斥著金色的光圈。
    “南無輪回不滅天尊!”一聲猶如道號般的聲音,從一個緩緩站起的神侯口中傳出,他雖然身穿神侯戰衣,但是此時卻給人一種寶相莊嚴之感。
    隨著他口中的聲音響起,其他人也緊跟著念誦道:“南無輪回不滅天尊!”
    “多謝神王賜下天尊妙法,才讓我等有突破桎梏之日,神王恩德,吾等永世不忘。”那率先在自己的神侯結出金光的男子,平和的說道。
    三個神王彼此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差異。雖然神侯和神王,好似差距不是太大,但是實際上,三人難事神侯之中最頂級的存在,以往這些神侯在面對他們的時候,就好似老鼠見到了貓。
    而現在,他們竟然被平等的看待,這種情況,實在是讓三位神王,有一種失落之感。
    三人對于這些神侯的變化很是有些好奇,在問了一些問題之后,發現這些人,一個個都沒有任何的不妥,如果一定要說有不一樣的話,也是對人的態度上,好似更加的溫和。
    在揮手讓這些神侯離去之后,三個神王彼此對視之后,幾乎同時發出了一聲的嘆息。
    金光大世界,無盡海!
    一道身影,從無盡海之中沖出,就好似一道匹練,這沖出的是一個看上去三十多歲的男子,他白衣長袍,整個人都彌漫著一種霸烈的氣息。
    “哈哈哈,五百年,我金裂終于又出來了!”望著那好似籠罩在無盡云霧之中的大海,男子揚聲大笑。
    男子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天君的地步,一念之間,就可以催動大道之力。他的大笑,引得那無盡海上的云霧,直接后退三萬里。
    在大笑了一陣之后,自稱金裂的男子,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暴虐之氣:“當年的仇怨,我一定要了結,有恩報恩,有仇報仇!”
    自語之間,男子就好似一到驚鴻,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半個時辰之后,男子來到了一座山門下,他看著那風景依舊的山門,眼眸中閃過的,是一絲的懷念。
    “南無輪回不滅天尊,不知道前輩來我金源山,可有什么事情嗎?”一個看上去十七八歲的年輕男子,輕輕的來到金裂的身邊,恭敬的問道。
    金裂從回憶之中清醒了過來,他聽著少年的話,一時間整個人都有一種不是太好的感覺。
    “你……你剛剛說什么?”金裂看著那既感到身上氣息熟悉,卻又無比陌生的少年,話語中帶著一絲的疑惑。
    少年恭敬的道:“南無輪回不滅天尊,前輩何意?”
    “什么是南無輪回不滅天尊,金源山難道換了地方不成?”金裂從震驚之中清醒過來之后,沉聲的問道。
    “這里就是金源山,而且金源宗就在此地!”少年說到此處,好似意識到什么道:“南無輪回不滅天尊在上,請贖弟子剛才犯了一點嗔念!”
    金裂是來復仇的,不,應該說是來向整個宗門宣布他王者歸來的,但是沒有想到,一來到金源山,竟然遇到了這種情況。
    什么南無輪回不滅天尊,金源山這個流傳了足足上萬年的道統,這究竟是出了什么狀況。
    一念之間,金裂怒聲的喝道:“狗屁輪回不滅天尊,你讓朱龍那混賬給我出來,老子找他有事。”
    本來還在自我責怪的年輕武者,聽到金裂的話,頓時雙眸圓睜,一副要將金裂給吞下去的模樣。
    “你……你竟然侮辱無上的天尊,孽障你在我宗門挑釁,也就算了,今日你竟然敢侮辱無上的天尊,我金源宗,又豈能容你。”
    說話間,年輕的男子雙手催動,一道金色的,好似隱含著無窮威嚴的長劍,朝著金裂斬落下來。
    對于金源宗的武學,金裂清晰無比,這金色的長劍,乃是金源宗的玄金滅天劍,雖然名頭不小,但是對于金裂這等存在而言,就是一個笑話。
    他手指輕輕的伸出,朝著那金色的長劍重重的彈了一下。
    這一下很輕,并不是金裂怕傷到了這年輕人,而是他覺得,對付這年輕人,他一指就夠了。
    手指和玄金滅天劍在虛空之中碰撞,金裂的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的干干凈凈。
    雖然那玄金滅天劍被他彈碎,但是他的手指處,卻也多出了一道灼熱的傷痕。更讓他感到可惡的是,那年輕男子,竟然沒有如他所想的一般飛出去。
    這就是對他最大的挑釁!
    不過在憤怒的同時,他同樣感到,這玄金滅天劍好似和以往不同,多出了一種醇厚博大的氣息。也正是因為這種氣息的存在,才讓他十拿九穩的一指,最終落在了半空中。
    莫非這就是自己離開金源山這些年,發生在金源山的變化不成。
    一念之間,金裂手掌一揮,朝著那年輕武者再次壓了下去。他這一次倒要看看,金源山在離去這些年,究竟發生了什么樣的變化。
    “師兄何必和一個晚輩一般見識,如果師兄依舊心中有氣,盡管朝著小弟來就是。”淡淡的聲音之中,一個金色的身影,從無盡的神圣之中走來。
    那手掌和金裂的手掌碰撞在了一起,兩個人幾乎同時倒退了百丈。金裂的臉色,越加的不好,因為他的修為明明比眼前之人高了不少,但是最終的結果卻是平分秋色。
    這不應該啊!
    金源山的功法,他和此人會的是一樣,而兩個人的差距,就是修為的高低。
    上一次他之所以被擊敗,是因為他功力比此人低了一成,現而今,自己歷經無盡海的修煉,明明功力比自己的師弟高了不少,怎么還是平分秋色。
    “朱龍,再接我一招。”怒喝之中,金裂的手掌揮動,虛空之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法印,朝著朱龍砸了下去。
    金源神印,聚集了一成大道之力的金源神印乃是金裂現而今能夠施展的最強手段。
    而那身材矮小,雖然沒有達到圣君修為,卻也無限接近的朱龍,同樣雙手揮動,迎著金裂打出了一記金源神印。
    兩者在半空之中碰撞,也就是一個剎那,兩個神印就碰撞在了虛空之中。
    從兩個神印上看,金裂的神印顯得更加的凌厲,而屬于朱龍的神印,則更加的醇厚,兩者相碰撞的瞬間,朱龍和金裂的神色,都是一沉。
    平分秋色!
    “你……你為什么會……”金裂后面的話沒有說出來,但是他話語之中的意思,卻表現的無比明顯。
    朱龍明白金裂的意思,他雙手合十,臉上帶著一絲虔誠的道:“近幾日參悟南無輪回不滅天尊的道法,略有所得而已。”
    從來到金源山到現在,金裂聽得最多的,就是這南無輪回不滅天尊的名字,他這個時候,想的最多的,就是這位天尊,究竟是誰?
   破防盜完美章節,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各種小說任你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