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367 神血無量

  偌大的青玉府,當這些世家聯軍離去的瞬間,就陷入了歡樂的海洋。
    各種各樣的鞭炮聲,此起彼伏,更有人大聲的歡呼,表示自己的歡喜,但是更多的,卻是嚎啕大哭的聲音。
    他們淚流滿面,嘴里喃喃的念叨著親人的名字,大聲的告訴他們,他們的仇恨,已經了結了。
    “鳴少,從今日起,咱們錦衣衛,算是徹底的威震定州!”羅元浩畢恭畢敬的看著鄭鳴道。
    鄭鳴笑了笑,不置可否。此時的他目視著前方,覺得心中很是有一種舒坦的感覺。
    就在他準備轉身離去的剎那,一陣馬蹄聲從后方傳來,伴隨著這馬蹄聲而來的,是一個面目威嚴的老者。
    這老者身材魁梧,面目威嚴,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看著老者策馬而來,羅元浩的心一緊。
    就在他準備查看這老者的來頭之時,卻見這老者從馬上飛身落地,整個人跪在地上,咚咚咚朝著鄭鳴的方向一連磕了九個頭,然后沉聲的道:“沈家家主沈安,向鳴少請罪。”
    沈家家主沈安,聯軍的頭領,在定州,也算是德高望重的人物,他在離去還沒有一刻鐘,就專門跑來磕頭認罪。
    羅元浩一時間覺得有點不太相信,但是隨即,他就覺得這個沈安很聰明。
    知道已經難以抵擋,就在這個時候不顧掩面的請罪,這樣一來,可以讓鄭鳴對于他們沈家的怨氣降到最低。
    鄭鳴沒有吭聲。而沈安則一直跪在地上。靜靜的等待。并沒有絲毫的怨言。
    也就在沈安跪地之時,又有兩匹駿馬飛馳而來,他們和沈安一樣,直接跪在地上道:“紅土府府主、紅暈府府主特來向鳴少請罪!”
    五匹、十匹、上百匹……
    也就是半刻鐘的時間,已經有三百多個世家的家主跪在了青玉府外。
    而這,還不是結束,站在城頭的錦衣衛士,可以看到。在那天際,正有龐大的馬群爭先恐后的奔騰而來,這些人每一個都是定州世家的家主。
    他們來的目的,自然也是向鄭鳴認罪。
    鄭鳴一人喝退十萬世家武者,青玉府下,上千世家家主求饒!青玉府徐家作惡多端的徐子閎等人被誅殺,整個家族被貶為庶民!這些消息,就好像旋風一般,迅速傳遍了整個定州。
    一時間,定州之內。人們議論的,只有一個名字。那就是鄭鳴。
    “鳴少殺了徐子閎,我家小女的仇終于報了,昨夜我睡覺的時候,又夢到了她,她告訴我她終于可以幸福的轉生了!”一個手捏著酒杯的漢子,醉眼迷離的哭訴道。
    漢子的同伴,一個五十多歲的老者,哈哈笑道:“我也要感謝鳴少,他的錦衣衛剛剛宣布了戒律,前年我被司家強行占走的房子都還了我。”
    “還有啊,聽說有幾個地痞,都老老實實的回家務農了。”
    “咱們的日子能有這般的起色,還是要感謝鳴少,來來來,讓我們敬鳴少一杯,祝他老人家長命百歲!”
    就在幾個人舉杯的時候,化裝成男子跑出來的姬空幼低聲的對自己旁邊的黑妖狐道:“姐姐,他們這種祝愿要是聽到鄭鳴的耳中會怎樣?”
    雖然一身男裝的打扮,但是姬空幼嬌笑的模樣,還是讓黑妖狐不由得一陣搖曳。
    她也是一個漂亮的女人,但是現在她才是真的明白什么叫做貨比貨要扔。自己和眼前這個女人相比,不不,應該是妖女比起來,實在是傷心啊!
    自己一個女人,都抵擋不了她的魅力,這要換成男人的話,還不得被她給迷死?
    心中一愣之下,黑妖狐竟然忘了回答姬空幼的話,當姬空幼的目光再次朝著她看來的時候,黑妖狐這才趕忙道:“公子恐怕會苦臉難受。”
    姬空幼嘻嘻的笑了起來,一副很歡樂的樣子,好像鄭鳴苦臉不爽讓她很高興似的。
    “姐姐,來,咱們也祝愿可愛的鳴少長命百歲!”
    端著酒杯的姬空幼,眼眸一如天上的星辰,那帶著一絲狡黠的笑容,更是說不出的魅力。
    黑妖狐端起酒杯和姬空幼碰了一下,這才幽幽的道:“姬姑娘你風華絕世,以后還不知道有多少男子要為你瘋狂呢,姐姐和你一比,都成老太婆了。”
    姬空幼的心,這個時候卻發冷,她將喝了一半的酒杯放下,然后幽幽的道:“女人啊,長的太好也不是好事,我倒是希望,自己平常一點。”
    這句話說完,姬空幼隨即恢復了笑容道:“姐姐你說,這家伙現在干什么,也不出來玩玩!”
    黑妖狐笑了笑,并沒有說話。雖然姬空幼從來沒有給她透露過對鄭鳴的好感,但是女人的心一向是最敏感的。黑妖狐能夠從姬空幼的行動之中感受到那份情。
    這一天,姬空幼拉著她逛街,但是實際上什么東西都沒有買,她主要是聽別人的談話,聽人們對鄭鳴的評價,而從這些聽到的評價之中,尋找她自己的快樂。
    實際上,她最希望陪她逛街的,應該是鳴少才對吧!
    鄭鳴這個時候,可沒有時間陪著姬空幼逛街,現在的他,正在傻笑。
    不錯,一點都不錯,他現在正在傻笑!而傻笑的原因,則是聲望值的暴增!
    紅色聲望值,四千六百八十七萬九千二百二十三!
    黃色聲望值,二百三十五萬三千四百五十一!
    這兩個數字,現在還在增長,只不過紅色的聲望值增長的速度快,而黃色聲望值,已經出現了頹廢之勢。
    原因很簡單,普通群眾收到的信息比較慢,而那些武者作為定州最頂層的存在,他們收到信息的速度,自然快。
    也正是這樣,所以導致了開始的時候,鄭鳴黃色聲望值的增加速度,直接超過了紅色聲望值。
    二百三十萬黃色聲望值,這是鄭鳴以往想都沒有想過的事情,現在,這個數字卻出現了。
    不過看著這二百三十多萬的聲望值,鄭鳴還有一個感覺,那就是這黃色的聲望值增加的幅度,可能不會太大。
    并且,偌大的定州,給他提供黃色聲望值的數量,也不會再有多少。他這一次成立錦衣衛,立威定州,已經用盡了定州的儲存。
    若是使用想誰是誰,武將人物,自己可以得到二百多個,而武俠人物,則只能得到兩個。至于仙俠,根本就不用想。
    抽吧,還是抽劃算!
    面對二百多萬的聲望值,鄭鳴猶豫了一下,就決定要將炎黃戰血或者蒼天霸血進行補充。
    這兩種血脈,都有驚天的好處,鄭鳴自然不愿意放過。不過現在,面對如何選擇,鄭鳴實在是有些糾結。
    另外,鄭鳴還想到,他的身上,好像還有一張英雄牌,一張屬于李元霸的英雄牌。
    雷神錘法之類的武技,他倒是并不怎么放在心上,但是那無量神血又怎么樣呢?
    心中念頭閃動,鄭鳴就直接將李元霸的英雄牌找了出來,快速的在這英雄牌上一點,李元霸就化成一片金光,消散在了鄭鳴的心頭。
    李元霸雖然號稱隋唐第一好漢,但是他的武技,對于鄭鳴并沒有太大的幫助,那雷神錘法,他更沒有太大的興趣進行修煉。
    但是當他心頭想到無量神血的時候,就感到的身體開始有一種要膨脹的感覺。
    在這種感覺之下,鄭鳴就覺得自己的經脈在加寬,自己的力量在增大。
    一倍,兩倍,三倍……十倍……
    最后,鄭鳴感到,自己的力量,足足增大了十倍之多。雖然這一刻,他使用的英雄牌,是李元霸的英雄牌,體內的力量,同樣是屬于李元霸的力量。
    足足有十萬斤的力量,這李元霸怪不得能夠成為隋唐第一人,他運用無量神血之時,實在是太狂暴了。
    在運轉無量神血的瞬間,鄭鳴還感到,就算以李元霸此刻的情形,無量神血他也只能使用半刻鐘,超越了半刻鐘,那無量神血就會消散。
    力大無窮,身體狂暴!
    當李元霸的英雄牌的使用時限消散之后,鄭鳴就覺得自己身體內的神血,又多了一份。
    他當下直接催動那無量神血,一時間,他的身軀,陡然增高了半尺,他就感到通體上下,充滿了比自己以往強了一倍多的力量。
    畢竟,他現在只是得了李元霸十分之一的無量神血!
    雖然到了真氣的地步,力量的用處好像在減少,但是鄭鳴卻知道,當一個人的力量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同樣能夠引起質的變化。
    比如,一個三品的宗師,已經能夠運用天地之力,但是當他的對手,力量無窮,直接拔起一座大山,朝著他砸下來,同樣能夠將那宗師砸成碎粉。
    無量神血和炎黃戰血,同樣都是提升武技的,不過兩者之間無量神血是力量的提升,而炎黃戰血,則是熊熊戰意的燃燒,是一種如狂整體實力的放大。
    雖然暫時看來,炎黃戰血要強于無量神血,但是以后的演化是什么情形,卻是誰都不敢肯定的。
    不過,和這兩種提升實力的血脈比起來,蒼天霸血的作用好像更大,它能夠讓人冷靜一如機器,可以發現對手最微弱的缺點,更能夠準確無比的把握住這個缺點。
    蒼天霸血和鄭鳴的道心種魔**相互配合,簡直就是一種絕配,一種無敵的配合。
    ps:  諸位老大,節日快樂啊!大家在看書玩樂的時候,記得有人在向你們,以及,你們手中的各種票票。嘿嘿